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九十六章 陡然翻脸

啊?
陆左在旁边点头,说对,陆言擅长遁地术,只要找到方向,应该是可以带人进去的,只不过那封印禁锢乃上古大神的作品,只怕未必能够成功。
他曾经狂傲到以为自己有可能是天下第一的强者,然而最终却清晰地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这分骄傲的折损并没有让他走入极端,反而小心翼翼地学起了与人相处的事情来。
晚餐还在持续,大家喝了点儿酒,不多,兴致却给提了起来,大家坐在一起,聊着天,讲着修行上的一些事情,以及自己的一些经历,或者相互调侃开玩笑,十分开心。
屈胖三说对,他的昆仑望气,简直就是针对这事儿的法门。
这家伙开始像是一个正常人了,王明有一些惊讶,不过并没有怎么表现出来,而是问道:“如果要下到地底的封印之处去,我想陆言应该能够帮得了你。”
我听他们聊起万花原、不周山,聊起了三目巫族,聊起浩浩荡荡的沧浪水,聊起了许多彼此有可能认识的人物……
我们下山,直奔山门即可。
他就是此前盘踞在博望峰的前任主人,户田尹。
王明与平沙子几乎是一起睁开了眼睛来。
事实上,如果不是屈胖三点出了平沙子凤凰血脉的身份,并且担保他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此刻也不会有如此的进展。
我和陆左去弄了一堆柴火来,在圣心殿中点燃了篝火,大家围炉而话。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被http://m•hetushu.com我们所顾忌、嫌弃甚至怀着敌意的平沙子所带来的。
当然,酒有很多,但众人却只是分了这一瓶。
其余的地方都是陡峭悬崖,而且千年法阵密布,根本无法闯入。
然而即便如此,他最终还是落败在了陆左的手下。
听到这话儿,众人都看向了我,而我则有点儿懵。
毕竟每逢大事需静气,越是关键时候,越得掌控住自己的情绪,不要事到临头的时候,马失前蹄。
青衣人的后方,还有一个身穿破烂和服的半秃子,而那个半秃子,我们却是认得的。
因为事态严重,所以大家都没有留有余力,出了圣心殿,顿时就是一阵狂奔而走,而屈胖三则是叫住了我,让我使用地遁术,带着他下去。
王明说他曾经听说过这样的说法,但却从来没有试过。
我爬起来,瞧见山门法阵那重要组成部分的铜人阵居然给摧毁了,化作了无数金黄色的浆液飞溅而起,而在法阵之后,手抓饕餮木鱼的惠华师太腾空而起。
陆左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左右巡视一圈,然后说道:“老王,你守在这儿,平沙子道兄你也是,其余人,跟我下山去看看。”
旁边的元晦大师上前,拱手说道:“老衲倒是略知一二。”
我们来到了殿外的广场前,王明方才说道:“那家伙的气息刚才顺着通道蔓延出来,我不确定是否还有存留,所以离开圣心殿,谈话或许hetushu.com会安全一些。”
他看了屈胖三一眼,然后对陆左说道:“不管是什么,我都能够出一份力,还不到时间,我留在这里反而无用。”
在强大压力的逼迫下,我几乎是一点儿都不停留,不多时,已经赶到了山门法阵这边来,却不曾想刚一落脚,就听到一声震天的炸响声,宛如铜钟在耳边轰鸣一般,我的脑袋剧痛,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了地上去。
平沙子摇头,说不,不周山的顶端,不是天宫,而是一片神战之后的荒废之地,没有天宫,只有一片废墟,什么都没有。
平沙子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王明伸手给制止了,他指着圣心殿外,然后带头走了出去。
据说不周山直通九天之上的天宫,没有人能够上得了那里,任何人都不行。
平沙子告诉我们,荒域和虫原,其实是处于一个空间的不同地域,它们的中间,被一处叫做不周山的大山所阻隔。
只不过,守在山门的人是谁?
啊?
不过即便是明确了身份,平沙子也并没有融入到我们这里面来。
而在异兽之中,有七个手持长剑的青衣人。
这三位,都是当今之世的佛门大拿,顶尖儿的人物,特别是元晦大师,我觉得即便是以殿中诸人的强力,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实力。
博望峰很大,但上山的路却只有一条。
而这个时候,我方才认识得到,平沙子之所以这般骄傲,也的确有着值得他骄傲m.hetushu.com的地方,他就好像是一个游荡时间的旅行者,看过了无数别人闻所未闻的风景,也经历过旁人所从不曾经历的一切。
屈胖三在旁边抱着膀子,说这不还有我呢?
而她刚一落地,立刻就有一头黑乎乎的兽影浮现,一把按住了她,随后血腥大口带着无数沾着黏液的獠牙落下,只一口,便将名满天下的无定庵惠华师太脑袋啃下,没有半点儿商量的余地。
到底是什么敌人,会变成这样?
再抬头,我瞧见无数的凶恶异兽从大河对岸汹涌而来。
说罢,他说道:“那么接下来,我们开始探寻一条可以下去的通道,这里面的节点计算,估计需要大家群策群力了,特别是王明,你对于它最是了解,如何进出,这事儿得靠你才行。”
他是山门法阵的布置着,有他在的山门法阵和没他在的山门法阵,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档次。
他能够走到今天,有着现如今的成就和修为,并非是偶然得来。
就是这么厉害。
或许是被这样的趣事所感染了,在屈胖三的撩拨之下,平沙子也终于打开了话匣来。
他一说话,我们立刻动身,就连古二这个边缘人物也十分积极。
那些地方,是九州之外,与现实世界所隔离的地方,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听得云山雾罩,然而到了后来,当他提起了荒域之时,我顿时就激动了起来。
屈胖三和我滚落在台阶之下,好几秒钟之后,方才止住冲势。
这声音穿hetushu.com透了整个博望峰,在我们的头顶炸响。
然而当我们冲出大殿之外来的时候,平沙子也跟了过来。
随着聊的东西越多,大家开始慢慢地放下了心防来。
我觉得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足够忍耐了。
所以这儿的每一个人,都是无比清晰的。
他依旧格格不入,只不过刻意将性情给沉静下来,不随意挑刺,刻薄说话而已。
我们知道这鸣镝的意义,它代表着山门危急,代表着有敌人在攻击我们的山门,而守在那儿的人已经有些挡不住了,发出了信号来,请求支援。
世间之事,便是这般的奇妙。
在她那儿,有一把锋利如雪的长剑,透胸而过,将其钉在了石头台阶前。
王明摇头,说意识进入和实际进入,这是两种不同的概念,我对于这个,并不擅长。
只要翻阅了不周山,就能够从荒域抵达虫原,或者从虫原抵达荒域。
所有的景象消失之后,那张图录落进了王明的身体里,而与之一起的,还有那条小金龙。
不知不觉到了夜里,佛门三老主动承担起了看守山门的任务,让我们在圣心殿中养精蓄锐。
事实上陆左他们私下讨论,说这一次如果真的评选天下十大,元晦大师应该能够占得一席之地。
白马寺的元晦大师,无定庵的惠华师太,还有法门寺的山门护法大通和尚。
他甚至还认识轩辕野。
我跟他讲华族,讲临湖一族,讲万族部落,许多东西,他居然都能够对得上。
陆左和-图-书一拍手,笑了起来,说不错,有屈胖三在旁,这倒是一个小问题了。
王明来了兴趣,忍不住叫陆左再开一瓶酒,想跟平沙子好好讨教一些关于不周山之事。
然而这个时候,我们却听到了一声警镝之声,冲天而起。
随后他又讲到了虫原这么一个地方,我虽然不知晓,但王明却也惊奇了起来。
经历过了这些变故,大家的心仿佛得到了一些净化,凑在一块儿,然后掏出了之前的存货来,弄了一份还算是不错的伙食来,陆左甚至还翻出了一瓶酒来助兴。
虽然喝了一点儿酒,但这么多人分那一瓶,又能有多少?
刚刚赶到这儿,那山门法阵就已被破,惠华师太惨死,对于这结果,我无论如何都有些接受不了。
他讲起了自己的一些经历,包括自己曾经去过的一些异域。
陆左看了他一眼,知道此人的性子固执,劝不动,所以也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
这家伙,不是被囚禁在前进基地么?
众人聊着,那自称无名的远古神魔语气突然间软了下来,使得心中一直担忧不已的我们莫名就轻松了许多,尽管不确定明天的这个时候,它会带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消息,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不管如何,终究会有变数出现,而不用像现在一般,盲目地等待下去。
平沙子拱手,说王兄倒是谨慎。
平沙子说我也算一份吧。
然而即便如此,还是有求救信号传来,而不是示警信号,就显示了敌人的恐怖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