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五十二章 五十人大名单

杂毛小道说对,这事儿我们不方便出面,一会儿找朵朵帮忙,看能不能套出包子的话来。
论起眼光老辣,屈胖三方才是最厉害的人物,他告诉我们,说对付这些什么狗屁剑主,硬拼或者别的手段,其实效果不大。
包子吃完之后,朵朵领她出去,屈胖三厚着脸皮也跟了出去,就留下了杂毛小道和陆左两人。
因为会议临时取消,陆左并没有离开,而是与我们同行。
陆左点头,说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原因——也许尘清真人的遗物笔记里面,记载了一些让包子害怕的事情。
我一脸无奈地回头望去,却见陆左和杂毛小道一脸的坏笑,而朵朵和包子则手拉着手,紧紧挨在了一起来。
说到这里,两人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异口同声地说道:“唉,树大招风啊……”
来接我们的是老司机马师傅,应该上一次事情,我们都知道这家伙不太老实,所以也只是谈谈家务事,多余的话也不敢当着他的面说起。
包子冲着他开心地一笑,说多谢陆左哥哥。
组委会那边来了通知,说五十人的大名单,这两天即将出来了,而当五十人的大名单宣布之后,可能会将这些人集中在一起,找一个地方进行封闭式的测试,希望我们能够准备一下,免得到时候有什么事情不能参加,那就麻烦了。
他们说这话儿的时候,我听着,怎么都感觉有一股洋洋得意的意思。
这样的人物,居http://m.hetushu•com然也跑过来帮忙打友谊赛了,陆左他们的准备其实还是挺充分的,并没有说让我们硬着头皮去跟一大帮不知来历的猛人交手。
小玉儿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并不是因为布鱼的关系,而是王明的招呼。
我瞧见他们车子的方向,应该是去了萧大伯那儿。
我还知道,一字剑黄晨曲君、天下第一杀手亭下走马,也是南海剑魔的徒弟。
他说今天第一场的那个通天猿岳楠,应该是你大师兄安排的人。
那天晚上,陆左和杂毛小道跟我聊得挺晚的。
得,到底是虎皮猫大人的得意门生,这两人也是不怕惹祸的主,就算是屁股下面有一炸药包,也绝对不会有半点儿含糊……
又是三天之后,关于天下十大评选的五十人大名单,终于出来了。
萧家来了萧家大伯、三叔、五哥,还有他们的后辈,比如三叔的几个徒弟,以及萧璐琪和林佑。
接下来的三天风平浪静,仿佛前面的一切都不过是过往云烟,都不像是真实的一般,而此刻的平静才是永恒的存在。
对方回答,说对。
听到对方的通知,陆左有些意外,说会将这些人聚集到一起来?
我们一直聊到了深夜,方才各自散去。
甚至与萧家大伯离异了的戴副局长也赶了过来。
老阿姨说那就好,我听说你今天晚上要回来,特地给你们留好了菜,还给包了酸菜猪肉饺子,你们和图书先坐一会儿啊,我去给你们弄吃的。
我忍不住问,说还有两拨,什么时候我们这么得罪人了啊?
聊完了这个问题,陆左又说起了另外的一个事儿来。
杂毛小道摇头,说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包子一走,陆左便问起了她的情况来。
陆左笑了,说你这话儿有点难听,什么叫做套话,我们这是正常问话,也是想要帮她……
只不过当时的场面有些乱,我也没有办法每一个都顾及到,甚至都没有跟林佑聊上几句话,而后离开之时也是匆匆忙忙,车子虽然同行一路,不过后来又分开了去。
陆左抓着对方又问了许多,而第二天的时候,他又给叫到了组委会里面去进行封闭式的会议。
两人纵论,我只有在旁边洗耳恭听的份儿,而到了后来,屈胖三给两个小姑娘赶了回来,也凑在一起,然后也忍不住技痒,点评起这些人物来。
我们聊的,并不仅仅只是关于黑手双城的这些事情,还有天下十大,以及这几天比斗的心得体会之类的,天南海北,没遮拦地胡侃。
然而到了第四天的时候,却有人找到了许老院子这儿来,找到了我们几个人。
那就是打破对方的节奏。
我们吃得也差不多了,便到了点儿白酒,在那儿边喝酒,边聊天。
瞧见她,我的心情不由得好了许多。
这样的隐士,甚至都没办法知道生死,评选这什么十大,又有何用呢?
小东西不再客气,张http://www.hetushu.com嘴便开始吃了起来,那叫一个风卷残云,饕餮转世,瞧得我们都莫名就是胃口大开起来。
陆左与她的关系应该是极好的,伸手过去,拧下来一只烧鸡的鸡腿,将这油汪汪的鸡腿塞在了包子的手里,说吃吧,别光看着。
对方摇头,说暂时不知道,得等通知,不过据说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第一届的天下十大遭受到了许多的质疑,而争议最大的就是青城山的无垢子,和武当山的无法老母,这两人虽然当年的江湖名气很大,但评选过后,几乎连面都没有露过。
虽然我限于实力的缘故,并没有能够参透这些,但是陆左和杂毛小道却是不断地点头。
出苦力?
不能够驾驭这样的力量,那就是一种痛苦。
也许像她老人家一样,每天活得简简单单,反而是一种幸福吧。
回程的路上,我方才知道,那位与我一起舞剑的大美女,居然是王明和闻铭的宗门师姐,也是南海剑魔的徒弟。
而如何打破这些人的信心,这事儿看似复杂,但其实说起来也挺简单的。
陆左说我听说了你们抵京时发生的事情,那个在迎送车辆里面装炸弹、想要弄死你们的人,或许未必是你大师兄安排的人——我这些日子也接触了一些事情,仔细想想,这江湖上想要除掉你我的,除了你大师兄之外,还有两拨人。
或许他们每一个的实力都有着超乎凡人的强大,但贸然获得的力量,在某些时m•hetushu•com候,其实很有可能会变成他们的累赘。
特别是昨天的蒋千里、今天的岳楠和巫奇,这三人都是当世之间的顶尖强人,论起实力的高低,应该是一个比一个更强,而他们三人则是各自代表着一种力量——蒋千里是道门高人,岳楠是天赋异禀,至于巫奇,他则是诸位神秘的剑主一脉,十分具有典型的研究意义。
杂毛小道没有表示异议,说这么说,那个巫奇,应该是千通集团安排的人,这个应该也能够确定。
回到了许老的宅院里,那老阿姨迎了上来,拉着我和屈胖三的手,说他们说你两个去出苦力了,怎么样,累不累?
陆左抬起头来,说你们觉得,那个王员外,会不会是传说中的三十四层剑主?
啊?
他的讲解十分有教学意义,而且具有很强的操作性。
只要对方没有办法按照自己熟悉的节奏去继续,那么后面的时候,他们就会迷茫、会犹豫,甚至还会崩溃,最终导致灭亡。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我大伯这一辈子都奉献给了祖国西北边疆的大好事业,到了最后,连老婆都离婚了,这事儿说起来也挺可怜的,我还是希望他们能够破镜重圆,老来也能够有一个伴儿……
陆左说今天屈胖三还重伤了一个七曜摩夷天剑主,咱们可算是将这帮人彻底得罪完了。
杂毛小道却笑了,竖着两根手指,说:“第一个不用讲,邪灵教与我们苦大仇深,如果真的如我们推测,那小佛爷阴魂不散http://www•hetushu•com,而王秋水又在背地里作妖的话,他们算是一波;再有一个,那个三十四层剑主,我们先是杀了太皇黄曾天剑主,又将太明玉完天弄死,对方并不是傻瓜,肯定会怀疑到我们头上来的……”
这些人,除了真正刀口舔血的,其他的都不过是流水线出来的产品。
他说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
这事儿之前有稍微提过,不过当时太忙,来不及讲得太细,这回我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说了出来,杂毛小道沉吟一番,说包子自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为何不认大师兄,反而逃跑了呢?
我没有揭穿,只是苦笑着说道:“对,还好,事情暂时办完了。”
老阿姨显然是早有准备,没一会儿,就置办了一大桌子的菜,包子这些日子以来浑浑噩噩,饥一顿饱一顿的,就见不得吃的,瞧见这一桌子的菜肴,顿时就忍不住了,口水哗啦啦地往下流,却又不好意思率先动手。
她热情地跑厨房去了,喜滋滋的,一点儿也不知道的样子。
他用今天与七曜摩夷天剑主巫奇的交手为例子,跟我们讲解起了这个操作过程来。
他们显然对于这件事情,也是十分重视。
陆左说是比武么,还是干嘛呢?
杂毛小道也瞧见了,在旁边嘻嘻笑道:“你们瞧见没有,我这大伯和他前妻,根本就还是两口子啊,说不定两人哪天又走到一起来了呢?”
当然,说是胡侃,但以这两人的阅历和境界,随便的一点儿点拨,对于我来说都是大为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