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一百零五章 它败了

这两种血脉,都称之为凤凰。
啊?
所以在这样的情形下,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平沙子便撤去了诸般手段,一大口的鲜血吐了出来。
无名磕头,说没关系,我本来就微末、卑微,你瞧不起我很正常,求你了,只要让我活着,让我干什么都可以的。
他神情复杂地看着我,说你还装,还装……唉,我是看走了眼啊,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他不停地磕头,而屈胖三却视而不见,淡然说道:“你错了,我们饶过了你,那么那些死去的人呢,你怎么没有想到饶过他们?无名,你是远古神魔,你得有些尊严和傲气,千万年的时光,不能够把你的背脊压弯,就算是死亡,就算是灰飞烟灭,那又如何?站起来,别让我瞧不起你。”
就在这个时候,屈胖三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那人的背后。
他的头缓缓地抬了起来,然后人也站了起来。
这才是最为根源的东西,也是平沙子愿意相信屈胖三的基础。
屈胖三平静地说道:“你不死,我心难安……”
户田尹,或者说无名一脸痛苦地对我说道:“饶了我吧,我可以放开空间通道,把你们送回去,并且毁去与三十四层剑主的约定,为我之前的行为道歉,求你饶过我吧,啊……”
我拼死抵御着无数汹涌扑来的怪物,瞧见屈胖三出现,并且扶住了平沙子,顿时就是一阵诧异,说什么情况?
我与对方猛然一撞,止戈和-图-书剑上传来巨大无比的反馈之力,让我朝着后面退了七八步,方才停了下来。
我脑子糊涂了,实在不懂。
屈胖三说呸,你还真好意思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你一二百五,啥东西都不懂,还厚着脸皮说你打败了无名?这话儿说出来,你自己不嫌害臊?
我看着从无名身上冒出来那无数血肉怪物,漫山遍野地冲将而来,完全看不出半点儿失败的迹象,怎么都想不明白屈胖三为何说人家败了。
从对方说话的语气里面来看,他、或者它,应该就是我脚下的这大块头,体型跟山一样庞大的无名。
屈胖三叹了一口气,说唉,你真的是无可救药了——这么跟你说吧,打败无名,这里面最大的功劳是我的,若是没有我将它的残躯重创,让它的掌控力全数下降,就不可能给你那聚血蛊控制住它本源力量的机会,所有的一切,就不可能结束,变成如今模样,知道么?
随后屈胖三摸出了量天尺来,猛然一挥,将那家伙的脑袋直接拍成了碎西瓜去。
啊……
说到后面的时候,他居然惨叫了起来。
之前的时候,他也有出现过,代表了无名的意志,而此时此刻,他再一次的出现,估计也是无名的意志。
我说这个,也就是说我打败了无名?
不但如此,原本那些家伙的目标是平沙子,正在拼死而来,却不曾想那道人一落到了屈胖三的手中时,旁边一众怪和_图_书物就仿佛对他免疫了,反而是朝着我这儿疯狂杀来。
听到屈胖三坚决无比的话,无名突然间浑身一震。
凭什么就紧盯着我呢,我又没有欠你一百万。
他冷冷地打量着这个卑躬屈膝的家伙,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刚才屈胖三说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我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儿不够用。
我瞧见屈胖三跳下了无名的头部,落到了远处去,也没有再久留,试图往外走。
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了面前这家伙的不凡来。
然而没有等他冲出两步,身体却突然间僵直,动弹不得了。
屈胖三说我愿意,你咬我?
屈胖三瞧了我一眼,说懂了吧?
我一脑门的雾水,说到底什么情况啊,你们都跟我玩儿呢?
然而屈胖三显然没有心思跟我解释,他将平沙子给扛起来,小胖墩背大个儿,比例就有些搞笑,而上肩的那一下,我瞧见屈胖三的身子踉跄了一下,方才知道这家伙并没有神勇如初,能够挤入其中,他显然也是拼尽了小命。
这是无名的意志。
我跟着他下了去,那些血肉怪物也没有跟上,我快步走到了屈胖三的旁边,问到底怎么回事?
一连串的交手之后,我方才发现对方居然是那个户田尹。
这是……
无名到底死了没有?
哈、哈、哈、哈……
平沙子拥有着鸑鷟血脉,而屈胖三则拥有着凤凰血脉。
然而这个时候的攻击更加激烈了。
和图书样是笑声,同样是无名风格的笑,不过这一次的笑声之中,透着许多的苦涩。
事到如今,我也是来了火气,手中的止戈剑猛然一抖,向前猛然一斩,削落许多头颅,拼死而冲。
又是一阵狂笑,无名冷冷地说道:“就算是我死了,你们也出不去的,你们难道想永生永世地留在这儿么?”
并不是说屈胖三如何威武霸气,虎躯一震平沙子便纳头就拜,而是屈胖三的身份。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说你不知道?
只不过,它说败在了我的手里,这是什么意思?
我有点儿懵。
我脑子有点儿乱,说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当然,户田尹被我杀了,人肯定不是他,这个浑身赤裸,尽是鲜血的家伙,长着跟半秃子户田尹差不多,不过一对眼睛却是无比犀利。
屈胖三朝着前方走,身影宛如鬼魅,避开了那些汹涌扑来的血肉怪物,就好像是闲庭信步一样,让人看得羡慕。
他恶毒地诅咒着,随后从血肉之中拔出了一根雪白的骨刺,朝着屈胖三冲了过去。
呃?
无名回过头来,看着屈胖三,颤抖地说道:“我错了,我错了,饶过我吧……”
他浑身都在颤抖,像是个受冷的鹌鹑,而我则是两眼发直,弄不懂什么情况。
而就在我大杀四方的时候,前面突然站出了一个人来,连续挡了我十几剑,让我的身形为之凝聚。
我从头部往下,一路拼杀,虽然艰难,倒也顺畅,罕有和*图*书碰到敌手。
两人遥遥对望,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开口说道:“我算尽了一切,想到了各种可能,也做出了周密的防范,也对许多人作了针对性的准备,然而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居然败在了你的手里……”
那个人就是屈胖三。
屈胖三说结束了,它败了。
我听到,大约想起了一些什么,深吸一口气,然后将思维发散开去,终于有一股意识与我一起连接,而随后,我感觉到了聚血蛊小红的存在,它好像是附着于某样东西之上,十八根触手如柔软的丝线,却紧紧地插在了那东西的里面去。
无名痛苦地又叫了起来,随后跪倒在了血泊之中,冲着我磕头说道:“放过我吧,求你了,我保证不惹事了……”
我厮杀得酣畅,毕竟这些怪物虽然凶猛,但到底还是没有那些触手恐怖,在我的一剑斩之下,几乎没有什么能够出挑儿的,横七竖八,左右不过一剑。
我尝试解释,说大兄弟,把你炸成这个样子的,不是我,打败你的那个人,叫做屈胖三,是我表弟……
无名恶狠狠地说道:“别以为有一个虫子,你们就能够制服得了我;就算是我死了,还有无数的旧日支配者,还有无数如我一般的存在,别的不说,三十四层剑主可是打破了天际的人,他一定能够带着我们的同类,恢复旧日神朝的盛况,而你,则将在永生永世的痛苦之中沉沦,想死而不得……”
我说大兄弟hetushu.com,先别呻吟,到底什么个情况,你跟我讲明白啊,你这样子,弄得我很被动知道么?
或者说,都是神鸟一脉。
啊?
这个时候,屈胖三出现,伸手扶住了他。
这个世界上,任何人对平沙子喊“停”,我觉得都很难让这个桀骜不驯的家伙选择相信,唯独有一个人,能够让处于极限边缘的平沙子走回来。
它们都不动了,而那个户田尹也没有动。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说你跟小红没有联系?
呃?
我拼死抵御着周遭血肉怪物,没办法帮他,只是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他盯着屈胖三,说一定要我死?
哈、哈、哈、哈……
我退了七八步,站稳之后,这才发现周遭的血肉怪物居然全部都停了下来。
屈胖三没有再说,对我说道:“离开这里,下到那边去,这不过是最后的疯狂而已,没必要在这儿纠缠。”
天人五衰这种法门伤人伤己,如此决绝的手段,想要中途截止,自然是最为困难的事情,所以在停止了之后,平沙子立刻就受到了重创,鲜血吐出,双腿一软,直接瘫软在了地上去。
屈胖三冷笑,说是么?我的确是想原谅你,但像你这样反复无常的人,今天可以跪在我的面前,明日翻身了,绝对不会留情面。所以,只有你死了,我们方才安心。
他纵身一跃,跳下了山一般的头颅,落到了那边的地面来。
一招毙敌,屈胖三斜眼看了我一下,说走。
我说我知道个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