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三十九章 浑身是胆

荒域之中多奇士,这家伙当初在轩辕野统治时期,以及变革之战中,都忍住不出手,却并不是没有本事,而是藏得太深了。
这里面有战死疆场的将士,有郁郁寡欢、坚贞不屈的使节,有无名小祭祀,也有一剑神王这样的强者,以及雷霆法师,和游历世间的观察者……
我深吸了一口冷气,知道这个河佛长老的手段,当真恐怖。
几乎在一瞬间,我就与河佛长老形成了胶着状态。
只不过,她并不知道,我已经被逼到了绝境之处。
在感受到了对方的强大之后,我没有太多犹豫,上前就是一顿拼杀。
然而我一旦缠上,又怎么是他能够逃脱得了的?
而就在我遁入虚空之中后,瞧见在我身后的一个家伙,正好被那河佛长老眼中迸射出来的白光射到,整个人居然直接石化了去,化作了一具活灵活现的石像。
别人差了一些,但这人却是有实力挤入其中的。
众人僵持,而这个时候,另外一边却走来一群人,领头的却是寞离长老。
我一路其中,箭步如飞,朝着内院往里冲。
这些人,都曾经是当世之间的豪雄,而时间的力量,则将这些人给雨打风吹去。
一时之间,那河佛长老气得哇哇大叫,双目变得赤红,竟然有阴阳鱼游离其中,然后朝着我猛然瞪来。
拥有着无数祝福和期待的他们,怎么能够看着我落败。
那人却是之前带队押送兔六离城的图兰,被龙云他们誉为华族和图书年轻一辈的顶尖高手。
事实上,他来得这么快,都是我算计的。
然而此刻,他们却通过聚血蛊的这种神奇传承,跨越了时空,落到了我的身上来。
虚空之中,我闭上了眼睛,万千信息倏然消失,随后我开始用心感受着梦中的无数经历。
然而当我与河佛长老真正战成一团儿的时候,基本上这些人就已经插不了手了。
河佛长老府邸的大门,用的是深山老林木,门板都有几寸厚,却给我一脚踹去,直接崩成了碎片,散落在院中去。
好家伙……
我的剑法,叫做一剑斩。
那家伙倒也是早有防备。
然而当我的长剑落下来的一瞬间,刚才那挡住我剑锋的护臂,却在这一下瞬间断裂了去,被巨大力量撞击而下的河佛直接腾飞而起,朝着后方滑落而去,而那图兰挥着一口大刀,想要拦我,却给我反手一剑,给直接挑飞了去。
这个时候,我已经出现在了河佛长老的身边来。
这一下,并不是我的真实实力,而是加诸了无数意志的重叠。
我得让他主动出来。
我向前冲的时候,院子里灯火昏暗,然而当我冲进第一重院子的时候,立刻就有人反应过来,从房间里冲出,朝着我这儿扑来。
老东西在华族也算是养尊处优,哪里见过这般火爆的场面,瞧见地上给我撂倒了七八个人,到处都是哀嚎声起,顿时就眉头竖起,怒声吼道:“陆言,你别以为当初跟和_图_书着不落长老赶走了轩辕野,你就能够为所欲为,实话告诉你,荒域是荒域人的荒域,华族也是我华族人的华族,你们这些中州来的外人,休想在我这儿撒野。”
唰、唰、唰……
我感受到了对方双眸之中异于寻常的恐怖,没有去与他对视,而是直接遁入了虚空之中。
想要找到这人,最快的办法,就是引蛇出洞。
他一进来,大声喝道:“大胆陆言,胆敢挟持我族长老,你可知道,这是死罪?”
长剑舞动,对方的两根护臂全部断裂,随后没有能够挡住我的剑,左臂给我斩中,惨叫一声,随后给我撞入其中,一剑捅入满是肥油的肚子,然后将鲜血淋漓的长剑,横在了那家伙粗短的脖子上。
要不然,我这一次就真的跪了。
这也正是我们之前重视荒域的地方,而想必也是邪灵教意图染指此地的根本缘由。
那些攻击,全部都落到了空处,甚至彼此交击。
真正高手交锋之时,迸发出来的那恐怖气息,并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挡得住的,而这个时候贸然加入战团,面临的将是两个人的合力而击。
我一剑劈中,感觉到这老东西的气劲浑厚,竟然不输于我,甚至还更强大。
其余人有些猝不及防,但这个胖子倒是个顶尖人物,别看他一身肥肉直颤抖,但在这荒域之中,能够出人头地的,终究还是个人的修为,所以他能够做到华族的这个位置,也是因为一身的顶www.hetushu•com尖手段。
我嘴角一挑,向前猛然冲去,无数兵刃悉数落了下来,有的是抵挡我手中长剑,有的则趁机朝着我猛然刺来。
也只有在荒域这样一个灵气充裕的地方,方才会有这般庞大的储备。
众人齐声怒吼,有十三人从阴影处陡然冲出,然后刀枪剑戟、斧钺钩叉,诸般武器齐出,落在了不同的地方,将我的身影给牢牢锁住了去。
我一路高歌猛进,杀到第三重院子里面来的时候,终于瞧见了衣衫不整的河佛长老。
这十三人长期合练,默契得宛如一人,气机锁定住我,顿时间就是一股沉重压力,宛如山峦倒塌一般,朝着我倾倒而来。
那十三人组成的华族捉龙阵在一瞬间失去了我的踪影之后,瞧见我已然与自家主子拼杀起来,顿时就立刻变阵,然后朝着我围了过来,一边想要给自家主子分担压力,一边也是想要出手将我击杀。
来人众多,我却不慌,止戈剑一挥,顿时就将来人给吓退了去。
瞳术?
我这边一拼命,每一下都是格外的恐怖,剑剑都找其薄弱之处,每一剑出来,都带着一往无前的杀意,这对于长久不与人交手的河佛长老来说,实在是一件着实头疼的事情。
说罢,我扬剑而上。
河佛长老往后退了一步,大声喝道:“华族捉龙阵,列!”
将这家伙控制住,我大声喊着,旁人纷纷后退,而这个时候龙云带着上百人也涌入府中来,被我挟持的河佛长老和*图*书脸色苍白,低声喊道:“别、别,万事好商量。”
我的剑,叫做止戈。
只可惜……
只不过他当场就浑身僵直,根本动弹不得。
洛小北的劝说并不是没有道理,她正是清楚这里面的实力差距,方才会提出那样的建议。
之所以如此凶猛,主要是这家伙的府邸周遭,皆布有法阵,一旦异常进入,立刻就有报警,我与其偷偷摸摸,不如直捣黄龙,长驱而入。
我瞧见他,冷冷一笑——果然还是入了我的算计。
不行,我得速战速决,将此人给掌握在手中。
喏!
“都别动!”
我在虚空之中深深祈祷着,不是向那高高在上的生灵,而是我内心深处的自己。
而在虚空之中的我,瞧见那十三人,以及周围众人,都是一脸懵逼的情况,并不知晓我为了突然间消失不见。
他的双袖之中,滑落出两根护臂来,一边与我应付,一边向后退去,想要离开我的纠缠。
不过这也难怪,荒域此地,天材地宝何其多也,前有洛山魅灵,后有混沌木精,这些都是极为罕见之物,若是在现实世界,像这般急需灵气孕育的天材地宝,要么早就被人得到,要么根本就孕育不出来。
而下一刻,我睁开了眼睛来,无数的人影在我的身后重合。
我瞧见此人露面,狞笑一声,说受死吧你。
无数人凋零,没有人记得他们的名字。
然而眼看着无数兵刃即将加诸于我的身上之时,我却突然间消失不见了。
斩!
大虚空术m.hetushu.com
一时之间,杀机无限。
难怪他会如此嚣张。
世间万物,莫过一斩。
而且河佛长老的府邸可比龙不落那儿宽阔许多,被叫做华府,偌大的一大片建筑群落。
当我的止戈剑猛然斩落下来的时候,他大袖一挥,那衣袖之内,竟然有护臂,抵挡住了我的剑锋。
这一剑……
啊……
这样的家伙,如果一直等下去,说不定还会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那大胖子个儿不高,也就一米七左右,然而却有至少三百斤的体重,看着就让人心惊,他气喘吁吁冲出来时,一身肥肉乱颤。
我走上前两步,将河佛长老推到双刀在手的龙云手中,说道:“看住他,任何异动,杀!”
这样的状态我不知道能够持续多久,所以根本没有去理会那图兰,而是箭步上前,朝着河佛长老就是一顿剑斩。
夜,还很漫长。
赐予我力量,和胜利的勇气吧……
拥有此法的我,即便是在群战之中,也能够立于不败之地,并不惧怕大部分形式的困境,也罕有法阵能够限制住我的身形,除了那种顶尖大拿,一般如同这样的什么“华族捉龙阵”,对我而言,都不是什么威胁。
这是杂毛小道帮我量身定做的,不但材料用的是真龙骸骨,而且上面还篆刻了无数的符文和法阵。
话音刚落,我又遁入了虚空之中。
再一次从虚空之中浮现的我,朝着对方猛然一剑斩落而下,这一次河佛长老依旧挡住了,不但如此,旁边还有一个人也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