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五十五章 青城道士平沙子

毕竟我们这一行人的名气还是挺大的,无论是江湖上早已成名的左道,还是许久没有露面的王明,又或者在前段时间摆擂出名的我和屈胖三,都是这五十人大名单里面的翘楚人物。
双方寒暄一番,然后我把他引荐给身边的左道和王明。
这可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殊荣。
他说完,与我们又聊了两句,便告辞离去。
我们有意错开了用餐的高峰期,所以来到自助餐厅的时候,人并不是很多。
他眯着眼睛说道:“我曾经听人传闻,说阁下曾经窃取了当今龙脉的全部气息,然后死遁而去,弄得许多朝堂上的镇国级高手对你恨之入骨,说阁下是窃国大盗,可曾有此事?”
这两个人都是高手,深藏不露,没有一点儿气息外露。
依韵公子看着我们,然后又看向了我,说道:“陆言应该知晓,虽然我父亲还活着,在宝岛之中也算是有一些人脉和影响力,但这些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宝岛全球化的进展,慢慢地消逝了去;现如今的宝岛山头林立,当局也有意打压我们这些老而不死的势力——我父亲现如今小隐隐于市,不理世事,就得有人站出来,将这个家撑起了。”
路上瞧见了一些人,这些人我们有的认识,有的却有些陌生,不过瞧见这些人的模样,应该都是来参加天下十大评选的人。
我去东海蓬莱岛找寻虫虫,也是走了依韵公子的路子,要不然还真的不和-图-书知道蓬莱岛的大门往哪儿开呢。
我们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刚刚拿了点儿东西吃,左边突然来了几人,径直朝着我们这边走来过来。
我想了想,摇头,说不会。
而这个时候,他却笑了。
我抬头看去,首先映入我眼帘的,便是茅山宗的当代掌教符钧。
我与依韵公子的结缘是在荒域,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不过彼此合作下来,觉得这人还真不错,有着宝岛文人特有的那种温文尔雅,温良恭俭让,样样俱全,相处起来,也是一个不错的朋友。
不过说起他父亲尚正桐,众人却都是有所听闻的。
在他旁边有两个人,一僧一道,看着年纪都挺大的。
我有心问询依韵公子为何会来趟这浑水,不过又不能太直接,心中斟酌着,到底还是问不出口来。
三人走到了我们这边跟前来,符钧自来熟地与我们打招呼,然后给我们介绍起了身边的这两人来。
这个问题说出来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依韵公子的性格很好,温润如玉,与众人也是颇为有礼,大家知道了他的来历,以及与我的关系之后,也都没有太多的排斥,双方站在海边的礁石旁,然后聊了起来。
陆左点头,说明白了,你是想要借着天下十大这股势,将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给压下来,对吧?
但是尚晴天到底还是来了。
杂毛小道说话可不是这么讲,他http://m.hetushu.com主持东南局事务的时候,与宝岛相距倒也不远,如果像阿言说的,你常年来往于海峡两岸做生意,只要你想,见面的机会应该还是挺多的。
这一次的天下十大评选,与之前最明显的区别,就在于引入了港澳台地区的提名人,甚至还有一个北美致公会的成员名列其中。
依韵公子在宝岛,更多的时候身处商界之中,江湖上得闻的人并不算多,所以陆左和王明与他都不是很熟悉,杂毛小道仿佛知道这么一个人,眼睛微微一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依韵公子笑了,说谈不上帮忙,只是知道陆言和胖三在这儿,想着不过来打个招呼,有些失礼。
陆左说为何?
我以为他不会来。
回到了度假村,我们结伴去餐厅用餐。
毕竟我与他算是相熟的朋友,双方如果产生什么误会,甚至刀兵相向,都不是我所希望的。
陆左回过头来,问我道:“阿言,你与此人最为熟悉,你说一说,他有没有可能是老萧大师兄的暗子?”
杂毛小道说这事儿谈不上可惜不可惜,茅山宗没有了我师父,也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地方了——对了,你过来的时候,可曾见过他?
陆左伸手,与他相握,说不管如何,你对阿言有恩,既然是他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依韵公子说这事儿我听人说起过,有些可惜了。
杂毛小道点头和图书,说对。
毕竟作为浙东豪族,尚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是顶尖儿的修行世家,后来蒋先生起事,尚家更是全力支持,而且还发动浙东豪族给予帮助,帮着蒋先生撑过了前期最困难的时期,也正因为如此,使得后来蒋先生兵败中原,退守宝岛的时候,尚家也随着浙东豪族一起退了过去,这才给了其他家族崛起的机会。
瞧见陆左认同依韵公子,我挺高兴的。
依韵公子一愣,说啊,你是说陈志程么?
面对着这些指点,我的心中有些紧张,然而旁边的这几位都是风轻云淡的样子,倒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依韵公子笑了笑,说没有,说起来,我与他也有多年没见了,大家地处天南海北,很少有机会走到一块儿来的。
依韵公子说我做的都是正经生意,麻烦到他的不多,大家的身份毕竟不一样,我不想影响他什么……
王明说确有其事。
杂毛小道说顺了嘴,回想起来,苦笑着说道:“不过现如今,他不再是我大师兄了——我已经出了茅山。”
来人却是个老熟人,宝岛的依韵公子尚晴天。
他们给人的感觉,与陆左、杂毛小道和王明一般,返璞归真,普普通通,如果不是符钧介绍起对方的姓名和来历,我们都没有办法对号入座。
那平沙子又说道:“我还曾听闻,当初邪灵教攻占我青城山总坛,阁下却是适逢其会,人在其中,对么?”
陆左沉吟,说如http://m.hetushu.com果是这样的话,到时候有什么差池,可以把他当做是一个潜在的盟友。
究其原因,估计是因为这天下十大的名额有限,我们这帮人里,每一个都有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吧?
特别是陆左,他可是最开始的三位评选委员,与龙虎山的善扬真人,白云观的海常真人并列其间。
我在这边想着,那平沙子却是看向了王明。
依韵公子叹了一口气,说有的事情,非我所愿,但却又不得不行。
高个儿、发髻之上扎了一根木钗的黑衣道士,却是与我们一起获得首批提名的平沙子,而那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老和尚,则是白马寺的元晦大师。
依韵公子走了不久,我们也往回走。
依韵公子笑了笑,说对,当时也是适逢其会,不过说起来也多亏了你大师兄,要不然当时我和秦伯便已经死了。
在尚家称雄的时候,荆门黄家,哼哼,真算不得什么。
杂毛小道却打开了话匣子,对依韵公子说道:“我听我大师兄说过你,当初他去东南亚力战康克由的时候,便是有你在身旁……”
杂毛小道在旁边解释道:“此人当年曾经称之为邪灵四大公子之一,不过为人正直,而且之所以入选,不过是因为尚王两家联姻,跟当时的天王左使王新鉴有些瓜葛而已,与邪灵教倒本身没有什么联系;他与我大师兄私交不错,我曾经听大师兄提及过他,说此人的手段和人品,都是当世之间的翘楚……”
而我们www•hetushu•com走在路上,也免不了被人指指点点。
说到这里,杂毛小道便直接提问:“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参加这一次的天下十大评选呢?”
大家都在等待着依韵公子的答案。
我之前的确有瞧见过依韵公子的名字,不过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见面。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对依韵公子的印象特别好,瞧见他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便赶忙上前去迎接。
我感觉得出来,对方似乎并不太喜欢我们。
我说依韵公子此人,性情温和,待人接物皆能让人如沐春风,而且淡泊名利,对于江湖之事罕有插手,看得出尚家的家风很不错,也正因为如此,使得他没有必要做什么事情;至于他与陈局长的私交,我觉得并不能够影响到他本人的判断和行事……
平沙子的眼睛眯了起来,说阁下的本事十分了得,为何不帮着镇守山门?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依韵公子的父亲,是前国府第一高手尚正桐,因为众所周知的缘故,使得虽然宝岛依旧属于中华,却与这边水火不容,后来经济上放开了,但政治上,却一直都不合流,按理说,对于朝堂上组织的天下十大评选,他们应该是并不在意的。
瞧见这人的背影,陆左低声说道:“这个人很厉害,深藏不露,我竟然摸不透他真正的实力。”
这两位高手并不随和,被符钧拉过来与我们相识,似乎也是礼貌性的应付。
王明平静地说道:“一派胡言,道听途说的事情而已,不值得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