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四十九章 平生不见屈胖三,便称英雄也枉然

呃?
知道此刻,从全国各地过来凑热闹、妄图在天下十大选拔中崭露头角的人方才发现,这尼玛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舞台。
我是局外人,瞧得分外清楚,但身处其间的巫奇却并不清楚,他只是一昧强攻,就想着将屈胖三给拿下,好完成某种任务。
这些动作十分不经意,有的甚至十分狼狈,如果不是特别熟悉屈胖三,我都难以发现。
之所以如此,并不是盲目自信,而是他有着真正的实力。
陆左沉吟一番,说那个人比了一个“六”的手势,也就是说,他应该就是那个什么七曜摩夷天剑主了。
没人知道,却都晓得,这些人不好惹。
这些黄巾力士,全部都是由那泥土转化而成。
他是个知分寸的人,在普通的江湖客面前,他能够无止境的装波伊,但是面对着顶尖的强者,他却是外松内紧,没有太多的妄言……
事实上,听到屈胖三的讽刺,那家伙的脸色也是陡然一边,不过他显然不是善于言辞的人,张了张嘴,最终只是说了一句话:“多说无益,拔剑吧。”
好吧,我输了。
只不过……
他越强,屈胖三却显得越发轻松了起来,而这个时候,他还展现出了另外的手段来。
简直就是太恐怖了……
围观的众人瞧见,顿时兴奋了起来,原本以为这个巫奇在江湖上默默无名,以为不过是一凑数的小角色,却不知道居然这么强。
战斗依旧在持续,而我们和图书也越发肯定了这个巫奇,即便不是七曜摩夷天剑主,也是他们一伙儿的,因为无论从手段、法门还是其他的特点,几乎都是一模一样。
他原本叫做屈三,也就是屈阳第三世,只不过后来被我说动改了名。
杂毛小道在旁边冷笑,说又是碌碌无为的小人物,又是曾经死了,又是奇峰陡出,吊丝逆袭……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巧合呢?
坦白来讲,屈三和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一般普通,但是加上了一个“胖”字,整个人的气势就是截然不同。
因为他们没有人敢排在第一位,免得被打脸。
而这些人一退,却是将那些没有走的人给凸显了出来。
这看热闹是挺有意思的,但如果给殃及池鱼,中了一道剑气,那事儿可就不太好了。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这世间怎么会突然冒出那么多的强者来?
这个天下间,说起修为和境界,谁人天下第一,我并不知晓,但论起装波伊和打嘴炮,我认识的这位屈胖三排到第二的话,我觉得全天下的装波伊达人估计都得哭。
他急于用胜利来很明自己的实力,所以渐渐的,整个擂台之中,到处都是那蒙蒙的剑影,纵横的剑气将周围的围观群众吓得纷纷后退,感觉到红绳维系的擂台边缘都不安全了。
虎皮猫大人。
只听到屈胖三使劲儿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笑了笑,说富土康流水线生产出来的假冒www•hetushu•com伪劣,也好意思跑出来丢人现眼,你真的没有感觉到一丁点儿羞愧和难过么?
他是屈阳,是邪灵教创教之时的第三人,那个时候的邪灵教还不是现在这个臭名昭著的邪教,它有着大气磅礴的名字全能教,还有无数旁门左道的集合,以及许多胸怀热血的勇者,他试图用江湖的力量,挽救国家于危难,而在日寇入侵中华,想要对我泱泱中华亡国灭种的时候,这位屈阳大人,甚至准备组建特攻队袭击日本本土的陆军总部,以及天皇皇宫。
符王李道子,蛊王洛十八,阵王屈阳。
屈胖三看到了我,然后笑了笑。
所以两人交手几十个回合之后,围观的人群顿时就散开了,有的退出了一两百米,还是感觉到那种沉重的压力,不得不退得更远。
陆左说刚才那个岳楠也是很强,虽然不如这巫奇,但是他给我的印象很奇怪,让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这个人,在百年之前,曾经被世人敬仰,被誉为最天才之天下三绝。
对于这嘲讽,屈胖三显得很平静。
那个小玉儿,应该是陆左他们照顾屈胖三特意找来的关系户。
他将手中那把普通长剑拔了出来,看上去比破败王者之剑还要磕碜。
他双手结印。
而此时此刻,却正是他发力,扬名于世的时候,如何能够露出半点儿怯意呢?
这个家伙的身法是格外的轻快,人在擂台之中不断起落,然后m.hetushu.com从身上抖落出些许东西来,我隐约瞧见了朱砂、红线、香灰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曾经对我说过,有朝一日,他要让整个江湖流传着一句话。
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屈胖三在刚才的搏杀之中,还能够一心二用,精确的布置和计算,最终在一瞬之间,将法阵开启来。
能够登上这舞台的,都已经不是人了。
这是它的第三世。
那印法十分繁复,各种古怪,然而他却在一瞬间就结成了,然后口中厉喝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法由心生,生生不息,天罗维网,地阎摩罗;慧剑出鞘,斩妖诛精;一切灾难化为尘。太乙天尊,急急如律令!”
平生不见屈胖三,便称英雄也枉然。
那一次的它神机妙算,成为了名震天下之左道的精神导师,而后又在天山一战中凤凰涅槃。
一大堆的咒诀,他在一瞬间就喝念而成,而随之而来的,是整个擂台仿佛活过来了一般,竟然凭空升起了无数身穿金甲的黄巾力士,手持大宝剑,朝着那巫奇纷纷扑了过去。
杂毛小道说天下不安,世间要大乱一场了。
陆左冷着脸,说我去查一下,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杂毛小道瞧见,激动得浑身颤抖。
他摆了摆手。
两人聊着天,而场中的战斗则是越演越烈起来,那个七曜摩夷天剑主,或者说是巫奇的剑法简直就是超一流的,与前面两个我们遇到过的剑主一般,那飘逸玄妙和_图_书的剑法看得人心惊胆战,而屈胖三则是抓着手中的量天尺,慢条斯理地应付着。
有人畏惧他,甚至设计偷走了他藏身的凤凰蛋中,结果最终他还是出生了,变成了现在的屈胖三。
如果不是我临时调整顺序的话,无论是岳楠,还是这位极有可能是七曜摩夷天剑主的巫奇,都将是我的对手。
我听在耳中,心中凛然。
这是我的想法,然而下一秒,我便瞧见他笑了。
时间持续了七八分钟,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疲于奔命的屈胖三突然停顿了下来。
这人太强了,强到让人有一种无法抵御的恐惧。
天知道这些顶尖儿的高手,是如何批量性生产出来的?
两人之间的交手让人心惊胆战,但是我却感觉得出来,屈胖三其实并未有用尽全力。
而那位巫奇则是有些心急了。
但是屈胖三这种硬碰硬的厮杀,每一场都耗费精力无数。
对方一上来就点出了屈胖三的身份,只不过堂堂凤凰之子,他居然敢称之为小妖怪,这也太狂妄自大了。
就是这样的一个铁血真男儿,最终死在了阴谋诡计之下,然而他却并没有就此烟消云散,六十年后,他的另外一个名字又响彻了江湖。
他在压制自己的修为,尽量通过贴身的拼斗来一点一点占据优势。
说罢,他朝着组委会那边走去,而这个时候,屈胖三与那人已经走近了,两人行礼之后,那巫奇微微一笑,说大名鼎鼎的河东屈师,跟我想象中的m.hetushu.com不一样,虽然他们都说你是一个转世灵童,但在我看来,你不过就是一未得到的小妖怪而已。
两人遥遥相对,而下一秒,便倏然撞到了一起去,而这个时候,陆左从那边走了过来,一边看着场中搏杀,一边开口说道:“这个巫奇是滇南人,听说以前是太上峰一个不入流的弟子,后来出了意外,据说是死了,一直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消息,今日报名,在上午场的选拔中,一把剑连着挑了十二人,几乎都是一剑了事,组委会说这个人,绝对有角逐天下十大的实力。”
然而他的气势却在那一刻陡然拔高了数丈。
而现如今一切都变了,屈胖三承受着最为艰难的苦战,而我却与那大美女挥剑而舞,尽管腾挪跳跃半个多小时,但是对于修行者来说,却并不费什么气力。
我们与与太皇黄曾天剑主交过手,也与太明玉完天剑主交过手,每一个人给我们的感觉,都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这个极不靠谱的熊孩子有着远超常人的自尊和骄傲,而且对于天下十大这个名头,他志在必得。
我心中担忧着,忍不住朝着屈胖三打起了手势,示意我来。
有好戏看了。
他能够撑到最后一场去么?
小妖怪?
只不过,对方若不是那什么乱七八糟的剑主还好,但若是呢?
他对着我们说道:“太一拔罪斩妖护身咒,这是《金篆玉函》的顶尖杀招,他、他回来了!”
能够留下来的,都是当世之间一等一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