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八十九章 徐福后人

在哪儿修行不是修行呢?
王明平静地摆手,说不必客气,应该的。
进入圣心殿的人不多,除了徐桥之外,身边还有两个须发皆白、道骨仙风的老者,一看就有点儿像是厉害角色。
只不过,在实在没有了办法的情况下,岱舆也可以称得上是一处退路。
我们点头不言,跟着行走,走了不到一百多米,突然间我瞧见角落处突然走过几个陌生女人来。
弥生时代后面还经过了古坟时代,一直到了飞鸟时代,日本建立了封建王朝,才有了文字传承,结束了口口相传的历史。
这边商谈妥当之后,我和元晦大师便出发了,两人一个是地遁术,另外一个则是佛家神通,一前一后,紧紧跟随,速度倒也不算慢。
尽管大家因为不同的意见分道扬镳,但说到底,我们都是拴在一根绳子上面的蚂蚱,这样的事情,最好还是能够相互知会,免得日后会心生嫌隙。
有了刚才的亲身经历,对于我们的话语,徐桥倒也没有太多的怀疑,在得知了我们此刻的处境之后,他询问我们,说是否愿去岱舆居住,如果愿意,他回去禀报族长,然后过来与我们会晤——就他本人而言,其实是挺愿意新鲜血液的加入,扩大族群的认知能力……
因为有着剑主的存在,所以我们一路上倒也是十分谨慎,并没有太过于跳脱。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那位徐桥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低头望着面前这个http://www•hetushu.com看似不凡的少年郎,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徐福正是吾族先祖。”
古代传说中的大方士徐福,带着三千童男童女东渡,寻找仙山和不死药,最终没有回返而来。
他走到了徐桥的身旁,伸出手去。
什么情况啊这是?
身份确认之后,徐桥提出验证一下我们之前的说法,陆左也没有拒绝。
这一位,可是也姓“徐”。
清代驻日使馆参赞黄遵宪有一诗,“避秦男女渡三千,海外蓬莱别有天。镜玺永传笠缝殿,倘疑世系出神仙”,讲的也是此事。
我说不如我陪大师走一趟吧。
陆左留这些人在此歇息,随后与众人商议。
这儿对于某些人来说是世外桃源,然而对于心有牵挂的我们来说,却到底缺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到了第三下的时候,却听到一声脆响。
带队守门的人是符钧,他瞧见我们,点了点头,说我带你们去见两位真人。
徐桥很好奇,问了一下关于徐福之后的事情,而陆左跟他简单讲了一下,又说起了日本的事情来。
徐桥显得很坦诚,说当初东渡的船队遇上大风浪,的确有失散的船只,流落到了东瀛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的历史上也是有记载的。
两位老者平平伸出手来,四只手都放在了他的后背之上,随后猛然一震,气息从两人的掌心之处传递而来,随后徐桥深吸了一口气,白气和_图_书从鼻孔中喷出,随后又回到了体内去。
我们心有挂念,不想离开,并不代表别人也是这么想的,对于许多人来说,岱舆仙岛算得上是一个十分不错的避世之处。
这个说法是得到中日双方各个历史学家论证过的。
商量妥当,陆左等人又去与岱舆的徐桥等人会晤,谈起了我们在另外一个方向的同伴,直言想要告知此事,他们得知,并不介意,而是在问明了人数之后,点头答应。
陆左、杂毛小道和几位对于史学颇有研究的佛门中人与他们聊了许久,多少也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另外凡尘俗世之间,还有那么多的困扰,我们如何能够舍弃得掉呢?
他这边一出现异常,身后的两个老者就有些着急了起来,两人的手掌开始变动,不断拍打对方后背的经脉之处,噼里啪啦,不绝而耳。
他这是想要如王明一般,试图查探下去。
不过徐桥也不是简单角色,他盘腿而坐,旁边两位老者朝着他拱手,说少主……
藏在博望峰地底之下的那东西此刻紧紧守住自己的所在,没有任何动静,也不给王明任何机会。
啪……
说罢,他掏出一方白色手绢来,擦干嘴边的秽物,然后朝着王明长身一鞠,说多谢尊驾相救。
在历史学家的考据之中,徐福最终是抵达了日本,并且在那里开支落叶,传播文明。
三人进入圣心殿之后,与王明见过了面,随后盘腿而坐。
陆左、杂毛www.hetushu.com小道等人都同意了这么一个说法。
事实上,不管是在这儿,还是前往岱舆,对于我们来说,都不过是囚禁于笼中而已。
如果他没有如众所认知地一般去了日本,那么是不是有可能抵达了传说中的仙山呢?
那只是讲得好听一些的说法,说得不好听一些,就是一大帮子野人,根本没办法传承历史,也无法记录任何东西下来的,那些所谓的徐福遗址到底是不是后人为了牵强附会,跟大国攀亲戚弄出来的山寨货,这个谁也不可知晓。
《史记·秦始皇本纪》有载,“齐人徐福等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请得斋戒,与童男女求之,于是遣徐福发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
啊?
屈胖三一提出这个问题,我们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盯着带队的徐桥。
譬如我,尽管岱舆的妹子一个个长得都挺水灵的,个个都能够有八九分的模样儿,但到底还是没有能够让我忘掉虫虫。
这帮人倒也是挺讲究的。
对于这个问题,陆左等人都没有给出确切的回答。
如此一来,对方的传承也算是找到了来源。
元晦大师是得道高僧,从来不会做那种只说话不做事的人,既然这事儿是他提出来的,随后他也是自告奋勇,说由他去前进基地进行通知。
他轻轻地抚摸着,十分柔和,几秒钟之后,他又轻轻地拍了三下。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我感觉http://m.hetushu.com到徐桥盘踞于地下,整个人仿佛没有了灵魂的躯壳一般,一动也不动。
徐桥瞧见我们脸上的表情,有一些犹豫,说吾族先祖与诸位可是有什么冲突么?
一路无事,在下午的时候,我们赶到了前进基地,在悬崖之下表明了身份之后,上面认可,我和元晦大师也不用什么吊篮,直接攀岩而上,很快就来到了前进基地这边来。
他希望和那些人见个面,有一个基本印象。
对方没有犹豫地承认了,一下子就证实了我们所有的猜想。
哦……
只不过他的呼吸在几分钟之后,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
陆左摆手笑了笑,说怎么可能,你们在这岱舆仙山之中,千年如一日,但外面的世界却是沧海桑田,两千年的时光,会改变许许多多的事情,那时的传承早就断了,当年的方士也化作了道士、和尚和巫师,不必介怀。
徐桥与王明又客气了几句,然后告辞离开,没过一会儿,进来两个水灵灵的妹子,帮忙将殿中的污秽收拾一番,倒也没有给我们留太多麻烦。
元晦大师看了我一眼,说陆小友的地遁术天下无双,能够有你相伴,老衲倒是平添了许多的保障,如此最好。
王明在旁边抱着胳膊,显得很平静。
至于人选……
元晦大师提出来,说这件事情,需要告知在前进基地里的那些人。
徐桥被两人扶了起来,瞧见他们怒目圆瞪,看着旁边若无其事的王明,赶忙说道:“不得无礼,若不是www.hetushu.com这位阁下出手救了我,只怕我已经回不来,死在那里了。”
王明伸出了手,放在了徐桥的头上。
不过稍微熟知一些历史的人也都应该知道,那个时候的日本属于弥生时代。
一声响动,徐桥整个人的身子猛然一抖,双目猛然一睁,随后趴在了地上,一种强烈的眩晕和恶心袭来,没有忍住,直接趴在地上吐了起来。
徐桥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经历过了这些日子的变故,一路过来,异兽倒是少了一些。
我站在不远处冷眼打量着,感觉到有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在他的头顶上盘旋几秒钟之后,化作细长的涓涓细流,渗入地下去。
陆左考虑了一会儿,然后看向了我。
我明白他的意思,尽管这几天的相处下来,元晦大师与我们的关系不错,但不管怎么说,这种双方会晤的情况,有一个自己人在会好许多。
什么是弥生时代?
那两个老者下意识地朝着他望去,十分警惕,不过三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他们却最终还是忍住了防备的心思。
十几秒钟的时间,他吐了一地,差点儿将胃里的酸液都吐空了去。
旁边的两位老者慌忙上前扶他,说少主,如何?
在日本新宫,发现过徐福墓,还有1071字的墓碑,甚至还有五十多处遗迹。
不过他们决定明天午后会离开,所以希望我们能够在那之前带人过来。
不管如何,我们都是要回去的。
就在两人不断努力,却没有任何成果的时候,王明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