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三十五章 胖三失魂

他就仿佛只是一具躯壳一般……
然而洛小北却从另外的一个角度来看问题:“你们刚才说领队的图兰是河佛长老的内侄?”
我说不可能吧,就凭您,天南地北,哪儿没有闯过,至于在这里栽跟头么?
虽然兔六并没有能够找到,但带队者图兰却还是暴露了许多的东西。
检查了一会儿,洛小北抬起头啦,对我说道:“你刚才怎么他了?”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林子,事实上,在荒域这儿,即便是华族这种大部落,周围也是一片荒野和密林。
这件事情,绝对有河佛长老参与其中。
屈胖三说对呀,你没有老婆,横不能自己生吧?
他想让无尘道长来找到兔六,因为我们这波人里面,无尘道长是唯一一个与他有过接触并且交手的人,而且还因为无尘道长的境界。
他肯定是在龙云他们的弟兄里面安插了底细,得到通报之后,带人赶过来的。
屈胖三蹲在地上,开始了他的研究工作,而我则围绕着旁边的林子,检查了一下左右的情况。
我走上前,瞧见洛小北正在于无尘道长讨教着什么,不好打扰他们的交流,然后便走到了屈胖三的跟前,也蹲下了身子来,然后低声说道:“怎么了?”
洛小北听到,顿时就焦急了起来,说怎么会这样?
无尘道长摇头,说没呢,精神着。
沈老总回来了?这是什么意思……
要不然在龙五这边出事的时候,他为何会第一时www.hetushu.com间赶到现场呢?
如果是这样,局势真的就有一些恶化了。
屈胖三自然是使劲儿点头,谁成想老头儿又疑惑了,说等等,我老婆呢?
无尘道长一听,挺高兴,乐呵呵地说道:“嘿嘿,也好,我再生两个女儿,到时候你给我当女婿啊……”
这才是最让人难以接受的,龙云他们之前的时候,还想过联合河佛长老,用来对抗族长安以及寞离长老,等事成之后,扶持河佛长老上位,成为新一代的华族族长,现如今看来,当真是引狼入室,掉入了人家早就挖好了的坑里面去。
屈胖三点头,说那无妨,我好好研究一下。
我瞧见他一脸郑重其事的表情,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屈胖三现如今已经完全掌握了话语权,这家伙就仿佛天生的领导一般,说话做事,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意味。
他可以么?
屈胖三他现在人挺好的,呼吸、心跳也都正常,但就是一动也不动,就仿佛没了神魂一般。
我不敢大意,伸手过去,左手拉着屈胖三,右手拉着洛小北,然后跟着无尘道长而行。
无尘道长冲着我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他刚才一脸严肃,唠叨说‘什么沈老总,你又回来了’之类的……”
我刚才去外面巡视周围情况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听得心惊胆战,说怎么就收了神魂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赶和图书忙问道:“您说,您说……”
这样的结果让我震惊,同时也觉得理应如此。
我们停留在了法阵之外,屈胖三蹲着身子,先是研究了一下,然后皱起了眉头来。
屈胖三一倒下,我整个人就直接懵了。
我回到了众人藏着的地方,将此事说明,龙云等人顿时就骂了起来,说这帮人当真是太不要脸了,居然会在半路动起了手脚来。
没曾想我就这么轻轻一推,屈胖三直接就栽倒在了地上去。
念念有词?
啊?
众人遵从,各自分头行动。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静下心来,思索了几秒钟,然后说道:“先别急,我们好好捋一捋啊,刚才屈胖三在这儿破阵,我去周围巡察了一番,看一下周围的情形,你们在干嘛?”
我没有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伸手过去,一把抓住了屈胖三的肩膀,说你到底怎么了?
我擦……
这是与汉城附近差不多的一片林子,林密且深,时不时传来古怪的兽吼,林子深处还有许多的虫鸣,我往外沿搜寻而去,却发现在林子深处,居然有一条小溪,溪水居然还是红色的,一直蔓延到了远处的荆棘丛中去。
大家都是一脸的懵逼,我这时就像溺死者抓救命稻草一般,看向了无尘道长,说道长,你知道怎么回事么?
啊?
啊?
我心中一跳,说他念了什么?
洛小北有点儿谎,说该问话的人应该是我们吧?
屈胖三抠着鼻孔http://m•hetushu.com,说你之前的女儿年纪太大了,我又不想被老牛吃嫩草,要不然,你再努力生两个?
而这家伙的脸上,却是一片僵硬。
他倒是少有的恭敬,然而无尘道长却颇为傲娇,说哎呀,虽然我锁定了那家伙的气息,但想要这么大范围地搜罗那人,还是挺伤神的呢,你又不是我女婿,我干嘛要帮你啊?
呃……
我叫了一声“屈胖三”,那家伙一动也不动,我这个时候慌了,也顾不得别的,赶忙扶起屈胖三,又叫来了洛小北和无尘道长。
他怎么就倒下了呢?
啊?
一句话说得龙云等人都忍不住倒抽凉气。
无尘道长着急了,说对啊,我老婆在哪里?
那个树屋在离地七八米的高度,不算大,有藤绳垂落而下,屋子不算大,里面有隐约的灯光传来,在黑漆漆的林中,有点儿格外显眼,而我们之所以在远处停留,却是因为这儿居然设得有法阵。
我有点儿奇怪,有什么法阵,是能够难倒曾经是阵王屈阳的屈胖三呢?
无尘道长耸了耸肩膀,说我怎么知道?
他吸了一口凉气,说我擦,这个小地方,居然有这般复杂的法阵,不太可能啊,到底是谁布置的?
就在这时,旁边的无尘道长嘻嘻一笑,说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他刚才说了什么。
我也是一肚子的郁闷,说我没有干嘛啊,就是回来的时候,瞧见他蹲在地上,就推了他一把,结果他就直接倒下去了。
和*图*书不落长老的遇害,河佛长老绝对脱不了干系,甚至很有可能他与寞离长老两人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
屈胖三抬起头来,我瞧见他的双目居然一片虚无,就仿佛虚空之中一般。
他闹了一会儿,屈胖三倒是颇知道如何哄人,拍了拍他的腰间,然后说道:“哎呀,你赶紧帮忙搜一下,回头的时候,我帮你找老婆,你找到老婆,再生女儿好吧……”
是真的,一直以来,我都把屈胖三当做是自己的依靠,也是我的主心骨,他说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任何事情,只要按照他说的去做,基本上都会没事儿了,然而让我惊讶的,是此时此刻,他却倒下了。
被我打搅了谈话的洛小北有点儿不太高兴,然而还是跟着无尘道长走了过来,瞧见屈胖三倒在了我的怀里,浑身僵直,也有些惊讶,赶忙跪倒在地,伸手过来查看。
怎么办?
这些才是真正的荒域。
这个时候,无尘道长却开了口:“他、他给人收了神魂去,现在留下的,只是一副躯壳……”
十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林间一处树屋的百米之外。
洛小北摇了摇头,说我怎么知道,没注意,感觉好像是在算周易,或者盘卦,我没注意听啊?
屈胖三打了一个响指,说道:“搞定——那谁,你们几个,把龙八斤那家伙安置一下,这家伙以后还是挺有用的;我们去追兔六,将那家伙掌握在手里,然后就可以用来倒逼河佛这老狐狸了……和-图-书
然而我却弄明白了屈胖三的想法。
啪!
既然我们能够想得到在这儿守株待兔,那帮人自然也能够想得到在中途动了手脚,不让我们能够如愿以偿地找到兔六,最终从他的嘴里撬出一些什么来。
他这个时候居然还在笑,没心没肺的,倘若我不是知道他根本就是个神魂残缺的人,都以为这事儿是他干的了。
无尘道长平日里的时候疯疯癫癫,根本瞧不出个所以然来,然而真正一发动,那人就如同一道狂风,倏然就不见了踪影。
洛小北说是啊,你走了之后,他就一直在那儿打量,一会儿走这边,一会儿走那边,还念念有词,而我则趁机跟无尘道长问了一下自己修行的事情。
我看向了屈胖三,然而那小子却仿佛一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他微微一笑,然后朝着无尘道长拱手说道:“有劳道长了。”
我去转悠了一圈,这才回返,发现屈胖三依旧蹲在地上,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
屈胖三说遇到高手了。
屈胖三这回倒是没有听我的吹捧,而是皱着眉头说道:“人最怕的,就是太过于自信,麻醉了警觉神经,自我膨胀,那就很容易掉进圈套里面来——道长,那人死了没有?”
还没有等我开始怀疑,无尘道长闭上眼睛,大约算了七八秒钟,然后指向了东边的林子,说人在那边,正在飞速而行。
两人一番对话,搞得龙云他们挺绝望的,完全就懵逼了,不知道这一老一少两神经病到底在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