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六十六章 都是算计

我在脑海中想象着之前的处境,想着倘若没有小观音相救,只怕我已经如同一只臭虫般死在了这儿,根本无人问津的场面。
夜先生笑了,说我知道你有办法的,何必啰嗦?
我咧嘴笑着,声音沙哑,仿佛随时都要死去一般。
他伸手过来,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拢,想要按在我的脖子上,查验我的身体状况。
夜先生朝着他不冷不热地点了点头,说做的不错,将功补过了。
我的呼吸和心跳,变得有一些不自然了。
起码有七八人冲到了我的跟前来,却给我的一句话给喝止住了。
我能够感觉得出来夜先生的焦急,因为余光处的他,几乎是一路小跑而来,两足生风。
他还没有说完,却见青鹿王直接将瓶子扔了过来,我伸手去接,却听到夜先生在背后冷笑着说道:“你这蠢货,没听说过阳极转阴,盛极而衰的道理么?”
他走到跟前来,居高临下地望着我。
在那一刻,我感觉时间是如此的漫长,以至于他的手伸到我的眼前来,画面几乎是以一格一格的形势引入我的脑海。
两人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几乎没有太多花哨的动作和姿势,在地上翻腾了好几下,但是最终他却还是给我压倒在了地上,随后持咒之后,掌握在了手里。
这怎么可以?
他的表情冷静,双目阴冷,瞧得我一阵不舒服。
哈、哈、哈……
很快,他对我的身份有了确定的答案,然后脸上m•hetushu.com浮现出了一抹冷笑来,说小子,你不错嘛,那样的情况,都还能够逃得了。
而如果是这样的话,聚血蛊将会再一次与他擦肩而过。
我笑了,说那又如何?你最终还是得不到它的,因为我死了,它也会跟着我一起消亡,你永远都得不到它,也永远掌控不了苗疆万毒窟……
夜先生就像看傻子一般,笑着说道:“你觉得可能么?”
明面上,这儿只有我和白狼王。
夜先生说你不敢,我从你的眼神之中看到了犹豫——不过一件事情,如果有退路的话,大家都不想穷途末路,不如你我各退一步,如何?
不远处的青鹿王高举起了左手来,而在他的左手之上,有一个青花瓷的小瓶儿。
我从未有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模样,是如此的面目可憎。
我吼得歇斯底里,就像一个疯子一般。
我说我如何不敢?
在我过往的人生之中,从未有一刻,如此时紧张,也没有一刻如此时快疾。
说时迟那时快,事情发生得实在是太迅速了,等我将夜先生用捆仙索拿住的时候,周围的人方才反应过来。
我没有与青鹿王对话,而是使劲儿捏住了夜先生的脖子,掐住了他的喉结,一字一句地说道:“让他把息灵瓶丢过来,否则我杀了你。”
瓶子的表面处,有溢彩流光,十分玄妙,看上去就知道是件不错的法器。
我说让他现在就给我。和*图*书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好,你说如何?”
这个时候的夜先生已经醒悟了过来,开始奋力挣扎。
我摸出一把匕首,顶在了夜先生的脖子处,歇斯底里地大声喊道:“谁敢上前一步,我捅死他,捅死他……”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即便到了此刻境地,夜先生依旧毫无畏惧。
他盯着我,说你真敢杀我?
他悲愤地怒吼着,宣泄着心中的不满。
这种情绪感染到了这些人,让他们感觉到我极有可能不要命,真的就要宰了夜先生,所以身子都为之一僵,下一秒,却都停止了动作。
机会只有一次,一闪即逝,错过便不能重来。
白狼王在旁边一声不吭,也不知道小观音给他说了些什么。
夜先生快步走来,远远地就打量到了这边,而白狼王则迎了上去,开口说道:“夜先生……”
所幸的一点,在于夜先生并没有想到我的暴起,被欲望迷失了双眼的夜先生,就如同当初被情谊迷住了双眼的我一般,在那一瞬间,被小观音交给我的捆仙索缠住了右手。
而这个时候,夜先生突然笑了起来。
或者说影响到我们筹备已久的结果。
说完这话,我猛然一举手,周遭的遮天树木,一下子全部从中折断,将我们身处的这一片区域,全部都暴露在了正午的太阳光之下。
息灵瓶并没有在夜先生的身上,这事儿着实是出乎了我们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hetushu.com为这样的一个小误差,使得我现如今进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他的手已然伸到了我的脖子处来,而在那电光火石之间,我早已潜藏在身下的双手,也在一瞬间启动了。
“这里!”
他现在最期望的,就是确定我的身份,免得所有的欢喜又落了一场空——这才是当务之急。
在所有人的瞩目之下,看上去仿佛是一坨烂肉的我陡然跃起,将捆仙索套住了夜先生的右手之后,毫无半分凝滞,顺势将他的另外一只手也给套住,然后开始迅速缠绕。
而夜先生在那些人各自站定位置之后,方才箭步朝着这边过来。
这个时候的我并不是在表演。
那家伙在一瞬间的犹豫之后,立刻暴起,想要反身将我给扑倒在地去。
夜先生凝望着我,微笑着说道:“不管如何,你还是落在了我的手里,不是么?”
我冷笑一声,然后说道:“你觉得你脱离了这具身体,还能活着?”
不过即将抵达这边的五十米之外,他却停住了脚步。
它是如此的真实。
这叫夜先生怎么不悲愤?
即便是面对着我手中尖锐的匕首,他也显得毫不在意,平静地说道:“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哦,错了,应该是将这具本属于屈胖三的身体陷入死亡状态,至于我,即便是没有了这一具身体,依旧能够存活于世间,反而是你的朋友,恐怕就会变成孤魂野鬼,永无据说了……”
夜先生说你先放手,和图书我让青鹿王将瓶子扔过来……
来了,来了……
他的脚步一停,身边的众人便立刻散开了来,然后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显然是想要将场面给控制住,不留下任何死角。
而白狼王则一边后退,一边解释道:“夜先生,我也是被逼的……”
然而我摸了一下,搜出一堆的零碎,却没有一样像是息灵瓶。
事实上,之前我的逃离,也少不了白狼王的敷衍了事,本以为这一次他是将功补过了,却不曾想,那家伙居然又一次地坑了他。
夜先生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他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死不了,在我获得它之前,你绝对死不了的,相信我……”
这仅仅只是开端。
唯有夜先生怒声吼道:“白狼王,你特么的阴我?叛徒!”
他哈哈地笑,然后说道:“白狼王那个叛徒想必是跟你说了一切,那么你应该知道,屈胖三的神魂,掌握在我的手中,被关在了息灵瓶之中;不过,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息灵瓶并不在我的手里,哈哈哈……”
息灵瓶。
屈胖三能否重新回来,就看我了。
我在心中默默念着,因为一旦让他真正碰触到我,他就能够察觉到躺在他面前的,并不是一只病猫,而是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而我所有的虚弱,都不过是为了引他入瓮的表象而已,此时此刻,只是一个圈套。
不过这些,都只是一瞬之间的事情,瞧见虚弱无力、重伤垂死的我,夜先生满心和_图_书的想法,就是害怕我死去。
他只是简单说一句话,然后就走到了我这边来。
不过仔细想一想,这也是理所应当的。
因为我出手的快慢,将影响一个人的性命。
捆仙索在尚未持咒的情况下,并没有能够限制住夜先生身体里面的狂猛劲力。
我思索了一下,指着周遭气势汹汹的众人,说我就算是放了你,你周围这么多的兄弟,一会儿一股脑儿扑来,我如何逃脱?
他疯狂大笑着,我伸手抓住了他的脖子,紧紧捏着,然后说道:“在哪里?”
而面对着我的威胁,夜先生却是一阵大笑。
夜先生说与其让这具身体陷入死地,不如这样——你放了我,而我让青鹿王将那瓶子递给你,如何?
怪只怪夜先生这家伙太过于老奸巨猾,万分之一的几率,都在他的考虑之中,并且还真的让他算着了。
这些是早就做好的布置,我冷冷地看着他,指着头顶天空,说烈日正午,你觉得离开这具身体之后,你这个鬼王能活?
这个长得与我一般模样的家伙缓步走上前来,平静地说道:“你的朋友屈胖三,他的神魂就在这里,你要是不想他死,就放了夜先生。”
我说你想怎样?
他显然是给小观音整治怕了,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无力的辩驳着,而我却不管两人的交流,开始在夜先生的身上,搜寻起了我想要的东西。
我装作十分虚弱的样子,不过还是嘴硬地说道:“不是我厉害,是你的手下给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