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五十二章 夜先生

而回答他的,居然是虎皮猫大人。
白狼王在我的身后笑,说安说是我给你的,你就真的信了?
我暗道一声“苦也”,随后后背中了白狼王怒吼的一拳,整个人就仿佛被碾碎了一般,世界顿时就是一片漆黑。
砸在我脑袋上的,是量天尺,我感觉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头轻脚重,然而却依旧咬牙没有倒下。
果然,世界上最难防范的,就是来自于你最信任的人手中的暗箭。
而这个时候,虎皮猫大人咧嘴一笑,说白痴,你觉得我会没有准备,就跟你开战?
我下意识地睁开眼睛,结果发现舔我脸的,居然是一条大狼狗。
白狼王笑了,说我就知道你会拒绝,不然怎么会显出我的手段呢——对了,陆言对吧,你玩过活剥人皮么?
而这一次,我并没有能够扛过来,而是直接晕倒了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渐渐地恢复了一些意识,感觉脸上热热的,不知道什么东西在舔我,还有一股热烘烘的腥气,弄得我直恶心。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量天尺又朝着我的身后砸来。
这个时候我生气了。
我浑身无力,顿时就双脚发软,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居然在我的身上动了手脚来。
姑娘说怎么不可能?族长说抓你过来,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你们外面来的人,狡猾得要死,个个都给地老鼠一样……
哎呀,到底是什么啊,我好头疼。
我感觉到整个世界都黑了下去,然而hetushu•com下一秒,我还是硬生生扛住了这样的眩晕和昏迷,随即发现,在我身后偷袭我的,并不是别人,而是我一心想要保护的虎皮猫大人。
我现在想起来了,我昏迷过去的时候,白狼王好像是说了一句夜先生。
又或者,被动了手脚,入了魔的虎皮猫大人?
在他们面前的愚蠢,只能证明我还是太不成熟了,没有与这样老奸巨猾的家伙对抗的经历。
唉……
而那位夜先生,极有可能就是外面的人,甚至根本就是沈老总,又或者小佛爷?
我说怎么可能?
既然是一伙的,又何须逃走?
最后的意识,是白狼王的声音。
我一愣,知道自己的行为正好被对方逮了个正着,哑口无言,而那叫做维子的小姑娘也给吓得浑身发抖,哭一般地跟白狼王解释,说族、族长,我没有跟他说,我什么都没有跟他说……
他好像是在跟虎皮猫大人说话,寥寥两句:“夜先生,这个家伙还真的硬……”
他与我面前的这白狼王,根本就是一伙儿的。
小姑娘猛点头,说对、对……
毕竟无论是沈老总,又或者小佛爷,这样等级的大BOSS,根本不是刚刚从新手村里面毕业的我能够敌得住的。
双方交手,重手打击,这个时候我也是穷途末路,知道唯一的机会就是挟持白狼王,所以分外卖力,想要趁着尘埃未定,上去将他给拿下。
那姑娘笑了,说咬http://www.hetushu.com死你活该——别乱动啊,族长说你是个危险人物,稍微不留神,就得给你跑了。
两人一唱一和,我完全就懵住了。
那家伙稍微耍了点儿手段,让我为了赢得虎皮猫大人的信任,将自己这几年的经历,包括内裤都给抖落干净了。
现在敌方对于我的一切,都是了如指掌。
此时此刻的我,整个人都给那虎皮猫大人的偷袭一尺给砸得晕晕乎乎,反应也都不再灵敏。
我感觉头颅已经破开,滚滚的鲜血从我捂着头颅的指缝之间往下流来,将我的眼帘遮住了去。
啊?
而且如果是真的,我真的是蠢到了家。
所以在一瞬间,我转变了攻击目标,猛然回头,然后朝着虎皮猫大人扑了过去。
啊……
那家伙在这个时候,表现得比之前更加稳当,防守得宛如铜墙铁壁,让我根本无法突破。
我听到了,毫不犹豫的拒绝,说:“休想!”
白狼王走到跟前来,伸手拦住了那小姑娘的腰肢,在她脏兮兮的小脸蛋上面亲了一口,然后笑着说道:“哎呀,好久没见,长漂亮了?你叫什么来着?”
那是一个女孩子,约莫有十四五岁的样子,怯生生地看着我,然后说道:“你、你别动啊,不然我就要阿旺咬死你……”
那小姑娘慌里慌张地跑了出去,而白狼王则走到了我的跟前来。
这玩意身型巨大,跟一小牛犊子差不多,舌头之上还有倒刺,弄得我http://www.hetushu.com满脸伤痕,而还没有等我清醒过来,便有人开口说道:“维子,你看着这家伙,我去叫族长他们啊……”
意识溃散。
而随着鲜血的滑落,我的思维也有一些混乱,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的意思,是安跟你是一伙的?”
啊?
我一愣,想起白狼王见到我的时候,还说了一句论语,立刻上了心,说外面的人?你知道外面的人?那么那位夜先生,是不是也是外面的人?
而即便如此,我还是咬着牙,冲上了前去。
我一边往后退,一边捂着头,艰难地说道:“你、怎么会是你?”
白狼王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仿佛想起来什么,说哦,你妈叫做晴子,对吧?
我听到这家伙的话语,一股怒火陡然冲出胸腔,朝着他恶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说畜生、禽兽不如。
然而白狼王这种从刀山血海之中杀过来的滚刀肉,又怎么会是那般好搞定的?
白狼王哈哈大笑,然后一脸邪魅狂狷的模样,然后盯着我,好一会儿之后,方才说道:“夜先生状况有点儿不稳,在休息,把你交给了我——他说你身上有一个好东西,叫做聚血蛊,只要你把这东西交出来,寄托在他身上,就可以饶你一条性命,如何?”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栽得倒也不算亏。
啊?
我扑腾而上,抓住了那量天尺,正要发力,却感觉到腰间倏然收紧,浑身的气力居然都试不出来了。和_图_书
白狼王霸气地说道:“不然呢?安那小娘皮,上都给我上了,自然是什么都听我的安排,她给你的那魂珠,却是给我动了手脚的,你觉得跟屈胖三的神魂气息很像,并不怀疑吧?哈哈,你个蠢货,我既然做了那么多的谋划,怎么可能就这般轻而易举地拿给了你?”
他是假的?
虎皮猫大人仿佛说了一句什么,但我最后却听不清楚了。
我动了动,发现自己全身给绑在一根柱子上,然后又有捆仙绳一样的法器将我修为限制住,根本就使不上来劲儿,不由得苦笑,说我给绑得严严实实,哪里能够动啊?你把那狗给扯开,别一不小心,就咬了我。
也就是说,此刻的这位虎皮猫大人,其实并不是真的咯?
所以他的种种,我虽然抱着怀疑,却并没有太多的实际行动。
我都准备好牺牲自己,让他逃离,结果却发现他根本不需要逃离。
我期待着那姑娘单纯一些,给我答案,对方的话语也仿佛就在口中了,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房间的门给推开了,白狼王优哉游哉地走了进来,冷冷地看着我,说陆言大兄弟,你很闲嘛,大难临头了,还想着泡我这儿的小姑娘?
我倘若是诸般状态加持,一剑神王俯身,或许还有机会,而此刻身受重伤,又如何能够拿得下他?
这对于我来说,无疑才是最大的噩耗,我在这帮人的面前,再也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啊?
说罢,他突然间一脚蹬地,朝着我这儿http://www.hetushu.com倏然而来。
虎皮猫大人的脸上,露出了天真无邪的笑容来,看着我,说你个傻波伊,真以为事情会那般简单?
虎皮猫大人在我的身后阴阴笑道:“秋水先生当真是神机妙算,就知道你是个傻比,这么容易就信任了我,将底裤都给掏了出来,头脑简单得可怕啊……”
白狼王三言两语就将我说得完全懵圈,而这个时候,他瞧见我还没有倒下,冷笑一声,说你倒是个骨头挺硬的家伙,不过在我白狼王的身后手中,你到底还是嫩了一点儿,哈哈……
说罢,有人离开,而这个时候,那头大狼狗被人扯开,露出了一个脏兮兮的小脸蛋儿来。
小姑娘哆哆嗦嗦地说道:“维、维子。”
事实上,我之前就对虎皮猫大人有了一些怀疑,然而问题在于如果是屈胖三,我就能够立刻瞧出不对劲儿来,但如果是我根本不熟悉的虎皮猫大人,他做的一切事情,我都无法用常识和经验来推测。
之前的时候,我还尝试着在白狼王那儿找突破口,就是因为我觉得即便对方是魔化了的虎皮猫大人,我还是有一些心理障碍,不敢对他如何,然而他却不管,一而再、再而三地过来,就让我十分恼怒。
也就是说,现在在屈胖三身体里面的那一位,其实根本不是什么虎皮猫大人,而是夜先生?
白狼王一把推开她,说我操,原来是我的种,我说怎么这么漂亮呢……不过也不怕,回头等你十六岁的时候,来我屋啊,我好好教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