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二十八章 三个嫌疑人

听到我的话语,鹊老的脸色有些苦涩,说对,唉……
常言道“姜是老的辣”,然而无论是洛小北,还是屈胖三,从年龄上,都比我小,但斗争的经验却远比我丰富太多。
听到我的安危,鹊老情绪好了许多。
鹊老经常去大长老府治病,故而对这些人都挺熟悉的。
管事龙五是跟了不落长老三十多年的忠仆,他并非华族人,而是一没落小族之人,被不落长老救起,就一直跟在了他的身边。
灵堂的烛火闪烁,光线微弱,但他却瞧见了我。
一直到了夜幕降临,鹊老给了我一份汉城的建筑分布图。
我思索了一会儿,点头,说行吧。
当然,这种事儿,也只是在实力不够的时候方才会使出来,而如果我们这一次来的,是之前在京都的那一伙人,根本就用不着太多的顾忌。
鹊老不屑一顾,说自然是假的,他父亲虽然是在与大长老一起狩猎的时候死的,但说到底也还是他自己不小心,跟大长老又有何干?
而当我们闯入其中的时候,他却一下子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点了点头,说那第三个……
龙五先是一愣,随即拱手,朝着我问好——我大概记得这个男人,他很多时候,都出现在不落长老的身边,看上去丝毫不起眼,然而刚才他从地上倏然起来的一瞬间,我顿时就能够感觉到他的强大。
我说都过去这么多天了,怎么找?
龙云以及他身后的那些青年人心中有和*图*书怒火,那么就让他们发泄出来,而如果能够打着为不落长老报仇的旗帜,那么就会有无数人站在我的身后。
我押着光溜溜的龙八斤,屈胖三押着一块布稍微遮羞的盼娘,来到了灵堂这边来。
鹊老说那龙五虽说几十年来一直跟随在不落长老的身边,忠心耿耿,但他毕竟是外族,倘若是被人安排在大长老身边的,那可不就是最有可能么?
我说那该怎么办?我总不能跑出去,见人就说不落长老是被人害死的,有人调换了药,混了草药的比例吧?这事儿会连累到医馆的。
鹊老犹豫了一下,苦笑着说道:“其实三个人都有可能。”
靠!
所以我心服口服。
下棋,得有耐心,一点一点儿地慢慢来。
得了个开门红,我亲自上前,将人给捆住,然后留无尘道长在这儿守着人,随后我们又去找另外的两个人。
我说那怎么办?
这个人忠心耿耿,被赐予了“龙”姓,几十年来,与不落长老不离不弃。
至于那位续弦盼娘,却是不落长老取了七八年的一女子,因为很小就跟了不落长老,现年也才二十多岁。
听到鹊老的话语,我这才知道那三个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我挠了挠头,说以你的聪明脑瓜子,难道就没有智取的手段?这样子,如果找不到的话,会很麻烦的……
然后就是想怎么整治他,就怎么整治他,任何担忧都没有。
按图索骥,我和_图_书们来到了大长老府,那是一大片的院子相连,看着规模很大,不过却比无忧宫那儿朴素许多。
华族并非没有强者,一大堆的长老个个都是几十年功夫磨砺出来的,就连那松涛给人的感觉也是深不可测,再加上外面还有不知道藏在那儿的轩辕野,我们若是依着性子行事,只怕早就陷入了重重包围之中去。
有着那么多的高手镇场,我们其实就可以直接杀进无忧宫里面去,将那个松涛给擒住。
我也不着急,在医馆里与坨鹊二老聊天,谈些医学上面的事情。
养子龙八斤是不落长老袍泽兄弟的儿子,那位袍泽当初死在了丛林中,不落长老将其收养,因为他一直没有子嗣的缘故,所以把这个龙八斤当成是自己的亲儿子一样对待。
他跟我详细地讲起了这三人的情况来,我听在耳中,点了点头,然后问道:“鹊老,如果非要选一个,你觉得谁会是那个凶手?”
好在我最近对于《镇压山峦十二法门》和另外两本经文烂熟于心,对于医者之事,多少也有一些了解,故而倒也能够相谈甚欢。
我点头,说对,不落长老为了华族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一辈子,结果最终落得如此下场,我若是不能让他瞑目,这朋友岂不是白交了?
我们确定地方之后,翻墙而入,然后开始找寻起那三人来。
当然,我也没有太多的嫉妒,毕竟一个是大家族出身。
如此一来,我所希hetushu.com望找到的证据,其实是虚无缥缈的。
当天安没有再叫人来请我,不要说吃饭,就算是见面聊聊天都没有,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去了哪儿呢?
听他说得差不多,我也没有再多问。
鹊老叹了一口气,说那盼娘二十七八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据说有风声传出来,似乎有偷人的经历……
不落长老尸骨未寒,结果自己养子跟续弦搞到了一起来。
这回倒是挺不好找的,因为我们在房间里没有找到那位盼娘。
而屈胖三在这个时候,给出了标准答案来。
不过我并不畏惧他,开门见山地说起了此事来,说我要查出内鬼,希望龙五配合。
他说他愿意接受审查。
洛小北说你不是跟那龙云关系不错嘛?他是这儿的老油条,让他来散播消息,尽量闹得风言风语,事情就差不多了——当然,在此之前,我们得找到那个当内鬼的叛徒才行……
屈胖三让三个人都跪在了不落长老的灵位之前,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们为何而来,几位想必心里清楚,所以说实话的人能活,说谎话的人——杀!”
最后一个字,杀气凛然。
我和屈胖三从后院翻墙离开,与我们一起的,还有无尘道长,他非要跟着一起来,还跟我们保证,说绝对不弄出什么动静来。
我们这边商量妥当之后,我找到了鹊老,询问起了关于调换药物的相关可疑人员,听到我的话语,鹊老的脸色和*图*书有些严肃,说这是准备调查不落长老的死因了?
那家伙从小就争强好胜,最喜欢的就是与人争勇斗狠,性子暴躁得很,一点就炸,不知道惹了多少麻烦;而最近族中又有一个谣言传出,相传龙八斤的父亲其实是被不落长老给害死的,他之所以对龙八斤这么好,其实不过是为了赎罪,让自己心里好受而已。
这事儿说起来,真的有些让人气愤。
我说哦,说来听听。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说这是真的?
屈胖三笑了,说对啊,就是这么简单粗暴啊,难不成你还有更好的办法么?
洛小北三言两语就将我计划里面的漏洞给点了出来,我仔细想一想,觉得也是——松涛之所以敢顶着现在的衣服,肯定是早就有所防范了的,而自然也有人在他背后,给他撑作保护伞,对于准备去骊风一族找寻消息的人,肯定也是有所准备。
他想了一下,提供了三个人选给我,分别是不落长老府上的管事龙五,养子龙八斤,还有他的续弦盼娘。
屈胖三说男子汉大丈夫,行事正奇相辅,这才是王道,一味的剑走偏锋,未免落于下乘。
屈胖三笑了,说人言可畏,三人成虎,哪里需要你去证明什么?
屈胖三打了一个呵欠,说这事儿说麻烦,其实也不麻烦,龙不落身边也就那几个人,将几个可疑的人都找过来,然后轮流用刑就好了,我有办法让他们开口的。
但现在不是。
我一愣,http://www.hetushu.com说这么粗暴?
而到了那个时候,事情就胜利了一半。
而不落长老的养子龙八斤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这三人在不落长老卧病在床的时候,一直在床前服侍,一应饮食起居和药物,都是他们三人在负责,所以在药物上搞鬼,也只有这三人才有机会。
听到我的话语,龙五直接跪倒在地。
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说我们的情况不同,你明哲保身,并非惜命,而是这一身技艺无人传承,心中惶恐而已。
抛开肥正太的外貌,屈胖三这个三世为人的家伙,方才是真正的老油条。
而另外一个……
没多久,屈胖三带路,带着我们来到了一处僻静院落,而在那房间里,我们找到了另外的两位嫌疑人。
他们是在一起的,而且相当坦诚,光溜溜的,在房间的床榻上翻滚呢。
龙五很容易找,他就在给龙云搭的灵堂那儿跪着呢,我们赶到的时候,他整个人死死地趴在了灵位前,就仿佛死去了一般。
我万万没有想到,找人变成了抓奸,不过好在因为太过于紧张,又害怕透露出去的缘故,两人倒也没有太过于声张,虽然龙八斤试图逃脱,却最终都给我们给擒获了住。
反倒是洛小北,她不想跟我们去干那脏活,早早地回房回了觉。
把这种重要事情寄托在别人身上,这种行为实在是有一些冒险,而对于谋事者来说,这是很不成熟的行为。
洛小北嘻嘻一笑,说这个就得看屈胖三大人的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