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四十一章 什么是真相

从这一点上来说,他有求生的欲望,或者说不要在被我折磨的意愿。
我并没有在这个点上继续纠缠,河佛长老的兴趣再如何古怪,那都是小节,跟龙八斤一般,不过是五十大板子,然后逐出华族而已。
松涛,怎么会是松涛呢?
瞧见此人,寞离长老立刻就大声叫了起来:“族长救我,族长救我……”
当然,也是寞离长老口中那个幕后指使松涛。
我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会如此平静。
不过她还是看向了兔六。
安皱着眉头,不答话,而旁边的松涛立刻就站了出来,伸手拦住了她,开口说道:“不可。”
这个家伙拥有着强大的意志,然而在被我将手臂削成骨头之后,却一下子就崩溃了,选择了投降,甚至在龙云他们犹豫不定的时候,还出言相激,算是帮我做了一点儿事情。
这一剑依旧避开了那家伙的重要脏器,只不过是给人痛楚而已,不过还是让寞离长老紧绷的神经给再一次的崩溃,哭着说道:“是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安虽然是未经人事的女孩儿,但并不是傻子。
我真正要关注的,是最致命的地方,所以我手一招,从且介手中,将兔六给叫了过来。
而松涛则微微一笑,平静地说道:“陆言兄,好大的手笔啊,至于么?”
是谁也不能是他吧?
松涛瞧见阻止无望,只有苦涩地说道:“那好,我陪你进去。”
而龙云等人也押着河佛,退到了院子hetushu.com正中的房间里。
安的脸色也十分难看,在众人沉默的情况下,她开口说道:“你为何会在这里?”
众人进了屋子,盼娘被众人的目光注视着,羞愧不已,又躲进了屋子里去,然而牛二却是个蛮汉,对于这个害死自家主上的娘们儿也是一肚子火,本来以为她待在大牢之中等死,心中稍微平复,此刻瞧见她又出现在了河佛长老的房间里来,顿时就火得不行。
女人叫了一声,然后瞧见满屋子的狠角色,吓得瑟瑟发抖,下意识地抱住雪白的胸脯,然后呜呜地哭泣着。
瞧见房间里略为慌乱的盼娘,河佛长老脸上的表情,就像生吞了一只蟑螂一般,怎么看都难受不已。
而且他还主动问询起我的来意,说要帮我去找寻毒龙壁虎精血的下落。
她对我到底还是有几分信任,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有隐情的,故而才会选择相信我。
我说这事儿,不宜太多人知道,你若想了解,我们进房间里说。
两人也跟着进来,而我们进了屋子时,意外地发现另外一个人在里面,却是头发凌乱、穿得并不多的盼娘,也就是不落长老的年轻遗孀。
因为一旦我们翻脸,将她扣住的话,仅凭着松涛和图兰,是绝对没办法将她保护周全的,特别是在我刚才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将两位长老擒下的情况之中。
哈……
啊……
安看向了松涛,而松涛则振振有http://www.hetushu•com词地说道:“安,不可啊,这个人极度危险,你看一下河佛长老和寞离长老身上的伤势,如果他再将你给控制住了,一切局势都将逆转,到时候你若真的出现了意外,让我怎么活,让华族又怎么活?”
不过我还是平静地说道:“我们进屋,河佛、莫离等人也会在里面;安,我有东西要给你看,我也会给你一个解释,你若想知道,只管进来,若是不想知道,我不怪你。”
他只是一个小卒子,知道的不多,不过却供述了他被河佛长老收买、并且怂恿蛊惑龙云中人出来闹事,准备对族长实行兵谏的过程,以及在龙五这边事发之后,他得到密令,对龙五和盼娘施加毒手的事情。
再一次瞧见兔六,安是惊讶的,而当瞧见兔六那已成白骨的手臂时,这惊讶就上升到了震惊的地步去。
我看着安,然后缓声说道:“安族长,不妨听一听这位帮忙杀人灭口者的话语吧?”
河佛长老却在旁边说道:“血口喷人。”
如果真的如同寞离长老所说的一般,那么屈胖三的神魂,应该就在松涛的手中,那么我离计划的成功,似乎又进了一步。
我在心中安慰着自己,然后开口说道:“安,你来得正好,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被龙云控制住的河佛长老因为失血过多,有点儿精神萎靡、有气无力的样子,然而听到这话儿,顿时就怒声大吼,说你这是诬陷,栽赃陷hetushu•com害,赤裸裸的污蔑……
当听到我喊出“安族长”的称呼时,安的眼神里面,是有一些受伤的。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寞离长老慌忙说道:“他可不是普通的客卿,他是夜先生派来我华族的代表。”
安的脸色有些难看,下意识地看向了松涛去。
安也来了。
这对于我来说,是很有利的。
他神情激动,满身肥肉都在颤动着,而这个时候我却没有给他太多发挥的空间。
我心中怀疑,毫不犹豫地又捅了寞离长老一剑。
龙云带来的人有五十多号,他们围在了房间外围,能够进来的,只有龙云、他老弟龙风、且介和牛二四人,其余人都在外面与两位长老和族长安带来的人马对峙,而河佛长老、寞离长老被我们扣在了手中,进来屋子里的有三人,分别是族长安,松涛以及河佛长老的内侄、华族年轻一代的顶尖高手图兰。
他说完这些之后,耸拉着脑袋,满脸晦暗地说道:“我自知罪大恶极,只求一死。”
布阵者,松涛也。
他双目血红,冲进了房间,像拎小鸡一样,将盼娘给拎到了外面的小厅里来,然后恶狠狠地扔在了地上。
能够成为华族族长的青鸾天女,如何会是傻子呢?
我直接走上去,一把扯下了河佛长老的裤子。
这个本该出现在大牢之中、等待着择日处死的女子,居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河佛长老的房间里,而且瞧她头发凌乱,脸上满是和-图-书潮红,身上还充满了某种特殊的气息,就知道在此之前,应该是做了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我眯眼说道:“哪个夜先生?”
他说得情真意切,搞得我都有点儿感动了。
尽管双方都看对方不顺眼,但那家伙还是彬彬有礼,并没有让我有太多的不痛快。
她知道事情发展到了现在,已经不再是我与她之间的事情,而是事关华族高层的大事,所以她看着兔六,说到底怎么回事?
他一叫喊,走上前来的安脸色立刻变得格外严肃,冲着我大声说道:“陆言哥,我不知道你对我有什么意见,但是你现在的行为实在是太过分了;不过若你现在将两位长老都放了,一切都还来得及,我可以用我的族长之位,确保你后面的人身安全……”
在众人虎视眈眈的时候,我们退到门口的时候,而这个时候安终于做了决定,说好,我进去。
兔六是被我吓傻了,只有将刚才的供词,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裤子脱下,我将还沾染秽物的一面翻开,一言不发,扔在地上。
安冲着松涛甜甜一笑,说好,谢谢。
从这一点,能够证明安对于我的态度,还是充满了信任。
对了,屋子里除了上述这些人,还有另外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做兔六。
盼娘呜呜哭道:“河佛长老说没有尝过不落女人的滋味,所以特地把我从牢里提出来,凌辱于我……”
所以她的目光一下子就变得阴沉深邃起来。
从这样的配置结果来看,安愿意m.hetushu.com进来,是冒着偌大的勇气。
我冷笑,说松涛?他不过是一客卿,如何能够主导此事,而且还能够布出如此法阵来?
“夜先生?”
这位尊敬的资深长老刚才出现的时候,就有些衣衫不整,一开始我还以为人家只是梦中惊醒,匆匆而来,却不曾想居然是在房中成就好事。
在我近乎疯狂而毫无道理的蛮横之下,寞离长老最终也没有坚持住自己的风骨,毫无担当地将幕后之人给卖了出来,而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心脏顿时就是一阵狂跳。
安深夜惊醒,听到事情之后匆匆赶来,对我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保持着以前的尊敬,皱着眉头,开口说道:“何事?”
说罢,我押着莫离,朝着河佛长老那边走去。
不但如此,而且松涛还陪在了她的身边,这事儿对于我来说,实在说太重要不过了。
我惊骇无比,回想起与那人见面的过程,他给我的感觉除了有几分阴柔、也就是娘娘腔之外,大部分时间还是如沐春风的。
这并不致命。
寞离长老一时卡壳,有些犹豫,而就在这个时候,院中又来了一大群的人,为首的却有两个,一位是华族族长安,而另外一位,则是几日之后,就要与安完成大婚,成为她如意郎君的松涛。
如果那些表现全部都是假的,这人得有多阴暗啊?
我不指望这两个老狐狸当着安的面贸然认罪,然后潸然悔悟,而是看向了安,说你相信我么?
就是那位临阵反水,杀了龙五,然后被放逐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