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二十七章 这才是付费玩家

她说着话儿,表明了一个态度。
我拒绝了。
屈胖三嘻嘻笑,说也对,与其去亲一老胖子,还不如亲一下我小老婆洛小北呢……
寞离长老与我一起哀叹,甚至都流了泪,缅怀一阵,他又问起了陆左和杂毛小道等人的近况,说对那他们极为仰慕,做梦都想要再见到他们的英姿。
寞离长老我见过,但印象不深,事实上,那个时候我在华族只不过是一个过客,将安扶上族长之位后,就没有怎么去深入了解,对于这一大帮子的人,也并不是很熟悉。
我谈及了龙云等人决定兵谏的事儿,说我已经稳住了他们,免得掉进圈套里面去,当务之急,要跟那帮人见个面,统一一下思想,将这帮人掌握进来,形成我们自己的班底,免得孤家寡人。
我愣了好一会儿,洛小北却接着说道:“不管那人是叛徒,或者被人半路截杀,总之将所有的希望都落在一个点,这个有失妥当;而另外你与龙不落下面的人并不熟,光凭刷脸,很难收服他们,你得提供共同的利益和未来出来,并且宣泄他们的怒火,这才能够赢得他们的信任……”
这位寞离长老算起了,也就是一副镇长,我去见他,还需要什么牌子?
听完了我的讲述,屈胖三深吸了一口凉气,说我擦,没想到我不在的时间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屈胖三说然后呢?
啊?
我说随后再打击莫离,最后立威,彻查松涛的身份,和图书从而借此进行清洗……
这个时候,我已经意识到我们在华族这边的根基有多薄弱。
而屈胖三是闲得蛋疼,听到有事儿,顿时就是两眼冒光,有了他的支持,我就感觉稳了许多。
屈胖三口花花地跟洛小北开了一会儿玩笑,这才将事情跟洛小北说了一遍,而听到这些,洛小北却是并不意外。
这是一个长得略有一些肥胖的老者,我隐约记得一些,此刻认真打量,总算是对上了号。
若没有我们,你们也就是轩辕野的一条狗而已。
洛小北冷笑,说那你怎么解释没出去几天,龙不落就死了?
原来他最担心的,却是陆左和杂毛小道等人的到来,可能会影响到他的计划。
有这帮羽翼的帮助,我方才算是在这儿立住了脚。
华族在荒域,的确是最大的部族之一,数万人的部落,还掌控了数百里的地盘,影响力辐射千里,然而在我来的世界,估计也就一个镇子的规模而已。
呃……
洛小北听完之后,看着我,说你有什么打算?
如此吃喝一阵,那寞离长老说起了关于毒龙壁虎精血之事。
那就是她会参与这件事情来,而不是选择袖手旁观。
我离开了酒楼,掂量着那牌子,感觉颇为滑稽。
寞离长老一脸可惜,显得十分失落。
屈胖三双眼一亮,说哎呀,没想到你居然还能够想得到这么多,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我心说来了,斟酌www.hetushu.com了一番,然后说道:“生老病死,此乃世间常事,只不过当初一别之时,觉得不落长老精力旺盛,正值盛年,以为还能够有再见之日,却不曾想当初分离,竟是永别,实在可叹……”
屈胖三点头赞赏,说不错,你能够在短时间内得到这么准确的分析和判断,着实不错,然后呢?
表面上我们好像是掌握了全力和大义,然而真正深入下去,发现那不过是一个虚名而已,就好像我们在小香港的遭遇一般,人家不理睬我们,再大的名分也不过是假的,人走茶凉而已。
这时门又被退开,洛小北也走了进来,说刚才有人说我了?
他兴奋莫名,我顿时就一阵无语,说你是没有见到他那张满是油光的大胖脸,要是见着了,就不会有胃口了。
屈胖三说你教教他。
我听到耳中,心中忍不住冷笑。
我弄不清楚寞离长老的真实意图,于是与他推杯换盏,三阳两语地应付着。
所以我才会在龙不落长老的墓地之前,用言语和危情逼迫,三言两语,收编了龙云等一帮青年骨干。
酒这东西,在荒域可是稀罕之物,当初在临湖一族的时候,那些长老为了喝杯酒,不顾脸面地大打出手,而在这儿,那酒液澄清,可比临湖一族的酒好许多。
我没有跟他调侃,而是将昨夜与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跟他全部讲了出来。
他说他已经从松涛那里听到了我的要求,现如http://www.hetushu•com今正在找人查,希望能够尽快帮忙找出来,好让我们满意而归。
对于此事,我表达了感谢。
唯一熟悉的龙不落长老,结果还病死了,而且还是被人给谋害的。
洛小北点头,说好,你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那个被派去骊风一族求证之人的身上,但可曾有想过,如果那人是叛徒的话,又该如何呢?
她咬着牙齿,说道:“王秋水这个王八蛋,当初若不是他的算计,我未必会落得那么惨,如果真的能够在这儿碰到他,我一定要将那家伙碎尸万段。”
包厢里面,早有好酒好菜准备,寞离长老坐在我的对面,却站起身来,亲自为我斟酒,然后端起酒杯,说了一通场面话,大义就是感谢我们帮助华族赶走轩辕野那个狼子野心的家伙,这一次我们又过来,他也是尽地主之谊,款待于我。
至于无尘道长,他疯疯癫癫,大部分时候都跟我们不在一个频道,不过真正要干起来,他还是能够给我们提供许多的帮助。
我回到了房间,没多久,屈胖三推门而入,看见我坐在床前,嘻嘻笑,说咋地,你自己不下手,祸害那姑娘,现如今人家要嫁人了,有了自己的如意公子,你反倒是心里不舒服了?行了,你可记住一点,你是有女朋友的人,知道不?
而正是如此,方才使得我摆脱了之前遇事逃避的心态,而是选择站出来,与这帮人正面地交锋。
我说这怎么可能?不落长老hetushu.com既然将这种绝密之事交于他手,自然是绝对的心腹。
对于我的到来,寞离长老十分热情,邀请我入席之后,还问我是否需要女伴。
听到我谈及邪灵教,洛小北的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然而我的心思在脑海里一转,却最终说道:“他们两个,贵人事忙,恐怕未必还能回荒域……”
如果是那样的话,他的行事多少也会有一些顾忌。
我苦笑,说对啊,你说现在怎么办?
屈胖三惊讶过后,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摩拳擦掌地说道:“哎呀啊,这是标准的宫斗戏码啊,本以为跑这荒域过来,就是荒山野岭、十分苦逼地找东西,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刺激的事情——搞事,搞事,生命在于搞事,这帮人真的是太了解大人我的想法了,哎呀呀,说到这里,我都恨不得抱起那莫离长老的脸,亲上一口了……”
她的外公是邪灵教的天王左使王新鉴,母亲是东海蓬莱岛的商业大佬,自小就见惯了争斗。
我说我现在最怕的结果,就是那松涛是轩辕野派来的,而河佛或者莫离两人,有人绝对是轩辕野的内应,意图颠覆现如今的权力结构,重新回归,而轩辕野的背后,站着的是邪灵教余孽佛爷堂的王秋水,如果是这样,恐怕现实世界的争斗,会蔓延到这儿来,那可就不是我们能够支撑得了的……
饮宴完毕,我准备离开,寞离长老起身送我,临别前,长身而躬,说陆言兄弟,你得把华族当做是自己家和_图_书,把我们都当成是你的亲人,有什么事儿,一定不要客气,随时过来找我便是了……
华族繁华,仅此可见。
当然,对方未必会觉得我是可以与他们交手的对手,此番过来,只不过是想要试探一下我的深浅而已。
屈胖三微微一笑,说很简单,抓出那个潜伏的叛徒来,用那人的头颅祭旗,你就收拢了所有的人心……
他递给了我一个令牌,持这牌子,随时都可以找到他。
我说接着我会等待时机,算时间,不落长老派去核实的人员应该会回来了,到时候我就可以用这点来打那松涛,取信于安,暂时停止婚约。
我与那人一路来到了附近的一家酒楼处,上了三楼的一个包厢,我瞧见了久闻大名的寞离长老。
我回到了医馆,大家都起了来,正在吃午饭呢,洛小北招呼我一起,我摆手,说吃过了。
如此又聊一阵,那寞离长老方才问道:“对了,对于不落长老的死,您有什么看法?”
呵呵,倘若不是我们在轩辕野继位的时候出血出力,哪里会有你们这帮人作威作福的今天?
这里面的具体部分她或许并不知晓,但许多东西,她其实是把握得住的。
洛小北却不说了,而是看向了屈胖三。
洛小北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说真要我说?
我说那我该怎么做?
待我说完,屈胖三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后看向了旁边的洛小北,说你觉得这计划如何?
敲定了这事儿,屈胖三看着我,说你有什么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