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四十五章 止戈

杂毛小道似乎早有准备,手掌一伸,便将这气息给罩住。
我忍不住翻了白眼,不理他的调侃。
他这是玩笑话,然而杂毛小道却是长长一叹,说人世间若是没有了这些纷争,不知道有几多美好,只可惜……
止戈剑,这名字,真的是很不错。
啊?
我听到了,忍不住回过头来,左右打量,却找不到声音传来的方向。
能够让纷争停止的,也只有强大的武力,就如同核武器被造出来之后,大国止戈,不在刀兵相向一般,只有强大的力量,方才能够止戈,平息战乱。
他伸出了手,递了一根剥光了树皮充当拐棍的树枝来。
而与此同时,那气息腾然而起,一股凛然至上的威严之气,从剑身之上陡然发出,让人心中骇然,忍不住跪伏下去。
现在看来,它有着足够的韧性。
我忍不住地问道:“怎么会这么快,这才一天时间而已……”
在这一刻,我终于不再怀疑它到底是不是龙骨的这事儿,因为这样的气息,除了真龙,别无他号。
杂毛小道一脸无奈,说取个名字都困难?
它是如此的温柔。
最先进入我双眼之中的,是我那熟悉的雷击木剑鞘,这玩意经过屈胖三和杂毛小道的加工,已经成为了一件艺术品,油黑透亮的颜色上面,附着了许许多多的符文雕工,原先的空白之处,此刻却是浮现出了两条浅浅的真龙形象来。
每一把剑都需要有剑感的,我需要熟悉和-图-书它的每一次劈砍,调整出最为适合的力道、角度和力量,以及对于敌人的把握。
说罢,他开始传我口诀。
我伸出左手食指,在剑脊之上轻轻弹了一下。
旁边的屈胖三却哈哈大笑起来,说世界和平?这名字真的不错,此剑一出,天下莫有能够与之争锋者,如果是这样的话,世界就和平了——这名字的兆头可以啊,气势挺强的……
而在剑脊的表面,则有蚀刻的纹路在上面,就好像是某种符文法阵,简单之中,又透着些许不凡来。
我犹豫了一下,说要不然就叫做“感恩”?
杂毛小道在这儿待得很晚,一直等到我完全学会了御使这止戈剑之后,方才告辞离开。
那一夜,我几乎是抱着剑睡的,而且我还做了一个梦。
我之前有些担心,这骨剑的硬度不够,如果与人硬拼的话,恐怕会吃亏。
我点头,说好,此剑便名止戈吧。
他离开之后,瞧见对这剑爱不释手的我,屈胖三一阵无语,说至于么,不就是一把破剑么,搞得好像是娶了小老婆一般。
事实上,这把剑入手有些甸手,重量似乎比金属还要沉重许多,这一点让人有些诧异,而当我将气息蔓延到了那剑身之上的时候,也感觉到它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脆。
随后我又有了一种与这长剑心心相惜的感觉,它仿佛变成了我身体里面的某一个器官一般,无比的熟悉感迅速蔓延在了我的感hetushu.com知之中。
听到杂毛小道的吐槽,我也觉得的确不太恰当,兵乃凶器,弄一个黏黏糊糊的名字,自己叫着也觉得别扭,而且不爽利。
打开匣子,里面是一把剑。
只不过……
屈胖三摸出了量天尺来,说要不然咱们试一试,看看到底谁的比较硬一点儿?
这个梦与聚血蛊无关,而是梦见了虫虫。
杂毛小道笑了,说这件事情你得好好感谢王明,他给我的,基本上就是一个半成品,需要我花时间的事情并不多——想好它叫什么名字了么?
指间传来的触感并不像是骨头,反而像是某种钢材或者石头。
它的材质,却是破败王者之间的残骸做的。
我练得一头大汗,突然间听到有人在旁边拍手说道:“不错,不错的剑法,不错的剑。”
我提着这剑,练了一整套的动作,然后开始练习挥剑。
怎么回事?
嗡……
居然是真的?真的就是这把剑了?
我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摇头,说不知道,我对这事儿,实在没有什么天分。
剑柄在剑手的手中,而剑刃,则是朝向于敌人。
我愣了一下,随后感觉到了一股陌生却又熟悉的气息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来。
双手捧起了这把剑,我将剑鞘缓缓褪去,有一种恰如其分的阻尼感,随后我的心中一阵狂跳,猛然一抽,将剑鞘给褪出,露出了里面的剑刃来。
就在我四处找寻的时候,从左边跳出了一个邋里邋遢和图书的老道士来,冲着我嘻嘻地笑,说小子,你的这把剑很不错啊,我拿这个跟你换,你看如何?
我手摸在上面,有一种与人握手的感觉,每一丝花纹都贴合手掌,而因为选材的关系,这剑柄与我的默契度几乎不需要适应的时间,一下子就亲近了起来。
杂毛小道翻了一下白眼,说虽然剑身是王明给的,剑灵是小毒物凑的,剑柄是你女朋友留下的,这剑的设计是屈胖三贡献,而整剑是我帮着弄的,但是你取一个“感恩”这么Low的名字,我们不但不会领情,还会觉得丢脸——你不如叫做“世界和平”呢……
这东西,原来就是剑灵。
这匣子是个木盒子,十分中庸,没有什么特别的修饰,一看就是随手弄来的,并不讲究。
这灰白色的长剑,真的是龙骨的材质?看起来简简单单,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作为一把剑,与剑手最直接接触的地方,其实就是剑柄。
一剑神王之所以如此厉害,是因为他经历过了千百万次的练习,方才能够最终一击而斩。
原本灰白色如象牙一般的剑身,突然一下子就好像活过来了一般,一股气息在那些细微的凹槽之中快速游动,而下一秒,我突然间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这剑柄与剑鞘一般,保持着同样的风格,都是繁复之中透着简朴,有一种大巧若拙的气息。
听到他的话语,我心中充满了感动,正要说些感谢的话语,杂http://m.hetushu.com毛小道却拦住了我,说咱们谁跟谁,别扯淡了,我教你御剑的手段,希望能够对你有所帮助。
啊?
杂毛小道瞧见我的眼睛亮了起来,在旁边笑着解释道:“剑要飞起来,就需要有剑灵,剑灵这东西,可遇不可求,不过好在你堂哥手中正好有个合适的玩意,就给你用了——这玩意,是除了龙骨之外,最为珍稀的东西……”
说罢,我将长剑回转,朝着自己的左手中指划了过去。
他沉吟一番,然后对我说道:“俗话说得好,好战必亡,忘战必危,而天下兵家之大愿,在于兵者止戈,天下再无纷争,既然如此,这把剑,不如就叫做止戈吧?”
这玩意并不是雕上去的,反而像是蚀刻的手法,摸上去的时候,有一种并不强烈的凹凸感。
那东西?
那气息似乎对他的阻拦很不满,想要奋力挣扎,便化作尖刺一般,朝着他刺了过去,杂毛小道笑了笑,说你还想在我这儿占便宜?
他回手一拍,将那气息给镇压住,然后对我说道:“你且与那东西沟通一下。”
我疑惑地看向了杂毛小道,以为这只是一个半成品,然而他却笑了,说东西我交给你了,接下来你需要做的,就是给它取一个名字,然后让这剑刃割破你的手指,将中指血低落在上面,获得它的认同吧。
次日清晨,我早早的起来,沿着山路而跑,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然后从乾坤囊中取出了止戈剑来。
然后它融入了m.hetushu.com我的整体意识里,而那一刻,我有一种融入血脉的感觉,那剑与我顿时就多出了无数千丝万缕的联系。
随后我的手落在了剑柄之上。
这是龙威。
我的手握在剑柄之上,就好像是牵着情人的手。
出乎我的想象之外,这把剑的剑身并不复杂。
我听明白了杂毛小道话语里面的意思了。
啊?
我嘿嘿傻笑,说你不知道这剑有多棒。
我梦见虫虫款款而来,轻解罗裳,然后与我……总之是不可描述的事情,结果到了天快亮的时候我起来,偷偷地跑到了树林里面去换裤子。
这剑没有开过锋,剑刃之处并不锐利,我也是将劲气透出,方才勉强使得中指血低落下来,而这血滴一落入那剑刃之上,就好像是石子掉落在了宁静的湖水里面一样,剑身顿时就泛起了无数涟漪,柔和的光芒不断浮动,在剑刃之上游弋。
止戈?
它是一把灰白色的长剑,剑刃之处似乎没有开过缝,略微有些圆润之感,而这种圆润也体现在了剑刃的尖端,那是一种类似于半弧形的样式,使得整个剑身都是圆润无比,仿佛没有什么攻击力一般。
剑身一下子就发出了“嗡嗡嗡”的响声,有点儿类似于袁大头那种硬币的响声。
它就好像是某种生物,人、或者动物,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意识,想要与我亲近,却又带着几分抗拒和畏惧,我试图与它沟通,它一开始是拒绝的,然而当我散发出了足够的善意时,它终于选择了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