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六十五章 成败在此一举

小观音笑了笑,却并不说话。
小观音和白狼王离去之后,我与闻铭留在了约定见面的地点。
小观音所说的诱饵,自然就是我了。
我说老同学你这手段着实不错,牛波伊。
这么多的强者,也让我有一些紧张。
或者说,比不上我身体里的聚血蛊。
如果失败了,屈胖三这事儿可就真的不稳了。
小观音在旁边笑了,说你别这么捧他,他的心志高远,根本不想在荒域这个小池塘里面玩小孩子过家家的事儿,培养你们这些人,只不过是为了日后“反攻大陆”做准备而已。
闻铭点头,说晓得。
闻铭笑了,说小手段而已。
我们没有必要跟白狼王说太多,稳住了他之后,三人走到了一边,开始商量起来。
因为第一枪,就是我来打的,就如同之前夜先生在涅罗谷捅我的那一刀,这一次,我必须全数奉还回来,让他在大优势的情况下,一败涂地。
小观音说的确,这事儿说来简单,但其中又有许多讲究。
他心急,所以才会匆匆而来,但带了这么多的人手,显然也是防范一切有可能的突发状况。
她远远地望了一回气,能够感觉到这一行人的实力,除了夜先生和青鹿王之外,还有六个人,与青鹿王的实力相当,除此之外,其余的那些人,个个都是辣手。
说罢,她找到了白狼王,说秋水先生除了你和青鹿王之外,还教了些什么人物?
白狼王说他是http://www•hetushu.com天生贵胄,又有真龙附体,有个代号叫做金龙王,不过却少有用处,算是我们这一伙人的大师兄,也是我们效忠的对象。
我们卡着时间,差不多九点多的时候,由小观音押着白狼王去汉城外围的一个联络点接头,由他那儿传递消息过去,通知到在医馆里冒充我和屈胖三的青鹿王以及夜先生。
一夜无梦,次日醒过来,我开始使用大易容术,恢复了当初的惨样来。
我说好,白狼王这边,怎么处理?
事实上,从夜先生表明了身份之后,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上对他具有诱惑力的东西无数,但都比不上一个我。
只不过,我如何成为诱饵,让那家伙上当呢?
只是,夜先生老奸巨猾,又绝对有所防范,我如何才能够瞒得过他呢?
她顿了顿,然后说道:“首先一点,制造紧张感,那就是让你处于随时可能断气的境况,让夜先生着急你的生死,反而忽略了许多的疑惑;其次就是对白狼王的限制,这一点由我来处理,保证他使不出什么幺蛾子;最后一点,那就是行动的时候,一定要迅速果决,这一点,就需要我们三人都在场,这样子才会有一个最大的保障……”
他隐匿气息的手段十分高明,一转眼,我根本就感应不到他,仿佛不存在一般,不过随后他说话的时候,我方才发觉他就在不远处的地底之下。
m•hetushu.com音一落,他和小观音各自离开,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之中,而我则躺倒在了之前的那处草堆之中。
这说法以及拿捏的语气,都是经过特别研究过的,希望能够撩得起夜先生的急性子,让他不至于思虑太多。
又等了许久,日头正高的时候,小观音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消息。
这玩意,是夜先生一辈子的梦想,他耗尽了心血,派了那么多的人手,耗费了无数人的性命,最终弄出来的聚血蛊,最后却便宜了我这么一个啥事儿都不懂的家伙。
或许说那些人并不如白狼王一般难缠,但即便是差了一些手段,集合在一起的力量,也是十分可怖的。
不但夜先生和青鹿王来了,同行的还有十来人。
小观音说明天中午十二点,那个时候,是太阳正烈的时候,阳气旺盛,夜先生乃鬼王附体,一旦失手被擒,就算是想逃,也没有去处,反而能够被我们掌握。
而一切的关键,就在于我。
总之是随时都有可能死掉。
小观音眯着眼睛,说我们目前所面临的困难,最主要的,就是夜先生的身边,很有可能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高手潜伏,牵一发而动全身,倘若是让他反应过来,我们日后就再无机会,所以这件事儿,只有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闻铭找了一个地方,提前掩藏自己。
若说气愤,我估计他自然是一肚子的怒火,而更让他愤怒的,想必就http://m•hetushu.com是我在濒临绝境的情况下,从他的五指山中逃离。
他们约定的地点,其实就是上一次屈胖三着道的地方,也就是被我破掉的那法阵附近。
闻铭越瞧越心惊,忍不住捏起了拳头来,冲到白狼王跟前,扬手就要打过去,却给小观音拦住了。
来了。
呃?
白狼王被小观音治得服服帖帖,低头说道:“除了我和青鹿王,还有十来个家伙,都是他依靠龙象黄金鼠,从各处地方搜罗而来的奇人异士,不过我们并非统一教学,彼此并不算太熟悉,我只识得几人,譬如黑狮王、白象王、红猴王等等,原名都不知,皆是用颜色和猛兽的名字来命名的。”
而且陆左因为被剥了皮,然后又有一段时间的风餐露宿,伤了元气,仅仅保留着一口气。
我指着不远处脑袋快要垂落到地的白狼王,说对,拜他所赐。
我看向了小观音,而她则笑了。
我说该怎么办,你直说就是了,我保证全部按照你说的去做,绝对不打折扣。
看得出来,夜先生虽然急躁,但并非没有防范。
白狼王摇头,说不,老师自比诸葛孔明,天生的军师身份,对于名利一事,视之如浮云,并不计较。
来了,来了……
小观音说你既然出来了,便不要回去了,免得露出马脚来,留在这儿,帮忙将周遭巡视一番,不要漏掉什么东西,免得节外生枝。
白狼王弄了绳索,装模作样地将我捆住。
www•hetushu.com开始的时候,我尝试了一片,结果疼得我呲牙咧嘴,噩梦又一次地上演,最终忍受不住,只有取了一个巧,就是原本的皮肤不变,而是将血肉涂满了整个表面,又模拟出了时间打熬之后凝结的模样来。
我被小观音救走这事儿,对于夜先生的打击,想必是最为巨大的,那家伙的心情,肯定不好。
我在旁边冷笑,说你们效忠轩辕野?恐怕是效忠王秋水吧?
不过我的这个易容术,并非是虚假的,而是真实存在的手段。
简单聊了几句,闻铭耳朵耸动两下,说人来了。
他说老子虽然是血族,但是这么变态的场面,还真的是没有见过……
我有些惊讶,说这话儿说得倒也没错,只不过夜先生一向狡诈,恐怕不会全信白狼王,而白狼王也极有可能反水。
他回过头来,又看了我一眼,便扭过了身子去。
那儿以前,是他们聚首的一处场子。
这位小嫂子处理事情,办得是滴水不漏,井井有条,说到的都能够做到,我对她还是挺放心的。
弄完之后,我一声血腥,悲惨不已,闻铭瞧见了,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凉气,说陆言你还真的被人剥了皮?
我沉思了一会儿,然后问:“什么时候行动?”
闻铭说那我怎么办?
白狼王这边特别吩咐,说有人在追查他,所以希望赶紧到,如果是午后的话,他这边可能会换地方,然后再想办法接头。
小观音看着他,说你这个时候出什么头啊,www.hetushu.com他一会儿要去找夜先生,脸上给人扇肿了,那怎么解释?
闻铭听到,这才控制住心中的情绪。
没多时,我感觉到有一大群的人匆匆赶来,第一个出现在我眼帘之中的,正是附身于屈胖三的夜先生。
啊?
小观音说这件事情,说起来并不复杂,就是让白狼王出面,押送你抵达汉城,让他联系到夜先生,然后使个手段,将周遭的人隔离开来,随后我们全力以赴,将其擒下就好。
两人闲聊一会儿,没多时,小观音和白狼王就回来了,押了白狼王在这儿等待,小观音则去外围放哨。
小观音胜券在握,说这个没事,我来就行了,你今夜修养精神,等待着明天的演出,记得一定要扮像一点儿,不要给他瞧出太多的破绽。
小观音说不急,他只是打手,那个夜先生才是主谋呢。
小观音说那轩辕野又是怎么回事?
我有些紧张,而小观音则看向了我,宽慰道:“没事儿,再苦再难的事情,都经历过了,这一次,是我们来收租子了,有什么紧张的?”
也就是说,我这相当于将表面的皮肤又一次地剥下。
所以真的就如同小观音所说的,这件事情,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大家敲定了方案之后,又开始研究起了一些细节问题来,最终妥当之后,我找地方歇息,而小观音则帮忙处置白狼王。
闻铭怒气冲冲,说骂了隔壁,这王八蛋敢这么对付我兄弟,我弄死他。
白狼王一脸懵逼,说什么叫做反攻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