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十章 冒牌杂毛

我嘻嘻一笑,说那怎么办?
在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感知在迅速延伸,整个人仿佛变得无比巨大,如同巨人一般,在半空之中俯瞰世间。
然而当我念到了最后的一句话,口中迸出“赦”的时候,顿时间就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力量,从虚空之中传递而来,笼罩在了我的身体之上。
许久没有施展这等手段了,说实话,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一点儿心虚。
当我唤出恐怖雷云的一瞬间,他猛然往上一跃,身子一震,却是化作了一只巨大的鸟儿,浑身充斥着火焰一般的红色,轮廓又有金边,富丽堂皇,绚烂夺目。
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整个精神意志笼罩半空的我,还将更多的落雷,砸向了远方。
苗疆蛊王,陆左。
神剑引雷术的诀咒并不算多,但是字字珠玑,每一颗字都跟上苍有着神秘的对应——蓄势以待的时间越长,成功性就越大,召唤出来的雷云也越发强大,威力自然也是增倍而论。
屈胖三说好,那行吧,我们引对方离开——你还行么?
我并没有能够倒落在地下,而是被人给扶住了。
这三人在这个时候,也赶到了现场来。
当然,一切皆有定数,这与施术者的感悟、修为和诸多天时地利,也有关系。
然而就在神剑落雷术大杀四方的时候,我瞧见自己朝着村外砸去的方向,却并没有取到太好的效果。
我看他们,仿佛蝼蚁。
果然,当我们出现在和*图*书了小镇朝往后山的那条道路之时,呜呜之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然后无数的气息锁定此处。
我深吸了一口气,瞧清楚了那三人。
他们分别是观明端靖天剑主、太安皇崖天剑主和太焕极瑶天剑主。
我说日天日得有点儿脚软,得休息一会儿。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不过我还真的很佩服你这小子的急智,整出一萧克明的脸来,那帮家伙瞧见了,就算是有心留在这儿扫尾,也不敢再停留。”
跳跃的火焰将我遮掩住,而即便如此,我在施展神剑引雷术之前,还是做了另外的一个预备工作。
萧克明的名头太响了,没有一人胆敢懈怠。
我愣了一下,并不认识对方。
不过她哪里追得到屈胖三,一会儿就不见了,而屈胖三将我带到了另外一条街道来,对我说道:“我刚才弄清楚了,这边居然还不是主力,他们的主力压在后山那边去了,除了至少三个的剑主之外,还有一个家伙,叫做千通天王——这个家伙,想来就是让刘学道绝望的那个人吧。”
即便是摇摇欲坠,也依然保持着下面的黑雾。
我转过身来,却瞧见一个满身是血的道姑扶住了我,激动地喊道:“萧掌教?”
我很难去形容它的本体,只能够感觉得到这玩意一张开来,却是将上百米的空间都给遮盖了去,而落雷轰击在上面,电火花四溅,却并没有将其捅穿。
这是茅山和*图*书的人,不过显然她对我产生了某种误会,将我认成是杂毛小道,她们曾经的掌教真人了。
屈胖三说我们两个刚才的卖力厮杀,应该是损耗了敌方大部分的有生力量,再加上刚才那一帮披着黑袍子的傻波伊,他们能够拿出来的人手有限,而那三个剑主,再加一个秦归政,我们未必能够对付得了,既然如此,不如将人引入后山,让茅山各处的幸存者能够有时间和空间逃离这儿——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说呢?
我藏身于一处倒塌的院落之后,周遭满是熊熊燃烧的火焰。
众矢之的。
我说你什么想法?
雷!
这鸟儿有着极为强大的气场,一股恐怖的气息从它的身上传递而出,朝着四周蔓延而去。
我说我当然没有问题,咱们出来这儿,是为了救人,又不是为了杀人。
最后的最后,雷光化作了一道螺旋形的雷柱,轰向了那儿,那旋转的巨伞终于没有再能支撑住,轰的一声,直接破碎了去,露出了下面的黑暗来。
轰隆隆、轰隆隆……
这个……
我愣了一下,说没有听过这人的名号啊,哪儿冒出来的?
自然也有人死,然而在一处黑雾浓密的地方,却有一把大伞张开了来。
我一转头,瞧见来的是屈胖三。
千通天王?
蝼蚁,都是蝼蚁。
神剑引雷术并不是凭借着自己的修为大杀四方的手段,而是四两拨千斤,借用大自然的威能来战胜对手的法门和_图_书,在修行界中,完全就如同作弊一样的手段,此时此刻,终于发挥了最为恐怖的效果。
就算被人发现了,我陆言施展神剑引雷术,和杂毛小道施展,完全不是一种后果。
大易容术。
生命在一瞬间消弭,突兀得让人诧异。
屈胖三一副出门踩狗屎的沮丧心情,转身过来,将我背在了背上来,两人体型有点儿不对称,颇有一种小蚂蚁被粪包的怪异感,不过他也不敢多加停留,背着我健步如飞,朝着镇子外边狂奔而走。
毕竟,焦不离孟,孟不离焦,说的,就是这兄弟俩。
啊?
这个家伙,在变得越来越凝重的气氛之中,感觉到了危机,所以一直都在蓄力。
我冷眼瞧着身下的战团,看着这些人打打杀杀,心中莫名生出了几分蔑视。
那些挥舞火剑,奋力厮杀的狂教徒给这异象吓得一阵惊讶,而作为异象的创造者,却是半分犹豫都没有,将它全部的力量,用于逃命。
屈胖三翻起了白眼,说我擦,你特么这一大高个儿,大人我哪里背得动?
这雷柱的威能似乎被那巨伞给消磨得差不多了,落到下面的时候,被那三把剑给劈中,化作万丈光芒,却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好累……
我靠在那女子的怀里,闻着淡淡的女子香气,还有浓烈的血腥,不知道该如何办,而那女子却手慌脚乱地将我给扶住,开口说道:“你不记得我了?我是秀女峰的李诗楠,你姑姑m.hetushu.com的师妹,还记得么?”
尽管头发有些不像,也可能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疏漏,不过多少也是给我带来了一些心理上的安慰。
而且还代表着另外的一个人。
然而异象却并没有随着这凤凰的闪烁而流逝,在下一秒,无数的恐怖雷光,带着一种让人匪夷所思的速度,以无比精准的落点,砸向了刚才还在与屈胖三拼命的那些火剑士。
那帮家伙瞧清楚了屈胖三背上的这张脸,估计会抛下一切,朝着这儿追来,不为别的,就因为萧克明这三个字,就代表着奇迹。
我将自己的脸,变成了杂毛小道的。
它,化作了一道流星,一闪而过。
我看见了屈胖三。
而屈胖三一瞧见我这模样,顿时就明白了我的“叵测居心”,二话不说,直接从那女子的手中将我接了过来,说大姐姐,情况紧急,我得带他离开了,你也早点儿逃命,咱们外面见……
屈胖三拉着我就跑,那李诗楠弄不清楚情况,起身就想追。
“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屈胖三说刚才村外那边的情况,你瞧见了没有?
我没有说话,紧紧抓着手中的止戈剑,开始回气。
与之前一般,恐怖的雷云从虚空之中浮现,原本被黑雾笼罩的天空仿佛被明亮的雷电刺破,露出了大片星空来,而与之一起出现的,则是金黄色的电云。
那伞有多大?
我说hetushu.com瞧见了,山门口遇见的那三个剑主在里面,其余的人,暂时不清楚,不过想来应该是来了许多的人。
而李诗楠流着眼泪,激动地说道:“我就知道,掌教真人你是不会扔下我们的,你一定会回来的,我就知道、就知道——我去告诉她们,让她们知道,你一直都在,从未有离开……”
它在一瞬间生成,然后在下一秒,随着我的心意,往下落了去。
我一开始的时候,只不过是为了推卸责任,此刻想起了,还真的是一妙棋。
我轰向了刚才在村外那让我为之畏惧的地方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三把剑陡然而出,劈向了那雷柱去。
她激动地说着话,而这个时候,有人从火场那边冲了进来,瞧见我,一声怪叫,说我擦,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泡妞?
那玩意就像一个防护罩,死死地顶住了一次又一次的雷击。
大片的闪耀雷光之间,无数原本还龙精虎猛的角色,在一瞬间,就化作了无数焦炭去。
神剑引雷术,并没有能够将他们也给劈死,这是我最大的遗憾,当术法落下去的时候,我整个人的精神意志也如同潮水一般落下,意志从半空之中骤然而落,感觉到身体仿佛被掏空了一般,斜斜朝着旁边跌落而去。
屈胖三一脸无奈,说刘学道有一句话说得很对,那就是这已经不是完全凭借着经验就能够掌控的世界了,因为江湖上总会冒出一堆从未听闻、却无比恐怖的家伙来,想想都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