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五十八章 强中更有强中手

我没有再停留,与小童往回走,朝着岛屿中间的那片山丘走去,路途上,小童憋了好一会儿,方才问道:“那个,陆先生,能问一个问题么?”
我也是扶额而叹。
我心中忍不住想发笑,等当他们进去,发现里面的十八铜人阵远远没有我所说的那般简单,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反应。
小童说那测试真的很简单么?
小童伸了一下舌头,说哎呀,瞧你说得这么容易,真心是不懂你们这些顶尖高手的世界啊。
我愣了一下,说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啊?
我说不确定,门口的人跟我说是一分四十多秒……
我无语,对着旁边的小童说道:“你看看……”
然而就是这样的力量,也没有能够对这些铜人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害。
大虚空术。
其实想要让这些机关傀儡停下,莫过于摧毁起动力源泉。
这些金属傀儡虽然强悍,但是对于我来说,只要弄清楚了它的原理和弱点,那么一切就都不再是问题。
呼……
小童低声说道:“我听说这铜人殿的设计者,是总局第一匠师怪手刘欣铭的作品,据说这一次的测试是总局特勤组入队考核的终极死亡版,能够坚持得过的人都很少,打通关、破门而出的更是屈指可数——我可从来没有听人说过,有你这般快的……”
我觉得很多人如果陷入了思维误区的话,很有可能会跟这些铜人疙瘩纠缠许久,半个小时都不一定搞得定。
他们还有www.hetushu.com人发问,不过这个时候领队却阻止了大家的提问,拱手说道:“各位,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陆言前辈既然已经过了测试,那就先行离开了,也恭祝大家有一个好成绩……”
在虚空之中的时候,我已经将此物给研究透彻了,也知道它的弱点在哪里。
随后我箭步上前,凭着耶朗古战法那种实战的身法和胆气,与这些没有智慧的机关傀儡瞬间拉近距离,然后挥出了手中的剑去。
想要从这样的棍阵之中逃脱,还真的需要极高的智慧。
这情况让我惊叹,能够弄出这玩意来的人,当真是一个大师,称其为“巧夺天工”也不为过。
我笑了笑,说总局特勤组自然是很强大的部门,但是这一次的选拔,可是天下十大啊,没有点儿本事,如何敢参与这样的角逐呢?
领队赶忙点头,招呼小童过来。
我的手往乾坤囊中一抹,这把集尽了许多人心血的长剑便被我抓在了手中。
我操,这家伙那么快,原来真的是对那法阵动了手脚啊……
然而我不会这般做。
屈胖三睁开了眼皮来,打量了我一眼,有些意外,说啊?你这么快?不会是挂了出来的吧?
设计这铜人殿的大师十分厉害,通过磁铁与铜铁合金之间的相互吸引力,提供了牵连的关系,随后又通过秘不外传的法阵作为引导,加入许多神秘的机关术,最终弄出了这样的一个场面来。
他拱着手m.hetushu•com,我也笑了,说对,正想找你,帮忙带路,我想要休息一会儿。
我说没问题啊,你说。
平心而论,如果我不是拥有着火眼,并且还有大虚空术的话,在大门关闭,里面暗淡无光的一瞬间,肯定会吃大亏。
我没有再跟她多扯什么,而是朝着茶馆那边走了过去。
在腰间。
然而此时此刻的我,却已经想好了一切。
一剑斩。
铛!
我被她瞧得有一些尴尬,咳了咳,然后说道:“呃,那啥,我花了多久时间?”
楼兰神鹰皱着眉头问道:“你花了多少时间来着?”
火眼之中,前方也是一片朦胧,不过那东西到底还是有一点儿温度差异,让我大约能够把握清楚,但见这是一个身高足有一米六左右的傀儡,大部分都是金属骨架,但脑袋却如人一般,手中抓着一根满是符文的铁棍子,挥舞之间,虎虎生风。
当最后一剑斩出的一瞬间,周遭一片残骸,而与此同时,我感觉到了光。
而它们最先出现的,则是手中那根满是符文的棍子,上面仿佛有千钧之力一般,沉重无比,每一棍都仿佛抡足了气力。
火花四溅之中,那铜人断成了两截,再也没有了原本的凶猛,而是一团破铜烂铁。
不只是楼兰神鹰,其余的八个人估计也是同样的想法。
我遁入虚空之后,观察到的视角变得很多,脑子里接纳的信息也有无数,而正是如此,使得我瞧清楚了,这些铜人hetushu•com之所以能动,是因为与这铜人殿的地板之下,有磁铁铺制有关。
一剑斩之所以如此强大,是因为它对于临战之时把握敌人的空隙和弱点,最是强悍。
难怪组委会将这十八铜人阵当做是初试。
如果真的做了,估计人家会找我麻烦。
面对着这样的问题,我恭敬地抱拳回答道:“不是,里面的铜人阵并不难。”
所以如果能够施术,将下面铺垫的法阵毁去,这些铜人基本上也就报废了。
当我避开去的一瞬间,从前后左右各处,都有同样的金属傀儡冒出。
我笑了,说你觉得呢?
当然,那是别人的选择。
我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然后将止戈剑收入囊中,缓步走出了铜人殿。
我估计他的心中在想着一定要超过这个时间,最好几十秒钟解决战斗,免得被我这个小子给比下去了。
我笑着说道:“我相信,比我快的人肯定会很多,所以你不必大惊小怪……”
孙子墨回答:“呃,等等……”
我上前去摇醒了他,说嘿,什么情况,你过了?
它们在错愕之后,左右张望,随后陷入了各种张牙舞爪、腾挪跳跃的动作,仿佛时间在那一瞬间凝固起来了一般。
我说大概是一分四十多秒。
她手忙脚乱地摸出了一个怀表来,打量了一眼,然后说道:“这个、大概是一分四十多秒——不过我不确定啊,里面有专门计时的人员,这个需要以他们的结果为准……”
铜人殿的大门,缓www.hetushu.com缓打开,有光线照进了漆黑一片的殿中来。
铛、铛、铛……
屈胖三白了我一眼,说切,我以为多厉害呢,大人我三十二秒。
十八个铜人,我挥了十八剑,一剑也不多,一剑也不少。
我走上前去,瞧见屈胖三那家伙懒洋洋地躺在一沙发上,都快睡着了去。
我这一剑挥出,每一下,都能够斩到一头机关傀儡的腰间连接处。
这小姑娘对我满心崇敬,而我来到休息室的时候,发现里面居然已经有人在里面躺着了。
这样的单个儿铜人或许并不足以为奇,但是十八个联合在了一起,还是拥有着无比强大的杀伤力。
小童摸着额头,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而就在这个时候,休息室门口跑来一人,来到了屈胖三的跟前,焦急地说道:“那个、屈老师,你是不是对铜人殿动了什么手脚?中间的铜人殿已经瘫痪了,到底怎么回事啊……”
几乎在同一时间,十八根棍子从四面八方冒出,或者劈、或者崩、或者抡、或者扫,缠、绕、绞、云、拦、点、拨、挑、撩、挂、戳……五花八门的手段层出不穷,一瞬间抵近了我的身边来。
在挥出手中长剑的一瞬间,我甚至有一种极度自恋的感觉,认为这一场比斗,就好像是专门为了我准备的。
我来到了领队的面前来,还没有说话,旁边有人便喊道:“嘿,姓陆的小子,里面什么情况啊,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是不是没调试好啊……”
至于我…http://www.hetushu.com
我不断地挥剑,每一剑就是一个铜人,一剑斩在这一瞬间被我发挥得酣畅淋漓,而我与止戈剑之间的默契也变得越来越纯熟。
他点头,没有说话。
我感觉周遭的空间避无可避,任何一处地方都极有可能被封死。
小童说您的意思,是像这样的成绩,应该会很多咯?
就好像是人体的脊柱,这玩意腰间那一根满是符文精钢的连接处,正是这金属傀儡最大的弱点,看着似乎能够凭借着手中的符文精铁长棍弥补,但是我还有另外一门手段。
甚至有的人会在这一场交战中落败,给这些傀儡揍哭,也不是没有可能。
在虚空之中估算清楚之后,我出现在了大殿的角落处来,而当我出现的一瞬间,那些机关傀儡就好像是嗅到了我的气息一般,立刻蜂拥一般地狂扑而来,由静转动的一刹那,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的停滞。
在一瞬间,我凭空消失了去,无数棍子落在了空处,甚至砸落在了对方铜人的身上,顿时间火花四溅,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
我点了点头,说哦,谢谢。
止戈剑。
突如其来的劲风让我精神为之一振,没有再多考量,直接足尖一点,人便移到了旁边,然后将火眼给陡然睁开了来。
而且从目前来看,这些铜人还是十分结实的,想要将其摧毁,并不简单。
门口站着的美女工作人员孙子墨一脸错愕地望着我,就好像看着一个青面獠牙的怪物一般。
屈胖三一骨碌爬了起来,说你多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