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二十六章 陆言的觉醒

哦?
本来这些人可以跟随着安和大长老龙不落,在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逐渐的走上高位,甚至成为长老,统领着华族的未来。
我眯起了眼睛来,说两点,第一,我希望你能够稳定住自己人的情绪,而且在事情没有最终公论的时候,不要告诉他们我刚才说的事。
我说你们觉得你们缜密无双,但说不定都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而别人正想着你们起事,然后将其镇压,将不落长老的势力像钉子一样全部拔出,好安排自己的亲信去呢……
我将从鹊老那儿得到的消息告诉了他,听完之后,龙云点头,说对,不落长老的确有派人南下。
抚摸了许久的墓碑,我折转而回,在半路上的时候,有一队人拦住了我。
无论是龙不落的死,还是安此刻的处境,都让我感觉到胸口之中,一股怒火累积。
嗯?
这是权力转移之后的变动,也是他们应得的好处。
那些人还觉得能够玩弄我于股掌之中,却不知道,他们面对的,并不是以前简单的我。
听到这儿,我终于忍不住了,说龙云,你现在跟我说的话,是商量呢,还是通知?
龙云说这个没问题,我自信还是有一些威望的。
我一字一句地说道:“鹊老告诉我,只要调养得当,不落长老本来还有好几年的性命,然而有人擅自篡改了他的药方,将里面的药物进行了调换,致使不落长老最终病故,这一点,他http://www.hetushu.com是从事后查验药渣里面发现的,也就是说,不落长老的身边人,有人被买通了。”
就是那个介绍松涛给安认识的家伙?
那人微笑着说道:“我家主人,是寞离长老……”
想明白了这些,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龙云说道:“你们可曾有跟医馆的坨鹊二老商量过?”
我说你们属意哪一位?
龙云下意识地说道:“这怎么可能?”
龙云看着我,双目毫不回避,而是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跟其他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清君侧,将族长身边的奸妄之徒都给诛杀了,最后将安给弄下去,换一位有贤能的长老来继任族长。”
龙云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都是大长老以前的属下,而大部分都是狩猎队和守卫队系统的人,另外农桑长老姜熠也站在我们这一边。”
龙云的表情有些严肃,不过好一会儿,还是说道:“因为他们认为我们会输。”
而我却笑了。
龙云说不然呢?
我说想要帮不落长老复仇,就得有耐心,等待着那些人自己跳出来——另外我还跟你分享一个消息,那个松涛,也就是安的未婚夫,他也许并非骊风一族的人。
我冷哼一声,说我刚来这儿,是谁我并不知道,但却知晓一点,能够在不落长老身边的,应该都是他的亲信,特别是熬药这事儿,然而这人都能够被人收买,你觉得你们的计m.hetushu.com划,真的就那么缜密么?
他没有说得太具体,但我却大概估量到了都是些什么人。
龙云给我弄得吃了一惊,忍不住伸手过来,抓住了我的胳膊,低声喝道:“你说的,是真的?”
一个留着两撇胡须的中年男子冲着我恭敬一礼,然后说道:“请问是陆言先生么?我们家主人想要见你一面,还请移步,跟我过去。”
这一次,我也不是一个人。
啊?
我说现在的状况,你明白了吧,那个松涛,很有可能是孽贼轩辕野的人。
所以他们慌乱了,这才会有接下来的变动。
龙云说我倘若是对你有半分疑虑,又何必跟你讲这么机密的事情呢?
啊?
龙云点头,说然后呢?
他显得十分恭敬,跟小日本有得一拼。
我本来想拒绝的,然而心思一转,点头说道:“一直想要拜访寞离长老,那就请带路吧。”
听到我的话,龙云心服口服,躬身离去。
他说话的这态度貌似强硬,但却让我感觉到了他内心的虚弱,之所以如此,似乎有点儿逼自己的意思,很显然,他们内部也并不是很统一,所以才会这样给自己打气加油,不至于最终灰心丧气。
这些人,曾经与我并肩而战过,而在华族事变之后,大部分人都走上了高位。
龙云舔了舔嘴唇,说二长老河佛,立场中肯,处事公平,威望很高,对待我们的态度也十分不错,所以大家伙儿想要推举他成和_图_书为下一任的族长。
在华族,医馆的地位十分高,毕竟在荒蛮时期,医者能够救人性命。
我眯着眼睛,说你准备如何?
我说第二件事情,那就是你们都得听我的。
然而此时此刻,有的人已经挑战到了我的底线。
龙云深吸了一口气,说如此说来,华族当真是命悬一线,危在旦夕了,陆言,教教我,我该怎么做。
他们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自身位置的不安全感,而并非他们本意如此。
我瞧见他的情绪突然变坏,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说你真的这么想?
他们除了医者,还担当了祭司的职责。
寞离长老?
我笑了,说当然有区别。
龙云被我说晕了,深吸了一口凉气,说你的意思,是?
听到我的话语,龙云咬着嘴唇,犹豫了几秒钟,方才说道:“陆言,别人不知道,但我却对于这事儿清清楚楚,我知道你和安的关系,也知道安族长能够走到今天,全部都是你扶持的结果,我贸然动她,肯定绕不过你;但这件事情,我必须跟你讲,因为我信任你,还有一点,我相信你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
我的话让龙云直接懵逼了,有的事情你不想还不觉得,而一想到事情的发展,顿时就是冷汗直流。
龙云说出第二句话来的时候,我扬起了眉毛,说哦,你是这么想的?
然而现如今不落长老病逝,而安与他们之间的嫌隙又如此明显。
龙云说有什么区别么http://www•hetushu.com
现在的龙云正是如此。
我盯着他,说不落长老死了,接下来的权力之争会很激烈,那个河佛长老深藏不露,我跟他没什么交集,但换位思考一下,你说他如果能够坐上族长之位,会选择信任一帮刚刚犯下叛乱行为、离心离德的武者,还是自己的人呢?
这个时候,他终于回过神来,问我道:“陆言,帮帮我们,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啊?
龙云的脸上多出了几分怒气来,说因为他们年纪大了,总是容易妥协,不想发生任何的变动,只要保住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害就好了……
我的话语让龙云满脸震惊,手上的力气强了几分,说是谁?
我没有等他说完,直接就说道:“但如果他没有站队呢?”
墓碑竖立,默然无言。
他走之后,我回望墓碑,沉默了许久,方才开口说道:“不落兄,你有没有觉得,有的时候,我太过于软弱了?”
的确,一个人的习性是后天养成的,大概是低调惯了,我这个人,不被逼到悬崖绝境,是绝对不会做出什么与人撕破脸皮的事情来。
我盯着龙云,说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坨鹊二老会拒绝你们的提议,然而选择去小香港避祸呢?
我点头,说好,你走吧,事情如何发展,必然会有后续,我相信我的存在,肯定会让某些人不痛快的,他们会一个一个地跳出来,而那个时候,我将会为不落长老报仇,也带领着你们,走向胜利。
我说m.hetushu.com龙云,你信任我么?
龙云点头,然后说道:“说过,但他们说最近准备去一趟小香港,恐怕没办法做出什么决定来……”
我抬眼看了他一下,说你家主人是谁?
龙云下意识地疑惑,说这怎么可能?
我说为什么会认为你们会输呢?
龙云说这怎么可能?我们的实力很强的,如果二长老河佛能够及时站队……
斟酌了一下语气,我问道:“龙云,如果可以,你能够告诉我,你们现在的同伴,都有些谁。”
看着表情有些严肃的龙云,我平静地说道:“龙云,你我二人,曾经经历生死,我接下来说的话,我可以保证全部都是发自内心的,是否如此,你自己请有一个判断。”
我点头说好,龙云,不落长老过世,你现在就是身份最高的人,我希望你能够约束那些蠢蠢欲动的人,让他们安静一点,耐心一点,等待着接下来的事态发展,这里面一定会有不断出来煽动的人,而这些人里面,必定有想要将你们推落悬崖之人,你得看清楚,弄明白,到底谁是真心,谁是假意。
我冷笑了起来,说因为坨鹊二老不想看着你们死去,却又无法阻止你们的行为,所以选择眼不见为净,而他们之所以逃离这儿,还有更深层的原因,那就是他们知道更多的事情——比如,不落长老并非病死,而是被人害死的……
龙云沉默了好一会儿,点头说道:“好,事实上,不落长老也有遗言,就是让我们找寻你们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