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七十五章 第三条通道

有人绝望地说道:“通道都已经被堵死了,我们怎么出去啊?”
陆左说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这么肯定这件事情幕后的主谋策划,是陈应龙呢?那你觉得陈志程现在在哪里?
元晦大师开口说道:“恶魔?”
赵承风。
他们的留下,让我颇为诧异。
我在他的身边,瞧见了一个让我意外的人。
赵承风并不理会我们的惊诧,而是开口说道:“对,将那帮高手引入这前进基地里面来的人,是陈应龙无疑——我和陈志程之所以被派遣到这边来,正是上级发现了陈应龙的种种可疑,方才将我们派遣过来,监督他的,只可惜他联络的人实在是太强了,我没有办法……”
元晦大师颂了一声佛号,然后方才回答道:“指教谈不上,我参禅,仅能够观望气运而已,之前的时候,觉得此间必是一劫难,而我观陆施主的身上光芒不定,却是此劫之关键,故而一直将心思放在了你的身上;却不曾想看错了人,原来你并非罪魁祸首,而是破解此劫的关键……”
布龙真人忍不住了,出声问道:“到底是白头山的,还是宇宙国的?北边,还是南边?”
泼两瓢脏水倒有可能。
原本我们以为此事应该是黑手双城设的一个局,目的就是想要将我们这帮人都留在了这里,却没有想到事情的背后,居然还有这么多的曲折。
善扬真人不以为意,看着我们,说那么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hetushu.com
陆左点头,说对,光凭我们的力量,并不足以攻占那里,而林间又有无数剑主狩猎,所以我们方才会回返林中,召集众人。
赵承风与黑手双城两人虽然表面上客客气气,但背地里几乎是势同水火,按理说他不会站出来给黑手双城讲话的。
众人离散之后,马烈日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目光从我们每一个人的脸上扫量了过去,然后开口说道:“我们能出去么?”
听到善扬真人的话语,众人顿时就是一阵欢呼,我们这边的人则是直接懵逼了。
马烈日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马烈日也表态了,说既然能够出去,谁会想留在这个鬼地方?如果这件事情证实了真是黑手双城干的,我一定要找那狗日的麻烦。
他一边说,一边开始在胸前结印。
陆左不再说话了,又等了几分钟,瞧见善扬真人带着一大批的人赶到了这边来。
赵承风点头,说对,如果我们能够离开这里,我会给你提供大量的证据……
就在陆左准备上前说话的时候,善扬真人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诸位,我来之前的时候,已经跟海常道友碰过了面——他在海岛的西南方向,碰见了一些人,那些人却是白头山的修行者;海常道友告诉我,说这些人是从海上行船而来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顺着那条路走,应该就能够离开……”
我们都不得而知。
陆左点头,和*图*书说对,除了这里,我们还在东北方向,找到一处古仙人居所,那儿直通东洋。
越是危难时刻,大家越容易相信权威。
布龙真人点头,说我也是,我也会尽量说服善扬真人的。
他说我只不过是做我该做的事情,如此而已。
赵承风点头,说我知道。
众人议论纷纷,而善扬真人则看向了我们来。
什么情况?
我的心中疑惑,而善扬真人则走到了陆左的跟前来,拱手说道:“刚才的事情我都听大家说起了,对于这件事情,我代表江湖的所有同仁,感谢你,也感谢各位。”
赵承风开口说道:“陈应龙!”
这个时候,善扬真人开口了,说各位,事情既然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那我们就应该摒弃前嫌,精诚合作,方才能够逃离此处。
元晦大师眼睛一亮,说既然如此,那你们这又是为何?
马烈日与我们不和,这事儿一直存在,他对陆左也很不满,这一点从陆左没有对他进行提名就开始了;至于元晦大师,他之前还告诫过我,说佛门与苗蛊一脉是世敌,他会一直盯着我们的。
而布龙真人,他们武功山几乎就相当于龙虎山的分舵,按道理说,龙虎山天师道里最有权势的善扬真人过来,他怎么着也得过去瞧一眼的。
陆左与善扬真人之间,其实有一些嫌隙,所以面对着真人的大礼,他显得很平静。
怎么回事?
听到这话儿,我们顿时就震惊了起来,有和*图*书些诧异地说道:“什么?”
瞧见陆左把矛头指向了自己,赵承风早有准备,说我带队了一个救援组,有人按动了求助器,我便带人赶去了,半路上碰见了我师父……
善扬真人驰骋江湖一甲子以上,在江湖上的名声宛如泰山,所以他的回归,让许多茫然失措的候选人一下子就找到了主心骨,除了我们这边的几人,其余人几乎一股脑儿地冲到了入口的方向去。
旁边的布龙真人开口说道:“你是想让我们大伙儿一起,去攻占那个地方?”
陆左打量着赵承风,说这么巧?赵主任是不是发现了些什么?
啊?
那么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真的是陈应龙与三十四层剑主的勾结,还是黑手双城的手段太高明了,以至于赵承风都看不出来呢?
留在原地的只有寥寥几个,我望去,却都是熟人。
元晦大师沉默了一会儿,点头说道:“我明白了,一会儿我会支持你们。”
杂毛小道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语,说别扯了,陈应龙已经死了。
陆左微微一笑,说能,不过这个得看大家。
听到赵承风的话语,我们几个人顿时就愣住了。
赵承风说如果我猜得没错,击杀陈应龙的,应该就是陈志程,至于他,还有基地里的一部分人员,应该是在通道被关闭之前,逃回了小鹿岛去……
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陆左的脸十分严肃,说你确定是陈应龙?
原本与黑手双城一同抵www.hetushu.com达此处的赵承风,一直都不见了踪影,却没有想到他居然跟善扬真人跑到了一起来。
赵承风点头,说对,我走的时候,营地里已经不太正常了,如果我留下来的话,很有可能就已经死了。
展示完这些,陆左深吸了一口气,身上隐隐现出金光,随即隐没。
不动明王印、大金刚轮印、外狮子印、内狮子印、外缚印、内缚印、智拳印、日轮印、宝瓶印……
白头山的人怎么会也在这个岛上呢?
旁边的杂毛小道却忍不住了,说你代表不了江湖,只能代表你自己,或者顶多搭上一个龙虎山。
元晦大师开口说道:“洞天福地,即为佛家里面的小千世界,它与大千世界并非只有一处联系,若是能够找到另外的节点,逃离此处,并不困难。”
陆左看向了旁边的赵承风,说到底该怎么做,现在说起来还言之过早,我倒是挺好奇赵主任,你怎么会没有在基地呢?
他看着元晦大师,说此时此刻,我们应该同舟共济,方才得以重回人间,还请大师教我。
结果他反倒是没有动身。
陆左却看向了元晦大师,朝着他拱手行礼,说白马寺乃天下禅宗祖庭,而元晦大师又是禅宗佛门的顶尖高手,不知道可有什么指教?
哦?
陆左笑了,说佛门与苗蛊一脉,积怨颇深,这典故我自然了解,不过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时间流逝,变化便如沧海桑田,在下有个干女儿,便是佛门中人,而且我也习得和*图*书密宗之术……
阿弥陀佛……
陆左在短瞬之间,变换九大印法,分别对应九字真言之中的“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之法,每一印皆是玄妙无比,那原本颇为高傲的元晦大师瞧见陆左这手段,顿时就收敛所有的傲气,躬身说道:“陆施主对于佛家之理解,已入禅境,再进一步,必成觉者,失敬、失敬……”
如果是这样,消失不见的布鱼道人,包括无缺道长他们,很有可能是已经撤走了。
陆左开诚布公地说道:“找到那地方的,是阿言和胖三,他们已经和那里的人有过交手,确定了对方是日本势自得天真流的人,主持的是日本镇国级高手户田尹,而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一个十分恐怖的东西,而户田尹已经将自己的灵魂交给了那恶魔……”
陆左说你觉得这事儿是谁干的?
陆左这才回过头来,目光从三人的身上掠过,然后说道:“诸位都是当今之世的人杰,不管站在什么样的立场,存在于当今江湖,都是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如果你们都死在了这里,外面的天下,将会没有阻止那些野心家的任何能力,所以我希望各位能够活着出去;但想离开,就得劲儿往一处使……”
啊?
善扬真人指了一下方向,说北边。
楼兰神鹰马烈日,白马寺的元晦大师,还有武功山的布龙真人。
如果说左道的名声大振,使得许多人愿意相信他们的话,那么善扬真人的出现,则是一根定海神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