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六十六章 异兽逞凶

屈胖三说我不相信这些异兽个个都如它一般变态,闪了,去别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抓紧时间,再多干点儿活。
唰!
屈胖三哈哈大笑,说就凭你?陆言,不是我瞧不起你,主要是那玩意一会儿有,一会儿无,而且瞧它消失的时间,可比你就得多,你够都够不着,何必浪费那个力气?
我不想被人看不起,也不想当废材。
屈胖三瞧了我一眼,说如果它真的如你一般,神出鬼没,我觉得我们还是跑吧——对这种打也打不得,干也干不过的家伙,我觉得跑也不丢脸……
这一剑向天,凭借着止戈剑的锐利,想必能够撕下一大块的口子来。
屈胖三看着我,突然间眼睛一睁,说等等,陆言,你使用那大虚空术给我看一眼。
本来我没有太多的想法,然而屈胖三刚才的话语却是提醒了我。
然而当这东西砸落到了我的跟前来时,我却再一次的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我回来的时候,那蓝色巨兽居然还在。
我咬了一下牙,没有再等待屈胖三的命令,而是原路返回了去。
一直到恢复实体的时候,我方才失去了对它的锁定。
再一次出现的时候,这畜生已经瘫软在了地上。
不过弄到一半的时候,他一脸郁闷地说道:“你家那虫子太贪吃了吧,好东西都给它吃光了……”
几个跃身之后,我们离开了足有一里多路,方才停下,而屈胖三这个时候才喘着粗气,气呼呼地说道http://m.hetushu.com:“我操,还真的给大人我猜对了,这畜生还真的是一虚空兽,跟你这个家伙一般——气死我了,这样的家伙,怎么对付嘛……”
屈胖三一愣,说你觉得你能够干得过它?
下一秒,他出现在了这块区域最高的树木顶尖上。
虽然对方的肚子上面满是巴掌大的鳞甲,而这些鳞甲坚硬,看着如同石块一般,但我还是毫不犹豫地给了一剑。
我一进一出、一出一进,弄得疲惫不堪,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大汗淋漓,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出现在了我的旁边,一脸惊奇地喊道:“我操,你真的弄成了,可以啊……”
剑落,树断。
我嘿嘿笑,不说话。
虚空之中,我能够瞧见那尾刺从我刚才站立的地方划过,倘若我没有使用大虚空术离开的话,只怕就算是有止戈剑,也挡不住对方这一击。
斜斜砸落的大树拦住了我与那畜生之间的道路,而它几乎是下意识地一跃而起,不过却将自己的肚皮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我愣了一下,说你以前没见过么?啊……你不会是怀疑那畜生会大虚空术吧?
而这一次,我已经落在了它的头上来,止戈剑划过了它脑袋最顶上的那一对眼球,有蓝色的浆液迸射而出,也疼得这畜生再一次的遁入了虚空。
屈胖三却笑了,那量天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然后转身一挥,量天尺直接变大数十和*图*书倍,朝着那玩意给砸落而去。
我说对呀,为什么呢?
屈胖三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半句废话,收起了量天尺,足尖一顿,人直接腾空而起。
聚血蛊就像是一张绷得紧紧的弓,被我放出去的一瞬间,立刻就朝着那畜生的中枢控制处融去,而我则再一次地化身于虚空之中。
他准备离开,而这个时候我却犹豫起来。
这些舌头就好像是梭镖一般,前面尖锐如刀,后面连着血淋淋的筋,或者说是韧带。
那玩意就像是信号弹一般,冲天而起,我瞧了一眼,心头顿时疾跳,拉扯着屈胖三的手,说别搞了,出事了,我们赶紧过去。
当瞧见我的时候,这畜生磨了一下牙,然后冲着我猛然扑了过来。
两人一前一后,仿佛地遁入虚空,而在十几次之后,我终于摸熟了对方的规律,于是祭出了我压箱底的大杀器。
我说那怎么办?
然而当那量天尺就要砸落在了对方身上的时候,那头紫色巨兽突然间就消失不见了,就仿佛刚才的一切,只不过是海市蜃楼而已。
屈胖三虽然贪财,但是对于这事儿却很敏感,一把抓着我,说走。
聚血蛊。
我们的话刚刚说完,突然间身后传来一阵腥风,倏然而来。
啊?
我摇头,说你在这儿先歇息一下,我再去试一试。
我摇头,说没有,突然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我冲着他傻笑起来,而屈胖三则开始收集齐起这畜生身上的hetushu.com战利品。
大虚空术,也许是当初的那位“观察者”从这些虚空种族的身上学来的,而如果我能够与这样的异兽交手,或许会有一些收获。
屈胖三白了我一眼,说你不稀罕那“天下十大”之名,是你胸无大志,大人我可是志向高远,与你不同。
除了用来计分的信物之外,他还将那畜生给大卸八块,把能用的东西都给塞进了他的崆峒石里面去。
这手段纯熟无比,显然不是他第一次用了。
等我坚持到了一定的时间,被虚空排斥出来的时候,我依旧还能够感觉到那股气息。
我吓得大声喊道:“小心。”
两人忙活着这事儿,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在西北方向的那里,突然间传来了求救符箓的光芒。
我摇头,说不是,我想再会一会刚才那家伙。
两人同时跃开,我回身一看,却见那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们的身后,然后将那恐怖的尾钩给砸了过来。
以及之道还施彼身。
屈胖三的脸色十分严肃,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修行者的诸般法门,其实都是从大自然中学习并且摄取的,而并非与生俱来,你的大虚空术十分神奇,但也一定是有先例,方才会有法门的——说不定这法门,就是从这畜生之类的身上学来的。
而这个时候,我的心中却涌起了几分说不出来的自信,目光环绕一周,最终落到了东南角的方向去。
就在对方在实http://m.hetushu.com体和虚体之中转换的那一刹那,早有准备的我也同样施展出了大虚空术来。
是无缺道长……
这一次的我,直接出现在了对方的体内,并且将聚血蛊给释放出去。
它没有办法再继续虚空之旅了,因为这畜生的脑子,已经给小红啃了大半去。
我用地遁术使劲儿往那儿赶去,其间转了几次路,最终在三分多钟之后赶到了符箓发出的地点,瞧见这儿一片狼藉,而有一个人躺倒在了林子里。
我都没有搞明白那玩意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就瞧见它的口器一张,从里面迸射出数十根的舌头来。
屈胖三瞧见我不肯走,不由得恼怒了,说你别磨磨蹭蹭的啊,时间紧迫,要万一大比分落后了,进不了前二十名,多丢人啊?
而那东西的嘴巴十分恐怖,既如同虫子的口器,一对坚实有力的咬合对颚,里面有无数看似柔弱、实则锋利的倒刺。
当我的呼吸过了十下的时候,果然有狂暴的气息从东南角处传了过来。
而从虚空之中关注的现实世界,却是变得一片寂静,仿佛刚才的拼斗全然没有,只不过是虚幻而已。
那尾钩上面的尖刺黝黑锃亮,仿佛还有剧毒。
那就得拼。
从现实遁入虚空之中,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感觉到那空空荡荡、一片虚无的世界里面,竟然多出了一股庞大的气息来。
我点头,说对。
嘿、嘿、嘿……
我有些诧异,说你的意思,是刚才那畜生,是虚空兽?
www.hetushu•com头足有三层小楼大小的紫色巨兽浑身都是甲壳,就好像石头一般,有着四肢和一条如蝎子一般的倒刺尾钩,脑袋上面,居然有十八对的眼睛,大大小小,对称分布在脸的两侧。
这玩意的个头巨大,就像一栋乡村的小房子似的,倏然而来,我面无惧色,将止戈剑给拔了出来,朝着旁边的大树猛然一斩。
屈胖三皱着眉头,说到底怎么回事,我没有感觉它用奇门遁甲的手段,怎么会凭空消失了呢?
随后又是一记尾钩。
屈胖三说虚空之中,并非虚无,万物有阴必有阳,有光必有暗,有虚无,就有现实,一切都是物质的,只不过我们的境界感受不到而已……
我没有犹豫,直接开启遁地术,然后撤向了远处。
我听他说了一堆轱辘话儿,有点儿头晕,说那现在怎么办?
这是往日所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畜生突然间就消失一空了去。
当尾刺挥过之后,我再一次出现在了现实世界之中。
我叹了一口气,说这东西还真的是强,怪不得组委会那边会让我们来清理这些,当真是把我们当做苦力了——要不然咱也别弄了,何必帮人白干活呢?
我们避开了第一下,屈胖三跳向了我这儿,对我喊道:“走!”
也就是说,他手中的这三十二积分,大半都是他用这样的手段扮猪吃老虎而来。
他在上面足足呆了一分多钟,随后落了下来,冲着我说道:“你有瞧清楚那畜生跑哪儿去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