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四十三章 青鸾天女

这是四个不同面目的家伙,只有一个是松涛的模样,而其余的,则是另外三个面孔。
其余人还想上前,却被安拦住了。
果然……
而就在此刻,我与白狼王陡然拔高,冲出了火场,两人在半空中快速交击十数招后,落到了外面的空地之上去。
她能够从寞离长老的话语里,分辨出到底谁在撒谎,也能够从里面瞧清楚了白狼王真实的身份。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青鸟,那是一只有着绿色羽毛的巨大鸟儿。
铛、铛、铛、铛……随着战斗的进行,双方的搏杀也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而这个时候,我也感觉得出来,从底蕴和修为上来说,我面前的这位白狼王并不在我之下,甚至还比我更强。
她这是因为羞愤,所以不想活了么?
纵横的剑气之下,止戈剑所处的地方,突然间出现了汹汹的烈火,将整个空间都给燃烧,连成了一片来。
大虚空术能够让我看清楚对手的一切动静,从而更好的理解战斗本身的意义。
所以白狼王还在与我交手的时候,在另外一边,却是已经达成了共识。
有人试图上前来阻拦,结果给白狼王的一剑划去,当场变成了火人。
这家伙应该是早就有所防范的,所以才会如此。
而那人刚才上前来,攻击的对象并非是他,而是我。
既然之前的我能够在那么短时间内将河佛长老、寞离长老给双双擒下,此时此刻,我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有法器。
和_图_书就在我心惊胆跳的时候,安却突然变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等待之后,我那种诸般意志加于身的巅峰状态早已退却,而一时半会儿也无法让自己达到那样的兴奋点,所以此刻的我,单纯就只是我自己而已。
这些火星子迸射之后,落在地面上、家具上、房梁上,没有半点儿停顿,直接就将所有易燃物都给点着了起来。
白狼王此刻宛如一团剧烈的火团,任何与他相触者,除了我之外,基本上都变成了火人,安的此举,着实让我有点儿看不透。
而在那一瞬间,我也感觉得到白狼王的强大。
安虽然沉迷于虚幻而美好的爱情之中,但她并不是傻子。
十几个回合之后,我感觉周遭开始燃起了熊熊烈焰来。
那个人,才是白狼王。
我不知晓那位夜先生到底是谁,是沈老总,或者别的什么传奇人物,但我面前的这位白狼王,绝对是一位顶级强者,他与寞离长老、河佛长老这样的华族高层有着很明显地不同,那就是他对于战斗的理解,绝对远远超出他们。
如同之前在法阵之中一般。
因为除了意志、思维和信心之外,我与刚才的自己,并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高手交战,并不是打牌斗地主,四个二能够压倒一切,而大小王才是终极炸弹这样的打法。
意志操控。
无论是手中的法器,还是身上的修为,都是一般无二的。
虚空之中能够从多角度看清现实和*图*书世界的一切,而在我看来,包括松涛形象的虚影在内,其余三个都不过是假的,唯独朝着安方向冲去的那个人,身边有着刚才一般模样的迷雾。
而即便如此,我也有着强大的自信心。
那人浑身着火,烈焰将他体表的一切毛发和皮肤都给融成了灰烬,随后他的行动变得渐渐迟缓,最后化作了一团燃烧的黑色碳团,一动也不动。
战斗在最激烈的时候,双方拼剑,拼得双手发麻之时,我在棋差一招,就要被对方斩落的时候,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长剑交击的一瞬间,我与白狼王之间的战斗也打响了。
那就是手段,或者法门。
它终于支撑不住了,轰的一声响,居然垮塌了下来。
他应该是到达了平沙子、杂毛小道的程度,而这种程度,在天下十大中应该是堪称前列了。
她在一瞬间,化作了一抹绿色,然后瞬间变得无比巨大起来。
青鸾……
不管这感情是爱情,还是占有欲,都说明了此人动了情。
华族是一个庞然大物,一个人再厉害,也不可能与它抵抗。
那家伙的身周,居然如同一团迷雾一般,根本看不透。
他挥剑之时所释放出来的杀气让我胆寒。
那衣服一离开白狼王的身上,立刻就化作遮天烈焰,我下意识地遁入虚空之中避开,而这个时候,白狼王也带着浑身烈焰,扑向了安。
而就在我将长剑收回的一瞬间,却发现熊熊跳跃的火场之中,白狼王居然一分m.hetushu.com为四。
结果他们下一秒,都化作了滴油的火人。
好在无论是龙云,还是牛二,都是头脑十分清晰的人,知道此刻的局势并不明朗,任何的一点儿变故都会让之前的大优势崩盘,所以在看管两位俘虏的时候,都显得格外小心谨慎。
安的身边,有十来个护卫,有两个还算是忠心耿耿,直接迎了上去。
直觉让我选择出现在了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位置,但是止戈剑却落在了三米之外。
这样程度的交手,自从上一次的轩辕野战败逃离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了,当明白了这一点,许多人都开始往外面退开去。
我冷然一笑,再一次的遁入了虚空之中。
在所有人都撤离房间的时候,纵横的剑气以及熊熊燃烧的火焰将我们所待的房间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当然,两人交手,除了修为劲气之外,还有一种东西是可以左右战局的。
这是一个战斗型的顶尖大拿,之前温文尔雅的小白脸、娘娘腔,只不过是他外表的掩饰而已,在自己的面具给寞离长老残忍撕开的一瞬间,他表现出了如同火山迸发的暴戾来,两人的长剑不断交击,在房间中奔涌,他手中的火焰长剑每一次的交击,都会有炙热的火星子迸射而出。
然而当我开始准备从虚空中浮现,在他身边进攻的时候,我突然间发现了不对劲儿来。
众人都开始朝着外面撤离。
刚才我若是出现在那儿,早有准备的白狼王已然将我置身于和-图-书火场之中去。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与我一般,常年在战斗第一线中徘徊的人。
我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那就是我与白狼王之间有差距。
除了王明那种劲力宛如大海一般的恐怖怪物之外,其余人的修为差不多也都是这样的一个瓶颈,而我离那样的境界,似乎还差了一些。
但是高手较量,便是这般。
从这一点上来看,我能够感觉的出来,他对安,还是有了真感情。
而能够做到这般程度的人,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说,绝对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家伙。
事实上,之前我带着赴死之心前来这儿的时候,就想过会碰到比我强许多的对手,但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是安的结婚对象。
他们还不够格,参与这样的战斗。
铛!
我瞧见安的脸上,露出了决绝的目光来,她将身上披着的白色披风甩出,然后朝着白狼王猛然扑去。
天啊,安真的是青鸾天女?
那家伙居然把这一大片的空间都给燃烧了去,止戈剑穿梭于火场之中,没有再进攻,而是倏然回返,我伸手抓住长剑,感觉到一片炙热。
确定了人之后,我再一次的浮现,举剑刺去,然而仿佛早就知晓我会出现一般,在那一瞬间,白狼王的足尖一错,人却是避开了我的这一剑,随后将身上的衣服猛然脱下,朝着我盖了过来。
我的大虚空术本来是无往而不利的,但那家伙却把这个视之为打败我的机会,突然之间就发动了,倘若不是我的战和*图*书斗经验还算丰富,恐怕这一局的战斗,我就要落败了。
这就是套路。
止戈剑与火焰长剑陡然相撞,发出了我与松涛、哦,错了,应该是白狼王对话的第一声。
有着这人的示范,使得别人在进入战团之前,都下意识地吸了一口凉气。
恰好,在这一点上,我有着足够的自信。
真正到了这个级别的战斗,天时地利人和,任何的一点儿因素都能够左右战局,稳定的心态和良好的状态,是保持不败的基础,甚至随便一样法器,或者意外,都能够改变战局。
他浑身带着熊熊火焰,扑向了安,双手伸出来,似乎想要在离开之前,将安也给带走。
所以只要安的态度改变过来,白狼王就算是打败了我,也未必能够有什么好下场,所以在认知到了这件事情之后,他也是十分果断,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逃遁。
除了松涛留存于原地,而其余人却是朝着不同的方向逃遁而走。
飞剑!
只不过想逃,问过我了么?
他之所以要走,却是因为在我与他激烈的战斗之中,场外却也发生了变故,众人开始将我们重重包围,然后大部分的刀兵,都朝向了他。
我发现,这家伙的三米之外,方才没有迷雾,而即便如此,我仍然感觉到落在那样的一个地方,会让我处于危险的境地去。
我一直把他当做了小白脸,这让我的判断出现了很大的误差。
任何妄图闯入两人之中的家伙,都会变成交手双方共同的敌人。
铛、铛、铛、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