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五十九章 又惹麻烦了

依韵公子摇头,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虽有火眼,少了那听风辨位的烦恼,但那十八铜人,个个厉害非凡,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全部击倒,那也是千难万难……
女子说绿茶的话,我们这儿有龙井、云雾茶、雪芽、碧螺春、毛尖、瓜片、银针……
看着这两人骇然的表情,我心中有些得意,正要说两句谦虚话,门口有人不爽地说道:“一两分钟出来就是神?破这铜人阵,不是应该论秒的么?”
如果是寻常人,那人铁定就要翻脸了,不过面前的这一位,可是天下十大中五十人大名单的候选人,极有可能成为地位超然的天下十大,那人也不敢造次,好言相劝道:“屈老师,呃,是这样的,是我们工作准备不足,设计这铜人殿的刘欣铭老师现在还在海上,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那铜人殿现在停滞了,挺影响进度的,我看您能不能……”
他这般语重心长地劝说,我更是尴尬了,喝了一口茶,这才说道:“我、我好像是用了一分四十秒。”
我抬头一看,却是屈胖三回了来。
女子说那是自然,各位老师从全国各地赶过来这儿参加评选,十分辛苦,我们自然得将后勤工作给做好,免得让你们不愉快,这就是我们的失职了。
正因为知道这事儿,他的反应才会如此激烈,不过眼看着这边就要打了起来,立刻有工作人员赶了过来,劝阻道:“前辈、前辈,有什么事情和-图-书好好说,在休息室内,是不允许有冲突的,要不然我们就要禀报给陈主席那边去了。”
那家伙不但只用了三十二秒中就破阵而出,而且还搞得人家工作人员哭爷爷、告奶奶的求着他过去维修。
服务员走过来,依韵公子点了一杯云雾茶,而我则跟他讲起了关于茶叶蛋的这个梗来。
我一看,哟呵,还是熟人,却是来自宝岛的依韵公子。
那人一脸骇然,说这怎么可能,我刚才的时候打听了,那铜人阵是宗教局的总匠师怪手刘欣铭弄出来的,能够破阵而出的,就已经算是顶尖高手了,一两分钟出来,这岂不是神了?
他对我满是赞叹,我唯有谦虚以对。
我这边感觉没有吃饱,又端来了一堆蛋糕甜点,吃了一会儿,这时又陆陆续续有人进来。
老张刚才满心愤怒,此刻回忆起来,方才觉得用一两分钟破阵而出,当真是骇人听闻。
女子笑了,说这是一部分,另外我们这里还有现做的汤粉和面点,中式、西式都有,饮料方面,我们有奶茶、咖啡、雪碧、可乐、芬达、绿茶、红茶……
依韵公子一愣,说怎么回事啊?
高人们通常不喜欢扎堆,进来之后,各自找地方歇息去了,也有人过来要了一杯饮料,基本上都不怎么吃东西,弄得人家这儿整得挺丰富的,结果门可罗雀。
一番酣战,依韵公子有些疲乏,稍微饮了一口茶,然后与我告辞,前去后面m.hetushu.com角落的躺椅上小憩。
这些人瞧见我在这里,有些诧异,不过随即想到我有可能是没有通过,给淘汰下来的,便也了然。
我笑了,说对呀,我是第一个。
我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说这个,我用了……
我瞧见他满头的包,乌紫青肿的模样,就忍不住笑。
啊?
他好一会儿方才问道:“陆言,你是怎么做到的?”
那人说屈老师,您放心,我亲自送你过去,保证不跟他们打照面,你看行不?
论秒?
依韵公子并不了解“茶叶蛋”这个梗,坐了下来,看着我面前这一堆骨头和蛋壳,摇了摇头,说我平时不吃鸡蛋,还是来一杯茶吧。
屈胖三十分爽快,一口答应下来,然后冲着我眨了眨眼睛,这才离去。
那被人唤作老张的人一脸悲愤地指着我说道:“这人第一个进铜人殿,进去就出来了,我们问他为何会这样,他说里面挺简单的,结果我们都放心不少,我进去的时候,九节鞭都没有摸出来,结果就给一大帮铜人胖揍,一步错,步步错,最终乱了手脚,落败下来——你说说,这人可气不可气?”
这人也是绝了。
依韵公子瞧见我这模样,以为我没有能够通过考核,便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这一次的考核的确是严了一点儿,无论是法阵的设计,还是傀儡的制作,又或者是机关阵法的配合,都是宗师级的水平,而且在一片黑暗之中,只能听风辨www.hetushu.com位的情况下,通不过也是很正常的,不必自责——我觉得不只是你,很多人都未必能够通得过那样的考核……
我这边终于吃完了,准备找地方眯一会儿,结果与我同组的一人气冲冲地走了过来。
我这边没有忍住,“噗嗤”一下,差点儿笑出声来,结果那人瞧见了,怒气冲冲地跑到了我的跟前,指着我说道:“好你个姓陆的,哄骗我们那铜人殿简单无比,害得我一点儿防备都没有,给乱棍打慌了去,一不留神,就落败了下来——你给我们挖了一坑,居然还好意思笑……”
依韵公子说我也是第一个,我通过铜人殿,用了十二分钟,你呢?
要知道,铜人殿的测试虽然不是淘汰制,还有第二天的积分,不过在第一天就落败了,想要染指天下十大,这事儿几乎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屈胖三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哎呀,我也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只不过刚才那帮人挤兑我得厉害,不想见他们而已!”
我笑了,说你们这儿的准备还挺足的。
那人火急火燎,屈胖三却是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呵欠说道:“哎呀,什么事啊?我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困着呢……”
依韵公子大度豁达,对我满是称赞,不过我还是能够感觉得到他神色之下的遗憾,顿时就忍住了,没有告诉他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更加离谱的家伙。
我瞧见他这眨眼,有点儿发愣。
找不到共同语言,我有点和*图*书儿憋出内伤,而依韵公子则问我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我瞧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顿时就有些语塞。
两人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屈胖三,也没有发问,转身离开,弄得准备再装一回波伊的屈胖三郁闷不已。
十二分钟?
还别说,人家这儿的大师傅手艺真的是好,没一会儿,一碗油汪汪的酸菜肥肠粉就端了上来,我在旁边的餐桌上吃了起来,一碗汤粉下肚子,又吃了两个鸡腿,四个茶叶蛋,这才瞧见有人走进了休息室这边来。
那人听了,并不关注老张落败的事情,而是看了一眼我,说你说他进去就出来了,用了多久时间?
素来淡定自若、温文尔雅的依韵公子顿时就愣住了,嘴巴好半天儿都没有合拢,眼睛瞪得滚圆。
这家伙又打算搞些什么鬼呢?我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不过屈胖三一走,小童也跟着离开,这休息室里面就只剩下我一人,我左右大量一番,瞧见前面的台子上居然有一些冷餐吃食,于是走上前去,这时旁边走来一个女性的工作人员,对我说道:“你好,老师,需要吃些什么吗?”
我举着手中的茶叶蛋,说在享受生活呢,瞧瞧,在我们大陆,能够吃得起茶叶蛋的,可都是土豪呢,要不要来一个?
别人既然弄得这么好,我也不客气,点了一杯龙井,然后又要了一碗酸菜肥肠粉,就当是吃起了早餐来。
我当着他的面,一翻眼皮,双目一阵通红,随即又取消hetushu.com了去,然后对他说道:“我曾经去过黄泉路,那儿也是四周无光,我曾经用滚烫的岩浆弄出了此刻的火焰,能够通过温差辨识物品,夜能视物,故而能够这么快破阵而出——都是凑巧,侥幸而已。”
一想到这里,他的拳头也举不起来了。
对方赔着笑脸,好话说尽,差点儿没有跪下来。
我咳了咳,说这个……其实我是开挂了。
我听到他的说法,知道他应该是没有通过铜人殿的测试,方才会如此义愤填膺。
老张回忆了一下,说一两分钟的事儿吧?
我与屈胖三招呼一声,两人找了个地方去歇下,没有多言,躺倒下去,闭目养神,不知道过了多久,却听到有人在旁边躬声说道:“请问您是屈老师么?在下怪手刘欣铭,有事请教……”
回到这休息室里面的一人显然也挺熟悉这个人的,赶忙喊道:“老张,老张,别着急啊,你怎么说着说着就动手了?到底怎么回事?”
我站起来打招呼,依韵公子瞧见了我,也走了过来,笑着对我说道:“干嘛呢?”
他恼怒非常,说着说着就激动了,冲上来准备拽我。
开挂?
她报出一连串的名字来,我连忙摆手,说停,就喝绿茶。
听完之后,依韵公子便笑了,说宝岛很多的综艺节目,讲究的并不是社会责任感,而是为了博人眼球,讲一些出格的、有争议的话语,都是为了收视率,你不必放在心上……
我指着台子上面的这些冷餐和糕点,说这不都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