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二十五章 病死之谜

但如果这个松涛不是本人,一切就行得通了,而如果发散地去想,这个松涛的出现绝对不是偶然的,也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来这儿骗财骗色。
可见骊风一族的权力欲是并不强的。
而这个时候的安却并没有在意,因为她有着松涛和寞离长老的支持,再加上自己的一些势力,自觉族长之位十分安稳。
我问不落长老现如今在哪里,他们告诉我,说已经下葬了,在北边的陵园之中。
我感觉心头沉重,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件事情,你告诉过别人没有?”
所以她还沉浸在美好的爱情之中,充满了对于未来的憧憬。
我愣了一下,斟酌了一会儿语气,用稍微客观一些的立场说道:“松涛此人,外貌上十分不错,很有男性魅力,而行事作风,温文尔雅,井井有条,唯一让我感觉到有一些不太好的,可能就是太过于阴柔了,与寻常人有一些不太相同……”
我之前的时候还有一些奇怪,为什么龙不落长老会反对这事儿,原来他是从鹊老这儿听出了蹊跷。
杀身之祸?
我点头,说对。
鹊老说道:“我那侄子性子一贯老实巴交,行事又颇为谨慎,对一切事情,都是藏在心底,唯有这事儿,他怎么想都不对劲,所以才找到了我来说起,而我则告诉他,说这件事情不能外传,否则很可能会给他带来杀身之祸。”
啊?
听到这儿,我终于是明白了事情的全部过和-图-书程。
许久之后,我身边走来一人,瞧见我了,然后说道:“你过来了。”
鹊老说你对他的印象如何?
不管接下来的事情如何发展,按照我与她之前的关系,难道私底下见个面,都很困难么?
而我听在耳中,顿时就是一阵毛骨悚然。
鹊老点头,说对。
龙云带了纸钱和香,我借了一些,给不落长老奉上,拜了三拜之后,龙云在我身后低声说道:“不落长老是被人害死的。”
如果是这样,松涛不是骊风一族的人,而是轩辕野的人,事情可就真的麻烦了。
鹊老说你已经去无忧宫见过了安族长,想必也是有跟那位驸马爷松涛打过照面了,对吧?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骂了一声脏话。
而且更加恶毒的,是还有人在背地里散播谣言,说不落长老的死,很大一部分的责任在于安。
我顿时就感觉事情变得无比棘手起来,如果真的像鹊老所说的一般,那么这位“松涛”来到华族,并且接近安的目的是什么呢?
他肯定是有预谋的,而他的背后,又是谁呢?
鹊老说好,那我就直说了——我有一个子侄,在狩猎队中任职,有一次出外,回返的时候,他告诉我,说遇到一个死人,跟这位松涛长得极像,或许有一些说不出来的差别,但整体上,他还以为是一个人呢……
美貌?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说您的意思,是这位松涛,其实并不是和图书百里鬼行松熊的儿子,而不过是穿了松涛身份的一个人?
我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既恨又气,还有几分难过——今天晚上的宴席之中,安甚至都没有主动提一下不落长老的死,更没有打算跟我单独聊一聊。
我点头,说好,我明天早上,去给他扫墓。
我问鹊老,说你为什么会告诉你侄子,让他闭嘴,免得遭到杀身之祸呢?
如果说谁对华族念念不忘的话,当初被我们赶走的轩辕野,想必是怨念最大的一位,虽说当初我们将轩辕野赶走的时候,那家伙是受了重伤的,几年之内都未必能够缓过来,所以没办法大举进攻,但在背后耍一些阴谋诡计,用来分化华族高层的话,还是很有可能的。
而如果是后者的话,事情恐怕就有许多蹊跷了。
鹊老说两人长得极为神似,这里面有两个解释,其一就是两人是兄弟,或者双胞胎,因为遗传的缘故,长得像是很自然的;再有一个,那就是两人其实是共用一个身份……
她在这样的时候,居然不守在汉城,守在不落长老的灵堂或者坟墓边,而是跟着松涛去外面打猎了。
也就是说,不落长老其实是被人害死的,应该是有人买通了他身边的近侍,然后通过种种手段,最终将不落长老给害死了。
我想了很多。
鹊老的脸色有些难看,低着头,不过最终还是说道:“有,我趁治病的时候,跟不落长老提及过此事。”m.hetushu.com
是夜,我一直都没有睡,在房间里静坐着。
操。
听到这话儿,坨鹊二老的脸色都十分难堪。
鹊老的神情严肃,低声说道:“因为松涛在公开的场合中,曾经表示过,他是百里鬼行松熊最小的儿子,也是唯一出外的儿子。”
屈胖三半夜的时候方才和无尘道长回来,瞧见我坐在房间里,一动不动,吓了一跳。
恕我直言,虽说安十八岁的姑娘一朵花儿,出落得亭亭玉立,越发漂亮,但在整个荒域,别的地方且不说,就光华族,比她美丽的未婚女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安的容貌反而算不得什么。
鹊老说到后面一种可能的时候,语气有一些低沉。
是安族长气死了不落长老。
站在墓碑前,望着上面刻着的文字,我默然不语。
难不成你还怕你那如意郎君吃醋不成?
所以当鹊老脸色认真地跟我谈及此事的时候,我点头,说您请讲。
她真的以为自己的位置就是稳如泰山么?
我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一点,赶忙问道:“不落长老,他……他是怎么死的?”
简单一想,我很快就想通了。
坨鹊二老知道我心中自有计较,也没有再多说,跟我又说了两句,然后离开了去。
而且她的婚期还不改,准备办完了不落长老的丧事之后,又办自己的婚事。
呵呵……
他又说道:“害死他的人里面,族长也有份……”
啊?
权力?
他问我怎么了,我心和_图_书情不好,没有说话,他骂了一句“神经病”,然后就各自睡去。
我问坨鹊二老有什么打算,他们告诉我,说汉城此刻暗流潜涌,他们知道了太多的事情,又不确定那些人对他们的态度,所以在我们没有抵达之前,就已经计划好,准备去小香港避难,逃离这儿的是是非非。
鹊老点头,说松涛这人,来到汉城有一段时间了,给人的感觉的确不错,也有许多的人喜欢他,事实上我和老坨对他的印象其实也很好,只是……
我琢磨了一下,说您觉得为什么会这样呢?
好一会儿,鹊老方才说道:“主因是积劳成疾、病入膏肓,最终不治身亡,但其实在我们老哥俩儿的调养之下,还能够多活一两年的,所以我们都很诧异,在不落长老死后,我们找人帮忙去找了药渣来,方才发现,有人在药的配制比例上下了手脚,没有按照我们开的药量来熬药,最终……”
只不过他既然知道,为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呢?
我盯着鹊老,而这个时候,旁边的坨老开口说道:“这件事情有点儿复杂,那个时候的不落长老,已经是病入膏肓,几乎口不能言了,他若是将事情挑明,只怕会被倒打一耙,所以就按耐住了性子,然后找人去了骊风一族,希望能够从那里核实身份,最终倾力一击。只可惜,调查身份的人刚刚去了几天,他就不行了……”
啊?
这心真大。
我点头,说我知道。
我看是龙云http://www•hetushu.com,点了点头。
第二天大早,我起了床,然后问了地点之后,谁也没有带,便去了北边的陵园。
之前的见面,该说的都说了,而坨鹊二老深夜过来拜访,自然是有一些私底下的话语要说。
而如果不是本人,那么他贪图安什么呢?
我说您的意思是?
他迟疑了一会儿,我感觉得出来了,开口说道:“鹊老,有什么事情,你尽管直言,无须担心太多。”
当初百里鬼行松熊如日中天,却没有更进一步的想法,既没有继续找临湖一族的麻烦,也没有想要吞并什么小部族,而是装完了波伊,就回到了族中去。
轩辕野。
啊?
如果是前者,那问题就不大,而这事儿也理应赶紧跟松涛提及,让他知道自己兄弟的下落,也是一件好事。
不落长老的陵墓很容易找,毕竟是新坟,就在老族长的左侧不远处。
说句实话,松涛这样的人物,出生于骊风一族,又有着天下闻名的老爸,本身的实力又如此强悍,为人行事也还算不错,如果是真的,与安在一起,倒也不算委屈了他。
如果是权力的话,就更加让人诧异了——如果骊风一族真的如同他们所宣扬的一般,说自己是荒域的守护者,他们的使命就是镇守大荒山,那么要这样的权力又有何用?
这样的谣言一出来,有的人信了,有的人不信,但最终的结果,却是使得不落长老的那些支持者和势力离心离德,最终并没有能够完全站在安的这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