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十四章 关公战秦琼

而此刻,他的身份将不再是光环,而是一种累赘和负担。
黄天望进入了沉默,而陆左则平静地看着他,耐心地等待着。
陆左若赢了,如愿以偿,而若输了,我们不要再纠缠黄天望,而他同样也会道歉。
他梗着脖子,说这有区别么?
谁能胜,谁会负呢?
这个时候,黑手双城又开了口,说道:“陆左,你与黄老既然是以比斗为赌约,那么我们不妨再赌一场,你觉得如何?”
结果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最终还是败在了黑手双城手中。
陆左沉默了许久,点头,说好,许久没有跟您交手了,一直不敢冒犯,现如今既然如此,那便请赐教吧。
陆左哈哈一笑,然后摇头,说不,你说,和他说,意义不同。
之前的法庭之上,他是称之为陈副局长的。
黑手双城是一个传说,他曾经是结束了天王左使所统治的地下势力的那个男人。
黄天望说我若是说不呢?
说话的这位,不是旁人,正是我们一直最为忌惮的黑手双城,陈志程。
无论是在朝堂上,还是江湖中,黑手双城的风评都是绝对的好,这是黄天望所不能比的,所以这个时候他站了出来,原本几乎都支持陆左的围观群众一下子就迟疑了。
大部分人认识他的人,对他的评价都是正面的。
后来的王新鉴郁郁而终,这功劳就挂在了他身上。
听到这话儿,我浑身一震,朝着出声的那人望了过去。
但现如今两人,m.hetushu.com却是又重回巅峰。
即便是不太喜欢黑手双城的人,对于他的人品也是肯定的,而对于他的实力和修为,则是惧怕。
如果说刚才陆左与黄天望的赌注,陆左的赌约显得轻描淡写,毫无苛责之意的话,此刻黑手双城与陆左的,正好掉头过来。
他就像劝小孩儿一样地跟陆左说话,试图运用自己的影响力来压住陆左。
然而不管为什么,黑手双城站出来,却是将局势给四两拨千斤地化解了去。
这回是黑手双城的条件格外优厚。
有的人下意识地想要站在黑手双城的身边去。
陆左冷笑,说黄领导,我想问一件事情——倘若此刻输了的人是我,而我又抗拒之前的赌约,不愿意去白城子坐十年大牢,你会如何?
这是他许久之后,第一次叫陈老大。
陆左说黄领导贵人多忘事,那么我帮你回忆一下——方才我们的赌约,是你若赢了,我去白城子坐十年大牢;而你若输了,代表你身后的某些人,给那些死者道一个歉……
黄天望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他抬头看着陆左,说姓陆的,别太过分了,我都低头了,你还想怎么样?
如果这时地上要有一条缝的话,他肯定就钻进了里面去。
黄天望说怎么不记得?
黑手双城显得很诚恳,说此事的确与黄老无关,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所有这个歉,我来道,你觉得如何?
他往着已经变成一片废墟、坑坑洼和-图-书洼的校场走去,而黑手双城却是朝着远处的善扬真人、海常真人拱手,说两位真人,法阵可还维持得住?若是需要帮忙,我这里还有手段……
但陆左此刻逼着黄天望低头道歉的架势,却是有一点儿诛心的意思。
黑手双城走到了黄天望的身边,朝着刚落败的黄天望一拱手,然后说道:“陆左,见好就收,别太得寸进尺了,年轻人,须知过刚易折,不要再闹了,好么?”
不虚此行,果真是不虚此行啊……
黄天望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作为众人公认的大内第一高手,这位黄老先生一辈子都是眼睛朝上,不但因为强大而深厚的实力,还因为自己职务所带来的强大光环。
陆左说打了这么久,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赌约么?
陆左认真地点头,说有。
黄天望不承认,说还没发生的事情,谁能知晓?
他们刚刚见证了大内第一高手的败落,那是一场震惊世界的交战,那样高水平的战斗,有人可能这辈子都只有这么一次机会,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没想到刚过没多久,居然又能够再瞧见一场。
毕竟人生偶像。
海常真人拱手,说费心了,不过我们两个老头子,应该能够应付得住,两位悠着点,还是别伤了和气为好。
而两人的经历其实也颇为相似。
陆左较起真来,得势不饶人,黄天望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时之间尴尬无比。
说到这里,他和-图-书加重了语气,说听清楚,是代表你身后的那些人,而不是仅代表你个人,知道么?
这般的姿态赢得了许多人的肯定,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他不说话。
陆左指着他,说另外一个办法,那就是你永远退出江湖,给我隐姓埋名了去,免得你黄天望,以及你背后的荆门黄家,变成一个大笑话……
他的话语都还没有说完,陆左却是粗暴地挥手打断。
据我们所知,黑手双城跟黄天望一直都不太对付,彼此的政治势力也几乎势同水火,然而在这个时候,他居然站出来,为黄天望来说话。
黑手双城迎战天王左使王新鉴,最终落下了内伤,一直未能重回巅峰,而陆左更是在天山一战中功力尽失了去。
与神秘的大内第一高手不同,黑手双城的战绩,一直广为众人流传。
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他居然站了出来。
此时此刻,不但是我,在场的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等待着黄天望说出那一句话来。
“你!”
那个时候的他,威望甚至直追邪灵教的创教者沈老总,这是后来的小佛爷所不能够比拟的。
许久之后,黄天望方才开口说道:“我仅代表我个人,向那些在这一次天下十大评选中死去的人们……”
这个时候的黄天望,脸色僵冷。
他真的能够受得了么?
黄天望不言语,脸色异常难看。
当年的天王左使王新鉴,风头一世无双。
他说出这话儿来的时候,黄天望的脸http://www.hetushu.com色一下子就涨得通红,大概是被陆左气得不行,身子居然摇摇欲坠了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开口说道:“不必为难黄老,此事还是由我来吧。毕竟那员峤仙岛,是我最先发现的。后来的事情,也是我决策不利,方才会死去那么多的人,特别是死在员峤五十大名单的候选人,责任在我,与黄老无关……”
两人交手。
听到这话儿,陆左抬起了头来,正视黑手双城,良久之后,他开口说道:“陈老大,这件事情,你准备管?”
瞧见两人前后进入其中,在外面围观的无数吃瓜群众,顿时就传出来一阵欢呼。
黄天望哼了一声,说你说。
黑手双城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开口说道:“一样的比斗,你若赢了,我与黄老一起,向那些无辜的死者道歉;而如果是我赢了,请你不要再闹了,在我道歉之后,请离开吧,可以么?”
眼看着黄天望要翻白眼的样子,陆左笑了,说你打算是借着昏迷的由头,摆脱此刻这尴尬的场面?
俗话说得好,打人不打脸,杀人不诛心。
他们夸赞黑手双城颇有大将风度。
陆左没有等待,而是直接说道:“我相信,以您的肚量和一贯的性子,要么就会在刚才的决斗之中,将我斩杀,要么就召集众人,一拥而上,把我给生擒住,然后强制地把我押入牢笼之中执行,对吧?”
作为一个成名久矣的顶尖高手,他享受了无数的尊崇和殊hetushu•com荣,然而此刻,却给陆左一个江湖后辈逼到了绝境里去,顿时就是火冒三丈。
陆左这个时候突然间提起手来,他手中的鬼剑已经收了去,而右手高高扬起,拍了拍自己的脸,说黄领导,你若是食言而肥,自己打脸,我不强求,如果你觉得这个道歉可能会对你的地位有所影响的话,那么我提一个替代的办法。
他跟着陆左的身后,也走进了校场之中去。
然而陆左根本没有理会,坚持说道:“黄领导,你真的要食言么?”
但地上没缝,他只有保持沉默。
陆左说既然记得,为何还要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如果说黄天望因为性子和本身位置的关系,不太受人喜欢的话,黑手双城却是另外的一个极端。
为什么?
然而口吐鲜血之后的黄天望却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仿佛没有听到陆左的话语一般,然而事实上,两人刚才却都还在对话,不可能下一秒就双耳失聪了。
决战双方的人气,都十分的高,也有无数的支持者。
黄天望说你到底要怎样?
黑手双城微微一笑,说无妨。
无论是奠定江湖局面的天王一战,还是之前更多的战绩,包括黑手双城万里奔途,诛杀东南亚大魔王康克由的事情,或者更多,众人对于黑手双城的认知,甚至远远超出陆左。
他走上前去,一字一句地说道:“黄领导,您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这是欺负我陆左年纪轻,准备蒙混过关么?”
陆左扬眉,说哦?赌什么,怎么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