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九章 身居茅山,神剑引雷

只不过……
杀、杀、杀……
杀!
而我也从没有听信他的威胁,总是顺路将与他交战的家伙给斩杀了去。
他说听说过田忌赛马没有?你是中马对下马,去将那帮做事的人渣干死,让他们不敢进来,我是上马对中马,别说十来人,就算是一百人,也拿不住大人我……
因为退了去,他们还会再来,再一次地举起屠刀,但如果死了,总不能化作鬼魂,再来祸害吧?
又或者说,他们是圣光日炎会的中坚。
长剑斩落而下的一瞬间,我与那人的双目对视。
这些正在肆意追杀镇子民众的家伙,从猎手变成了猎物,随着一个又一个的人头倒地,终于有人意识到镇子里来了高手,而且还不止一个。
江湖上的潜规则,就是不能动枪,不能动用现代化的武器,这些根本,是从民国的时候流传下来的,所以即便是针对于江湖的有关部门,许多的工作人员大部分时间也都是用冷兵器,只有底端人员才会佩枪。
这不是战场,而是茅山宗,是江湖纷争。
他信心满满,我能够感觉得到他说的不是假话。
尽管对方火剑挥舞时的那气势十足,但并没有说能够威胁得到我。
之后我为了这样、那样的目的,最终没有对直接给我造成伤害的白狼王做些什么,但并不表示我的愤怒已经倾泻出来,而此时此刻,我整个人的双目血红,愤怒终于抵达了峰值,即将爆发。
唰、唰、唰……
www.hetushu.com一开始的时候,我想帮忙来着,结果屈胖三却不屑一顾。
这些子弹,比之前的火药子弹,更加恐怖。
我那个时候已经是杀红了眼,止戈剑都不记得是多少次划过对手头颅,或者捅穿心腹,我听过了不知道多少语言的哀嚎和嘶吼,听到多少绝望的哭诉与求饶,但是真正到了这个时候,我的心如止水,就仿佛杀人不是一件事儿,而是一份工作。
我还感觉到前方有着极为恐怖的力量,让我下意识地不敢再往前。
至少在我接触的这些人里面,大部分如此。
这帮家伙……
那个时候的我,心底里难道没有愤恨?
之前的江湖潜规则,是无数江湖大拿以及有关部门用铁血和暴力来维持的,现在呢?
我要的不是这帮人溃散,而是寸草不生。
几分钟的时间,我们不知道救了多少的普通镇民,也斩杀了多少全副武装的敌人,而这样流畅的战斗,终于在那帮火剑士的入场变得迟钝起来。
我这样做,其实是好意,想要帮他将进度加快。
而即便是有一些修为还算不错,人又机敏的家伙,能够逃得过我的一剑,也只能让我稍微的佩服一下,随后再一剑,收走人头。
他们比鬼子可怕的地方,在于他们见人就杀,几乎毫无人性。
炮火蔓延,步兵跟进,这很符合大炮兵作战的风格,只不过用在此时此地,让人着实感觉到有一些古怪。
抗战剧http://www.hetushu•com里,大部分的鬼子都还是讲是讲究原则和道理的,并非都是杀人狂魔,进村来也就征收一些粮食啊,抢枪鸡、牵牵牛啥的,但这帮人不是。
那是一双蓝色的眼睛,里面透着大海的蔚蓝和明媚,即便是男人,也十分好看。
不过……
别看人数不多,但这已经足够左右局势了。
我听从着屈胖三的指挥,没有去干那些气势汹汹的火剑士,而是继续屠杀那些武装分子。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这样的高效率让屈胖三都为之嫉妒,好几次我甚至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帮着他斩杀残敌。
我与屈胖三几乎是一起冲出去,我的止戈剑上还带着许多残留的血迹,挥舞之间,呜呜然,仿佛还有冤魂在哭诉和呻吟,而下一秒,我已经将一个正准备举枪瞄准的家伙脑袋斩下。
但无论是攻陷天山神池宫的那个什么真理会,还是这个什么圣光日炎会,一上来就毫不犹豫地用上了枪炮,实在是有一些凶猛和突兀,而更重要的,是居然没有人管得了他们。
看着那些比鬼子进村还要恐怖的家伙,我的手有点儿痒。
你们既然选择跑到我堂堂中华之地来撒野,就算是上面有人罩着,跟什么大人物达成了什么狗屎协议,但对于我来说,却还是那一句话。
我姑且称之为“火剑士”。
没有人再敢往镇子里冲,不但如此,他们甚至溃逃了,朝着镇子外面跑去,但这http://www.hetushu.com并不是他们活命的途径,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提着一把满是鲜血的长剑,在他们的后面追赶了。
我在厮杀之间,余光打量了一下这帮匆匆赶来的人,瞧见他们全身都包裹在黑色的传教士长袍之中,手中抓着一把满是烈焰的火剑,便瞧出他们是秦归政的手下。
如果是在往日,我甚至愿意跟这个人用笨拙的英语对话,然后交个朋友。
什么时候?
我杀疯了,一直到一连串子弹在我的身前或者身边掠过,子弹打在了地面上,溅射出来的水银和迷雾,才让我清醒一些。
在茅山宗的地盘里,使用神剑引雷术,这事儿,靠谱么?
不但有,而且还格外浓烈。
犹豫了片刻,我最终还是选择无视了这个问题。
这声音仿佛在我的耳边说起:“神剑引雷术,快!”
然而他们并没有能够与我有多少交手,唯有抓住屈胖三这个机敏的小胖子猛攻。
千里传音。
这帮人在围殴刑堂众人的时候,发挥出了惊人的战力,不过比起那些无面剑主来说,到底还是差了一些。
这并不是结束,仅仅只是开始。
杀光这帮王八蛋。
要万一那帮剑主或者别的高手赶来,我和屈胖三被围住,事情可就惨了。
哎呀,这个萝卜比上一个的要大,可能会甜一些……
那就是我在冤越一族之中,被活生生地剥去了人皮,差点儿连男性的尊严都要给人弄掉,然而却半分反抗的能力都没有。http://m.hetushu.com
事实上,在短暂的混乱之后,立刻就有人指挥,朝着我们这边派遣了应对的高手过来,而且不只是一两个,一来就是一群。
既如此……
一剑斩,世间之物,莫过于一斩。
就好像冬天你蹲在田间地头拔萝卜,一个一个又一个。
胆敢攻占茅山,必然是有着十足的底气,而这些火剑士,则是这些底气的构成部分,而且占据了主要地位。
但不管如何,我的内心在告诉我,上吧,上吧,能杀几个是几个。
瞧见这些纵横屠杀的家伙,我的心中异常悲愤,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最孤独和绝望的时候来。
现在可不是操心这种扯淡问题的时候,我趁着众人都在围攻屈胖三,无人关注我的当下,将满是鲜血的长剑高高举起,然后口中开始念喝道:“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从……”
或许是他们得到的命令本来如此,但讲句实话,这帮住在山脚下的镇子里,一辈子都普普通通、对任何人都没有威胁的人们,与他们到底有什么仇怨了?
但屈胖三却并不满意,每一次被我溅得一身鲜血,便破口大骂:“人头狗,给我滚开,再弄我特么挂机了……”
听到他的话,我大概明白了这帮家伙的实力,单凭着我和屈胖三的拼杀,只怕未必能够拿下这些人,不但如此,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局势之中,拖时间的结果,只会给对方机会。
时间在持续,我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镇子的大部分角落http://m.hetushu.com,而原本在稳步推进的圣光日炎会武装分子已经陷入了崩溃之中,我虽然没有数,但光死在我手上的普通武装分子,就已经超过了三位数。
有。
我这个人并不是什么仁慈的圣母,也不是大无畏的战士,从来不是为了别人而活,便比如此刻,心中感受最多的,也是自己的私愤。
我仅仅只是停顿片刻,便再一次握紧了止戈剑,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屈胖三的话语。
但是在此时此刻,我却是没有任何心理波动地将此人扼杀。
要万一我用出了,不就是明摆着告诉他们,当初他们指证我的事情,是真的么?
难道刚才埋伏在炮兵阵地那里的所有人,都来了么?
我依旧保持着快速收割性命的节奏,每一次从虚空之中出现,便能够用止戈剑收走人头。
你凭什么就要判这些人的死呢?
攻打茅山宗这样的宗门,自然不可能不防备这样的情况。
我这神剑引雷术,在茅山宗的眼里,可是偷来的。
瞧见这帮奋力厮杀,不顾性命的家伙,我方才从刚才的疯狂之中挣脱出来。
这些人对付茅山宗寻常的宗门弟子,或许能够在气势、人数和手段上,形成围殴、碾压之势,但对于神出鬼没的我来说,只不过是多了几个障碍而已。
然而他说是这般说,杀得更猛了。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我退了,回到了镇子这边来,瞧见屈胖三和那帮火剑士的战斗还在持续,地上已经躺下了七八个,而周围居然又增加了二十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