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六十八章 暴走的屈胖三

眼看着刀锋即将临体,屈胖三又淡淡说了两个字。
这家伙不但在短时间内与我僵持,而且还十分凶猛,右手拔刀,左手不断结印。
毕竟雷劈下来的目标,是我,并不存在有误伤的可能。
我这才明了,指向了在人群之后组织防守布阵的夜先生,说是他……
屈胖三一招“鹰裂”,便将对方的陨石弯刀,以及诸般防守都给撕裂,而且还让那人见了血。
他红着双眼问我,说是谁上了我?
他凶得很,那小身板儿腾然于半空之中,就真的仿佛一头斑斓猛虎喘着粗气扑上去一般,整个山峦都要倒塌而下。
我知道这代表着被火焰点燃之前,他的心脉,已经被那“鹰裂”的手段弄断,早已气息全无。
他暴怒,说我说是谁上了我的身?
就在我准备配合着闻铭,一鼓作气地破阵之时,杀气腾腾的屈胖三冲到了我的旁边来。
特别是鬼王。
我的心花怒放,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不过还是强行按捺住了狂跳的心情,使用了那大易容术,将自己那悲惨模样给弄去,又套了一件衣服,然后说道:“来不及解释太多了,你小心……”
挥舞手中止戈剑的我,开始施展了群战利器——大雷泽强身术。
小观音的身上,金光和桃色雾瘴弥漫,将这一大帮人都给围住,而闻铭则是抓着长剑,在外围不断游弋,时不时地出手,将人挑翻。
狂雷落下,电光四溢的时候,我没有太多的犹豫,冲向了战场的和图书最中心。
说时迟那时快,被我用止戈飞剑阻拦的那个家伙,已经咆哮着冲到了跟前来。
白天的火人虽然没有夜里那么显眼,但依旧还是让人心头震撼。
一语方罢,那个充满了强烈进攻性的家伙,还没有等我瞧清楚他到底是哪儿受了伤,整个人就化作了一团熊熊烈焰,宛如大蜡烛一般,直接烧了起来。
而被打翻的人在经过短暂休息之后,又会再一次地冲上前来。
听到这熟悉的语气和话语,我顿时就激动得浑身直颤抖,说你还记得我是谁不?
那家伙先是一愣,随即狞笑了起来,手中弯刀猛然一震,却是毫不犹豫地向屈胖三劈去。
而就在此时,屈胖三又说了一句话。
杀人嘛,又不是什么高端的技术,弄得好像谁不会一样。
屈胖三打量了我一样,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说我操,陆言你个傻波伊什么情况,给人剥了皮么,怎么一副鬼模样,吓死大人我了。
而对于这手段,我还算是比较烂熟于心。
他看着我说的,我苦笑,说你的确是被人鸠占鹊巢、占了身体去,不过被人抡大米,这事儿应该不会吧?
之所以使用第三招,纯粹就是为了泄愤。
我操!
太快了。
那个人,就是叫出了黑狮王名号的家伙。
连龙套都没有跑上,这得有多惨?
他大声吼道:“我想起来了,这帮王八蛋,居然在法阵之上设下陷阱,让我陷入其中去——这手段,绝对是www.hetushu.com针对我的,对不对?也就是说,我刚才的感觉不是错觉,是真的被轮了大米,对不对?”
别说是他,就连在旁边的我,都感觉到屈胖三这一次是认真了。
轰……
最中心的那儿,是被许多人重重保护的夜先生。
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这些人死得太快。
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面前的这一位,真的就是屈胖三那小东西。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施展出来,但雷法在道门手段、甚至所有的术法里面来讲,都是处于食物链的顶层一类,许多人一辈子都是望尘莫及的,这里面充斥那至阳至刚的雷劲,对于许多修行阴邪手段的修行者来说,也是天然的克制。
被烈焰覆身,这家伙并没有疯狂跳动,而是直愣愣地站在了那里。
咦,这坚固的法阵,怎么像豆腐一样?
而且目标比较小。
凤凰火。
而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人,口中不断念叨着某种法诀。
被小观音伏杀之后,慌不择路附身他人的夜先生,在度过了最开始的惊慌之后,终于稳住了场子。
你特么的点火花哨,我难道不会花板子?
这些法诀在迅速合拢,汇聚成一股凝聚的力量,有恐怖的气息从未知的空间诞生,并且传递而来,加持在了黑雾的外围,抵御住了小观音身上散发出来的金光。
我的话音都未落,屈胖三就冲进了阵里去。
一股充斥着强烈腐蚀性的黑雾将人群萦绕,周遭的土地不断被和图书腐蚀,冒出绿色的水泡,空气中充斥着一种刺鼻的恶臭味,刺激性强烈,让人头晕目眩。
那人绝对是秋水先生的徒弟之一,一身手段着实厉害,就算是比白狼王差上几分,但也能够算得上是顶尖的一批高手,基本功扎实无比,这且不说,实战的应变能力,那叫一个强悍,虽说我分了神来照顾屈胖三,但能够与我斗得不分上下,也算是本事了。
轰隆隆……
我凝望对手,这才知道他是白狼王少数几个能够说得上名字的高手,不过还未等我琢磨过来,屈胖三又扑向了另外一个人。
“我操……”
的确不会,夜先生毕竟是这帮人的老大,怎么也不会有这样的待遇。
哈、哈、哈……
他在一片混乱之中,成为了屈胖三下一个泄愤的对象。
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一样的味道。
而刀裂开的一瞬间,是那家伙身上的衣服,也在一瞬间裂成了无数块,大好兽皮袍子碎裂,露出了满是疤痕的身体来。
当然,这是敌人的心路历程,对于我来说,屈胖三的发威,则是给我打了一针强心剂。
铛——那把能够与我的止戈剑分庭抗礼的陨石弯刀,在电光火石之间,居然裂成了无数块碎片去。
我说啊?
不但是敌人,而且还是一个小孩儿。
他的印法古怪,与我所研修的九字真言大相径庭。
而暴怒之中的屈胖三,显然是史前猛兽的级别,冲上前去,交手没有几下,又是一道熊熊的火焰燃起来。
m.hetushu•com都没有瞧清楚,这刀到底是怎么裂开来的。
我摇头,说没有,我也是刚刚找到你……
那人化作火焰之后,有人大声喊道:“黑狮王?天啊,黑狮王死了……”
形势仿佛达成了某种平衡。
对待敌人,他可不会手软。
不过我的加入,却使得对方的法阵一片紊乱,那雷光在我的操控之下,不断落下,将对方的黑雾防护击得摇摇欲坠。
螺旋形的蓝紫色狂雷注入我体内的时候,众人都为之震撼了。
因为屈胖三就在身旁,而且刚刚回复,并没有完全适应这一具身体,所以我不敢有太多的动静,一把剑拦住对方,叮叮当当打个不停。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
不过在夜先生的主持之下,这帮人已经形成了法阵,就算是有人倒下,立刻就会有人上前填补空位。
十几个回合之后,被我一直护着的屈胖三终于回过了神来。
人家还是秋水先生费劲了多少年心血,从荒域这块神奇的土地上找寻而来的天才人物,又培育了那么多的时日,现如今就跟炮灰一样,几句话都不说,连名号都没有报,就死了,这也太亏了吧?
因为是混战,对于神剑引雷术把握不准的我最终还是放弃了那威力更大的手段,而是选取了这门绚烂的手段来。
他发了疯,我怎么可能不陪着他一起耍呢?
这并没有停止,随着碎皮子一起出现的,还有鲜血。
屈胖三却不是这么想,他一脸悲愤地说道:“你怎么知道不会?你怎和图书么知道不会呢?你有全程跟在我的身边么?”
他的每一个印法出来,都有金色光芒缠绕,加持在了他的身上去,显得十分强力,宛如金刚附身一般,充满了前所未有的禅意。
真的,这尼玛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人怎么就变成大蜡烛了呢?
屈胖三说要万一他有那个爱好呢?我特么的长得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要万一真的那个啥了,一辈子的名声都没有了,啊啊啊啊啊啊……
他又骂了一句脏话,这是他醒过来之后,骂的第四句。
虎扑。
然而当刀劈出去的一瞬间,他却是浑身一震,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气,扑面而来。
这,是真的。
他刚才之所以一愣,是因为屈胖三之前的身份是夜先生,他下意识地愣住了,随后反应过来,此时此刻的他,应该并不是自己的头儿,而是敌人。
咦,屈胖三怎么进去了?
鹰裂。
我不知道如何去劝解他,却见这小子猛然一下挣脱了我的手,然后狂吼一声,冲向了我面前的这个对手。
黑狮王?
双方在最激烈的拼斗之后,陷入了僵持状态。
屈胖三大叫一声,下意识地挥掌拍去,结果身体失去了平衡,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去。
我伸手拉住了他,然后伸手接过了飞转而回的止戈剑,与这人周旋。
屈胖三口中吐出真言,空着双手冲向了对方。
他不但身边有着一众帮手,人多势众,而且还有传承多年的手段和法门。
他越说越气,到了后来,甚至都有点儿癫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