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一百零九章 馈赠

而王明绝对是知道这东西的珍贵之处,但他却能够丝毫不起贪婪之心,与大家做主,将其赠予我这儿,光是这一份心胸和气度,都让我肃然起敬。
海常真人、善扬真人带队离开,我眯眼打量着远去的符钧,他从头到尾都很少有说话,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对于一个茅山宗的掌教真人而言,有些太过于低调了。
这些东西,是江湖的规矩,而他们立足的,也正是这些规矩,不可能带头违反的,要不然日后就没有人跟了。
解释了前因后果之后,王明说道:“我听陆左说过,前几位死去的剑主,身体里的九州鼎之气已为你所得……”
真当是学雷锋做好事呢?
然而还没有等我庆幸完,王明却是又奉上了另外一份大礼。
这世间,能不死的,干嘛要去死?能别人死的,干嘛要自己死?
不但如此,它还给我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气息,滋润着我的身体。
王明笑了,说既然如此,不如全数归你,说不定日后能够凑成一个完整的九州鼎来——这五人身体里的鼎气皆被我封印,你将其提取出去吧。
他指着不远处的五具尸体,对我说道:“那五位剑主,他们身体里面有三种力量构成,一为破碎神格,二为伏羲墓中的力量,第三种,则应该来自于遗失的九州鼎,也就是聚血蛊之前从他们身体里捕获的那东西——那是构建他们身体容量的法器,由一件九州鼎分成几十hetushu.com分而成,不过因为力量发挥到了极致,故而还算可观……”
不过好在王明在我旁边,帮着我感应到了自己体内九州鼎气息的存在,然后让我谨守神台,又解开死去剑主身上的封印,帮着我导引进了体内去,融为一体。
不过身体虽然疲惫,但是我却感觉到九州鼎气息的汇集,却已经是渐渐成形,我甚至能够在观想之中,瞧见那古朴沧桑的青铜鼎,遥遥存在于意识之海中。
此刻它陷入沉睡之中,一时间我倒也是有一些懵。
全特么的都是套路。
听到他这话儿,我也不再虚伪,又道了几声感谢,方才接受。
随后的十几天里,大家都在养伤,等到除了两位残疾者之外的所有人都恢复了正常,这才又邀请前进基地的人过来。
而且这个还是一大份的人情,只要不是怀揣着特别心思的那些人,估计都得念着这情分。
这东西,简直是太玄妙了。
陆左想起了一事儿,说哦,对了,王明找你有事,你一会儿直接过圣心殿去找他。
啊?
呃……
我赶忙将心神沉下去,试图联系聚血蛊小红。
送走了这些人,我心头的沉重方才轻松了一些,忍不住问陆左道:“事情真的如同屈胖三说的,出去的事儿,真就那么麻烦?”
我们准备在博望峰这儿,重新构建起回家的通道。
毕竟这帮人都是当今之世的顶尖一群人,在他们的和*图*书心中留下高山仰止的那种印象,对于我们以后行走江湖来说,必然是绝大的助力。
这些人,生前之时,每一个人都是厉害决定的人物,只有与他们真正交过手的人,方才有最深刻的感悟。
他瞧见我,朝着我招呼,说你过来,坐这儿。
王明待我坐定之后,笑了笑,说感觉怎么样了?
我们不是无名,也不是三十四层剑主,这些争夺天下十大的候选人虽然跟我们是竞争对手,但也是江湖同道,有的行事端正,也是颇有名气的江湖豪杰,我们若是能够打破空间,自然也不可能不顾别人的安危,私自行事。
啊?
为什么那些大义凛然、一往无前的人会受到最大的尊重呢?
因为很多人缺少这样的勇气。
既然如此,屈胖三便在这儿狠狠地刷声望,将事情说得越难,日后的声望就会越高。
这是第二个人跟我说起这事儿来了,而王明他并没有过来送这些人,一直留在了圣心殿里,我听到,没有犹豫,施展起了遁地术,赶往了圣心殿。
我说那怎么办?
王明笑了,劝解道:“你也别拒绝,除了刚才那原因,还有一个,是奖励你和屈胖三力挽狂澜,将那无名给擒住的壮举——外面诸多异兽,所有的材料都随便屈胖三挑,而你得的这个,是大家一致的意见,全票通过了,倒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你可别觉得不好意思……”
如此一番忙碌,弄到了傍晚,和*图*书方才收工,而我与王明也是疲惫不已。
我说那屈胖三的这个用意,是……
听到这话儿,我方才知道王明找我的原因是什么。
呃……
王明盯着我,说昨天的时候,你的聚血蛊已经将本源力量采集,回到了你的体内,你有什么感觉?
这里是圣心殿的中心部分,也是我们最后扼守的地方,我走到了王明跟前,坐在了他对面的蒲团之上,鼻翼间没有闻到那股让人发昏的臭味,显然这儿有法阵处理,没有让味道传递过来。
自己死了,一了百了,但是宗门呢,晚辈呢,还有那些依托自己为生的亲朋好友呢,他们可该怎么办?
这事儿,可真蛋疼。
我说是被聚血蛊控制的,跟我关系倒不大。
我们默默送走了这一行人,从山上往下,依旧能够瞧见许多的异兽尸体,短短三天的时间,大家身上或多或少都还有伤,又忙碌着收集材料,也没有太多时间处理这些尸体,而山门这儿显然是经过了一些修葺,勉强有了一些模样。
好吧,仔细一琢磨,屈胖三这种欲擒故纵的手段,的确有这么一点儿意思。
毕竟是高手,而不是街头斗殴的小混混,有的潜规则,怎么都得讲。
听到他的话语,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能够修到现如今境界、并且入选五十人大名单的,大都是名门正派的有德之人,要不然道心不稳,也很难有所进展,这些人其实都能够瞧得出我们心中的骄hetushu•com傲和不屑,心中也的确有愧,只不过让他们站出来,牺牲自己,去打破洞天福地的限制,恐怕还是没有人能够办得到。
王明说无妨,你与聚血蛊是两位一体,它既然控制住了那本源力量,代表你也能够运用,这几日你熟悉一下它的能量特性,休养一段时间,等到时候我琢磨透了,你在旁边提供支援,问题应该就不大。
当然,我也只是心头思虑,并没有说出来。
我并不愚钝,大概能够猜到一些,只不过还是需要别人的证实。
在王明的引导下,我来到了那五具尸体之前,从表面上来看,五人都很普通,扔人群里都属于瞧不见的样子,不过我还是能够感觉得到他们身上隐隐的气势来。
在堆积如山的尸体中心,那儿有一块空地,我在那里找到了王明。
别说马烈日这样功利心极强的角色,就算是海常真人、善扬真人这样的顶尖大佬,也未必愿意平白无故去送死。
九州鼎是什么,这个就不必赘叙,这东西乃大禹王所铸,镇压九州的气运之物,即便是其中一鼎的几十分之一,也是极为强大的存在。
然而此时此刻,无名的本源力量,却被聚血蛊小红给拿住了。
然而让我尴尬的,是这家伙一如从前一般,在接收到了超出自己身体负荷的能量之后,就陷入了沉睡之中去,根本就唤不醒来了。
我点头,说还不错。
要说自私,是人都自私,这吞到了肚子里面的和图书东西,换我也舍不得交出来,我之前的想法,是为了大局,而此刻王明既然说用不着拿出来,我自然是高兴的。
果然,陆左告诉我,屈胖三的意思呢,主要是耀武扬威,告诉那帮家伙,说看见没有,老子这帮人才是真正的牛波伊人物,等出去了,天下十大什么的,你们靠边站,别跟老子们争,知道不?
听到这话儿,我赶忙摇头摆手,说这可使不得,使不得。
王明却笑了,说我找你来,可不是要谋夺你那虫子掌控的本源力量——这东西太过于恐怖,我一个尚且难以驾驭,何况两个?更何况它对你的好处巨大,能够让你未来的发展不可限量,我若夺了,只怕是无言面对陆左。
想明白这些,我就放心了许多。
啊?
陆左说出这话儿来的时候,不卑不亢,铿锵有力,而大部分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惭愧之色来。
我无奈,将实情告知了王明,说对不起,恐怕给不了你了。
他说过,他的体内也有一头远古神魔,此刻正用南海降魔录镇压,如果能够利用这玩意的本源力量,在加上无名的本源力量,说不定就能够打破空间晶壁,重新构造出一个稳定的空间通道来。
没有了外人在场,陆左也绷不住了,笑了起来,说鬼扯,要真的破碎空间,没了无名,我都能够打开。
听到他的叙述,我不由得豁然开朗起来。
之前吸收那九州鼎气息的,都是聚血蛊小红的个人行为,我却反而并不擅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