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五十六章 小鹿岛

先是猜测了一会儿平沙子今天的用意,随后我们又开始聊起了平沙子和白马寺的元晦大师真正的实力来。
我们早有准备,找了地方坐下歇息,过了没一会儿,另外一船的人也赶到了,其中就有昨日与我们不欢而散的平沙子。
能够战胜海常真人这样的老牌天下十大,自然是有着绝对的骄傲,看得出来,这一位也是经历了许多的坎坷和奇遇,方才会有这样的傲气。
出于习惯,我依旧是与屈胖三同屋。
听到王明认真的解释,平沙子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
是骡子是马,光耍嘴皮子没用,得拉出来遛一遛。
我们被引导去了附近一片山林前方的空地前,而这个时候,我也第一次见到了主持此事评选的陈主席。
船停在离度假村不远的私人码头上,是那种小游轮,白色的外壳和流线型的船身,看着十分漂亮,而且也宽敞。
我说好啊,先过去的话,熟悉一下环境也是挺好的。
这家伙是个刻薄性子,见人就刺,这事儿着实有些让人错愕。
大概等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五十人终于算是到齐了,在稍微清点了一下人数之后,陈主席来到了台上,然后开口说道:“各位,第二届的天下十大评选,即将在这一片神奇的土地上拉开序幕……”
蛇岛?
对于这一点,大伙儿的结论都是相同的,那就是一个词。
布鱼说因为船只不够,需要跑两趟,所以上面安排有两批先走http://www•hetushu.com——我先过你们这里来看,如果在这儿待着没什么事儿的话,还不如早点上船去。
大家谈论起这个人来,都有些茫然,因为虽然他有着一个天下十大的师父,不过江湖上却基本上没有这人的名声,就好像是流星一般突然崛起的,不过推荐他的海常真人,说与他比斗的时候,差他半招落败。
对于平沙子的挑衅,我们都有些意外。
大家回来,并没有回房休息,而是聚在了其中一处的客厅之中,聊起了刚才的事情来。
平沙子这会儿愣住了,说你说什么?
我说对,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听到这里,平沙子止不住地冷笑起来,说旁人传言你左道二日的名声如日中天,主要的原因就是灭了邪灵教,斩杀了小佛爷,却不曾想原来这天大的功劳,居然是假的,实在可笑。
而对于我来说,能够参加这一次的评选,就已经是足够的幸运了。
深藏不露。
我们六个人,在加上另外七个,构成了这边第一条船的主要乘员。
平沙子说你讲的,是真的?
杂毛小道说我骗你作什么,又没有什么好处。
他盯着王明,说我刚才的话语,有什么问题么?
符钧瞧见平沙子还待再说,赶忙拦住了他,然后说道:“真人,我们先去吃饭吧,日后有的是机会聊……”
而这个天下十大的名额,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志在必得的事情。
m.hetushu.com明愣了一下,方才问道:“Excuse me?”
这般想着,我却是闭上了眼睛。
王明耸了耸肩膀,说我也是刚刚听说的,这青城山上居然也有一个天下十大,而且还不是青城三老,而是你师父无垢子——那么很抱歉,我想问一下,当时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反复地想着明天的事情来。
平沙子说当时我和我师父都不在这个世间,要不然怎么可能让那个什么小佛爷得逞?哼,什么青城三老,都是废物来着,连山门都守不住……
我上了楼,挨个儿敲门,将大家都给唤醒,洗漱之后,又用过了早餐,这才跟着布鱼一起离开。
站在船上往远处望,能够瞧见岛其实并不算大,至少比长海县要小上许多,大概的地形也是中间高,四周低。
这两人的气息浑圆无漏,根本没有什么外流而出,光凭着一面之缘,还真的难以猜出对方到底有多强,又或者说我们是否能够对他俩战而胜之。
他在与人讨论着什么,而当我们走过去的时候,他对我们热情欢迎,并且让我们暂时去休息区等待着,一直到人都来齐了,将会公布本次评选的事情,让大家能够最终地角逐出足够信任的天下十大来。
不是我不够自信,而是我觉得自己进步的空间还有很多,离那天下间顶尖的强者,似乎还是欠缺了一些东西。
这也就是组委会为什么要和*图*书将人聚在一起来,准备这一场封闭式评选的原因。
那是一个看上去很随和的一个老头儿,戴着一副茶色眼睛,穿着一洗得发白的唐装。
他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神之中,也是有些不太高兴。
呃?
按理来说,能够修行到如今这般境界的,都没有蠢货,很少人愿意没事儿去招惹旁人,结交仇怨的,但是这个平沙子屡屡针对我们,着实让人有些意外。
这样横空出世的顶尖强者,谁也把握不住。
啊?
杂毛小道一本正经地说道:“对,小佛爷应该没有死,又或者说他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死去的只不过是一部分意识而已——这一点我可以肯定,而且邪灵教虽然灭了,但他领导的佛爷堂却依旧还在运作,你改日若是有机会的话,可以跟他交一下手,顺便报了你们青城山的仇……”
经历了这样的一场变故,我们连吃饭都没有了胃口,简单吃了一点儿,便回到了住处去。
杂毛小道眯眼打量了一番,然后说道:“小童,你来过这个地方么?”
我们赶到的时候,码头上已经有了一些人,显然也是被提前通知过来的。
小童挠了挠头,说这个啊,我也不知道呢。
在明天,当今天下最顶尖的五十强者将汇聚一堂,前往那个什么小鹿岛上面的洞天福地里去,然后根据组委会的评审规则进行角逐,最终会选出十人来,成为第二届的天下十大。
无欲则无求,没有了争夺天下十大的想法,www•hetushu.com我整个人都变得无比放松。
无缺道长身居崂山,不过不是辽东半岛,而是胶东半岛,但对于方位还是比较了解的,打量了一番,然后说道:“这地界,应该离韩国和日本挺近的吧?”
小童摇头,说没有,只是在资料里看见过而已——大家上岸的时候,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在接待,不过我还是提醒一下大家,这个岛屿之前可是著名的蛇岛,在总局接手、并且进行改造之前,清理出了十多吨的海蛇出来……
小童告诉我们,说小鹿岛已经到了。
他连哄带劝,将平沙子劝走,而旁边的元晦大师从头到尾都没有说太多话,离开的时候,却是冲着我们作了一礼,微微一笑,这才跟着离开。
码头的这边有一张办公桌,布鱼领着我们过去,与工作人员简单聊了两句,算是验明了正身,之后把名单上面的姓名给划了去,又请我们上船出海。
平沙子颇为傲然,说那是自然。
大概半个多小时之后,一番周折,我们终于抵达了小鹿岛,上岸之后,才发现组委会那边准备的十分充分,安排的人也挺多的,过来热情地与我们交流。
这位隔壁老王一言不合就飙英文,搞得平沙子为之一愣,说你说什么?
至于他是本性如此,还是故意与我们为难,这事儿谁都不清楚。
大家都没有多问,而是站在了船头,眺望着海中间的那一片绿地。
我们那天聊了一会儿,为了明天的出发,没有彻夜而谈,过m.hetushu.com了晚上十点,大家都各自回房,睡了过去。
当然,除了这些人,还有一部分的工作人员和后勤保障人员,布鱼的事务繁忙,并没有能够与我们一起,而是叫小童代表他,陪伴我们出海。
杂毛小道在旁边笑了,说你别遗憾,实话告诉你,小佛爷没有死。
我甚至都没有想过能够脱颖而出,成为那十人之一。
杂毛小道看向了符钧。
一夜无梦,次日清晨的时候,我听到了门铃声。
听到这儿,陆左也没有再忍住,慢条斯理地发言道:“也就是说,当时如果有你们在的话,守住青城山,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咯?”
另外符钧、元晦大师也在旁边。
王明一本正经地解释道:“Excuse me是英文来着,它字面上的意思是‘打搅一下’,用在对话里面的意思是‘你能再说一遍么’,而我刚才的意思,是‘你特么的在逗我么’?”
船行向东,一路靠北航行,在海面上行走了两个多小时,前方出现了岛屿的轮廓。
我打着呵欠起来,走到了楼下,瞧见客厅里坐着小童和布鱼两人,他们瞧见我走了下来,赶紧站起来,说起来了?
这话儿说得我们都不禁莞尔,而平沙子却也知道我们为何发笑,冰冷冷地说道:“要不是你们将小佛爷给杀了,我这一次出来,必然会找他,给青城山那些枉死的人们报仇……”
狂妄。
那岛屿上面全部都是树林,郁郁葱葱,看上去充满了生气。
这便宜话儿,说得真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