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五十章 涅罗山谷

我用几包盐、鸡精以及一盒子巧克力,将人虎妞从离桑一族给骗过来,帮我们当向导,我曾经拍着胸脯给人家族长说会保证虎妞的安全,结果这一进谷中,虎妞就莫名其妙地死去,这事儿着实是让我有点儿被打脸。
这些玩意的体积十分小,但数量却多,一片一片的,密密麻麻,不断蠕动,看得人心惊胆战。
我想要把情况给弄明白。
深坑之上,尽是腐败的落叶,从外表上,很难看出来下面还藏着一个满是淤泥和浓浆的深坑。
而这个时候,虎皮猫大人却叹了一口气,说唉,我们被困住了。
我刚才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虎妞的身上,心中充满了懊恼,此刻方才发现跟着我们一路过来的冯溪却不见了踪影。
很惨。
而这个时候,我方才发现它身上爬满了指甲盖大小的蚂蚁,这些蚂蚁呈现出火一样的红色,行动快速极了,不断地爬上爬下,时不时用那锐利的口器撕咬。
这事儿的确是让人太羞愧了。
说罢,他大声喊道:“冯溪,冯溪,在的话就吱个声,你这个时候不声不吭的,捉迷藏咩?”
是虫子么?
当务之急,是弄清楚虎妞到底是怎么死的。
这头载着我们跑了不知道多少里路的猛虎,在这个满是瘴气和虫子的山谷,最终失去了性命。
我也反应了过来,往旁边退开几步,左右望去,发现雾气越发浓郁,而在周遭的草丛之中,那声音越发频繁了起来。
虎妞并不和图书是溺水而死,也不是别的什么原因,而是被人用剑,或者别的锐利之物,刺穿了心脏,然后一声不吭地死去,最后被弃尸于这满是虫子的泥坑里面。
在那一刻,我的心头是无比的气愤,想着倘若能够见着那冤越一族的人,必将要兴师问罪,好好痛骂他们一回。
那斑斓猛虎挣脱不得,开始自残了,一边嘶吼,一边拿牙齿去咬自己的手,咬得鲜血淋漓。
我这个时候,心头有恨,而且恨意浓烈。
等等,冯溪到哪儿去了?
虎皮猫大人指着左边不远处的一颗槐树,说他刚才跑那儿去吐了啊,人呢?
而在这个时候,突然间远处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虎皮猫大人听到了,双眼瞪圆,开口说道:“有点儿不对。”
我听到那猛虎的呜咽之声,心中气恼,挥剑斩去。
这些虫子身上沾满了各种细碎的脏器碎块和鲜血,脑袋前面的口器有一对锋利如刀的对颚,在那猛虎的身上剪出伤口,然后爬了出来。
那泥坑仿佛有莫大的吸力,给人的感觉好像不断往下沉陷,就算是我,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将人拔出,结果身子一拉出来,发现泥潭之中并非一片死寂,有许多尾指粗细的小虫子,大部分都钉在了她的体表之处,还有一部分,则在她的身体和大长腿处钻来钻去。
我冷笑,说你放心,再厉害的法阵,我也能破去。
为什么?
然而当我施展的和*图*书时候,却发现自己根本遁不进虚空之中去。
我也顾不得太多,快步走到跟前,站在泥坑外面,伸手过去,抓住了虎妞的肩膀,然后费力将她拉出了泥潭来。
要知道,虎妞是一直跟在我们身后行走的,如果她落入泥坑之中,必然会叫唤,至少会有动静出来,然而我们走了一路,回头才发现她不见了,再找过来的时候,人却已经死了,这说明了什么呢?
我拦住了他,说别,这个山谷里面很古怪,我们一起去找,免得失散了。
有一些因为吸血吸得太多,“啪”的一声,身子一下子就爆开了,粉嫩色的皮肉破开的一瞬间,黑红色的鲜血洒满了草地。
冯溪说“哦”,然后稍微退远了一些,然后又传来了呕吐的声音,搞得我都有点儿想要吐了。
它死了,双目失去神采,一动也不动。
不过问题来了,到底是谁,竟然能够在我和屈胖三、哦错了,虎皮猫大人的眼皮子底下,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而且还能神不知鬼不觉。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聚血蛊的气息逼发了出来,笼罩在了那头斑斓猛虎的身上去。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强忍着这种极度不舒服的感觉,然后给虎妞检查了一下,很快就在她的后背处发现了一处细小的锐物穿刺伤痕。
我瞧见了,赶忙冲到了跟前来,伸出手去,一把将暴躁不安的猛虎给按住。
剑尖挑开那玩意的身体,斩成两段,却不http://m.hetushu•com曾想竟然有墨绿色的气息一下子爆开了来,一股粪坑一般的恶臭气息,瞬间弥漫而出,又臭又刺激,辣眼睛,弄得我眼泪都快要流了下来。
是什么呢……
我们两人一起,小心翼翼地朝着左边那儿的槐树摸了过去,走到跟前的时候,发现了一摊呕吐物,显然是冯溪刚才瞧见虎妞死去的惨状而吐出来的,只不过周遭都没有瞧见人影,也没有半分气息。
这些虫子有点儿像是蚯蚓,呈现出暗红色的光泽,圆筒状,一节一节的,看不清头尾。
我下意识地往虎皮猫大人这儿靠近一些,又瞧见了不远处驻足的斑斓巨虎,总感觉少了一点儿什么。
这情况让我有些骇然。
那畜生显然是受不了这般非人的疼痛,奋力挣扎,不过它再生猛,也终究不过是一头畜生而已,与我自然还是不能比的,所以给我死死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只有通过口中的声声虎吼,表达出了极度的疼痛。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在这儿捣鬼的,应该就是冤越一族的那帮人吧?
它与那些虫子钻入的伤痕并不一样,能够很明显地瞧出分别来。
而原先还虎虎生风的虎妞,此刻胸口以下,全部都浸入泥浆里面去,只有脖子和头部落在了外面,从我这个角度望过去,她的脸铁青,七窍有血流出,气息全无,显然是已经死去了。
我往伤口处仔细看,瞧见它被依附、或者说被咬的那一片,迅速地红肿起http://www•hetushu.com来,粗粗的虎毛掉落,伤口迅速糜烂起来,温度也升高。
虎皮猫大人皱起了眉头来,说这个地方,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啊。
地上的那些吸血虫子仍在爬动着,有的却是扭动身子,朝着我这儿爬了过来,我心中烦闷,瞧见这些玩意沿着我的鞋帮子,就要爬上我的小腿来,忍不住将其直接碾碎去,一摊有一摊的鲜血爆开,整个空间里都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旁边的冯溪有点儿受不了这样的场面,“哇”的一声,将我们路上吃过的干粮,全部都吐了出来。
冤越一族,为什么会选在这么一个地方住着呢,单纯是为了防范外族的入侵么?
而过了大概十几秒钟,从它的肚子里居然爬出了十几条蜈蚣一般的绿色爬虫来。
就一眨眼的功夫,冯溪也不见了。
虎妞的身上,差不多有一百多条这样的虫子,不断地一收一缩,身子迅速涨大,就好像在虎妞身上结出来的果实一般,一串又一串,密密麻麻,看得人浑身发麻。
我的心中有些发凉,看向了旁边的虎皮猫大人,说出了我检查之后的结论和判断,然后问他觉得是谁干的?
说罢,我开始施展出了大虚空术来。
这种种诡异的事情让我肚子里憋着一股火,呼吸也越发沉重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听到了一声“嗷呜”的虎吼,猛然回头,瞧见那头身型巨大的猛虎,一下子就滚落在了地上,痛苦地嘶吼着,满地乱打滚,草屑泥浆四处飞散http://www•hetushu.com而起。
这个什么涅罗谷,也太过于凶险了吧?
他说我去找找。
虎皮猫大人点头,说好。
我看得也是心中难受,拔出了止戈剑,将剑身平平放在了虎妞的身上,猛然一用劲儿,通过“大雷泽强身术”蓄积的雷意在一瞬间激发出来,蓝紫色的电芒从剑尖迸发,遍布了虎妞的全身,而那些吸血虫子也簌簌掉落下来,在草地上不断扭动着身子。
这道伤痕,直接穿透了她的心脏。
虎皮猫大人似乎不太喜欢,说了他一句:“去旁边吐去。”
我心中气恼,然而却挽回不了那头斑斓猛虎的生命,在经过一阵嘶吼和挣扎之后,我终于不用在压住它了,因为它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我先是一惊,随后看向了虎皮猫大人,说冯溪呢?
我点头,说对,的确不对劲。
什么情况?
我心中骇然,而且还感觉到脸上一阵热辣,十分难受。
我回过头来,看着旁边的虎皮猫大人,说你说得对,有的时候,杀人越货,或许是一个好办法。
他喊了两声,结果依旧没有回应,这个时候脸色就有一些不太好了。
这气息是来自于食物链顶端的聚血蛊,那些火蚁感受到了,簌簌掉落下来,仓皇逃离而去,然而即便如此,那老虎依旧嘶吼不已,仿佛疼痛并没有解除。
我操……
顿时就有一大股的血腥之气蔓延了出来。
好像我们进这涅罗谷里面来了之后,整个人的反应都下降了许多,若不是冯溪说起,我都忘记关注起虎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