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七十七章 众志成城

海常真人回头,望着火海之中奔走的那些人影,摇头,说不必了。
一路疾行,路上倒也没有再遇到什么麻烦,我们回来的路十分顺利。
赵承风一愣,说这是为何?
为了照顾我们,两位真人让我们这一组开始值守夜班,过了一个时辰之后,轮另外一组。
而即便如此,那员峤的面积实在是太大了,我们赶到前进基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
他显然是知道一些什么,只不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这般严重。
那就是东北角的古仙人遗址那儿。
海常真人又指着身边两位,说善扬道友与陆左小友,我们三人是组委会的评选委员,虽然现如今“天下十大”的评选已经是个笑话了,但现如今的人员众多,我的意思,是我们这些人分作三组,我们三人各自领一组,明日好统一行动……
海常真人苦笑道:“原本以为是一处出路,所以还与这白头山的人虚与委蛇,打算套一下情报,结果那帮凶徒陡然杀出,个个剑法如神,差一点儿就将我们给团灭于此处,要不是你们及时赶到,说不定我们几人就要阴沟里翻了船去……”
现如今他居然说起,与在座诸位,是手足兄弟。
海常真人摇头,说不用,我知道此事的时候,也如你一般。
海常真人指的是五十大名单的候选人,而赵承风说的,是总的人数。
如此一番折腾,差不多一个多时辰过去。
确定了通道被堵之后,我们和_图_书不再理会这边,而是准备离开,而白头山那边也扑灭了大火,剩下了三五十人,在村中远远驻足,却不过来送行,也不交涉。
赵承风劝他,说真人不必如此悲观,说不定还有晚归之人,零零散散,或许还活着。
我迟疑了一下,海常真人自然瞧得出来,说有话你便讲,不必顾虑。
海常真人微微一笑,说你觉得你是救世主,别人或许觉得是神仙打架,被殃及池鱼了的呢……
去探寻的船只徘徊一阵,不得已,只有折返回来。
海常真人回头,望着身边这几位,苦笑着说道:“名利一事害死人,这五十人乃当今江湖的中流砥柱,结果一晃眼的功夫,就折损了二十来人,可惜可叹……”
对方村中一片火海,哪里会肯?只不过海常真人虽然是得道真修,却并非腐儒之士,哪里理会这些,抓着便是一番威胁,那人不得已,硬着头皮驾舟而行,果然走到了海上,却去不了尽头。
他说这大话儿,自己不觉得,符钧和海常真人却有些脸臊得慌,并不搭话。
我在这里面没有瞧见依韵公子。
平沙子瞧见,不由得心中忿恨,说这帮高丽棒子,若不是我们,他们说不定全部都死于非命了去,结果帮着抵住了那帮凶人的侵略,出血出力,到头来反倒是落了一顿埋怨和冷漠。
陆左这一组,有我、屈胖三、杂毛小道和王明,另外加上白马寺的元晦hetushu.com大师,还有两个与元晦大师亲近的佛门中人,总共八人。
会后,大家各自根据亲疏远近的关系,分作三组。
简单地清点了人员之后,善扬真人和海常真人邀请了陆左上前来,三人低声商量了一会儿,然后跟众人通告了一下当前的局势。
只有将那恐怖的玩意给击杀了去,众人方才会有重现天日的一天。
“对、对、对,同舟共济,有什么吩咐,只管讲便是了。”
海常真人作了道揖,然后说道:“多谢各位看得起贫道,我们几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今日大家休整,轮流值夜,等到明日清晨,一起前往东北处的古仙人遗址,想办法降住那魔物,大家可愿意?”
将整个员峤仙岛给封闭了去,通道消失的罪魁祸首,应该就在那个地方。
这时那元晦大师忍不住开口说道:“白头山人狡猾奸诈,这话儿的可信程度,只怕是不高啊……”
在确认前进基地还掌握在自己人手中时,我们方才敢进入其中。
符钧没有跟我们一起,反倒是跟着推荐他的海常真人一块儿。
这结果让我的心有些冷,倒是三绝真人出现在了人群里面来。
听到这话儿,众人莫不是心血澎湃,热血沸腾。
这样的大人物,许多人虽然挤入了候选人名单,但是想要见到他,却是十分困难的事情,而能够见得上,日后回去,跟后辈吹牛的时候,也是一份资本。
听到前进基地一片混乱http://m•hetushu.com,完全被攻陷,而返回世间的通道被堵住,无法撤离,符钧和平沙子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十分难看起来,而海常真人倒是早有预料一般,点了点头,说如此说来,聚集在前进基地里面的,只有二十五人?
海常真人沉吟一番,没有说话,而赵承风则开口问道:“这边又是一个什么情况呢?”
其余的各自分散,各有不同。
海常真人叹气,脸色有些痛苦。
海常真人说是与不是,一试便知。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出路虽有,但只有一条。
这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谁也不是谁的爹娘,犯不着热脸贴冷屁股,为你担惊受怕。
远古神魔啊?
赵承风的脸色一沉,不过旋即感觉到不妥,赶忙解释道:“真人勿怪,承风心中焦急,失礼了。”
众人汇聚一起,仔细数一数,发现五十个候选人里面,总共有三十三人在这里。
在得知西南方的通道也同样封锁的时候,众人的表情各异,不过大体都是十分晦暗的。
不得了啊,海常真人什么身份?
不少人纷纷嚷了起来,说真人,承蒙你看得起,有用得着我们的,尽管开口就是,三位都是我们心服口服之人……
赵承风大概是知道这人的性子,也不与他争执,开口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先跟白头山的人接触一下,探寻一下离开的退路——他们遭到这劫难,想必不会太过于固执……”
这个http://m.hetushu.com人头不是五十候选人之一,是一个我完全陌生的面孔,想来不是什么剑主,就是白头山的人。
他们只是冷冷地打量着我们。
白头山的人不领情,而且还摆出一副防备的架势,我们也没有继续停留,携手折回,朝着前进基地进发。
他也不多争论,带着我们回到了村落附近,与其中一人协商,让其带路。
如此难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看着我们说道:“你们能够肯定东北方向的古仙人建筑群中,有通往东洋的出口么?”
到了这个点儿还没有回来的,那十七人估计已经罹难了。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多半是那剑主。
我点头,说是的,不过……
他讲了一下人员的组织结构,又说起了一些临时的规矩和忌讳,随后宣布散了。
他奶奶的,这话儿听起来,当真提气。
众人散去,我们各自占据制高点守夜,这时我瞧见陆左朝着不远处的元晦大师走了过去。
我知道此行前来,沟通接洽的有赵承风,德高望重有元晦大师,当下我也是眼观鼻鼻观心,懒得跟平沙子这样的妄人争论口舌之利。
海常真人说我之前曾与他们管事的人有过交谈,得知自今日起,那海上的通道已经封闭了,进出不得。
包括前进基地的情形,以及东北方和西南方的情况。
整个前进基地里,灯火通明,无人能眠,一直都在等到着我们的消息,而当海常真人抵达的时候,众人不由得发出了一阵欢呼来。
www.hetushu.com至于事后这些人的性命到底如何,没有人问起。
我说在那个地方,有一头远古神魔,我们感应到了气息,自觉不是对手,所以想要逃离此处,就得与其交手,将其战而胜之,方才能够得以逃离……
陆左之前跟屈胖三有过交流,此刻也是将那霸占东北角的家伙情形简单勾勒而出来,等待着陆左说完之后,海常真人一脸严肃地说道:“诸位,在此之前,你我皆为对手,竞争那天下十大的头衔;而今时今日,我们则是手足兄弟,唯有同舟共济,携手与共,方才能够渡过难关……”
自然也没有无缺道长。
果然,赵承风走上前去,朝着海常真人拱手行礼,然后讲起了此行的由来。
听到这般的话语,平沙子却有不满,说真人莫说这丧气话,些许敌手,其势汹汹,不过豺狼,若是某家认真,战而胜之,不过时间问题罢了。
啊?
那海中也有异兽,而且更是凶猛,虽然近海一带给白头山的人猎杀了不少,但是深一些的地方,还是有着很大危险。
海常真人是全国道教协会的理事长,也是老一届的天下十大,在江湖上的地位,不比善扬真人低多少。
众人纷纷说那是自然。
赵承风摇头,说倒也不是,我之前带队的,还有七八个,算起来应该是三十来人。
如此一来,不用折腾。
要不然平沙子也不会不嫌累赘,揪着一人头这么久,来我们的跟前示威。
我听这话儿,颇有意思,嘴角上翘,笑了笑,也不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