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一百零二章 屈胖三撅屁股了

砸向那畜生头部的,是从赵公明手中夺来的量天尺。
我太知道屈胖三的性子了,所以很快就从迷惘之中回过神来,紧紧握着手中的止戈剑,等待着变化的出现,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是走到了无名的跟前,丫直接就跪倒在地上,扔开了量天尺,双手和脑袋都趴在了黏稠无比的地上,先是拜了拜,然后开口说道:“伟大的无名啊,我的主,我愿意接受你的力量,成为你的奴仆……”
它不但懂,而且绝对比我精通。
这些眼睛里面,迸发出了无数的光芒,仿佛要给屈胖三充能。
漫天触手砸落的一瞬间,我没有畏惧,而是使用起了大虚空术来。
止戈剑在这一刻,迸发出了巨大的威力来,所有的攻击在我的面前,都化作了最为简单的东西,我的眼中,只有弱点,没有别的一切。
他一辈子的事业就是在装波伊,投降这么Low的事情,绝对不是他能够做出来的。
好、好、好……
是茶荏巴错尽头的那些巨人之眼。
唰、唰、唰……
屈胖三!
只是,没有了大虚空术的鬼神莫测,和避免一切攻击的法门,此时此刻的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硬拼了。
即便是蝼蚁,也要将你给留下点儿深刻印象,让你知道,即便是作为旧日掌控者,你也是昨日黄花。
这是在招安?
屈胖三匍匐在地,完全没有反抗。
是真的么?
好!
多么迷人的未来啊,想想就有一些激动,满满的存在感。
宁可装和图书波伊至死,也不愿意跪着求生。
我能够活下来么?
血最热的,就是屈胖三这个家伙了,别看他平日里嘻嘻哈哈,但每一次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他总是最能够沉得住气,也是最能够坚持得住的那人。
我的长剑挥舞,拼死而战,就在此时,横空之中,却飞出了一巨大物件来,重重地砸在了那畜生的头部,竟然有好些个眼珠子给直接砸碎来了去。
纵横的剑光之中,止戈剑在舞动着,那些触手不断地被我斩断了去,露出了尽是黏稠脓液的横截面来。
哈、哈、哈……
没有人搞得懂这个小胖子到底在干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跟这小子太熟了的缘故,望着他那肥硕矮小的背影,我莫名之间,感觉到了一些古怪的气氛来。
啊……
哈、哈、哈、哈……
而就在这个节点,原本闭眼的屈胖三却陡然睁开双眼,然后双手一张,无数珠子从他的手中滚落了下来。
屈胖三说这玩意可是我放出来的,没有恨我?
它们随时都有可能会冲上来,与我们厮杀,然而在屈胖三突然的投降之下,却也稳住了身子。
我没有能够成功。
那些珠子,我认得出来。
只不过,鸑鷟坚贞,凤凰就没有血性?
在那一刻,我感觉到之前的所学,突然一下子就融汇到了一个点。
那么,它最根本的东西,是什么呢?
说句实话,我懵了,无名估计也有点儿懵。
我以为他会有什么动作,m.hetushu.com然而一直到那触手将他整个人卷起,然后扬到了半空之中的时候,他都没有任何动静。
对啊,对啊……
哈、哈、哈……
这……
听到屈胖三的示弱,那无名得意不已,大笑数声之后,方才说道:“人类的狡诈,我是看得多了,既然选择臣服于我,那就得让我在你的身体里种下意志,只要你有异心,我一念之间,便能够让你死去;而如果你愿意的话,日后便是你飞黄腾达的时候……”
他如何会降呢?
它们没有上前,而是虎视眈眈地望着屈胖三。
在它的面前使用这大虚空术,绝对属于班门弄斧。
当数十根的触手被斩断之后,那畜生发出了一声让人永生难忘的厉吼来,古怪的叫声让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随后我瞧见这家伙那些断了的触手横截面居然又长出了更为锋利的尖锐角质来,而落在了地下的那些烂肉,居然不断的扭曲,化作了一个个模样丑陋而诡异的人形怪物来。
对方有无数的触手,而在陡然之间,却是无法将我给拿下。
它打击到了我。
我瞪了他一眼,说你来干嘛?
尽管我人品爆发,在刚才的那个时候,将恐怖得让许多人为之头疼的户田尹给一剑解决了去,然而最终的结局却还是没有改变。
错!
其中必有诈。
他怎么会投降呢?
就好像他真的选择了臣服,放弃了抵抗。
这个家伙居然也挤了进来,在我最为危机的时候,他冲进了这hetushu.com封禁之地来。
我的心中胆寒,终于明白了这家伙不可战胜的地方在哪里。
啊……
他腆着脸的样子让我一脸诧异,然而屈胖三却不管这些,缓慢地走上了前去。
不行。
就算是蝼蚁,也有挑战你尊严的实力。
这样的一个法阵师,选择像自己臣服,并且愿意接受他的力量,以及种下的意识,这也意味着他将永远都不会背叛自己。
你永远都无法战胜它,因为凡人是无法与这样的东西作战,即便是斩去了它一万条的触手,它都可以再次生出来。
就算是绝望了,那又如何?
我们输了,一切的一切,都将变得全线崩溃。
惨叫过后,是震天响的笑声,那畜生没有进攻,而是对着屈胖三喊道:“我很欣赏你,小孩儿,你若是愿意成为我的奴仆,看在你放我出来的份上,我容许你保留自己的意识和力量,我甚至会给予你强大无比的力量,让你超越你的同伴,成为无上的尊者,如何?”
我说啊?
屈胖三一脸无语,说你这小子过来送死,我能逃得掉?
就在我向前猛然冲去的时候,漫天的吸盘触手朝着我这儿倏然围拢而来。
屈胖三猛然一喝,量天尺挡开无数攻击,最后踉跄落到了我的身边来。
就像戏耍老鼠的野猫,那无名疯狂大笑着,身子不断地蠕动颤抖,笑过之后,它大声说道:“你觉得在这样的禁锢之地,你能够遁入虚空之中么?别傻了,对于虚空之力,我的领悟比你强上hetushu.com千万年,若是真的可以遁入虚空,我早就离开了,又何必等到现在,哈哈哈啊……”
脸都给打烂了,你还有想法招安?看得出来,这是真的很欣赏屈胖三,方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儿来。
我说我恨你妹啊,这事儿怪不到你头上,要怪只能怪我们运气不好,怪这狗东西太过狡诈……
我不说话了,屈胖三却笑了起来,说怎么样,心里很气?
就在我信心满满的时候,屈胖三却开了口,说我若是臣服于你,需要做些什么呢?
而当屈胖三被架在半空,四肢空空之时,无名兴奋地睁开了所有的眼睛来。
那就是源源不断、永远不死的恐怖掌控力。
也对,没有了我的地遁术,屈胖三就算是看出花儿来,也没有办法离开这里。
呃……
我强忍着拔剑而出,上去抢回屈胖三的冲动,然而却无可奈何的发现屈胖三似乎真的放弃了抵抗。
是的,没有了平沙子,就意味着失败。
长剑飞起,我就像是那冲向了风车的堂吉诃德,就算是知道此行必死无疑,心中却莫名涌出了许多的古怪感受来,而这些是我平日里从未有感知过的。
我紧紧捏住了手中的止戈剑,面对着如同小山一般的那玩意,大声吼了一声,然后说道:“非生即死,战!”
要知道无名就算是在这里经历了无尽的岁月,也没有能够将其解开。
它疯狂笑着,而我的心中却只是苦笑。
无名都有一些语无伦次了,它连说了不知道多少个“好”,然后伸出了触手,和*图*书朝着屈胖三的身子卷了过来。
除非是触及到它最根本的东西。
然而我的身子一动,却是僵住了。
一个能够解开远古大神绞尽心思布置出来禁锢的法阵师,这才是屈胖三最大的价值。
瞧见我拼死相护的平沙子被那山一样的畜生扔进了嘴巴里,然后使劲儿咀嚼,所有的坚持和努力在这一刻都消失一空了去,我的心也一下子崩溃了。
投降,这不是屈胖三的作风。
平沙子没有使出天人五衰来,与这畜生同归于尽,这就代表着我们根本没有办法赢过它。
无论是在员峤岛上碰到那些懂得虚空之术的异兽,还是被无名感染之后一样遁入虚空的傀儡,它们都懂得这门手段,显然无名也懂得。
屈胖三听到,居然没有任何犹豫地走上了前去,说没问题,伟大的无名,我愿意成为你的奴仆,请你赐予我力量吧。
那就算了,能挨多久,那就挨多久吧……
我不再畏畏缩缩,不再犹犹豫豫,每多活一秒钟,都是赚的。
他的身边,有许多断裂触角化成的人形怪物,这些怪物面目狰狞,黑乎乎一团,就好像是西方传说中的恶鬼,有的脑袋上面还有角,是那触手遗留下来的痕迹,此刻数十个,在我们两边围绕着。
感觉到了无边无际的气势,我的心中反而是陷入了一缕空灵之中。
这玩意忽大忽小,最难掌控,此刻陡然砸出,也是出乎那畜生的意料之外,就在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中,无名怒吼一声,无数的触手顿时就朝着屈胖三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