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五十章 意外结束

我们报以最热烈的回应,而屈胖三一走过来,瞧见周围没有人,便对着我怒气冲冲地低声吼道:“陆言你妹啊,早知道排第一那么难打的话,我特么的就不跟你换了——听说刚才跟你交手的是一个漂亮的妹子,跟你打的是友谊赛呢?”
我一愣,说怎么了?
陆左直接代屈胖三拒绝,说这件事情我不同意,你们自己想办法吧;而且我觉得那个家伙那么强,就算是被压在那土堆下面,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说不定一会儿又爬出来了,用不着你们这么费力营救……
显然,刚才的那一战还是颇费精力的,要不然他也不可能这般频频跑去休息。
我愣了一下,说啊?停止了,那这些挑战者怎么办?
结果忙忙碌碌搞了好一会儿,就是没有结果。
我说怎么看出来的?
屈胖三指着那堆积如山的土堆,说在里面搁着呢。
我看了一下陆左,他点了点头,说好。
杂毛小道在旁边插话,说对啊,要不然别管他了,继续?
呃?
布鱼离开了,而陆左则摸着下巴说道:“看起来刚才屈胖三跟那巫奇的比斗,把组委会的那帮人吓到了。”
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弯腰下去,从泥土之中拔出了一把剑来。
如此一番寒暄过后,朱局长这边咳了咳嗓子,然后对我说道:“陆言,是这样的,今天的情况有些出人意外,不但挑战者这边出了事故,而且你们这边连番守擂,也着实是www.hetushu.com太辛苦了,另外这边的场地也基本上用不了了,所以我们刚才几个老家伙讨论了一下,决定今天的擂台赛就先停止了,你觉得如何?”
主持人一脸懵逼,屁颠屁颠儿跑过来,低声问道:“呃,那个什么,人呢?”
屈胖三如同凯旋而归的将军,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这是什么手段来了?
陆左说那都是抽签决定的,并不是人力所能够左右。
这玩意就好像是烧砖一般,再也回不去了。
那种场面,不但是我们,整个现场的围观群众都为之错愕,就连那些顶尖的大佬瞧见,也莫不是为之骇然。
瞧见这个,屈胖三冷冷一哼,说什么狗屁七曜摩夷天剑主?就你这木木呆呆的傻波伊模样,去七天连锁酒店给别人洗马桶,都没有人要……
最后的最后,他终于抵不住那蜂拥而上的黄巾力士,给无数黄巾力士的残骸掩盖,泥土堆着,变成了一座丝毫动弹不得的小山了去。
我说我知道,太一拔罪斩妖护身咒嘛。
随后屈胖三双手一掰,那长剑立刻就断成了两截去,缺口处有滚滚的黑烟冒了出来。
屈胖三牛皮哄哄地摸了一下鼻子,然后嘿然说道:“我那可不是什么黄巾力士大召唤术,而是……”
说着话,他又跑到帐篷那边去歇息了。
我说你猜呢?
我说怎么感觉你有点儿老丈人看女婿的样子啊?
就在杂毛小道浑身发和图书抖的时候,这边的战场已经将近结束。
他就如同天神降世一般,无数的金色光芒从他的身上呼啦啦地往外狂涌而出,然后落到了那些黄巾力士身上去。
说罢,他将两截断箭随处一扔,然后看着主持人那边,说可以结束了么?
而此刻,它在屈胖三的手中,却还是一把破破烂烂的长剑。
不过这剑主当真是很强,虽然可能与之前那两位相比少了一些味道,但即便如此,巫奇也坚持了上百个回合。
所以这挖人的工作着实有一些困难,不过这么多人看着,屈胖三又说还有一口气在,他们也不敢不管啊。
陆左说找他干嘛?
牛波伊啊!
布鱼指着那一片狼藉、满是沟壑的比斗场地,说就算是不管他,那地方也用不了了啊?我想回去问一问,看看怎么解决吧。
于是我们两人跟着布鱼走到了那边组委会的大佬们面前来,宗教局的朱局长、黑手双城,民顾委的一位常委,道教协会的海常真人、善扬真人,以及一帮我不认识的高层都在。
陆左摸了摸下巴,说其实我觉得他这样也很好,屈胖三,我越来越喜欢他了。
我们在这边聊着天,结果下一场的比斗却是迟迟不来,这个时候我们方才注意到,宗教局组织了好多人跑过那土堆跟前,用那铁铲在那里挖着,准备将人给弄出来。
旁边的海常真人笑了,说这些人我们会慎重考虑,看是否能够列入五十人的大m.hetushu.com名单里面去,到时候一起评选,你看如何?
而这个时候的屈胖三,真的是很帅。
屈胖三捶胸顿足,一脸气愤,而我则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说讲真的,不把你逼到那样的绝境,我们都还不知道你有这本事呢,黄巾力士大召唤术啊!
那把剑,曾经是握在巫奇的手中,看似平淡无奇,但只要瞧一瞧擂台周围那纵横不定的剑气,十几米长、一两米宽的深坑,就知道它有多么恐怖了。
当然,陆左与他们都认识,主要是给我介绍。
听到这话儿,主持人赶忙对他说道:“那行,你先去休息,我组织人把他给挖出来。”
杂毛小道说我之前跟我爷爷交流过,他说屈胖三对于我们家很熟悉,不过具体的事情他又没有再说,但我可以相信,他对于前世虎皮猫大人的记忆,应该还是有所保留、并且时不时浮上心头来的,我觉得随着时间的发展,他的记忆会越来越清楚,而那个时候,我们或许有相认的一天。
这个时候,布鱼一头热汗地跑了过来,问我们道:“屈老师人呢?”
屈胖三的手一挥,无数黄巾力士烟消云散。
杂毛小道点头,说应该是。
陆左嘿嘿地笑,也不言语。
陆左冷着脸,往回指去,说他累得不行了,回帐篷歇息了,你们这个时候再抓他过去,你觉得合适么?
我说如果刚才的比斗,放在最后的话,应该会很精彩,但如果在前面,后面的比斗www.hetushu.com就有些鸡肋了。
我点头,嘻嘻笑,说对啊,要不然怎么可能拖了那么久?
屈胖三睁大双眼,说你怎么知道的?
但凡有一两个被斩成两截,立刻又有更多的黄巾力士从草地之中爬了起来。
布鱼有些尴尬,说这个,呃……
在无数黄巾力士的围攻之下,那个巫奇就有些应付不及了,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他的剑再锋利,斩杀一两人毫不费力,十几人也是不皱一些眉头,而几十个,上百个的黄巾力士,而且每一个都拥有着极为恐怖的力量时,他就有点儿慌了。
布鱼有些尴尬地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巫奇既然还活着,就得先将人救出来,再继续后面的比斗,不过我们现在的条件有限,一时半会儿弄不出人来,如果要是调附近的挖掘机,又得拖许久,所以上面的人派我过来,就是想让我问一问他,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把那些硬化泥土给弄起来……”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给我敲了两下脑袋,受了重伤,不过应该是还有一口气在,你们现在挖出来的话,可能还能够得活……
我们这边聊着,过了十几分钟,布鱼又跑了过来,对我说道:“陆言,你跟我来一趟。”
硝烟散尽,那小山一动也不动,仿佛一座坟冢一般。
见我们过来,大佬们纷纷跟我们打招呼,而黑手双城则十分热情,站了出来,给我们介绍这边的大佬。
他们就好像是富土康流水线里面生产出来的模板一m•hetushu•com样,乍一看个个都很强,但终究还是缺少了生死拼杀的雕琢,一旦自己引以为傲的东西不能够起到成果,甚至被彻底击溃的时候,就开始慌了神。
毕竟这边的组委会原则上也是不伤人性命,只要是还有一口气活着,那就拼命弄呗。
屈胖三有一句话讲得其实很多,那就是这样的顶尖高手,缺乏了几丝灵性。
屈胖三眯着眼睛打量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指着我,说懒得跟你扯,我先去休息了,你帮我拖久一点。
他的剑法依旧惊艳绝伦,他的劲力依旧霸道无比,速度快得宛如闪电,然而那又如何?
瞧见屈胖三钻进了帐篷去,陆左走近一些来,挨着我,又确定了旁边只有杂毛小道之后,方才低声说道:“哎,你们有没有觉得,屈胖三这个家伙开始渐渐回忆起了上一世的情形来了?”
不过一是工具不够,二来屈胖三将那泥土化作黄巾力士,随后又将其化作了泥土,这样的一折腾,使得那泥土已经硬化了。
布鱼说是关于后面的比斗,对了,陆左,你也跟我们一起吧,上面的大佬要见你们。
杂毛小道笑了,说对,刚才的那两场战斗,完全就是天下十大级别的了,如果接下来的七场还是这样的话,后面的评选都变得苍白无力了,我觉得组委会应该是不会让这种喧宾夺主的事情发生的……
主持人小心翼翼地问道:“人死了么?”
哦,对了,太一拔罪斩妖护身咒,我勒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