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一百零七章 前倨后恭

的确,不光是他,我觉得经历过那日一战的所有人,都有一种巨大的优越感在心头荡漾。
又不知道许久,我突然间睁开了眼睛,瞧见头上的屋顶,双手一捏,感觉神清气爽,于是站了起来,还没有来得及打量周遭,便听到有人在旁边温言说道:“你醒过来了?”
感觉前进基地的人,来了一大半。
依韵公子跟我们解释,说这些异兽身体的很多部分,都是不错的材料,所以这几天屈胖三带着我们,好是发了一大笔的财,不过数目实在是太多了,也来不及怎么收拾,没有整理出来。
屈胖三没有避开这些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生死之战中结交下来的友谊。
依韵公子问起其他人的位置,古二爷指着圣心殿的位置,说元晦师兄在看守山门,其余人正带着前进基地那帮缩头乌龟参观圣心殿呢——我之前听箫老大说起,说那帮人有点儿不相信我们的话,觉得有点在吹牛,这回可给他们瞧个仔细,让他们知晓老子们在上前天,到底干了什么样的事儿。
离开了住处,我和依韵公子走了出来,瞧见大通和尚和古二爷两人在不远处的石头上坐着,我上前打招呼,两人对我十分热情,与我攀谈两句,关心了我的身体状况,随后古二爷终于是忍不住,问我,说那天说的事情,可是真的?
要说真正有用的,还是俺们这一批人。
在场的,除了我们五人巨头之外,还有http://www.hetushu.com平沙子、依韵公子、元晦大师、大通和尚和古二爷一群人。
我这时方才感觉喉咙里火辣辣的,将水瓢接了过来,一口就喝光了里面清亮的水,没过瘾,又过去,连着喝了三瓢,这才感觉胸口和喉咙的火焰消了一些,说我睡了有几天?
不过大概是出于震慑前进基地的那帮人,所以才会将其留了下来,此刻瞧见这密密麻麻、漫山遍野的异兽尸体,虽然整个空间都充满了一种死亡的恶臭,但给人的直观感觉,还是蛮震撼的。
道不同不相为谋,只有认可了彼此的理念和人品,方才会在这样凶险的战斗中并肩。
依韵公子说可不能这么说,不管如何,那聚血蛊也是你硬实力的一种表现,妄自菲薄,可不是一件好事儿。
我开始感觉到眼前的人影变得恍惚,声音也渐渐遥远,仿佛在天际一般,没多久,我也不知道靠着谁,便闭上了眼睛,感觉再也不能够醒来。
他笑着与我聊天,随后又想起一事儿来,说对了,王明有事儿要跟你商量,你身体若是没事,我带你过去找他。
无名在泯灭之前,跟我们说过,就算是弄了他,也未必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
古二爷笑嘻嘻,说我可没有冲着陆左,我冲的是屈爷的面子来的。
确定了这一点之后,屈胖三跟大家具体地聊起了下面的情况来,讲到了户田尹的出现,讲到了平http://m•hetushu•com沙子的遇袭,讲到了我的拼死,讲到了他的定锤之音,最后讲到了聚血蛊小红的逆转战局,以及此时此刻的情形……
依韵公子点头,说对,圣心殿那边的尸体累积太多,根本清理不了,所以大家商量了一些,觉得还是搬到这边来住——你渴不渴,喝点儿水吧……
我们来到了圣心殿,门口守着几人,却是前进基地的,为首的我认识,是武功山孽龙洞的布龙真人。
你海常真人是牛波伊,善扬真人也牛波伊,但面对绝境,除了当缩头乌龟,保存自己,还能够有啥作用没有?
双方似乎讨论到了什么事情,有些激烈,我上前去的时候,正听到陆左说道:“此刻回去这事儿,已成定局,不过在回去之前,我们这些人得达成共识,那就是算计我们的那些人里,到底都有谁?除了三十四层剑主之外,还有谁?黑手双城,是否有参与其中……”
在众人奇异的目光之中,我既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和认同感,也感觉到了疲倦,之前的战斗,对于我来说,损耗实在是太大了。
我这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上一次岱舆来客时他们所住的地方,再瞧见旁边的痕迹,说我们搬这儿来了?
我勒个去,这一觉睡得可真久。
所以屈胖三才会说如何离开这里,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其实对于这些异兽尸体,取出有用的东西之后,一把火烧和_图_书了是最好的。
形势一片大好。
其实那毒龙壁虎的心脏精血,是我回来之后才给洛小北的,依韵公子并不在场,不过他却也是知趣的人,笑着解释,说对,那东西在九州之外的一个地方,名叫荒域;两位,陆言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既然答应了两位,必然是会办到的。
他从旁边的一处缸中舀了一瓢水来,递给了我。
他瞧见我们过来,拱手为礼,热情招呼。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一股炙热无比的玩意儿涌入了我的身体里,旁边还有尖叫声。
这建筑里没有人,我四处打量一番,心头疑惑,大概是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依韵公子说道:“他们去外面了——我们在这儿休整了两天,昨天的时候陆左带队,去前进基地那边跟留在那儿的人商谈事情,今天早上才回来,其他人都去外面谈事儿了,几个重伤的也在晒太阳,我不太喜欢那种场面,就在这儿照顾你了……”
老头儿虽然双腿都断了,但是有了我的保证,对于那日的战斗,除了骄傲,就是骄傲,对比起那帮在前进基地里算是等死的大老爷来说,充满了优越感。
这件事情,稍微有一些常识的江湖老油条都能够知晓,而也是这个时候,他们方才晓得,原来陆左的徒弟,并不只是他的附庸和影子。
也就是说,那帮剑主的损失,已经到了基本上失去战斗力的境地,只要不落单,问题应该就不算大。
我点头,说好。和-图-书
这一次的进攻,按理来说应该是决战了,即便是那帮人再隐藏实力,也会祭出最强的力量来,否则无名绝对不会答应。
倦意如同潮水一般,一波一波地朝着我脑海里席卷而来。
我跟依韵公子两人往着圣心殿走去,沿途不断瞧见了许多的异兽尸体,大多都给肢解开了,然后推到了路边去。
依韵公子笑了,说三天,他们以为你还要再睡过一段时间才醒呢,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睁眼了。
听他说完,我感激地说道:“谢谢。”
这态度可真有趣,要知道前几日的时候,人家瞧咱,那可是面带不屑,懒得与咱为伍的。
要知道,活下来的候选人那么多,但是愿意跟着我们留在博望峰这里,守着那远古神魔无名的,却只有他们这几个。
意识在此刻,反而被掩盖,迷迷糊糊。
但是对于陆左来说,没有了博望峰下的远古神魔,我们的生存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而如果是这样,在有一个稳定环境的情况下,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慢慢来商量。
而我知道陆左并不是那种虚荣、耀武扬威的人,他之所以如此,恐怕是想要在这些人的心里面立威,并且争夺主动权吧。
睡梦之中,迷迷糊糊,大部分时间我都是毫无意识的,偶尔有一点儿意识,稍微感知了一下,觉得身边是安全的,也就不愿意再醒。
他们并不知道我拥有聚血蛊的事情,但是身为江湖上成名已久的老一辈,都知晓一件事情,那就http://www•hetushu.com是曾经天下修行三圣地之一的苗疆万毒窟,当时的创始人,就是拥有着一条聚血蛊,方才能够成就那般的伟业。
依韵公子摆了摆手,说谢什么?要说谢谢,该谢的人应该是我们,若没有你力挽狂澜,只怕我们这辈子都得留在此处了。
听到这话儿,两人笑容满面,不断道谢,完全没有颓废之气,而我也是好言宽慰,说几位能够在那么危急的时刻,还站在我师父边上,对于大家收到的损失,我也是得负责的。
我笑了,指着依韵公子说道:“这事儿依韵公子当时也在场,你问他便知。”
我说一样,屈胖三是我表弟,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谦虚地说唉,这事儿与我其实并不无关系……
毕竟另外一个最大的敌手,也就是那一帮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剑主,在这儿也撂下了五具尸体。
三天?
我们走入殿中,瞧见陆左、杂毛小道、王明、屈胖三等人在里面,而善扬真人和海常真人也都在,同行的还有符钧啊、马烈日啊一堆人。
我转头过去,瞧见依韵公子正站在我的身边不远处,笑吟吟地看着我。
啊?
那家伙也是一个狠角色。
这时我想要醒过来,然而那热力却烫得我整个人都发了烧。
不管是一开始与我们有嫌隙的平沙子,还是最早针对我们苗疆蛊苗的元晦大师,此时此刻,对我们的态度都是大为转变,这并不仅仅只是生死交战中彼此互救时留下的恩情,还有对于彼此理念的认同和归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