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四十章 他是松涛

无论是天,或是地,或是山。
他不敢再动了,因为一动,脑袋估计就要整颗地掉落了下来。
对于这一句话,我一直把它当做是恭维。
感受到了的生命遭受严重威胁的寞离长老倒是个十分光棍的人,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他丢掉了手中的骨刀,然后选择用手捂住了脖子处往外喷血的伤口,然后一脸惊恐地对我说道:“你要干嘛?”
毕竟我这个行为,看上去并不是为了威胁而威胁。
他之前或许见过我的出手,但比起陆左、杂毛小道和屈胖三的璀璨光芒而言,对比之下,我反而属于默默无名的背景墙一列,他们或许有一些印象,但绝对谈不上什么深刻。
那寂静的场面,仿佛凝固了一般,久得好像有一年多的时间,然而却仅仅只过了一小会儿。
这情绪很复杂,混合了许多的东西,一时半会儿,我品不出来。
这才是他们瞻前顾后,缩手缩脚的缘由。
或是人。
事实上,寞离长老能够这么快就赶到现场,少不了我的谋划,以及龙云等人的执行力。
他用的,是一把不知来历的骨刀。
在出发之前,我也没有想到。
我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屈胖三的神魂得以回归,让他能够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来。
但龙云却没有任何惧怕,他手握尖刀,死死抵住了河佛长老的心口处。
我不确定河佛眼中的我,当时到底是一个什么形象,我只是尽量平静地说道:“兔http://www.hetushu.com六被送出城,调虎离山之后,被放在了一片林子的树屋之上,外面布得有一片法阵,我朋友屈胖三在破解法阵的时候,神魂被拘——谁干的,找他过来,让他将我朋友的神魂还我,不然,你们两人,给他陪葬。”
龙云冲着我点头,眼中满是崇敬。
寞离长老有着庞大的野心,也拥有着与这野心相匹配的绝对实力,就我个人而言,这个人的修为甚至要比河佛长老这个老东西要更加强悍,而且远没有那家伙的疏于战斗,在处理进攻的时候,表现出十分强势的手段来。
所有的热闹,在寞离长老停下来的那一瞬间,都消失了。
我手中的止戈剑,已经贴到了他的脖子处来。
他就在我将河佛长老擒获的一瞬间,他或许还在谋算着到底是让众人停下来,与我谈判好一点儿呢,还是招呼众人一拥而上,一来能够消灭我,二来还可以将竞争对手河佛也给铲除了去这事儿比较划算,我已经将河佛长老交给了最能够将我意志执行下去的龙云,然后对寞离长老出了手。
不管如何,我们都是他们夺权的威胁,如果能够在这件事情上面踩死我,对于他们来说,是十分乐见其成的。
我回望而去,瞧见龙云就在不远处挟持着河佛长老,在他身旁,有四五个兄弟,而在更外围,则有包括图兰在内的二十来个华族高手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他。
将这两m.hetushu.com人抓住,仅仅只是计划的开始。
胸口的痛楚让寞离长老大声惨叫了起来,而下一秒,我的止戈剑又架在了对方的脖子之上。
听到这话儿,河佛长老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看向了寞离长老。
我在出发之前,就抱着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心态。
屈胖三曾经告诉过我,说我是一个被所有人低估了的人。
他们之前的犹豫,也正因为不相信我能够将人给擒获。
不过从意志上而言,无论是我,还是对方,都有着极为强大的心脏,绝对不会对任何的事情进行妥协。
铛!
所有在我们身边不断奔跑、变换身形的人们,都下意识地停了下来,害怕自己任何的一个粗鲁动作,都会惊到手持止戈长剑的我,而我稍微一紧张,就有可能害得寞离长老的头颅,一下子就跌落了下来。
而在此刻,被逼入绝境的我,终于是爆发了出来,疯狂的程度,连我自己都难以想象,更何况是龙云等一帮被我绕得云山雾罩的人。
被龙云挟持的河佛长老,此刻瞧见我的眼神,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
他的脸上,唯一剩下的,是惊讶。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一个敢想也敢干的人。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河佛长老终于开口了:“说,你要什么,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以交换的……”
经验丰富的他,能够在任何变故发生之前,将刀子捅进那家伙的心脏里面去hetushu.com,让这个隐藏多时的家伙最终毙命了去。
我等的,就是这一句话。
我能够感受得到,寞离长老应该是有着许多的杀手锏,或许还会比河佛长老的瞳术更加恐怖,然而在此时此刻的我面前,他却并没有太多的机会得以施展。
这是未曾有过体会的人所不能够理解的,上一秒的我还在于龙云对话,而下一秒,当寞离长老大声呼喊,准备叫人不用顾忌河佛长老生死,将我擒下来的时候,我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然而直到失去了屈胖三的时候,我方才知道,他的意思,是因为我总是习惯于别人来帮我做决定,使得我没有能够发挥出自己最根本的实力来,也永远都无法估量自己的上限到底在哪里。
双方在一瞬间爆发出了巨大的动静,刀剑相击的瞬间,巨大的劲气震得我们彼此都有些畏惧。
这种战斗狂人的意志,并不介意自己的对手是谁。
最后的一声交击之后,寞离长老“啊”的一声惨叫,接着我的止戈便绕过了对方的重重防御,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插入了对方的右胸口处,从这边一直插到了后面,接着我拔出来的时候,鲜血顿时飙射出来。
我自己也并不知晓自己的上限到底在哪里,也不确定自己的计划是否能够成功,在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之前,就胸有成竹,那是一种二百五的行为。
无论是修为,手段,还是处理事情的方法。
我眯着眼睛看着他,然后笑了www.hetushu.com,露出一口白牙。
正因为如此,使得当听到我带人冲入河佛府邸的时候,莫离长老下意识地反应,并不是避开,而是带着人匆匆赶了过来。
事实上,身处虚空之中的我,视角之广阔,就好像是《星际穿越》之中的结尾处,库伯在黑洞之中,时间与空间的尽头,所瞧见的那些景象一般。
所以他一动,脖子处就划拉出了一道口子来。
作为荒域之外的人,我并不清楚这二位长老的真实实力,但他们作为华族中人,却绝对是有所了解的。
毕竟此时此刻的我,并不是简单的我,而是无数的意志重叠。
对于这样的威逼,许多经验老到的战士,都能够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在事态稳定之前,避免这样的结果,然而他即便是有这样的反应,却也还是没有我快。
大虚空术,是一门在万军丛中,取大将首级的绝佳手段。
我知道这件事情跟怀里的寞离长老逃脱不了干系,所有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朝着他肚子果断地捅了一刀去。
寞离长老低下了头去。
他不动,现场是死一样的寂静。
在大虚空术的面前,即便是他身边有着无数高手,对于我而言,也永远都不存在任何的问题。
而即便到了现在,我依旧是豁出了命去的玩命状态。
我没有理会周围一众人的目光,拖着寞离长老的身子,就走到了河佛长老的跟前来。
它们很像,但又有许多的不同。
特别是在双人交战的时候,一剑神王的意和图书志,占据了最为主要的地位。
除了最顶尖的、对于空间和时间以及世界底层规则有着极深理解的那一部分高手之外,很少有人能够明白虚空与现实之中的关系,也理解不了虚空之中那种多视角、多层次的信息体验。
我几乎下意识地想要扔开手中的剑,而想必对方也是一样的感受。
我刚才动手伤人的时候,几乎是毫不犹豫,止戈剑在一瞬间穿透了寞离长老的胸口,这也是有前车之鉴的。
没有人会想到,华族之中名声昭著的河佛长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会被我击伤并擒获。
这样的事情倘若真的发生了,当事人就真的是难辞其咎。
这把骨刀,比寻常所见的要短一些,仅仅有两尺多长,别看材质未知,但是在与止戈剑交手的时候,也丝毫不落下风。
所以即便被重重包围,他也没有半分惊慌。
而现如今寞离长老赶到现场的切入时间刚好。
当我将刀子抽出来的时候,他终于开了口:“唔……是、是松涛。”
所以我们在刹那之间,又交手了十几个回合。
我笑得十分诡异,连我自己都有点儿吓到了,不过我并不打算跟这家伙说太多。
而此刻他的脖子处,还有一道肆意流淌鲜血的口子。
这不像是在开玩笑,也不像是畏惧什么,而不敢动弹的行为。
事实上,所有人的脸上,都布满了最为深刻的震惊,因为没有人能够想得到,我居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河佛长老和寞离长老连续擒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