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四十六章 听陆言讲那过去的事情

我为之一愣,说什么叫做无字天书?
说到这里,他顿时就恼怒起来,骂了一句脏话,方才继续说道:“结果我降了,狗日的却一点一点,就好像挤牙膏一样,时不时给我看一点儿,后面最重要的部分就要给的时候,结果丫的却失踪了……”
我被虎皮猫大人看破心思,有点儿尴尬,说这个、唉,这个啊……
听他说完,我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既然知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华族这儿的变故是巨大的,首先一点,那就是族长的权力在铲除了河佛、莫离两位内外勾结的大长老之后,得到了空前的凝聚,在得到了龙云、且介和牛二等一众少壮派的支持和龙不落的政治遗产之后,也拥有了巨大的话语权。
我讲到了与屈胖三的见面,俞千二的忠义,还有我们联手铲除钊无姬的今天大战。
但对于我来说,屈胖三的消失,却有一种痛彻心扉的难过。
我说起了自己回乡途中的大巴车上,给人下了引蛊,又将其自己在半路孕育了聚血蛊,在最关键的时候,却给小妖姑娘救了下来,并且指引我去找我堂兄陆左。
他点头,说对,你们跑这荒域过来,是干嘛的?
我愣了一下,说谁?
啊?
虎皮猫大人不答反问,说你们跑到这个、这个什么地方来着?
我说接下来,我们该干嘛?
我简单讲了一下目的和缘由,说起了毒龙壁虎精血的事情,听完之后,他恍然和*图*书大悟,说我勒个去,我一直以为毒龙壁虎是毒龙钻呢,原来是这等奇物,之前的时候听说过一些,却没有想到在这儿会有……
这样的讲述,十分漫长,不知道为什么,在传说中的虎皮猫大人,我没有半分保留,尽量将这里面的大部分细节,都讲清楚。
毕竟谁也不知道这里面的变化,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了后来的时候,他居然……
来到了无忧宫,依旧是上一次见面的雅致房间,除了安之外,还有一个男人。
虎皮猫大人瞧见我情绪有点儿低落,立刻意识到了什么,拍了拍我的屁股,说嘿,是不是觉得你们家屈胖三走了,心里面有些失落啊?
好吧,瞧见旁边呼呼大睡的虎皮猫大人,我才发现自己居然从白天讲到了夜里,又从夜里讲到了白天。
尽管现如今的安权势大增,但这态度,比之以前,却是好了许多。
啊?
呃……
睡着了。
不但如此,她还凭借着自己青鸾天女的身份,获得了许多中立长老和部族民众的支持,名望如日中天,有一点儿快要赶超老族长的架势。
我半天答不出话来,虎皮猫大人笑了,说你别紧张啊,放心,我不会生气的,事实上,屈阳是我,虎皮猫大人也是我,屈胖三自然也是我,每一段记忆,都是格外珍贵的,现如今缺失了那一部分,感觉就好像男人没有了鸡巴,跟太监差不多——你放心,我会跟着你m.hetushu.com,想办法把那段记忆找回来的。
然而让我失望的,是虎皮猫大人一直静静地听着,却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
作为藤族部落之前的大长老,他与我也算是熟人,只不过之前的时候他一直没有露面,怎么这会儿,却又出现在了无忧宫?
蚩野。
啊?
对于陆左他们而言,人生导师虎皮猫大人的回归,这是一件非常值得人高兴的事情。
只可惜,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太过于骨干。
现在的风向一切都好,风平浪静,大有一种和谐社会的感觉。
我讲到了陆左在大凉山被冤枉,逃遁而走,而我则去了茅山,经历了杂毛小道的被罢免和符钧的被选举,又经历了杂毛小道的自革山门。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安开始了对于旧势力的清洗。
我抱着熟睡的虎皮猫大人,然后回到了汉城来,又住进了医馆之中去。
而我们这边正说着话呢,之前那位女官又来到了医馆,说族长安想要见我,询问我若方便,便去无忧宫一见,而若是不方便,她过来找我也行。
但虎皮猫大人表示要找回屈胖三的记忆,这又让我安心许多,觉得虎皮猫大人果然和传说中的一般模样,处理事情滴水不漏,天生就是让人折服的王者。
虎皮猫大人说对,凡人法阵,万事万物皆有规律,一眼可明,而这无字天书之上记载的法阵,都为神魔之法,人力有时尽,根本无法从其中找到http://m.hetushu.com什么规律,故而我也不能破解。
我讲起了杂毛小道帮着我,让我拜师陆左,随后去了缅甸找雪瑞,从而遇到了虫池化身的虫虫。
我听完,终于明白,说所以说这个陷空失灵阵,就是无字天书之中记载的阵法咯?
听到他的话语,我先是一愣,随即激动了起来。
这清洗来得格外猛烈,大有一种要么臣服,要么滚蛋的架势,在这样的大势之下,以图兰为首的一大批旧势力爪牙,在最后终于选择了臣服,而正是由于这一大帮子人的倒戈,使得河佛、莫离等人的余孽也跳不出什么脚来。
安置妥当了虎皮猫大人之后,我来到了外院,找到了坨鹊二老,询问起了这两日发生的事情。
他愿意听我的故事,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好算不错的事情。
听到这些,我心中安宁许多。
我说荒域。
虎皮猫大人愤愤不平地说道:“当年大人我纵横天下,自觉天下法阵,莫过于此,没有我破不了的布置,即便是西洋景物,对我而言,也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结果沈老总那家伙为了收服我,布了一个大阵,将我围困了七七四十九天,最终让我饿晕在了阵中,又诱之以利,言明这手段却是从那《无字天书》之上得来的,我若肯为他做事,便给我无字天书阅览。”
我讲故事,讲自己的经历,一天一夜,不眠不休,都不觉得疲惫。
他指着旁边的几个点,说这儿、这儿,还有那www.hetushu.com儿,都是无字天书上面的手段布置,对,对,我想起来了,靠,绝对的,沈老总那家伙,绝对没死。
如果说虎皮猫大人回归之后,对于屈胖三这事儿一点都不在乎,我心中虽然有一些介怀,不过却也无能为力。
我听到这儿,思绪顿时就飘了很远很远,好一会儿,方才说道:“那是2013年的夏天,我接到母亲病重的电话,匆匆忙忙订车回老家,我们家里是不通火车的,在东官厚街那里,有到我们县上的卧铺大巴,我就是去那里订的车,在车站的时候,我买好票,等车的时候瞧见一个女孩子,长得那叫一个漂亮,有点儿像是台湾女神林志玲,只是没那么高,不过胸口鼓鼓囊囊的,看得人脸上直发烧……”
这个真没办法。
如果这段意识只不过是被压制了的话,听了我这么多的经历,它应该会苏醒过来,然后成为三体合一的他自己。
我讲到了黄泉路的经历,包括我与地魔的渊源,以及虚清真人的交往,还有初抵荒域的事情。
虎皮猫大人既然回归,我再无心结,让坨鹊二老帮忙看住睡着了的虎皮猫大人,然后跟着那位女官一起前往无忧宫。
虎皮猫大人说还能有谁呢,沈老总那家伙呗。
他嘻嘻一笑,而我愣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呃,你的这比喻,还真的有些别致呢……”
他摆手打断了我,说不、不,时间多的是,你从你怎么踏进这江湖说起——我记得你之前的时hetushu•com候,是在江城那边打工来着,对吧?后来陆左想去找你,结果没有遇到,然后就没有了联系,你讲一讲,你怎么又突然间介入这事儿来的?
我说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虎皮猫大人往旁边柔软的草地上一躺,然后双手枕着头,说做鸟儿太久了,都忘记做人的感觉了,我这几天得适应适应,再跟你一起去找毒龙壁虎,回头还得找白狼王,甚至那个什么夜王;在这段时间里,你想跟我讲一下你的事情,包括你和屈胖三的事情……
之所以如此,大概是我太想屈胖三能够回来了吧?
此刻的虎皮猫大人比起屈胖三来,更加OPEN,更加骚话连篇,弄得我都有点儿不太好适应。
呃……
我讲到了与虫虫一起重走北上之路,挑战三十六峒的苗蛊。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试图用这些讲述,来唤醒它灵魂中,身为屈胖三的回忆。
他斗志昂扬,听得我心中激动。
虎皮猫大人冷下了脸来,眼睛眯着,然后说道:“阴魂不散啊,那帮家伙弄成这样的结果来,肯定是有一些所谓的目的,不过他们大概是忘记了我虎皮猫大人的恐怖——一个屈胖三,还是太年轻,大人我方才是老油条,他们既然将我给弄出来了,就让他们感受到被虎皮猫大人支配的恐惧吧!”
我躺在虎皮猫大人的身边,讲述起了当初的往事来。
我说当初我和洛小北一起来到了荒域……
我还讲到了后面我与屈胖三两人联手,闯荡天下的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