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二十九章 水落石出

在灵堂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里,一盏油灯,屈胖三和龙五对坐,而我则在门口处把风,随时防备着任何的突发状况。
他刚才瞧见光着身子进来的一对男女,又听到了只言片语之后,顿时就爆发了,想要冲上去杀了两人,不过给我们控制住了,根本动弹不得。
她哭哭啼啼,屈胖三好言相劝,然后让她待在小房间里伤心难过,而他则带着我走到了灵堂里来。
屈胖三霍然站了起来,指着龙八斤的鼻子说道:“你胡说,你们两个早就勾搭成奸,这才害死了龙不落,不是么?”
他冷笑了一声,然后用布蒙住了龙八斤的双眼,又将他的嘴巴堵上,随后用刀子在那家伙的手上,割下了一个口子来。
此刻的龙八斤已经被痛苦和恐惧折磨得奄奄一息,然而最终还是咬着牙说道:“我没有害他。”
说罢,他开始问了几个问题,与龙五一问一答地聊了起来。
血一点一滴地往下留,而随后屈胖三开始持咒,一番繁复的手印之后,最终拍在了对方的脑门之上。
屈胖三宽慰了盼娘一会儿,这才突然问道:“你跟龙八斤那畜生多久了?”
当我把人拖出小房间的时候,我瞧见无论是龙八斤,还是盼娘,都吓得浑身直哆嗦,面无人色。
首先受审的,是管家龙五。
龙八斤青筋毕露,说杀了我,求你放了盼娘,是我不好,我强迫了她……
龙五抬头,说啊?
这是最正常不过的和图书套路,然而现在龙八斤的交待,又平添了几分悬疑。
屈胖三冷笑一声,说你既然都跟自己干娘都搞上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弄完这些,他抬起头来,说把人弄出去,动静弄得闹一点儿,遮掩住他的呼吸。
她抽抽噎噎地哭道:“老爷,是我害死了你,早知道如此,我就跟老管家说了,那样子,盼儿就算是名节有亏,也能够让你警觉,得以活命啊……是盼儿害死了你,盼儿该死,该死……”
事实上,在刚才将两人抓奸在床的时候,我就已经对这事儿有了一个大概的估量。
说谎者死。
屈胖三平静地说道:“这两人肯定是要死的,你放心,现在说一说你的问题。”
龙八斤或许对盼娘心存觊觎,但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将他最主要的靠山给搬到了去。
他咬着牙,说如果能够让我把那一对贱人给宰了,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来到灵堂,屈胖三对我说道:“水落石出了,你去通知龙云,带所有的人过来。”
双方坐定之后,屈胖三平静地说道:“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他眯眼盯着龙八斤,然后说道:“你是说,你和你干爹的续弦,是在你干爹龙不落死了之后,才开始好上的?”
没有等他说完,屈胖三上前,一记手刀,将人给弄晕了,然后从怀里摸出了一个血袋来,洒在那龙五的身上。
她说了一大通的话语,不但控诉了龙八斤对她www.hetushu•com的侵占,而且还将龙八斤丑恶的嘴脸给一一描述了出来。
大概聊了一会儿,屈胖三点头,说好,你的事情我差不多清楚了。
这是一个柔弱而颇具媚骨的女子,身上仅仅包裹着一张床单,许多地方没办法遮掩,露出雪白的肌肤来。
龙八斤心里有点儿崩溃了,此刻也是知无不言,说对,是的。
从收益上来说,他不可能去害龙不落,而没有了刚才的那动机,他反而是最不可能的那个人。
他话说得语无伦次,而屈胖三一下子就走到了龙八斤的跟前来,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龙八斤,告诉我,是不是你为了与盼娘这小贱人能够天长地久,所以才害死了你干爹?”
啊?
不过她和龙八斤的话语,实在是相冲突。
“啪”的一下,龙八斤直接倒落在地,浑身不断抽搐了起来。
不过这一次,给龙八斤的待遇就不是坐着了。
这样一来,龙八斤的权势反而大幅下降,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就泯然众人矣了。
说起来,差不多就是龙八斤和盼娘两人勾搭成奸,然后为了自己以后的性福生活,以及自己的个人安危,所以出手将不落长老给弄死了去。
这话儿说得杀气森严,然而对于那些铁了心要隐瞒的家伙来说,却并没有太多的威胁。
盼娘进了小房间,哭得带雨梨花,楚楚可怜,不过无论是我,还是平日里表现得色迷迷的www.hetushu.com屈胖三,都选择性地忽略了去。
屈胖三笑了,说我让你去叫人,你去便是,啰嗦什么?
听到这颇有煽动力的话语,我简直就恨不得将龙八斤抓过来,立刻就杀掉。
龙八斤听到屈胖三的指责,先是一愣,随后使劲儿摇头,说不,不是,我没有……
着实是个尤物。
只不过,这只是他的一面之词。
屈胖三点头,然后走过去,啪的一下,将他给打晕了去。
屈胖三翘着二郎腿,嘻嘻一笑,说你以为死了,就能一了百了?
到底谁说了谎呢?
如此持续了一刻多钟,屈胖三给他解了法咒,然后将蒙在眼睛上面的布条撤下,这才又问他,说是不是你谋害了龙不落长老?
啊?
这不合理。
听到这话儿,盼娘浑身一震,几秒钟之后,眼圈一红,瘫软在了地上。
啊?
他让三人会过了面之后,让无尘道长帮忙看住人,然后一个一个地单独审问。
龙八斤痛苦地说道:“昨天。”
盼娘楚楚可怜地说道:“小半年了吧,自从老爷病重之后,他就用强的手段,将奴家给侵占了,还威胁奴家,说如果我要说出去的话,就杀了我娘家的家人;那个时候老爷病重,口不能言,我怕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会加重他的病情,又怕龙八斤狗急跳墙,所以一直忍着委屈、呜呜……”
听到这话儿,屈胖三的脸色反而变得严肃了起来。
有龙不落在,和没有龙不落在,这是两个和图书不同的情况,他龙八斤并非嫡子,也不是龙不落的直系血脉,使得龙云等大部分人并没有在死后转而支持他,而是变成了一盘散沙,各自为政,乱糟糟一锅粥。
我故意将龙五拖到了灵堂的幕布之后,扔下,然后又过去,按照屈胖三的顺序,将龙八斤给带进了小房间里去。
我看向了屈胖三,而他的脸上则浮现出了淡淡的笑容来。
龙八斤哭得一塌糊涂,说父亲对我恩重如山,然而我却在他死后给他戴上了绿帽子,全部都是我的错,是我对盼娘意图不轨,是我畜生不如,求你了,有什么事情,全部都是我的过错,杀了我吧——这件事情,是我强迫盼娘的,求你放了她……
点评结束之后,他对我说道:“将人带走,不要过灵堂,随便放在一个地方,再把那少妇给带进来。”
屈胖三撇了一下嘴,说莽汉、情种……傻波伊!
盼娘一愣,说老爷不是病死的么?
屈胖三没有折腾人家,而是让盼娘坐在了椅子上,和声和气的。
龙五抬起头来,双目赤红。
听到龙八斤心存死志的话语,在旁边看着的我,其实有点儿懵。
毕竟我们是人,又不是测谎仪,事已至此,说了是死,不说也是死,不如死鸭子嘴硬,或许还会有一线生机,所以一时之间,三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看着光着身体躺在地上的龙八斤,我犹豫了一下,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如果说两人是龙不落死了之后好上的,作案动和*图*书机就会被推翻。
不过出于惯性,我还是下意识地服从了他的话语。
龙八斤额头上的青筋一下子就粗了起来,双眼瞪出,坚决否认,说父亲对我恩重如山,待我有如己出,我如何能害他呢?
屈胖三又问:“你现在有什么要求?”
这一刀不深不浅,有血流出,又不至于死去。
龙八斤咬着嘴唇,说这事儿是我的错,是我禁不住心魔和诱惑,跟盼娘好上了,我该死,你杀了我,我也是愿意的,但你若说我杀了父亲,这锅我不背……
啊?
龙八斤被我带进里面去,立刻就跪倒在地,哭泣着说道:“我错了,对不起,我犯了大错,只愿以死抵罪。”
这小子大概是被盼娘的话语给感染到了,瞪着双眼,说原来是龙八斤这畜生害死了不落长老啊?
屈胖三既然有信心处理此事,自然是早有准备的。
啊?
我也愣了一会儿,不知道屈胖三这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我依言照做,避开了外面的视线,处置了龙八斤之后,又将盼娘给带了进来。
屈胖三摇头,说不是,有人验过了药渣,发现根本没有按照医馆开的药方来配置,药虽然还是那些药,但比例却完全混杂了,这样一来,补药就变成了毒药,不落长老就是被人活活害死的……
屈胖三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又问道:“你和盼娘什么时候好的?”
我愣了一下,说可是我觉得盼娘的话,有很大的问题呢……
屈胖三并不信。
而是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