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三章 时光流逝

陆左笑了,说好。
说这话儿的时候,她的脸上满是担忧。
她跑过来,直接跳起来,扑入了陆左的怀里去,还没有说话,眼泪就掉了下来。
我们这边继续往外走,没多一会儿,便听到远处传来了一声甜甜的喊声:“陆左哥哥……”
我们这边收拾一会儿,准备休息,然而那边的门却被敲响了。
上楼的时候,林佑悄声告诉我,说他这岳父近来表现有些异常,他和萧璐琪琢磨了一下,觉得很有可能他和戴巧姐会复婚,将这破碎的家庭重新组合而来。
经过一场大规模的清洗,一时间江湖上风声鹤唳,罕有敢于发声者。
萧大伯家离机场不算太远,路上的时候我听陆左和朵朵聊了一会儿,这才知道她们这半年都住在萧大伯家里,林佑和萧璐琪也没有会魔都,而是留在了京都这儿,照顾两个小朋友。
朵朵本来准备去滨城以东的小鹿岛找寻我们的,不过最终还是被劝了下来。
萧家的客厅处,萧璐琪沏了茶,然后大家围坐一块儿,谈起了我们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都有些高兴。
马烈日说我想见他一面,麻烦你通传一声。
我们也是有些好奇,这刚回来没多久,怎么会有人来呢?难道是大院这边的管理人员?
陆左婉言拒绝了。
大概聊得差不多,众人又去附近的餐厅吃了一顿,随后我们准备回许老的院子。
唉……
他倒http://m•hetushu.com也识趣,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把工作证拿了出来。
我问了一下关于许老的事情,她的回答是依旧没有回来。
我去开门,结果瞧见门外站在了一个熟人,却是楼兰神鹰马烈日。
众人喧闹着,我这才发现除了朵朵之外,林佑、萧璐琪和包子也赶来接我们。
听到这一老一小俩流氓在调戏自己,朵朵的脸顿时就是一红,白了他们一眼,说鬼才想你们呢。
他来干嘛?
王明这时也提出了离开。
大家各自分离,而朵朵和包子自然是跟着我们一起,林佑借了一辆商务车给我们,算是我们在京都这边的代步工具。
陆左以前也是体制内的人,自然能够分辨证件的真假,他显得有些意外,打量了一会儿对方,然后说我们没有通知总局啊?
他显得十分自然和热情,而陆左却是一口回绝,说不,我们在京都有去处,你留给电话给我们,那天我们再具体联系吧。
两人手指勾住,然后说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毕竟不管是谁,对于萧大伯都还是特别敬佩的,他为了自己心中的正义和事业,在西北边疆奉献了自己的一生,总不能让他老来了孑然一身,晚景凄凉吧。
当然,从朵朵的角度出发,也不相信我们就这般团灭了。
宗副主任有点儿为难,说您等等,我打电话回去,问一下领导哈。
这半年里,林佑http://www•hetushu•com把他的事务所搬到了京都这边来,不但如此,而且还扩展了业务,不但有侦探事务,而且还扩展了娱乐分支,招了十几个狗仔,专门盯梢明星,拍了照片之后,递给那些娱乐网站和报刊,生意倒也十分红火。
宗副主任吃了一个软钉子,没有办法,带着人离开了,倒也没有在这儿跟我们多加纠缠。
她脸上都是眼泪,而陆左则笑了,说你哭什么啊?
机场不是谈话的地方,我们出了机场,林佑和萧璐琪各开了一辆商务车,座位倒也充足,简单分配了一下,就由林佑、萧璐琪、王明、杂毛小道坐一辆车,而其余人坐另外一辆车,目的地也不是许老那儿,而是萧大伯他们家。
他十分恭敬,然后走到了一旁,打电话聊了几句,也不敢多说,得到了确定答案之后,转过身来,冲着我们鞠躬,说好,那就请三位给我留一个联系方式,回头我们好联系。
毕竟从消息层次上来说,他们知道的都是一些道听途说的消息,算不得真。
我心中疑惑,而马烈日瞧见了我,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师父在么?”
发完了誓言,这时杂毛小道凑上前来,来说朵朵,你可是我干女儿呢,怎么眼里就没有你杂毛叔叔呢?
我们问了许多,更多的细节林佑也说不上来,只能够跟我们说个大概,然后就是现如今的一些江湖局势等等。
朵朵这才破涕http://m.hetushu.com为笑,伸出小手儿来,说拉钩。
来人却是朵朵。
一共三人,都穿着灰色中山装,领头的是一位五十来岁的老同志,戴着黑框眼镜,瞧见我们,迎了上来,微笑着说道:“请问是陆左、王明和屈胖三同志吧,我是宗教总局办公厅的副主任宗标,知道各位从日本赶过来,特地过来迎接……”
屈胖三也嬉皮笑脸地凑上来,说对啊,媳妇儿,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冲到我的怀抱里,喊一声胖三儿哥哥么?怎么当做看不见我,好伤心啊……
稍微有忍不住的宗门,最后的结果都不太好,不过至于具体的细节,他们这边也谈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萧璐琪把钥匙丢给我,上了另外一辆车,而我们这边除了我和陆左之外,一车子的小朋友,声音差点儿将车子顶棚都掀翻了。
我点头,说在。
许老到底去了哪儿呢?
陆左柔声说道:“朵朵对不起,这一次是我的错,下回不会了,我去哪儿,都带着你,好不好?”
经历过这一次事件之后,上面动用了铁腕手段,挨个儿整治,因为许多宗门都没有了主心骨,大多都选择了按兵不动,或者退缩的守势。
我们这边如此,其余的各路宗门更是哀鸿遍野,一个多月以前,还发生过遇难家属冲击宗教总局的事情,超过三十个门派和家族参与此事,结果最终还是被弹压住了,不过还是死了十余人,挑头的那些人也都给送进和*图*书了监狱里去。
他这般的客气,反倒是让我有些不自在,点头说好,你稍等一下。
陆左和杂毛小道两人是生死兄弟,情谊远比我们瞧见的深厚许多,说话也是毫无顾忌,杂毛小道瞧见陆左一副生气的表情,哈哈一笑,说得了,我就不揭你的黑历史了。
呜、呜、呜……
他一边说,一边摸出了名片来,给我们每个人都恭恭敬敬地递了一张。
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对咱们客客气气,陆左也没有发脾气,而是告诉他,说我们这刚刚从日本过来,什么联系方式都没有,不过我们应该会在许映愚许老那儿落脚,你到时候直接拨打那院儿的座机就行了,等我们买了手机,再给你联系方式。
其实他们两个人呢,除了性格上面的分歧之外,最主要的就是两地分居。
一番周折,我们回到了许老的院子这儿时,已经是夜里十点,敲门进去,老阿姨过来开门,瞧见是我们,顿时就高兴得不行,张罗着给我们铺床叠被。
萧大伯与戴副局长两人一个在西北局,一个在金陵,两人常年都没有见过几面,按理说一方稍微不那么强势,两人搭在一起,事情就没有那么糟,却没想到谁也不肯退步,最终闹成现在这个局面。
宗副主任保持微笑,说几位现如今是刚公布的天下十大,榜上有名的大人物,自然对你们的关注度比较高一些——各位跟我来吧,现如今大部分榜单有名者,都在http://www.hetushu.com总局所属的梨苑,等待着三天之后的受衔典礼召开呢……
而在这里面,起到最积极意义的,就是民顾委和宗教总局的特别事务调查组,前者是由民顾委宿老黄天望主持,而后者,则是由从小鹿岛折回的黑手双城领衔。
小鹿岛那边出了事,这消息一直到最近两个月前方才传到林佑他们耳边的,得到了这个噩耗,他们都几乎以为我们回不来了,朵朵更是哭得不行,倘若没有包子这个小伙伴儿在身边陪着,指不定闹出什么大事儿来。
而现如今萧大伯从西北局退休了,虽然在总局这儿挂了一个顾问的闲职,但他也懒得去晃悠,安享退休生活,矛盾就没有了。
宗副主任跟陆左又确定了一会儿,然后问是否需要车子接送我们离开。
一路无话,随后来到了萧家这儿,抵达之后,下了车,我们才知道萧大伯并没有在京都,而是回到了句容老家去。
他也是自有去处,倒不必一直跟随着我们厮混。
两个人结婚多年,感情其实还是在的,现如今又有萧璐琪在背后敲敲边鼓,不知不觉就和好了。
一路无话,飞机抵达了机场,我们一行五人什么东西都没带,轻松离场,在出口处的时候,却给人拦住了。
当然,这些也都是小打小闹,打发时间而已,算不得什么事业。
朵朵紧紧抓着拳头,捶在陆左的胸口上,说陆左哥哥你是个大骗子,说去去就回,结果一走就是大半年,害得朵朵每天都在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