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一章 入夜血人

闻铭点头,说对,清辉同盟的人找上门来了。
黄胖子不但是慈元阁的首席供奉,而且还是阁主方志龙的妹夫,不但如此,慈元阁据说还跟黑手双城有联系,双方共同投资了一个基金,专门用于帮助在最近一次战争中死亡或者受伤的军人以及其家属。
啊?
萧大伯听到了,猛然一拍桌子,说这不是胡闹么?
我也有些惊讶,说您不知道?
三人商定去处,又约定好了联络方式,离开长岛县之后,分道扬镳。
我说我,陆言。
我使劲儿琢磨了一下,方才想起来,说那个清辉同盟,就是国内官方认定的血族同盟?
闻铭点头,说显然如此。
慈元阁不但与朝堂之上的关系扎实,而且与王明、闻铭一伙人的关系都不错,甚至与左道都有关联,江湖之上,也立得住脚。
肖克霞说正好我大伯在。
毕竟江湖事,少不了那种妄图凭借武力不讲规矩的人,真碰到了这样的人,你若是客客气气的应付,估计没两天,慈元阁就得关门了。
我站起身来,迎萧大伯入座,然后笑吟吟地说道:“大伯你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气色看上去挺不错的啊……”
我愣了一下,说那还有谁在?
院子的大门紧闭,我去敲门,好一会儿,里面方才有人应了一声,说谁啊?
我简单聊了一下,知道肖克霞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不修习乱七八糟的东西,便也不跟她深入交流。
当然,有的事情m•hetushu.com,不查的时候,清清白白,如同黄花大闺女,真的要整你的时候,就算你是那待字闺中的大小姐,也得给你污成勾栏中的风尘女子去。
萧大伯一愣,说不会吧,慈元阁怎么可能被查封?
我有些头疼,用手机上网之后,给林佑发了一个邮件,然后离开了烟台,前往泉城坐动车南下,用的自然又是假身份证,一路南下,路途自不用多提,到了金陵之后,转车句容,傍晚时分,终于赶到了天王镇乡下的萧家大院。
闻铭苦笑,说他没有跑,给关押着呢——毕竟家大业大,几百口子的人都指望着他吃饭呢,他一跑,人家泼的污水也就成了真的,到时候慈元阁一关门,不知道有多少人跟着吃苦头,而且慈元阁是他方家三代人的心血,他也不能就这么抛家弃业了……
肖克霞领着我们去堂屋稍坐,让姜宝去请萧大伯过来见客。
茅山宗有危险?
他刚要起身,肖克霞进来倒茶,萧大伯便对她说道:“让你大伯母别在后面闲聊了,这边有事找她。”
他这般说,我有点儿头疼,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儿,难道去一趟法门寺,看看陆左他们还在那儿不?
闻铭说对,就是他们,一帮老棺材。
肖克霞应声而去,没多久,我就瞧见戴局长匆匆赶了进来,我赶忙站起身来,而戴局长则笑着招呼我坐下,说刚才在跟小霞她妈妈说些事情,没有第一时间过和图书来,别见怪哈……
不过既然是江湖组织,所谓的暴力事件,肯定是有的。
门开了,来的是姜宝,而后面则是萧克明的妹子肖克霞。
我说你大伯怎么跑回老家来了?
啊?
屈胖三说去句容,萧家大院,有什么消息,那儿也许能够得到一些答案。
我点头,说好。
我说我之前听我堂哥跟我说过,慈元阁每年往那基金会里投的钱,都是几千万上亿,那是花钱买平安的,这都不能够当做护身符?
肖克霞瞧见她大伯来了,便没有再陪我们说话,站起身来,说我去给你们斟茶。
我说去江阴干嘛?
黑手双城只是代表,事实上,他背后站着的,是宗教总局。
肖克霞说三叔带着莫丹去了武汉,我小叔前几天出门去见朋友了。
而一字剑死后,又请了黄胖子子承父业。
这个时候屈胖三开口了,说我们去江阴。
萧大伯一愣,说你们之前分手的时候,没有留联络方法么?
我说这样啊……
我慌忙摆手,说别,是我们打扰了。
隔了几秒钟,姜宝在院子里喊道:“有个浑身是血的男人翻墙过来,说茅山宗有危险,求我们去救人。”
萧大伯笑了笑,说人都退下来了,就没有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消息得到地也少许多——你们等等,我去找巧姐过来问一下,她现在还在任上,消息应该会灵通一些。
他倒是直白,进来就开门见山,我也没有多扭捏,直接hetushu.com问道:“大伯,我和胖三刚刚从一个地方出来,暂时联络不上萧大哥和我堂哥,就跑到这儿来瞧一眼……”
林佑这边也出了事?
我在南王镇码头那儿买了一个手机和手机卡,然后拨打了林佑的电话,结果打过去之后,发现居然是一个空号。
他人未到,洪亮的嗓门先至,说哎呀啊,陆言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还真的是巧啊,你要是晚来一天,我就要去金陵了……
听到这理由,屈胖三在旁边忍不住就笑了。
慈元阁偌大的摊子,你要说清清白白,一点儿事情都没有,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慈元阁开门做生意,驰骋江湖这么多年,名声一直都很好,诚实守信,公正公平,口碑那是相当不错的,当初荆门黄家以势压人,想要蚕食慈元阁的生意,结果最终没有成功,凭的就是这活生生的招牌。
慈元阁这一次的遭难,估计就是跟我们的关系太过于密切了。
没多一会儿,满头银发的萧大伯走进了堂屋来。
所以行事估计难免有一些桀骜之处,就比如说当初游艇拍卖的时候,黄胖子在公海飞剑杀人,这事儿虽然法理上来说并无大碍,但落在一些人的眼里,却太过于霸道。
肖克霞笑了,说不但是他,我大伯母也来了,两人准备复婚,过来跟老爷子见一面,把这事儿禀报一下。
这就是震慑力。
我说我们一起去?
姜宝是一个性格内向,话语不多的少年,据说他在m.hetushu.com拜三叔为师之前,得了自闭症,不过他与我有过在黄泉之地的共同经历,彼此倒也熟悉,瞧见真的是我,冲着我笑了笑,引我入内去。
很显然,慈元阁是得罪了人,而上面又没有罩得住,所以就崩了。
所以慈元阁花了重金,不但让自己阁中掌柜和伙计有着真本事,而且还请了许多大本领的供奉。
我点头,说留了,是让慈元阁的首席供奉黄小饼帮忙居中联络,不过我们回来的时候,才得知慈元阁几天前被查封,黄胖子现在正在跑路,联系不上了。
我低头,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那现在怎么办?”
电话没几分钟,随即她挂了电话,确定了这件事情,说法也差不多。
啊?
闻铭说肯定是有人铁了心要治慈元阁,说不定动手的那人,便正是黑手双城本人呢。
他告诉我们,说一时半会儿联系不上黄胖子,他的妻儿都去了欧洲,自己消失不见了。
慈元阁是在三天之前被查封的,罪名据说是与多起文物盗窃案有关,而且慈元阁还参与了文物走私和贩卖,假货的制售以及组织了多宗暴力事件,甚至还有人命官司……
屈胖三听出了一些别的东西来,说怎么,出麻烦了么?
他们甚至请了天下十大之一的黄晨曲君来当作首席供奉。
事实上,慈元阁之前黑白两道通吃,来头的确很硬。
闻铭黑着脸问了一会儿,然后挂了电话。
萧大伯嘿嘿而笑,说还行吧——无事不http://m.hetushu.com登三宝殿,你大老远的跑这儿来,干啥呢?
我说那慈元阁的阁主方志龙呢?
啊?
闻铭摇头,说不用,血族的事情血族处理,这是惯例。
萧大伯跟戴局长说起慈元阁被查封的事情,她听到了,当着我们的面打了一个电话。
闻铭挠了挠头,说之前的时候,说好约定以黄胖子为中转,现在他出了事情,估计大家都一团乱麻——我在京都布置得有人,不过现在外面风声鹤唳,谣言四起,一时半会儿没有什么确凿的消息,所以我想要去一趟京都,将手下的人安置一下。
慈元阁?
他气愤地说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院子里传来一阵异动,萧大伯眉头一耸,朝外面喊道:“姜宝,怎么回事?”
我想起陆左的父母也在句容的萧家大院呢,过去看一眼,也算是一个心安,而且他们那边,应该有杂毛小道的联络方式。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方阁主的这一次劫难,是因为我们啊。”
这怎么可能?
肖克霞说还行吧,家里面老人多,在一起聊天说话,倒也热闹,另外老两口都是闲不住的人,跟我父亲在田里开了一个大棚蔬菜的园子,整天忙活,过得挺充实的。
我带着屈胖三进门,朝着萧克明的妹子点了点头,然后低声问道:“三叔或者五哥在么?”
我跟着肖克霞往堂屋走,一边进门,一边问对了,我堂哥的父母在这儿住得还好吧,有没有什么不习惯的?
她说完之后,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