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五十三章 六人小组乘飞机

而且还是漂漂亮亮,真金白银。
操盘这事儿的组委会,背后有高人,每一步都算得清清楚楚。
不过疑惑归疑惑,对于这件事情,陆左自然是表达了热烈的欢迎。
陆左回来跟我们谈及了组委会的评选,说申报和筛选环节是最为激烈的,许多人慷慨陈词,激烈辩论,甚至还有人为此而打了起来。
这事儿看似风牛马不相及,但其实仔细想想,彼此还是有联系和促进作用的。
如果真的要豁下脸来,去参加那个什么封闭式评选,着实有一些损害高人形象。
但这对于组委会来说,却并不是什么好事儿,如果按照第一届评选的模式,榜上有名者固然是风轻云淡,内心窃喜,但那些落榜者却绝对会心生不甘,甚至还会心怀怨恨,感觉到不平衡,对其发出质疑,采用挑战甚至击杀榜上有名者,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就算你们现在心存疑虑,但事实却无一处不证明了俺们的高明。
那这事儿咱就做的隐秘一点,封闭式的,不给那些吃瓜群众太多的信息,也成全了失败者的脸面,等到最后的结果出来,新一届的天下十大出炉了,这代表着江湖上最顶尖的五十人也没有什么意见,那么这事儿就算是办成了。
对于这个决定,一开始许多人是拒绝的,并不太想遵从。
当然,整个的过程得到了许多入选者的支持和同意,而在这其中,首期公布的三位评选委员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和*图*书用。
这是最好的结果。
这事儿,对于稳定人心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且也维护了组委会的威严——你们看看,第一批的九个提名人之中,最没有名气的两个人,就可以吊打你们心目中那些顶天厉害的家伙,可见俺们组委会的评选还是十分公正的。
谈到这里的时候,陆左特别提起了我来。
许多人就会不由自主地用自己去对比,顿时就打消了许多的野望来。
许多人希望如同第一届那般,评委会争论一番,然后将名单给列出来。
布鱼看了他一眼,然后缓缓地摇了摇头:“不是。”
这待遇真不错,飞机上的空姐十分漂亮,弄得杂毛小道心中痒痒,时不时撩拨一番。
从陆左那边得到的消息,是说组委会准备将这五十人集中前往滨城以东,渤海之中的一个岛屿里,那儿有一个新发现的洞天福地,将人弄到那里去进行封闭式的评选,最终谁能够胜出,一直笑到最后,就需要在那边的表现。
这么多人的意见综合,勉强算得上是公平公正。
他想要找到始终不见的无尘道长。
老鬼就是我的同学闻铭,本来他听到我在这儿,想要过来的,结果因为需要去冀北处理一些事情,耽搁不得,就没有见上面。
之所以会选择去渤海之中的一岛屿,还是一个洞天福地,而不是如那天我们摆擂那般的形势,其实也是一个折中的办法。
陆左听hetushu.com完之后,说我们跟慈元阁的关系还算不错,回头让他们那边也帮忙散布消息,帮忙找寻,你别担心,只要人没事,总会找到的。
那种气氛很浓烈,经过三十年沉淀,天下十大这个事情已经成为了衡量当今江湖实力的重要条件。
这一届,想要成为天下十大,绝对要远远难于之前的一届。
然后就是如果入选了五十大名单而不愿意参加封闭式评选的人员,将会自动失去天下十大的评选资格,而组委会这边也做了两手准备,随时会递补分数最高的候选人员进场。
许多人的眼睛都是红的,特别是那些自认为有实力角逐这名位的那些人。
要知道,江湖人爱名逐利,却也喜欢虚名,表现出与世无争的状态,让别人相信自己对于江湖上的这些名利毫无挂碍,视之如浮云流水,而这样的人,也正是别人为之敬佩的。
布鱼点头,说对,今天才确定。
他说我和屈胖三在组委会里面的风评十分不错,从上到下,组委会大部分的委员都认为我和屈胖三这一次的八达岭比斗,不但起到了揭开天下十大序幕的作用,而且还大大地震慑许多试图浑水摸鱼的宵小之辈。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大大违背了组委会的初衷。
五十人大名单是公开公布的,无缺道长入选其中,我们自然知道。
当然,这里面最好要有自己的名头。
布鱼说大部分是,有的也会自行前往。
正是和-图-书这样的效果,使得组委会对我们两人的印象十分好。
当然,天下间如此之大,江湖人如同过江之鲫,就算是五十人,也是精挑细选,琢磨过无数回的,能够挤入其中的,除了最早一批的三位评选委员、以及他们的九人提名之外,加上原本还存在的上一届天下十大,其余人,皆是经过组委会两百人评委席经过反复的申报、筛选、打分、投票,最终敲定下来的。
而陆左则显得正经许多,坐在了布鱼的旁边,问道:“那么,这一次的主事人最终敲定下来了没有?”
所有的一切,都程序化了。
毕竟他跟崂山派的渊源还是挺深的,他与崂山派的前代掌教无尘道长相交莫逆,是忘年之交。
老鬼跟的那件事情,就是那个程程。
不过印象只是印象,进入这五十人大名单里面,靠得是人脉、名望和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主观因素,但如果想要继续走下去,那事儿可就不再简单了。
五十人大名单之中,每一个都是行业翘楚,江湖上顶尖儿的修行者,彼此有关系、又能够弄成一伙儿的不多,我们这边占了六个席位,算得上是一股大势力,所以布鱼才会亲自过来接我们。
无缺道长告诉我们,说之所以如此,并不是为了争名夺利。
所以还是那句话,是骡子是马,得拉出来遛一遛,嘴上说得多牛波伊,那屁用都没有,咱们还是来点儿真格的。
他们也见识了,真正的顶尖强者,到底http://m.hetushu.com是一个什么模样,他们施展手段出来的时候,又是如何的厉害。
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江湖人士,大部分也都是修行者,他们听说了前两日的盛况,又亲眼瞧见了屈胖三酣斗岳楠和巫奇之间的手段,别的不说,却是知道了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当然,解释不通的话,那就派人用拳头来让人信服。
我们摆擂的第三日,出现在八达岭长城之外的江湖人,已经达到了上千人。
我们几个都出来迎接,而无缺道长此番前来,一是跟我再一次的确认关于那个老道士的事情,再有一个,就是告诉我们,他也将参与这一次的封闭式评选,希望跟我们一起去。
第三天下午,组委会再一次的公布了名单,有三四个名额更换,不过这都是些小事情,被替换的人我们也并不熟悉,不予置评。
五十人大名单之中,上榜的人基本上囊括了当下江湖中所有的顶尖强者,以及各宗门的领头人,另外我还瞧见了之前从未有出现过的藏边高手,以及港澳台地区的强人。
正因为关系密切,所以他才直言不讳,寒暄过后,说出了心中的疑虑。
上飞机的时候,杂毛小道看着空出来的好几个位置,问是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安排飞机?
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渤海之上的一个小岛,在长海县的东北之处,而组委会给我们这一组人安排了湾流飞机,直飞长海县的长海机场。
在昨天的时候,陆左已经将朵朵和包子安排m.hetushu.com到了萧大伯那儿,所以此次一起的人,有杂毛小道、陆左、我、屈胖三,还有无缺道长和王明。
王明是昨夜的时候跟陆左、杂毛小道一同回来的,据说他们之前还见过了老鬼和威尔。
名单公示的第二天,崂山派的掌教无缺道长前来拜访。
不过他还是托王明带了一张纸条给我,叙了下旧情。
无缺真人表达了感谢之后,离开了这儿。
王明与他十分熟悉,称呼他为布鱼哥。
就是这么简单。
从这里就能够看得出来,当初这三个评选委员的确定,用处有多大。
听到这话儿,杂毛小道往后一靠,美滋滋地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大声喝道:“空姐,来一打橙汁,我要喝个够……”
毕竟此时此刻的当下,与之前那种简陋的条件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了,操盘这些事情的人员也显得格外成熟。
我们这边得了通知,然后就开始准备起来——五十大名单出来之后,会有三天的公示期,如果没有人对这名单有什么意见的话,就会召集五十人,然后前往那个叫做小鹿岛的地方;而如果有人提出了别的意见和质疑,组委会将会第一时间核查,然后给予足够的解释。
毕竟许多的高手和隐士并不愿意屈尊枉驾,在那么多人的面前比斗。
陆左说是陈老大么?
第四日清晨,组委会有人过来接我们,领头的是布鱼。
不过之前的时候,崂山派本来是不准备参与此事的,现在居然又角逐其中,这事儿还是挺让人疑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