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五十五章 这尴尬的梦境

这就奇怪了,为什么聚血蛊吸收了无名这样的远古神魔,怎么会做出这样的梦来呢?
那人不是别人,而就是我。
然而这一次梦中的对象,并不是一剑神王、雷电法王等耶朗柱国,而是一个平凡的妃子,而且还是一个红杏出墙的女子。
我梳着、梳着,突然间有一个男人从我的背后抱紧了我,然后紧紧地勒住了我的胸口。
因为这一次梦境,给我带来的能力和手段,正是我此时此刻,最需要的东西。
我脑子似乎有一些迟钝,仿佛忘记了一些什么细节。
论地位来说,这一位雾妃自然是很高的,毕竟是耶朗王的老婆,连出轨的对象,都是什么武陵王,但论修为和实力,她远不如一剑神王那样的大拿强大。
我擦,这是拒绝么?
白狼王在旁边微微一笑,说陆言,你可知道,你逃过了一场大劫?
对于这种事情,我个人的态度是保持着宽容,也不会有任何的歧视或者好奇,但自己不行。
虽然一样都不好受,但我一直紧绷的神经,在这个时候却放松了下来。
身体表面的灼热依旧在烧炙着我的神经,一阵又一阵,然而或许是习惯的缘故,或者是那毒龙壁虎的精血发挥了作用,又麻又痒的感觉终于代替了它。
男人毛手毛脚,口中说道:“嫂子,你这么的条件,能够变幻各种形态,身体能够随意改变,这般厉害的手段,居然被视为妖邪,简直是太浪费了——来,m.hetushu.com这儿给我变大,大、大、大……”
于是我闭上了眼睛。
只是……
这三人走进了屋子里来,夜先生看着瓮中有气无力的我,不由得笑了,指着旁边那一个长得跟我一模一样的男人,然后咧嘴笑道:“来,陆言,评判一下,他跟你像不像?”
最可恶的,还是我亲手帮助他占据了屈胖三的身体,随后还给他耍得团团转,可以说,如果让我选择最恨的一人,将我皮给活剥了的白狼王都不能排在首位。
而就在我努力回忆起梦境之中的事情时,房门被推开了,走进了一个人来。
那个叫做维子的小姑娘,并没有告诉我,这话儿到底是谁告诉她的。
我说什么劫?
武陵在哪里,没有人知晓,但我却知道那个长相英俊迷人的男子,总是时不时在角落里朝着我发出炙热的光芒来。
这是聚血蛊十八个梦境之中的其中一个。
那种别扭感一直持续了许久,我方才从中走出来。
夜先生不回答,而是一字一句地问道:“像,还是不像?”
啊?
我想起来了,我是他从一个混沌世界带回来的女孩儿,因为救了他一命,所以被他娶回了王族之中来,但是对于我的身份,曾经无数次地被王族之人诟病,唯一对我还算是不错的,恐怕就只有一个人,也就是王的弟弟。
这可就是真厉害了……
如果代入的是男性,不过是春梦一场,然而是女性的和图书话……
果然,那男人一把就把我给转了过来,然后将我推倒在了地上,一口咬住了我的耳朵,哼着声音吼道:“你是我的,耶朗王朝也是我的,那个不解风情的家伙,什么都不动——来,嫂子,变一个汉朝秀女来给我看看……”
要知道,从我以往的经验来说,聚血蛊吸收的能量越强,梦境之中的那一位,就越是强大。
夜先生平静地说道:“青鹿王此刻的模样,是用你身上剥下来的皮变的,如果不像的话,就需要将你头颅上面的皮也给剥下来了——毕竟是要拿去骗陆左和萧克明他们,细节上一定要做到位,要不然,很难瞒得过那帮老炮的……”
他叫做武陵王。
无法描述的古怪。
法门是可以学习的,但天赋却不是。
真正的屈胖三不知道怎么样了,而此时此刻,是那个叫做夜先生的家伙,鸠占鹊巢。
因为之前的所有手段,都是一种法门,或者说是手段,但此时此刻的这种,都可以称之为一种天赋、或者说能力了。
大概是因为我过于抵触的缘故,梦境似乎很长,后半段却变得恍惚,碎片化了一般,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本我的意识一瞬间决心,处于对男性的抗拒,我下意识地去推开他,而梦中的我,也的确推开了他,然后说道:“叔叔别闹,奴家可是你嫂子……”
几乎是在闭上眼睛的一瞬间,我就进入了梦乡,而梦里的我,居然变成了一m•hetushu.com个女人。
容我想一想。
我闭上了眼睛,开始回忆起来,然后想起了某种不可描述的过程中,从B到C,从C到D,从D到F,从F到E的全部精力,以及雾妃完成这过程中所做的一切……
我也没有再多问,毕竟在这样的龙潭虎穴,幻想太多的事情,实在是有一些可笑,而她有一句话说得挺对的,那就是接下来我还将面临着更多的折磨和苦难,不管如何,总得吃点东西,喝口水,要不然很可能熬不下去。
我终于明白了在吞噬了无名那么强大的史前神魔之后,我为什么会梦见一个身份尊崇、但没有什么顶尖手段的雾妃,还梦见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满腔怒火,冷冷说道:“你们到底搞的什么鬼?”
他用脑门顶住了我的后脑勺,喘着粗气,然后说道:“嫂子,你好迷人……”
小姑娘在我吃完东西之后,然后离开,而我在腹中没有那么难受之后,突然间就开始困了起来。
啊?
这一点,当真是无比的奇怪。
这种感觉,还真的是很奇怪。
在地狱里,就得仰望天堂。
尽管我此刻已然是视死如归了,也抱着必死的决心,但到底还是期望着活下去。
每一次与他的目光接触,都能够让我的身子发软。
这人叫做青鹿王?
这是我唯一一次梦见自己成为一名女性,按理说应该是一个很不错的体验,但没有想到的,是梦境之中,居然还发生了那么多不和-图-书可描述的事情。
果然,那个小女孩儿维子说得对。
哦,错了,应该叫他夜先生。
就像我爱吃甜豆腐脑,你非要逼着我吃咸豆腐脑,这怎么行?
他用炙热的眼神看着我,肆无忌惮的侵略眼神,看得我浑身发热。
等等……
抛出这夹杂其中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我终于把握到了一些振奋人心的事情。
那人抬起头来,冲着我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白牙:“夜先生坐下,青鹿王,拜见阁下。”
她侍奉的,是耶朗的王者,一个拥有着伟岸身材和严肃表情的男子,那个男人在外面开疆扩土,而后宫之中,却只有寥寥几人。
也就是说,只要我能够逃脱困境,这一身剥去了的皮囊,我还能够重新找回来。
这是人类的天性,对于生,永远都保存着幻想。
这位欺骗我感情的夜先生,才是我最想杀的人。
啊!
我坐在梳妆铜镜之前,梳着自己油亮黑顺的长发,它们就像天边的云彩,在象牙梳子的映衬下,显得是那么的美。
这一次的梦境,是我所有的梦境里面,最不堪回首的一次。
一个是白兰王,而另外一个,则是屈胖三。
他们叫他武陵王。
他最珍爱的一个女人,叫做玉妃,至于我,不过是一个不得宠的女子而已。
她是王的女人。
毫无疑问,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梦——事实上,即便是在梦境之中,我也有了“本我”,以及梦中的我。
改头换面与变幻身形。
梦想得和-图-书有,因为万一实现了呢……
随后我开始思考起这梦境来。
从梦中苏醒过来的我,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处于一种恶心欲吐的情绪之中,这种情绪甚至比被人剥皮还要难过。
或者说长得跟我一模一样的男人,他进来之后,恭恭敬敬地站在了一边,随后又进来了两个人。
当瞧见那人的时候,我浑身一震,宛如雷轰。
啊?
这是一个前凸后翘的女人,而且不是一般的女人。
我想这是很多取向正常的人都无法接受的,虽然我们平日里多调侃这种事儿,对于此类的事情也保持了最大的宽容,而美国甚至都已经在为这事儿平权了,但真正发生到自己的身上时,却还是有点儿受不了。
我后来知道了那个男人的名字。
这里面似乎还有许多的东西等待发掘,但我却突然间感觉到了头疼。
他语气平淡,而旁边的白狼王面露凶光。
雾妃是一个来自于某处秘境或者异域的女子,身份不明,修为不明,她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强,与世无争的她终归到底,也只是一个脆弱的小女子,而她的能力,就是改变自己的模样,改变自己身体任何部位,随着自己的心意变动,在受到伤害之后,也能够通过控制身体的手段,减免损失。
他的目光让我想起了昨天受到的折磨,知道跟这帮人硬顶着,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于是叹了一口气,说道:“像,的确很像;或者说,根本就是另外的一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