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五十九章 厉害了我的哥

我说哪个音?
这规模,的确是有了C。
我点头,说对,他是我堂哥,也是领我入门的师父。
我苦笑,说甭说您,我自己都别扭。
我将自己弄干净了之后,从乾坤囊中取了一套衣服来穿上,结果衣服愣是穿不进,最后没办法,弄了一件宽松的睡衣,这才勉强套上了去。
最可气的,是这身材简直就是前凸后翘,魔鬼身材,倘若是出现在一位女士身上,简直就是绝美了,但问题在于,我特么是一男的。
我没有隐藏,走上前去,双手合起,长躬到地,说见过小音姐。
我小心翼翼地尝试着操控自己的肌肉群,将原本酥软凸起的胸部开始硬化,让它渐渐形成了结实的胸肌,随后是八块腹肌,然后开始不断优化。
我的脑子懵了好一会儿,终于回想了起来那天不堪回首的梦境。
我点头,然后说我也不是在这儿的人;事实上,我是中州之地来的人,您呢?
我当下也是拱手,说敢问姑娘您的尊姓大名?
所以我心中所面对的一切困难,对于我而言,都不过是小事一桩。
然而过了一会儿,我却瞧见进这洞子来的,居然是那个青衣女子。
我的天……
摸着身上莫名其妙出现的各种古怪玩意,我欲哭无泪。
这个时候,我终于开始想着离开这个藏身了一个多星期的洞穴。
梦中的我,是一个叫做雾妃的女子。
睡觉之后的潜意识,还真的是让人头疼。
她的淡然让我肃m•hetushu•com然起敬,也知道了她之所以能够将我给救出来,并非是偶然。
我说您居然还知道修罗道的事情?
青衣女子说算不上熟悉,不过还可以——主要是他跟我男朋友挺熟悉的,算得上是生死之交。
好在这事儿就跟学开车、学游泳一样,只要是熟悉了,倒也不算太难,又过了三天,我差不多恢复了原本的模样,还将某些部位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优化,而这个时候,我也休养得差不多了,感觉虽然没有之前的巅峰状态,但也不会任人宰割,而无法逃脱了。
还好我下意识地往下摸了一回,发现这个倒是没有改变。
这谁的女朋友这么牛啊……
那珠子带着柔和的光,将洞子里照得一片昏黄,而她瞧见了我,先是一愣,随即开口喊道:“陆言?”
这事儿,还真的是有一些尴尬。
这一次的梦,并不是一种法门,而是一种能力。
我有点儿发愣,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间要离开。
青衣女子跟我简单聊了几句,也没有再多说,而是起了身来,小巧的耳朵动了动,然后说道:“这几天那帮人估计会疯狂地四处找寻着你,你暂且在这儿修养着,别乱动,我送维子去一个地方,到时候得空了,再来看你……”
而当我起了这个念头的时候,洞口处却传来了动静。
这是不幸之中的大幸。
青衣女子没有接话,而是开口问道:“我回来的时候,碰到了和-图-书一个疯老头儿,听他说了一通乱七八糟的话儿,突然间想起了,你叫陆言,是不是认识一个叫做陆左的人?”
说句实话,被青衣女用那种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我着实有一些尴尬,而更让我难堪的,是自己胸前隆起的一大团肉。
因为身体实在是损耗得太过于严重了,我也没办法改变此刻的自己,稍微吃了一点儿东西之后,我就再一次的睡去。
啊?
我流着冷汗,而青衣女却嘻嘻笑着,伸手过来,在我的胳膊上摸了摸,说哎呀呀,你这皮肤,好娇嫩啊,可比我好——你这比昨天那剥皮怪物的模样好多了,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什么手段来着?
只不过,我之前因为油尽灯枯,早就疲惫不堪,所以还没有办法来尝试这种变化,却没有想到,在我昏迷过去的时候,潜意识之中的我,却是已经完成了这样的步骤来。
活着真好。
有了这底气之后,我开始尝试着用刚刚学到的本事,来对自己进行改变。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
哎?
青衣女子走上前来,仔细打量了我好一会儿,方才笑着说道:“还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比较顺眼一些,那天的两个造型,看得我都挺别扭的……”
等等,我怎么瞧见的,是一抹雪白,而不是之前那沾染了草液、又黑又红、满是烂肉的恐怖模样呢?
她需要确保小姑娘维子的安全,所以就得先走一步了。
呃……
她走进了洞和图书子里来,然后掏出了一颗珠子来。
稍微填充了一下如火烧一般的胃,我闭上了眼睛。
如此反复几天,三天之后,我终于恢复了小半的修为。
虽然此时此刻,丰胸肥臀的模样,与我之前有着截然的不同,但至少不是一个怪物……
反正也没有人在了,我顾不得别的,直接将那衣服全部都给扒下来,又从乾坤囊中摸了一大瓶装的矿泉水,将黏黏糊糊的身子冲刷了一番。
男朋友?
弄完这些,我感觉到有一些累,靠在墙上,拿了点儿饼干和能量棒来,放在嘴里嚼了嚼。
青衣女子指着南方,说在大荒山对面,我从那儿翻过来的。
我下意识地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将衣服一扯开,这才发现自己的肌肤雪白,原先丑陋恐怖的模样全然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却是滑如凝脂的皮肤。
我足足用了两大瓶水,方才勉强冲洗了一个干净,随后用毛巾擦拭了一下身子,发现被剥了的皮,一觉醒来,居然全回来了。
她有一种堪称神奇的能力,就是能够重组肌肉结构和体型,让自己变化成各种不一的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由着她的心意。
不过我现在的模样着实有一些古怪,青衣女子她们选择离开,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青衣女子摸了摸下巴,说我不是这儿的人,听说过我的人不多,你就叫我小音姐吧。
这种能力,也能够让被剥去了皮、宛如舔食者一般怪物的我,重新恢http://m.hetushu•com复以前的模样。
而这玩意对于微观世界的人体组织调动,其实还是满讲究的。
她说罢,带着那个小姑娘维子离开,我说要送她,被拒绝了,待两人离去之后,我回过神来,重新回到了自己之前待着的地方,发现那儿一地的血痂壳子,散发出一股说不出来的恶臭之气,而与此同时,我感觉到自己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衣服,浑身都在发痒。
我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这些,正绞尽脑汁,想要说明的时候,她却嘻嘻一笑,说算了,你别说了。
我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没有二话,直接拔出了止戈剑来,紧紧地盯着洞口处,心想着一旦出现任何意外,我绝对不会含糊。
青衣女子笑了笑,没有仔细聊,只是简单地说道:“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青衣女子跟我讲过之后,又交待了一番,告诉我她在这洞子门口处有布置,只要我不乱走,应该是不会被人发现的。
她说音乐的音——大概是吧。
我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拱手说道:“在下陆言,见过姑娘。”
我有点儿纳闷,随即突然间心中一阵狂跳,想起了之前他们调侃吹牛之时的话语,激动地喊道:“您、您是小观音,王明的女友?”
只不过,我特么是一男的,拥有这样的规模,是不是太夸张了?
青衣女子说你的这手段倒是很独特,很像是修罗道迷雾一族的种族天赋啊?
因为没有经验,我经常出现各种各样的问http://www.hetushu.com题,稍微一不注意,就将自己给弄成了怪物去。
青衣女笑吟吟地看着我,说我到底应该叫你小兄弟呢,还是叫你妹妹呢?
只有经历过了地狱一般的折磨和绝望之后,方才能够明白,自由到底有多么的可贵。
我有点儿结巴,说那、那大荒山的顶峰,不是说比天还高么,从未听说有人能够翻山而来,你是怎么办到的?
我心中一动,说您认识我堂哥?
不过人家能够将我从那龙潭虎穴之中救出来,已经足够不错了,我也不可能有再多的要求,只是赶忙点头,说好的,您忙。
而且之前真的就是一糙汉子、老爷们,这回却是细皮嫩肉,跟个小娘子一般。
这过程无比的艰难,因为我毕竟是我,而不是什么雾妃,在有着正常思维的情况下,很难掌控这里面的步骤。
青衣女子一拍手,嘻嘻一笑,说是啦是啦,世间之事,居然就这么巧,没有想到在荒域这地儿,随后救一个人,居然七拐八拐,还能够联系上来。
唯一遗憾的,是潜意识之中的我,居然将自己改造成了一个娇柔模样的小娘子。
这青衣女性子挺好的,知道我有些为难,立刻点到为止,然后沉吟一番,说陆言?嗯,这个名字好像哪儿听说过……
我说对,是男的,我这边出了一点儿差错,给我些适应的时间,应该能够变回来的。
青衣女侧脸想了一下,说听名字,应该是个男子。
青衣女子点头微笑,说对,王明就是我的男朋友。
啊?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