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四十六章 劫

本来得了止戈剑,我颇有一种扬眉吐气,如虎添翼的感觉,然后与刚才那疯道人一比斗,顿时膨胀的自信心一下子就落了许多去。
而这个时候,我手中的剑也是不断地劈落出去,每一剑,都抵住了对方的强势袭击。
我感觉到整个空间仿佛塌陷下去一般,而下一秒,那木棍凭空出现在了我的头上,朝着我砸落而下。
呃……
屈胖三刚刚醒来,瞧见我一身大汗淋漓,说什么情况,跑马拉松去了?
然而就是这样,还是被他瞧了个清清楚楚。
而如果是这样的话,对方应该是修行时走火入魔,结果弄得神志不清了。
我从一开始的懵懂出道,一直到现如今,对于高手的辨别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也知道一流的高手靠气势,而顶尖的高手,却从来都是返璞归真,甚至等同于“无”。
双方越战越热,突然间,那老道士突然间伸出手来,往半空中猛然一抓。
战斗在继续,老道士瞧见我居然这么能扛,表现出来的修为也越发强大了起来,身子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到了最后,竟然如同一道又一道的幻影,在我的身边围绕着。
不过正因为如此,我的心头却反而激起了一股愤怒来。
老道士勃然大怒,说我问你到底变什么法术呢,没问你这个——再说了,你凭什么不换啊,我这根树枝,可比你那东西强多了,不信你试一试?
我给对方的霸道噎得说不出话来和_图_书,手一翻,那止戈剑便纳入了乾坤袋中去,然后我摇头说道:“不换!”
这个时候,我不得不与对方正面交手,一时间剑光浮动,充斥在林间。
对方很强,我甚至觉得在某种程度上,比之前陆左给我的压力更加大,这并不是说陆左比不上这个老道士,而是因为陆左与我的交手,大部分时间是教学,寓教于战,但这个老道士却不是。
我此刻的身子都仿佛不受控制了一般,知道对方定然是使了某种手段。
不但止戈剑上有凶猛的剑气飞出,将周遭树木斩断,就连对方的那破木棍子,也是凶猛非常。
我哭笑不得,不知道这人到底是真疯了,还是前辈高人在这儿装疯卖傻呢。
而他的攻击,也将会变得格外恐怖。
屈胖三一愣,说什么意思?
所以我没有多加犹豫,直接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对方这看似汹涌的一刺,却根本就是一记虚招,而当双方剑尖互碰的那一瞬间,对方陡然发力,朝着我席卷而来,而这个时候的剑势,突然间就如同那惊涛骇浪,狂风暴雨一般地扑面而来。
不过不管是什么,反正止戈剑我刚到手,而且杂毛小道还费了那么多的心血和人情,我肯定是不能够给别人的。
我心中骇然,要知道我刚才拔剑的速度奇快,几乎是用尽了我最大的潜力。
我滑落到了树下,瞧见那老道士又跃了过来,赶忙横剑过来,想要继www.hetushu.com续,却没有想到他居然没有再进攻,若是冲着我满脸好奇地说道:“小子,你刚才那一招叫做什么,好厉害啊,我都感应不到你的气息,就好像你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似的……”
他是真心想要抢夺我手中的止戈剑,以及我腰间的乾坤囊。
所以我再一次坚定地说道:“不换。”
这般的战斗让我浑身发热,感觉整个血都在燃烧起来。
他走得是如此的突兀,就好像他来时那般,让人的心头为之震撼。
莫名其妙打了一架,我回到了擂台这边来,心情恍然若失。
我说得很坚决,然而对方却似乎并没有感受到,而是双目圆睁,打量着我,然后说道:“咦?你刚才是变什么法术啊,怎么那剑一下子就不见了呢?”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不在乎,而交手得越久,我的心中越是惊讶。
说罢,他将手中的树枝微微一抖,然后朝着我这边刺了过来。
就凭我菜么?
我信心被打击,手中的止戈剑不由得轻了几分,防止对方一击而来,直接就与我较力,随时准备着撤离现场。
我在一瞬间就判断出来对方这一招的恐怖之处,知道如果我心虚躲避,只怕就会陷入对方源源不断的攻击之中,所以没有太多的选择,唯有拔剑而战。
我这一遁入虚空,所有的气息全部消失,就仿佛不存在于这世间一般,那老道士左右打量一番,顿时就为之一愣,大声喊道和-图-书:“怎么回事,活见鬼了?”
对方是高手,这一点我心中早有准备,不过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这般厉害,仅仅凭着一根木棍,就能够将锋芒毕露的止戈剑压得死死。
不过我也瞧出来了,那老道士显然并不是杀人越货的主儿,他说想要跟我换东西,说不定是真的只是想要换。
我这儿头疼,而这时有人匆匆跑到了这儿来,我望了一下周遭的狼藉,没有露面,直接一个大虚空术,化作乌有,等瞧清楚对方是宗教总局的工作人员,过来查探情况的时候,便直接一个地遁术离开了。
这棍子随手一抡,敲在了一棵成人腰身粗的树上,那大树便立刻从中而断。
我此时若是避不开去,估计就得开了瓢。
我本来想套一下对方的底细,结果他一点儿机会都不给我,而是笑嘻嘻地说道:“你这个人好不讲规矩,我问你要不要换,你只需要回答换,或者不换就是了,何必啰啰嗦嗦,想要查我户口么?”
我足足憋了十秒钟,到了被虚空排斥的时候方才再一次的出现。
所以他的下手绝对没有轻重,每一击几乎都有着极为玄奥的地方,所为的也是想要将我给击倒,然后抢东西走人。
事实上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我都不知道,一直到他真正愿意自己走出来了,我方才锁定住对方的身影。
双方交手,一开始的时候还是心平气和,然而到了后来,就真的打出了火气,剑气在不http://m.hetushu.com知不觉间,已然纵横了起来。
而就在我出现的一刹那,老道士立刻就反应了过来,木棍比我更快,直接就捅到了我的胸口前来,而这个时候的我也是感应炁场,横剑去挡,被那木棍重重撞击,整个人直接腾飞了起来。
我原本就是想要试剑,此刻碰见这么一个神秘的老道士,也没有再犹豫,竭尽全力与其争斗,也是想要通过这样的生死搏杀,让我与这把剑尽快地融合到一起来。
我知道对方的厉害,所以一上来就用尽了全力,长剑翻飞之间,一剑斩的种种手段不断浮现而出,那老道士手中拿着的,虽然是一普通寻常的木棍,但是劲力贯足,却根本不惧我手中这龙骨铸就的止戈剑。
唰!
然而即便如此,他给我的感觉依旧是很虚,就仿佛只是一个影子那般,面容模模糊糊,似乎有些熟悉,又说不出来到底哪里见过,睁眼看倒不觉得什么,但是一闭上眼,竟然想不起他到底长什么模样,就好像是一个空集。
江湖这么大,但有着如此恐怖修为的人却不多,再加上是一个老道士,应该很容易找到的,回头我把那人的脸给画下来……
而这个时候,我的心头也来了一股劲儿。
止戈剑从乾坤囊中拔了出来,而那老道士则嘻嘻笑了,说好啊,你腰间的那个袋子不错,居然能够藏得下那么长的一把剑,我也要了……
然而当止戈剑与对方的树枝木棍挨到一切的那一瞬和_图_书间,我却感觉到心中一空。
我摇头,正准备把刚才的事情跟他说起,这个时候布鱼从远处过来,走到了我们的跟前,低声说道:“两位,今天的比试,可能会有一些意外情况……”
我被他突然的问题给弄得愣了一下,还没有等我说话,那老道士突然间侧头过去,耳朵微微一动,然后对我说道:“有人来了,这笔买卖咱们先记着,回头我再找你聊啊……”
砰!
这样的一个老道士,我自然不会掉以轻心,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前辈贵姓?”
之所以无,就好像是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但只要是他喜欢,他愿意,下一秒就会变得无比真实。
我人腾空而起,后背重重撞到了一棵大树,这一人合抱的大树被我卸出来的力道撞击道,发出“咔嚓”一声响,随后断成了两截。
老道士一言不合就开打,这节奏让我有点儿琢磨不透,弄不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我也没有敢擅自挑起争端,朝着旁边退了去,没想到对方这般平平一刺,却在一瞬间将整个空间的炁场锁定,那树枝看似平缓,实则有着无数的变招,每一处都是惊涛骇浪。
那老道士不想惹麻烦,我也是。
凭什么一根木棍,就想要换走我的止戈剑?
呃?等等,刚才那老道士长什么样来着,我怎么突然一下想不起来了?
老道士的出现,顿时就把我给吓了一跳。
说着话,他身子一闪,却是消失在了林间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