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七十二章 前倨后恭,全凭本事

我不会将我的秘密告知于他,而其实这事儿并不难,之所以硬如钢铁,不光需要灌足强大的气劲,而且还需要与之对应的结实身体。
听我说完之后,松熊咬牙切齿地说道:“轩辕野以及白狼王一伙人,居然杀害我儿,老夫松熊,与他们势不两立!”
铛!
两人继续交手,松熊与我拳脚相击,越打越难受,梆梆作响,就仿佛打在了铁块之上一般。
很多修炼硬气功的人,能够将身体某些部位修成铁板一般,也就是所谓的“金钟罩”、“铁布衫”。
而是在质疑。
事实上用“大易容术”的名字来形容这法门,并不合适,因为它在改变人体某处结构之上的手段,给想象力插上了翅膀。
据说这两位是祝由高手,最擅针石。
两人都是向前跨了一步。
这些都是大荒山上下来的高手,据说这些人将会留一部分在汉城,帮助稳固华族的统治,免得因为动乱,而少了对大荒山的支援,从而导致供应不上,让那大荒山之内的魔鬼得了便宜。
我说着话儿,那是客气,事实上对于这位传奇人物,我顶多也就好奇而已,谈不上什么久仰,然而对方听到,显然是很舒坦地接受了,打量了我一下,平静地说道:“本以为剿灭临湖一族的,是什么真修大拿,却没有想到陆先生竟然如此年轻?”
在两人又一次的对掌之后,我们一起往后跃去,松熊的脸色一下子就有些难看起来。m.hetushu.com
论高明,自然是松熊的手段强一些,因为他在冲前的那一瞬间,能够将所有的势能携带,化走了他攻击的手段,不过从结果来看,两者表现出了的结果却是一般无二的。
松熊双目一亮,说正有此意。
两人敲定,不再啰嗦,除了议事厅,来到了大殿跟前的广场之前来,那松熊在十米开外的地方朝着我遥遥拱手,说君子之战,点到为止。
嵩阳一族来的是一对三十来岁的兄弟,哥哥叫做祝千秋,弟弟叫做祝万代。
我抬起了头来,看着对方,然后平静地说道:“怎么,松长老是在质疑我,对么?”
啊……
两人交错而过,并没有半分接触。
她引着松熊来到了我的跟前,开口介绍道:“这位便是陆言陆先生,来自中州;陆大哥,这位是骊风一族的松熊长老,荒域倘若是没有他们的镇守,只怕已经成为了魔鬼的乐园,民不聊生了……”
一步天涯。
我用的法门,其实就是大易容术。
拳脚手段,需要有碾压性的力量和法门,方才能够瞬间分胜负,而双方在交手十几个回合,彼此都不露出破绽,使得两人都在僵持。
我也是收放自如,止戈剑瞬间收回了乾坤囊中去,站在不远处,抱着膀子,横眼看着对方。
我听着龙云的一路介绍,终于来到了无忧宫,发现这边的防备比之前严上了许多。
围观的众人都忍不住发出了惊叹http://m.hetushu.com之声,而我瞧见倏然转身过来的松熊双目一下子就眯了起来,迸发出了一抹寒光。
眼看着两人就要相撞的一瞬间,松熊拍出了一掌来,而我却使用了地遁术。
松熊朝着我拱手过后,双手放了下来,然后朝着前方踏了一步。
除了骊风一族的百里鬼行松熊和他带来的九位骊风一族高手之外,嵩阳一族也来了两人,落日一族来了三人。
松熊的一掌打在了空处,而我则出现在了他刚才所站着的位置。
我感觉到了对方强大的实力,却是没有半分犹豫,也朝着前方一步跨越而去。
那松熊眉头一挑,说钊无姬可是横行荒域六十年呢……
我在一瞬间,让与敌方接触的部位聚集高强度、高密度的组织,再配以强大的气劲,这就是我的秘诀。
松熊扬眉一笑,说身法不错。
不管是他们自己的能力,还是看在了我的面子上,他们大都得到了重用,而这里面的佼佼者,便是龙云、且介和牛二等人。
她朝着那松熊拱手,说松前辈,刚刚说到临湖一族,那位剿灭了临湖一族,将钊无姬那老妖婆给轰杀了的英豪,便是这一位。
这些都是路上的时候,龙云告诉我的。
松熊笑了,说质疑倒是不敢,不过也有些奇怪,阁下到底有什么真本事,竟然能够将钊无姬那样的顶尖角色给撂翻了去?
看上去好像相差无几,但事实上,一种是五行遁术,http://www•hetushu•com而一种则是神通。
他悲恸地说完之后,又朝着我躬身行礼,说犬子尸首,还请帮忙找寻……
他伤不了我,我也没有奈何得了他。
这人一开口,松熊收起了攻势。
这是一次试探和比拼。
在河佛、莫离两位长老垮台、白狼王逃离的当下,龙云这帮不落长老的旧人也都入了安的眼睛里面来。
他转过身来,又朝着我快步走来,这一次他并没有使用缩地术,自然也没有随之而来的恐怖势能,我不想无休止地躲猫猫,于是足尖一点,人也冲了上去。
两人瞬间交手,拳来交往,噼里啪啦,攻守之间,颇成章法。
一边是在荒域之地成名已久的百里鬼行,而另外一边,则是曾经剿灭临湖一族,更是赶走轩辕野的功臣,甚至可以说是族长安的大腿。
但我的这手段,却比那些硬派气功更强。
我称之为“陆氏金钟罩”。
她两边介绍着,我朝着那松熊拱手,说松前辈,久仰大名,如雷贯耳。
我走进来的第一时间,就瞧见了松涛的父亲,百里鬼行松熊。
仅仅是踏了一步,我却感觉对方带着整个世界,朝着我倏然撞来,宛如那高速行驶的高铁列车一般。
这个时候,不但是松熊,就连其余大荒山来客脸色都变得严肃认真起来,而到了最后,被我连着追打的松熊往怀里一摸,居然拔出了一把九节铁棍来,猛然一抖,却没有想到在那一瞬间,我的止戈剑也出手了。m.hetushu.com
而落日一族来的,领头一位叫做金乌鸦,据说是落日一族的少族长。
除了无忧宫的人,龙云亲自跑过来陪同我,这对于地位已经日渐高位的他来说,已经是十分了不得了。
而手段,是这几天与闻铭交手之时想出来的。
一剑斩。
又过了一会儿,我开始施展起了大虚空术来,神出鬼没。
两人简单几句交流下来,立刻就有浓厚的火药味,安赶忙上前阻拦,说两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大家都是好朋友,何必这般争锋相对?
他看着我,说怎么可能,你的身体怎么会宛如钢铁一般硬?
我说是极,是极。
松熊笑吟吟,不说话,而我则拦住了她,说无妨,了解彼此的实力,有助于增进彼此的了解。
对方并非是在夸我。
松熊服了软,语气一下子就好了许多,说不管如何,阁下的手段都让人刮目相看,当真是厉害非凡——对了,我听安族长说起,犬子被人冒充之事,还是你提出来的?
啊……
到底谁更厉害一些呢?
砰!
砰!
大家对于见面就刚正面这事儿保持着浓烈的兴趣,毕竟在荒域这样的地方,实力才是行走的根本。
听到这话儿,我终于琢磨过味儿来了。
两人遥遥拱手,周遭围了一大群的人,有华族的诸位长老和负责人,还有大荒山来客。
来到华族汉城的,并非只有骊风一族的人。
议事厅里人很多,不过我一进来,安就瞧见了。
龙云问清楚了守卫之后,在大和*图*书殿议事处找到了人,我们两人走进去,瞧见果然是人声鼎沸,华族的诸位长老和各方面的负责人都到齐了,济济一堂,而在这些人之外,有一些穿着各式兽皮打扮的男男女女,想来应该就是大荒山来客。
止戈剑与对方的九节棍交击的一瞬间,一股恐怖的气息从彼此双方的撞击之处扩散而来,而就在我们准备再一次交手的时候,却有人喊住了我们:“停下吧?”
我也笑了,说什么手段,口说无凭,不如搭把手?
而这时间,则几乎都是一瞬之间。
松熊拍了拍手,说的确。
我这时方才平静地说道:“其实松长老并没有猜错,诛杀钊无姬的并非我一人,另外还有两个朋友……”
这话儿听得着实有一些刺耳,不过我还是颔首而笑,说还行吧,再过几年,我也快三十了。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个据说把临湖一族玩弄于股掌之中的男人,跟松涛有着七分相似,不过年纪大了一些,头发灰白,是个半老头子,穿着一身灰色的皮草兽衣,身体结实而粗壮,双目如电,炯炯有神,往那儿一站,自然就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我点头,将坨鹊二老跟我说起的事情,以及与白狼王的周旋,一一道来。
松熊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最后却是拍起了手掌来,说道:“领教了,果然厉害。”
他刚才用的,不是地遁术,而是缩地术。
出言者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额头之上还长着一颗眼睛。
客人显然是已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