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八十四章 困守殿中

我心中疑惑,而这个时候,周遭的那些家伙却是往旁边退开去,而随后大殿之中,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有个声音开始震荡了起来:“能够伤得了旧日支配者的,只有同为旧日支配者的伟大生物,你,到底是谁?”
而我们这一边,受伤的人也多,尽管海常真人狐疑及时,却也有五人死去,三人重伤。
我听到,止戈剑陡然一转,拦在了王明的左前方,瞧见一把太刀从虚空之上生出来,朝着王明的头上斩落而去,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一剑杀了过去。
陆左冲着我们大声喊道:“给他护法!”
王明伸手,将那股黑气捏在手中,然后缓声说道:“你也别问我是谁,我其实也不想杀你,如果你放开通道来,大家就当没见过,你说如何?”
而两人离开不久,王明突然一下,睁开了眼睛来。
无论是狂傲酷炫拽炸天的平沙子,还是佛门禅宗的高人元晦大师,在刚才的较量之中,都没有能够正面刚得住对方。
力量在撞击的一瞬间朝着四周波及而去,化作无数看不见的爆发,气流翻涌,陡然冲来,让人差一点儿都有些站立不稳了去。
脑袋一破,那血人全身的气血顿时就找到了宣泄口一般,几乎是喷溅而出,溅落了七八米去。
为了让敌人失去战斗力,我们采用的手法,就是将对方身上的零件给卸下来,免得这些玩意还能够继续跳。
善扬真人说外面的异www.hetushu.com兽,差不多是漫山遍野了,有的不算什么,但有的强得厉害,没多久的时间,他们那儿就损失了四人,如果不是进了大殿之中,只怕死伤的更多,全军覆灭的可能性都有。
此时此刻,大家唯有同舟共济,方才能够共渡难关。
听到这消息,我不由得担心起了,指着那殿门,说这个能扛得住?
王明长刀前指,不顾周遭那些四处游弋的家伙,一字一句地说道:“让开路,我不杀你。”
那声音冷笑,说既然这么清楚,又何必在这里跟我扯淡?
哈、哈、哈、哈……
不行。
我们都明白这一点,然而能够站出来阻止那家伙的人却并不多。
陆左一脸严肃地望着入定之后的王明,然后对我说道:“过去问一下,外面什么情况。”
那么谁来呢?
唰!
王明整个人仿佛凝固在了远处,一动也不动。
而随后陆左、杂毛小道、屈胖三、元晦大师等人都涌到了这边来,给王明护法,叮叮当当,打得那叫一个热闹。
隔壁老王。
因为知道对方的目标,这一剑稳当无比,将对方的手腕给斩落了下来。
单纯是一帮江湖上二流、三流的家伙,现如今都足以给我们造成偌大麻烦,那么换了我们这天下十大评选的五十候选人,事情必然会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
那声音说你杀不了我的,谁也杀不了我,有本事你和_图_书下来。
或者说他们作为一个容器,能够承担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
原本是那龙潭虎穴的圣心殿,此刻却又成为了我们与那些异兽隔绝的防线来。
不知道从哪儿起,突然间有一声痛呼声尖叫了起来,随后在整个大殿之中不断晃荡着,我听在耳中,只感觉整个脑海一片炸响,可比刚才那铜钟炁场给敲击一般的痛苦。
善扬真人说尽量吧,如果那个家伙撤了那赝品东皇钟,估计事情会变得更加困难……
王明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如今是被封印在下面,只有意识能够蔓延而出,我若是下去了,拼斗起来,只怕是要帮你解开封印了。
也没有人再冲向我们这一边。
啊?
陆左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目前来说,凭殿御敌,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如果东皇钟撤离,我们需要用自己的手段去防御那些异兽——老萧,胖三,你们去看看,能不能出把力气……”
仅仅只是一场战斗。
当我数清楚人数的时候,那大殿的殿门最终被关上了去,随后将其封锁,虽然依旧有异兽朝着这大殿之中不断撞了过来,到底还是没有能够进入其中。
我紧紧捏着止戈剑,长时间高强度的战斗让我身上的肌肉有一些酸疼,手心冒汗,心中却不敢放松下来,而是四处打量着。
啊……
这声音是……
我点头,说好。
哼……
杂毛小道一步上前,大http://www.hetushu.com声喊道:“我若是斩破晶壁,破碎虚空,那又如何?”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边的大殿殿门,却是被轰的一声巨响给弄开了。
八人,这八人几乎是我们现存力量的四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了。
这声音居然是藏在黑雾里面的那个家伙?
我跑到了大殿门口那儿去,瞧见善扬真人和海常真人在低声说些什么,于是说了一声“打扰”,然后问起刚才的问题来。
周遭无数残留的势自得天真流弟子就像发疯了一般,朝着王明扑了过去。
我心中骇然,而瞧见陆左、杂毛小道他们脸上的表情,发现也是一脸惊讶,显然也是不知道王明到底怎么回事。
这与他们身前的修为有关。
听到陆左的吩咐,杂毛小道和屈胖三都没有多言,依言而去。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血人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给钉在地板之上后,奋力挣扎了一下,准备逃离,却不料那一把说不出来古怪的刀子,却是将他给钉得死死。
此言说完,整个空间的凝重气氛,开始渐渐地消减下去,我感觉心头的重担仿佛卸下来一般,无比轻松。
那一帮势自得天真流弟子原本的修为都不算高,最厉害的一个户田尹还活着,只不过应该跟黑雾中的那家伙做了交易。
那声音狂妄地大笑着,整个空间的气息顿时就凝重了许多,人在其中,就宛如活在水里一般,无处不在的压力让人头疼欲裂。
而我http://www.hetushu.com们这边,陆左一剑,将最后一个试图将王明斩杀的家伙劈成了两半,周遭的攻势顿时就是一滞,随后又过了十来秒钟,都没有新的攻击出现。
就在我准备手持止戈剑,上前拼死的时候,有一个人却站了出来。
就好像是一个酒瓶子和一个酒坛子,自然是后者承受的气息多一些,而如果那东西找到了我们的人来作傀儡,事情就变得有些困难了。
我们身边,血腥味浓郁,无数人倒落在地,没有了气息。
他手中拿着的,是一把三尖两刃刀,此物为长兵器,前端有三叉刀形,刀身两面有刃,与方天画戟类似而又有不同,属于奇门兵器的一种,劈、砍、抹、撩、斩、刺、压、挂、格、挑……各种手法结合,形成了一整套凶猛而又轻灵的手段来,最不怕的,恐怕就是与人正面硬拼。
原来他们在殿外,也遭受到了兽潮的攻击,看样子是有些扛不住了。
王明不是一个黏糊的人,颇有种“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气魄,上前去,手起刀落,将那血人的脑袋便给戳碎了去。
而双方都没有半分退切。
随后王明出手一指,将那一大股蔓延的黑气给盯住了去。
铛!
那血人甚至连大虚空术都无法施展出来。
正因为种种的原因,使得这些势自得天真流弟子化作傀儡之后,虽然厉害,但到底还是有限。
所以粗略一看,很难认清楚对方到底是否死绝了。
三尖两刃刀和-图-书与那把太刀在拼死交击,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十几个回合之后,那血人消失无踪影,下一秒之后,又进入了偷袭的节奏,却不料王明似乎早有预料,转身一让,那太刀恰好与他错身而过,随后王明的额头之中迸发出了一道白光来,将对方给钉在了地上。
不过经历了刚才一场大战,这殿内的敌人清理得差不多了,海常真人也是当机立断,将那拂尘金丝散开,然后冲到了那边去,帮忙抵挡住汹涌冲门的异兽,然后费劲儿将那殿门给关了上去。
这些尸体,基本上没有几个是囫囵个儿的。
我又问了几句,这才回到原来的地方,跟陆左讲起了此事来。
那声音十分不屑地说道:“破碎虚空?我跟你说,我与那人早就已经协商过了,这地方已然成为了孤岛,谁也别想离开;不管你们用了任何手段,都走不脱,要不然你们也不会找到我这里来的。”
果然,王明手中的三尖两刃刀与那浑身冒着黑烟,皮肉模糊的家伙猛然一拼,对方手中的太刀嗡的一声炸响。
我余光瞧过去,却见到善扬真人带着一行人涌入殿中过来,而在他们的身后,有无数的兽吼声传了过来。
它说道:“就算你是旧日支配者,那又如何?说不定我们以前还是敌人呢——我跟你说,你们这些人,是出不去了,就算是杀了我,也出不去,除非让我把你们所有人都给吸收了,化作养料,我自己方才能够破开那空间屏障,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