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八十八章 岱舆来客

因为这一次前来参加天下十大评选的五十人选里面,也不是没有女的,三五个,都是想惠华师太这种老太太的年纪,要真的一辈子,繁衍后代都是问题……
岱舆、先秦之民?
那么多年过去了,沧海桑田,本以为整个世界就是岱舆一隅,却不曾想竟然还会碰到我们。
经过慎重讨论,最终陆左决定带上我,以及元晦大师。
徐桥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请问尊驾的身份是?”
呃……
他走到了附近一块大石头上面去,盘腿打坐。
距离不远,很快就来到了峰下的铜人阵广场前,陆左让众人在此稍等,留我和元晦大师在此陪同,而他则登山,去与人商量。
徐桥想了想,又与身后的众人目光交流了一会儿,方才拱手说道:“我们是来自岱舆的先秦之民。”
听到他的话语,陆左顿时就吸了一口冷气。
而趁着这机会,我也是大概估量了一些这帮人的实力。
看得出来,这二十来人里面,有四五个人,应该有我们这一次五十候选人的实力,而其他人虽然差一些,不过倒也算得上是精锐。
厉害啊,这手段。
虽然员峤很大,而且更加适合居住,但他们到底还是选择继续东行,最终遇到了另外一座传说中的仙岛岱舆。
不过也有可能派出来的这二十多人里,是岱舆仙岛最厉害的一批人。
却没有想到居然又出现了这样的变动。
徐桥说前些日子我们族和图书中的观星师夜测星相,瞧见有大祸出于西方,天地变色,空间走移,堵住了岱舆未来的希望,我族与员峤仙岛有千年未曾接触,不过员峤、岱舆乃为一体,生死存亡,不得不西来,查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呃,这是题外话。
我们在这儿商量了一会儿,那船慢慢地进了一些,我们能够瞧得清个大概,也瞧见了甲板上站着一些人。
那么这艘自东而来的大船,应该不会是外来的船只。
我、元晦大师和陆左三人离开山门,经过被屈胖三改动之后的铜人广场,然后沿着那条河流往下走,三四里路之后,到了出海口,而这边则有一大片的沙滩。
这儿我们得守住,要是真的出不去……
至于其他人,得谨守门户,不让任何人溜进来。
他们这先秦一脉的方士,为了躲避战祸,来到了这世外桃源,就一直居于此处,再也没有与外界联系过。
等待的时间有点儿久,差不多小半个小时,有人受不住了,竟然想要尝试着去闯一下那铜人阵,结果差一点儿挂掉,最终是好几个人冲入其中,强行将其救出来的。
在圣心殿跟前的广场之上,除了王明之外的众人都与这些岱舆来客见过了面,寒暄几句之后,一直沉默不语的屈胖三突然问道:“不知道秦时方士徐福,与诸位是什么关系?”
关于如果真的要守在这里一辈子这个话题,我们私底下也不是没有讨论www.hetushu.com过,一说到这个问题,杂毛小道就很郁闷。
沉默了许久,陆左方才解释起了我们的来历,和此间的缘由,而当听说我们是中州来客,他们也是十分吃惊。
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有一个人特别来劲儿,那就是屈胖三。
这话儿一出,旁边的好多人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还有人小声议论了起来。
我们三人在沙滩上等了一会儿,那大船停在了近海处,随后放下了两艘小艇,朝着海岸边划了过来。
这从大海上来了一艘大船,船上到底是什么人,是敌是友,而他们又是从何而来的,这些问题,对于困守孤岛的我们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在经过短暂讨论之后,我们决定派人前去接洽一下。
再多的,我们也瞧不清楚了。
随后我们领着这帮人往博望峰那边走去。
陆左脑子一转,说方士?
海上有船来,自东而西。
这帮人,居然是先秦的方士,移居到岱舆两千多年……
那书生徐桥一愣,随后又问道:“难道尊驾也是刚刚来到这里?”
瞧见那大船缓缓行驶,我们所有人的心思都变得激动了起来。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惠华师太有些激动,说你们不是说那白头山的人也是从海面上飘来的么,难道在东边的海上,还有通道可以出行?
对于陆左的行为,岱舆来客的一群人里,有些人并不满意。
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看m.hetushu.com穿着打扮,都是古式打扮。
听到大通和尚的话语,有些激动的惠华师太一下子就哑口无言了。
陆左说应该是吧。
毕竟还是隔了一些距离。
陆左放下心来,带着大家进了铜人阵,然后上到了峰顶的圣心殿去。
他的脸黑了下来,而陆左走上前去,检查了一会儿,然后对元晦大师说道:“大师且放松,我帮你排毒……”
陆左站立在前,我在不远处戒备,而元晦大师则十分轻松的盘腿而坐。
屈胖三那家伙的视力是最好的,隔得那么远,居然就能够瞧得出那船是木船,有风帆的大船。
陆左没有回答,而是问起了对方来,说问了这么多,不知道你们有是何人呢?
陆左说你们来这儿又是做什么呢?
元晦大师摇头,将那虫子给扔掉,说我自己可以。
闹剧结束没多久,陆左回到了这里,跟徐桥等人见面,然后提了两个要求,第一是管好自己的人,不要乱动乱跑;第二,一切行动都得听我们的安排,不能随意行动,为所欲为,双方一旦发生分歧,就得立刻下山……
这时我瞧见他身下石头边的沙石不断滚动,显然是炁场萦绕,无数波纹浮现。
徐桥点头,说对。
他在发功,那小龙虾一般的虫子想要再咬他,估计会遭殃。
既然如此,那这船是打哪儿来的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两艘小艇也抵达了海边,从上面陆续跳下了二十来人。
出海口的对面,m.hetushu.com却是怪石嶙峋的礁石岸,截然不同。
从目前的模样来看,应该是真的。
小艇之上的人落定之后,一脸警戒地望着我们这边的三个人。
咱先下手为强,不管怎么说,都是为了种族的延续。
这玩意有点儿像是小龙虾,有一对大钳子,不过模样还是十分古怪。
他昨天还在嘀咕着要稳定下来的话,咱们要不然去白头山那边看一下,看看是不是有年轻的妹子。
他说如果真的有,估计也没有合适他年龄的,所以让杂毛小道使劲儿生,多生女儿,到时候他给杂毛小道当女婿……
在这样传说中的仙山修行,倒也不是没有好处。
对于当初之所以没有选择在员峤落脚,他们也是因为这儿凶戾的异兽。
这个时候大通和尚却是个明白人,说师太,用风帆,这个无可厚非,但是现代社会有很多代替木材的材料,而如果真的如屈小兄弟所言,那是一艘木船的话,外来的可能性应该不会很大……
徐桥回过头去,与众人商量了一番。
对于这个看似苛刻的要求,他们内部也有一些争论,不过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
然而徐桥等人还是十分稳重的,拦住了这些人的小心思,耐心地陪着我们守候着。
听完徐桥说完这些,陆左沉默了一会儿,说既然知道了情况,你们现如今作何打算?
陆左点头,说来了没几天。
呃?
毕竟这儿是我们的立足之地,在一天没有能够离开这个鬼地http://m.hetushu•com方的情况下,这儿就是我们最后的家园。
我想仔细听一下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结果发现对方虽然有说话,但似乎很防备我们这边,虽然瞧见有人张嘴讨论,但是却没有半点儿声音传到我们这边来。
他们更加没有想到的,是这空间紧闭,居然是员峤之下潜藏的那东西搞的鬼。
他们经过讨论之后,决定要亲自查探一番,徐桥过来与我们交流,而陆左在经过一番沉思之后,最终选择点头答应。
经过无数先辈们的努力,他们终于在那里落脚生根了下来。
然而没多久他却又站了起来,一脸郁闷地摸向了屁股,揪出了一只拇指粗的虫子来。
王明却泼冷水,说你有见过二十一世纪了,还有人开着木船和风帆的么?
的确,现代造船工业那么发达,就算是不能够用电子设备,但新型材料无数,木材既昂贵又有着各种各样的缺点,除了乡间渔船之外,基本上很少有人用这样的材质了。
危险无处不在。
惠华师太毫不犹豫地反驳,说在洞天福地之中,所有的电子仪器都不能够运行,怎么就不能够用木船呢?
就感觉好像是走到了古装剧的片场一样,至于这种打扮是什么朝代的,我就有点儿莫不清楚了——总之不是辫子戏。
他们小声议论了一会儿,然后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戴着书生巾的中年男子,朝着我们这边拱手,然后说道:“在下徐桥,请问尊驾,此处可是员峤仙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