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二十章 一半地仙

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说,被人悄无声息近身,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并不是说不可能。
老道人一愣,回头看了我一会儿,本来仿佛是准备张口就说的,结果越看越皱眉头,好一会儿之后,说道:“这个小子我看不透,不好说。”
洛小北眼珠子又转了,说第三呢,我觉得自己本事不大,您老人家要是有闲心的话,回头指导我两手,权当是这一趟的路费,你看怎么样?
三魂七魄,他少了一魂两魄,算不得完全。
老道人嘻嘻一笑,说有,我有法号,叫做无法无天。
最主要的,是他还挺厉害的,给人的感觉高深莫测。
事实上,此时此刻,这位老道士、疯道人,也就是无尘道长,他的境界已经抵达了地仙之地,不过意识混沌,疯疯癫癫,身体却还处于凡躯之地,只能算一半,而如果有一天他突然觉醒了,恢复了自我,便能够立刻得证地仙果位。
他说话到了一半,却又卡住了壳。
我有一种忍不住翻白眼的冲动,然而这个时候洛小北却仿佛看到了什么一样,对他说道:“道爷,我们准备去一个地方玩儿,你要跟我们一块儿走么?”
晋葛洪《抱朴子·论仙》中有过论述,说按《仙经》云,上士举形昇虚,谓之天仙;中士游於名山,谓之地仙;下士先死后蜕,谓之尸解仙,又名鬼仙——地仙是无数修行者毕生所追求的顶尖境界,能够融于山川名胜之中,寿元和图书延续,超脱凡体,这样的境界,几百年来,唯一可知的,那是武当山的开派祖师、元末明初的通微显化真人张三丰。
我却知道她心里的想法,瞧这老头儿,不知道多大的年纪了,他师父若还在世,指不定老成什么模样呢。
说句实话,这种感觉,我只有在少数几个人的身上,才能够感觉得到,而且这个疯道人,似乎比那些人更加让我看不透。
洛小北眼睛一亮,说好啊,你愿意的话,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呢……
洛小北问怎么办?
当然,他到底是不是,我也不知道。
老头儿你逗我玩呢,你干嘛不叫齐天大圣?
老道人大概是怕洛小北不带他,赶忙说道:“不过你放心,我有些手段,不是我师父教的,自己悟的,你若不嫌弃,我回头的时候好好跟你说一说,别的不敢说,保准你比现在强上许多……”
啊?
于是一个短发妹子,一个邋里邋遢的老道人,两个人伸手,尾指勾在一起,然后一脸认真地说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老道人身子一弯,就像僵尸一样蹿到了我们身边来,打量了我一下,说哎、哎,我记得你……你、你是那个谁来着?
呃……
那老道人瞧见我居然发现了他,不由得一阵奇怪,说咦,你怎么瞧见我的?
老道人摇头,说我不回家,我就在这儿。
洛小北眼珠子一转,说去是去,不过我跟你讲哦,咱和-图-书们得约法三章才行,要不然我可不带你一起玩。
他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地仙”简单两个字,让我和洛小北顿时就懵逼了去。
洛小北点头,说对,真的是他——据说他曾经去过地底幽府,在冥河之中乱了神志,疯疯癫癫,后来被陆左带了出来,回到了崂山,没想到居然又跑到了九丈崖,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候的他,给人的感觉好强啊……
我苦笑,说你这么大一人,我哪里能瞧不见?
关键的一点,在于那人对你是否有敌意。
同样的经历,再一次出现的时候,脚踏实地,迷雾朦胧,却是抵达了荒域这边。
他在远处不停的跳跃欢呼,不过从声音上来看,应该是没有走多远。
我一脸无语,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您老没事儿趴在那悬崖上看什么呢?”
啊?
老道人拍着手笑,说啊,你这是让我收你为徒么?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遁入了虚空之中,然后瞧见了那个人。
洛小北巧笑吟吟,斜眼瞧了我一下,说能比得上他不?
不过他的确是疯疯癫癫的,一想到他拿一破树枝非要跟我换止戈剑,我就有点儿蛋疼。
倘若是有敌意,即便是隔着十几米,长期在生死边缘徘徊的我就能够立刻感应到,然后锁定住对方的气息;而若是没有敌意的话,身体的机能就会下意识地放松,而不会及时做出应对。
洛小北对于屈胖三的说法提和*图*书出了疑虑,而屈胖三则解释,说说是地仙没错,说不是,也没错。
何为地仙?
我说我还不了解你?
没有想到,现如今崂山派的无尘道长,居然也成就了地仙果位——只不过,他给我们的感觉,有点儿不太像啊?
弄完这些,洛小北便带着我们,一起朝着九丈崖之下跳去。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谁知道,这个就要看机缘了,说不定时机到了,自然就解开了;当然,也有可能这辈子都疯疯癫癫,到死了也是一样咯。
我抬头望去,却见那位无尘道长趴在一头饿虎的身上,在前方不断纵身狂奔,欢乐得不成模样。
老道人白了她一眼,说废话,哪个天生就有一身本事的,可不都是师父教的么?
后来陆左告诉我,说这个人极有可能是崂山派那个闭了死关、后来突然消失不见的无尘道长。
他其实就是在悬崖之下的某一处凹点处。
我想了想,说老道爷,我叫陆言,陆地的路,能言善辩的言,你叫什么名字啊,又或者你有什么法号没有?
这样说有点儿古怪,不过我们现在所面对的无尘道长是不完全的。
老道人头如捣蒜,说好嘛,好嘛,你讲,我听一听。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待在那儿的。
在后面一位,则是被奉为神话的茅山宗掌教陶晋鸿。
呃……
至于敌意是怎么感应的,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东西,真正经历过生死边缘的人,才能够懂得。
老道人一和图书开始挺高兴的,然而仿佛想到了什么,又使劲儿地摇了摇头,说不、不行,我还没有出师呢,收徒这事儿,得征求我师父的同意才行——对、对,我不能收你当徒弟。
而这个须发皆白、邋里邋遢的老家伙,我居然是认识的——他就是之前我和屈胖三在长城之外摆擂台、杂毛小道将止戈交到了我手里时,在林子里拦住我,想要那一根树杈跟我换剑的那个疯老道人。
老道人说好嘛,互相帮助,这是应该的。
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屈胖三开口说道:“地仙嘛,当然强啦。”
我都给他憋难受了,说上一次在八达岭长城那边,你把我拦住,说拿一根树枝跟我换我的剑,给我拒绝了,还记得不?
老道人想起来了,说对、对,我想起来了,就是你——我当时也是心疼那剑,跟着你,委屈了它。
老道人冲着我嘻嘻一笑,裂开嘴,露出了一口白花花的牙齿来,然后故作神秘地低声说道:“嘘,我跟你讲,但你别告诉别人啊——我发现这儿有古怪,好像是连接某一个地方,但是又有蹊跷,你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能够研究得透彻……”
他的话音未落,不远处便听到一声痛苦的虎吼。
我瞧着薄雾之外的那身影,低声说道:“洛小北,你认识这个老道士,对吧?”
我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说真的是他?
而这个苍老的声音却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我们身后,而且还让我无法判断www.hetushu.com对方的意图,这事儿就有点儿麻烦了。
我、屈胖三和洛小北都是老司机,来过了一回,并不新鲜,而那老道人却十分意外,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受到这儿浓郁的灵气之后,就像小孩儿一样欢呼雀跃起来,然后大叫着朝远处跑去。
在虚空之中瞧清楚了这些之后,我重新回来,站在了崖间,然后低头望去,说老道爷,您没事儿搁这儿待着干嘛呢?
洛小北也没有跟我隐瞒,点头说道:“我自然是认识的——他便是第一届的天下十大之一,崂山派的无尘道长。”
我苦笑,说您别研究了,天儿也不早了,您回家吧,家里的人怪担心的。
洛小北呵呵一笑,也没有说什么。
听到这话儿,我颇为惋惜,而洛小北却像是捡到了宝一样,嘻嘻笑道:“有一位地仙帮我指导,嘿嘿,想一想就高兴……”
洛小北冲着我眨了眨眼睛,笑着说你怎么知道的?
洛小北说第二呢,我看道爷你一身好本事,到时候我们要是有个什么危险啊,困难啊什么的,你可得帮我们,行不?
洛小北一脸诧异,说你还有师父呢?
他说这话儿的时候,颇为忐忑,害怕洛小北会反悔,而没想到洛小北却嘻嘻一笑,说那好,我们来拉钩。
老道人连忙点头,说好啊好啊,我跟你们走嘛。
洛小北说其实也没有啥,这第一呢,你得跟着我们,不要到处乱跑,要不然我们可不敢带着你去。
老道人说好嘛,我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