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三十一章 外人插手

我瞧见群情汹涌,赶忙上前,阻拦大家,说都别打了。
盼娘说龙管家在府中二十多年,鞍前马后,最得老爷信任,我自然也是信任他的。
我瞧了屈胖三一眼,他却抬了一下头,示意我去应付。
盼娘没有想到屈胖三这个提问根本就是陷阱重重,全是套路,她绞尽心思作答,却把自己给栽进了里面去,此刻也只有硬着头皮狡辩,说奴家被他欺辱,心中万分悲愤,只有委屈,哪里能够瞧得清他身上的情形?
有人喝道:“龙八斤,亏我还把你当做兄弟,没想到你居然干出这么龌龊的事情来,呸……”
听到这话儿,从院子里一大堆带甲之士中,走来一个比寞离长老跟胖几分的老头儿来,冷冷看着我,然后说道:“哼,自曝家丑,毁人三观,唯恐天下不知而违逆传统道德,拿炒作家丑来扩大族中影响,实在令人不齿——你们觉得,这是在帮助不落长老么?”
屈胖三嘿然而笑,说既然是好了小半年时间,那你可知道他的屁股处,那块胎记有多大?
啊?
龙五梗着脖子,大声喊道:“我跟着老爷二十多年,一直忠心耿耿,鞍前马后……”
听到这个问题,盼娘顿时就是一愣,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伸出小手来,磨磨蹭蹭地比划道:“差不多,比这个要大、啊,不,小一些……”
众人也是愤怒,说对,你个狗日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啊?
屈胖三和*图*书走到了龙八斤的跟前,伸手过去,一把撩开了龙八斤的衣服,露出他黑乎乎的屁股来。
我们这边顿时一愣,朝着门外望去,人没有瞧见,却听到有金铁交击之声传来,随后有人高声喊道:“河佛长老、寞离长老到……”
说到这儿的时候,屈胖三走到了盼娘的跟前,伸手过来,将她身上的床单掀开。
龙八斤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后说道:“你且狡辩,我却不跟你掰扯这么多——先前你撒谎,告诉我龙八斤将你强占,你敢怒不敢言,后来知道不落长老被人害死,悔恨不已,说早知道告诉管家就好了……你说这话儿,也就是说,那管家在你的心中,应该是最信任的人,对吧?”
龙五刚刚冲出没两步,就给好几人给拦住了去,那些人听到这儿,早已明白了事情的真相,莫不是将拳头如雨点一般砸落而下,想要将这个杀主求荣的家伙给打死去。
盼娘满眼泪水,说对。
屈胖三和我凑上前去,问道:“是谁指使的你?”
他大声嚷嚷着,来来去去就是那几句话,如同祥林嫂一般。
这话儿的语气,当真是严厉无比,一点儿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龙八斤在旁边听到,愤怒地吼道:“杀了你?你以为你能够一死了之?你个狗日的,我父亲对你有多好,就把你当做自家兄弟一般……”
表明身份之后,我讲述了龙五勾结盼娘,在药和图书中动手脚,谋害不落长老的整个过程。
随后有人厉声吼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擅自闯入不落长老的灵堂,妄动刀兵,还抓了府中良善,全部都跪倒在地,等待巡逻队的入场,任何人胆敢站立,挑衅我华族威严,必将杀无赦!”
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瞧向了盼娘,说看见了没有,根本没有什么胎记,你还想骗谁?
众人纷纷惊诧,而龙五更是又惊又怒地喊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我跟着老爷二十多年,一直忠心耿耿,鞍前马后,你这般诬陷于我,到底意欲何为?”
“是么?”
龙八斤给一顿喷,顿时就萎靡了,低下了头去。
这等手段十分恐怖,龙八斤那种硬汉都顶不住,更何况龙五这般反复的小人?
屈胖三哈哈大笑,笑过之后,是叹息。
他吼得愤怒,额头青筋暴出,屈胖三白了他一眼,说你也没有好到哪儿去,把自家后妈给睡了……
盼娘和龙五异口同声地吼道:“闭嘴,你、你血口喷人。”
这帮人的很大一部分跟我没什么交情,哪里听得了我的话语,继续拳打脚踢,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平静地说道:“你们把他打死吧,打死了的话,那个幕后凶手就永远都找不出来了……”
龙八斤没有想到屈胖三这般暴力,直接当中掀开了他的屁股,顿时就一阵扭捏,而旁人瞧见,顿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担忧地望着屈胖三,http://www•hetushu.com生怕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玩脱了。
这边一安静,屈胖三又讲述道:“证据嘛,一开始我还不是很清楚,后来的时候,想起把盼娘与龙八斤抓奸在床的时候,瞧见盼娘的肩头,有一个浅浅的牙印,看样子是有些时日了,又想起龙八斤的供词,知道他是昨日方才被勾引,与盼娘发生的关系,便问他是否有在盼娘肩上咬过,答案是否定的。”
屈胖三话语里的跳跃性如此之大,别说旁人,就算是全程参与其中的我,都为之错愕。
啊?
然而屈胖三这个家伙的性子却是颇为平稳,平静地笑了笑,然后说道:“有理不在声高,你这般悲愤地表演,搞得我都莫名其妙地想哭了——好了,不闲扯了,我们来聊一聊,为什么那个奸夫不是龙八斤,而是你把……”
啊?
屈胖三冷笑,说我血口喷人?呵呵,你们这般有恃无恐,是觉得你们的行径无人可知,天衣无缝对吧?可惜啊,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没有想到自己的破绽露在那儿么?
不过屈胖三倒也不是没办法,上前来,按照之前对龙八斤的办法,开始给龙五上刑。
说罢,他走到了盼娘的跟前来,开口说道:“盼娘,你之前说你跟龙八斤好了有小半年,说他用强将你给占有了,不得不委身于他,对不对?”
那上面除了两道刀疤之外,哪有什么胎记?
众人听到这一句话,全部都停住了手脚,龙www.hetushu.com云喝住了众人,然后问道:“还有幕后黑手?”
然而这灵堂之中围满了人,他哪里能够逃得掉?
他说得慷慨激昂,莫名愤怒,旁人也是一脸错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轻轻叹道:“最毒不过妇人心,你利用龙八斤心思单纯,性子粗鲁、急公好义的性格特点,让他来帮你背锅,一开始的时候,你的确是做到了;只不过,没有人是傻子,事到如今,龙八斤就算是再弱智,也不会出来,帮你们背着锅——其实想知道这个牙印是谁种下的,很简单,让龙八斤和龙五再给你咬上一口,对比一下牙印,就什么都知道了……”
那人报了一大堆的名号,听得有点儿多。
屈胖三笑了,说恐怕不是吧?你之所以信任他,是因为他才是你的情人、丈夫啊,至于不落长老,在你的眼中,不过是一老不死而已,对吧?
我走到了龙五的跟前来,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拖到了灵堂牌位之前,将他扔在地上,扯去他嘴里的布团,又用脚踩着他的胸口,冷冷说道:“说罢,指使你的,到底是何人?”
众人听了,纷纷点头,说对,的确如此。
盼娘给屈胖三吓了一天,慌忙避开,又拼命用床单遮掩住,颤抖着身子,哭着说道:“不,不,就是龙八斤咬的,就是他咬的……”
龙五此刻自知大势已去,脸如死灰,不过却并不肯供出任何同党,只是如死狗一般叹息,说是我对不起老爷,杀了和*图*书我吧。
哈、哈、哈……
这边水落石出,屈胖三便安排,将三人都给五花大绑起来,跪倒在了不落长老的灵牌之前,然后逼问幕后主使,结果盼娘是什么都不知晓,而龙五则缄默其口,就是不说一句话,显然是拼死抵抗。
这话儿刚刚问出口,这时有人突然喊道:“外面来人了……”
当解除恐惧的时候,他瘫软在地,整个人都虚脱了一般,有气无力地说道:“不要再弄我了,求求你了,我说还不行么?”
龙五也算是顶厉害的高手,不过全身被束缚,又给一顿爆揍,顿时就滚落在了地上去。
“不但如此,龙八斤还告诉了我一件事情,那就是龙五此人十分古怪,喜欢咬人,这一点城中花苑都有流传。”
我斟酌了一下语气,然后往灵堂门口走去,朗声说道:“在下陆言,携不落长老生前众位好友在此,找寻杀害不落长老的凶手,请不要误会。”
屈胖三笑了,说龙五这么一个跟了不落长老二十年、忠心耿耿的老狗,他的全部权力都来自于不落长老,结果却突然间将其谋害了去,你觉得在这背后,没有人在谋算,没有人给他利益保证,他会这般铤而走险么?
他这边的话儿刚落,地上的龙五突然间就像发疯了一般,猛然朝着外面冲去。
白嫩如牛奶的香肩之上,赫然有一个略为有些发黑的牙印子。
屈胖三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我上前去,找来一块布团,堵住了那老东西的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