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十二章 雒洋一世,生死茅山

天地变色。
这还不算那个神秘的白衣秦归政,以及我们面前这个即便不是三十四层剑主,但也绝对比那些剑主地位更高的千通王。
每一个剑主,都是顶尖之人,就连我这样受到了许多人认可的人,在面对那些剑主,还是感觉到十分吃力。
难道这些灵体,是那些强大剑主的克星么?
这才是真正让这个老人为之愤怒和无奈的,面对着那些恨不得杀了自己的同门,他无法自辩,也不知道如何说起自己的怨屈。
他没有再去胡乱猜测,而是面沉如水,平静地说道:“茅山后院,是茅山列位祖师世代休眠之所,他们是茅山的骄傲,也是茅山的信仰,不肖子孙雒洋,虽然不能力挽狂澜,拯救茅山于水火之中,但也不能让你们胡作非为……”
对于寻常人来说,甚至都无法摸清楚到对方的虚实,就已经死去。
这些伤也许是来自于自己人。
身受重伤的雒洋长老,他能够抵御得住么?
我听不懂他的话语,只是倔强地说道:“那我们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就这般陨落吧?”
原本胜券在握的千通王瞧见这场景,不由得一脸惊骇,大声喊道:“雒洋,你这个疯子……”
不管我如何脑洞大开,也无法想象得到,这帮人竟然如此卑鄙,居然让人假冒雒洋长老,去打开山门,让这位茅山的脊梁承受着非议和屈辱,最终死于这一场祸端之中。
他身后那四名剑主如同手下和_图_书一般,听到吩咐,立刻宛如鬼魅一般,冲向了横剑当空的雒洋长老去。
早在破风长老冒充雒洋出现在山门之前的时候,这位让众人为之敬畏的雒洋长老,其实就已经输了。
一颗巨大无比的符文凭空浮现,有点儿像是“卍”字,却又复杂许多,此物不停旋转,将雒洋身上释放出来的无数青色亡魂给吸入其中,然后绞成了碎片去,化作无数星沙一般的光芒来。
从第一个剑主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之中,我就已经明白,当今的天下格局,定将会有一个巨大的变革,尽管屈胖三在当初长城摆擂的时候,指出了剑主的缺点,但这些缺点也仅仅只是在屈胖三这样的顶尖强者面前,方才会出现。
就在我为之疑惑的时候,跑得最晚的一位剑主浑身一僵,停止了脚步,整个人先是一阵巨震,随后直挺挺地往后面倒了下去,而紧接着是另外的一位剑主,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有无数亡魂在里面钻进钻出,而他则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怒吼来……
千通王说你心脉已断,即便是用那百鬼之力强行撑住,最终也不过是身陨神消的下场,何必知道那么多?有这功夫,不如找个地方,给自己寻一个风水俱佳之地,说不定还能投胎呢,是不是?不过茅山宗这儿就别指望了,回头我们定然是会摧毁这儿的……
雒洋长老此刻的脸色苍白,摇摇欲坠,仿佛风中的烛火。
杀!和-图-书
我心中不抱任何希望,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忍不住就要冲出去相帮,结果被屈胖三一把摁在了地上,贴在我的耳朵旁边,说怎么,刚才还虚弱得让我背着,这会儿就要去逞英雄了?
踏着尸体!
他的指尖一点,无数冤魂从那符箓青光之中奔涌而出,朝着那些剑主缠绕而去。
虽死,无悔。
他从袖中摸出了一把短剑来,往前轻轻一劈。
哈、哈、哈……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瞧见原本雒洋长老悬空而立的地方,突然间充满了一股玄之又玄的青光,一道符箓从天而降,无比巨大,一直连到了雒洋真人的身上来,随后,一阵从虚空之中发出了的空灵之声,在整个空间幽幽响起:“天雷殷殷,地雷昏昏,六甲六丁,闻我关名,不得留停,迎祥降福,永镇龙神……”
哈、哈、哈……
千通王笑了,说你觉得我们在茅山之中,只拉拢了一个破风?
他顿了一下,一字一句地说道:“想要进后山,那就踏着我的尸体进去!”
我有点儿懵逼,而那千通王却是冷然笑了笑,也不解释,而是叹息道:“雒洋,尽管你借助了李道子的符文,再熔炼了茅山禁地的诸多鬼王,以燃烧自己性命为代价,想要阻拦于我,但在我看来,这都是徒劳——我对你保留着一份尊敬,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于敌人的狠辣,我最后劝你一句,让开来吧,这样子大家都不会太难www.hetushu.com看……”
千通王一愣,旋即笑了,说你说是就是咯,你开心就好……
雒洋长老身上的伤,未必是来自于敌人。
屈胖三在我的耳边近乎冷漠地说道:“他其实已经死了——你没听他们说么,雒洋的心脉俱断,此刻只是用百鬼之力强行撑住而已,就算这帮人不对付他,过些时日,他也活不成的……”
杀人诛心。
轰……
一个茅山道士,对于自己的宗门,自己的传承,以及对自己手中桃木剑的信仰。
他往前走,而雒洋长老却双手一伸,一把桃木剑拦在了这帮人的跟前来。
他们手中的长剑,发出了黑色的光芒来,一点一点地熔断了去。
身处阵中的雒洋哈哈大笑,说你们想亡我茅山,便先尝一尝当年符王李道子的手段吧,这“破地狱裂鬼符”,可是当年李师叔给我量身定制的,世人皆以为外门长老梅浪是茅山养鬼术的唯一传承,却不知道,我雒洋才是真正对于养鬼术这旁门左道者,研究最深者……
对于一个失败者,他怎么可能保留着多少的敬意呢?
四把剑,在那一瞬间都撞上了那一道巨大的符箓之上,发出一声巨响,而在那青光荡漾之中,四位剑主跌落而回,痛苦地大叫了起来。
他一步跨前,单掌拍出,口中仿佛在默念着什么,随后口中喝道:“咄!”
而此时此刻,在茅山之中,我所见到的剑主,就有了七个。
这是怎样的一股力量?
和_图_书这个男人,就连茅山宗刑堂长老刘学道都感觉到恐惧。
这帮人的手段,实在是太黑暗了,让人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炸响。
而雒洋长老又说道:“先贤崖的空间壁垒,到底是谁弄的?破风只不过是一个新晋长老,他可没有资格进入后山,布置出这么庞大的空间阵法出来。”
雒洋盯着他,说那人是谁?
在这个时候,我终于感觉到了一种让我肃然起敬的东西。
千通王冷冷说道:“幼稚!”
这情景瞧得我有一些发愣。
这些剑主手中无剑,瞧见漫天的鬼影扑面而来,居然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雒洋突然开口说道:“难道是符钧?”
雒洋长老的话语,让我们为之动容,而对于千通王来说,却不过是一个笑话。
千通王冷冷说道:“我用家父的威名向你保证,你没有来世了,今日之后,世间再无雒洋,永生永世!”
雒洋摇头,说不可能,符钧他虽然有野心,但不会自断前程,难道是……梅超?
这回轮到雒洋长老震惊了,他有些难以置信地喊道:“南海降魔录?你居然会南海降魔录?你是南海一脉的人?天啊,这怎么可能?”
他们此刻的表现,并不像是能够与世间顶尖高手并肩的角色,反而像是寻常的杂鱼一般,半分风范都没有。
这位千通王没有动,而是扬起了手来,朝着雒洋长老的方向猛然一挥。
突如其来的炸响让我和_图_书们惊诧,而随之而来的冲击波则打断了我们两个的挣扎,屈胖三没有再按住我,而是惊讶地说道:“快看!”
千通王越发开心,说你想玩猜谜游戏,自己个儿玩去,把路让出来——实话告诉你,茅山能够出一个杨知修,就能够出第二个,第三个,这是果,至于因……要怪就怪你们茅山的那些老祖宗,没事儿封印那么多的魔头于此,这是干嘛呢?对吧……
我被他死死按住,满脸通红,说我们不去帮忙,雒洋长老就要死了。
然而他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势,却是为之一凛,无边的肃杀和惨烈之气,顿时就蔓延开来。
雒洋此刻的脸色近乎白纸一般,身子就像纸扎的人儿,风吹晃荡,然而那一刻,他的骨头却是无比的坚硬,身子挺得直直,慨然大笑,说若无来世,我雒洋的魂儿,也赖在这茅山,护着这茅山,谁人赶我,也赶不走,永生永世!
眼见着雒洋绝地反击,仿佛能够力挽狂澜一般,那个让刘学道都为之恐惧的男人站了出来。
唰!
铛!
那就是信仰。
雒洋狂笑,说:“哈哈哈,我雒洋自八岁拜入茅山以来,就将茅山宗当成了我的家。茅山在,我便在,茅山亡,我先死——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我雒洋一世,生死茅山,若有来世,又投茅山……”
南海一脉?
在他面前,雒洋不过是螳臂当车,根本入不得他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