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十五章 茅山我命

像屈胖三这样最懂得审时度势的家伙,是很难冒着生死的大危险,跑来这儿送命的。
那帮人再一次地冲了过来。
一定是有人拼死维护,但至于是谁,这个还真的很难猜。
他在与烟云之中的那人僵持,双方的意志在半空之中锁定,然后遥遥望着对方。
凌厉的剑气从血雨之中蔓延而来,让我感觉到手足冰凉,无可抗拒。
至于剑手的荣誉,对于已经用上了野战炮的这帮家伙来说,实在是不算什么约束。
我瞧见了斩杀刑堂宿老的那人,正是让我为之畏惧的千通王,在他的身后,有两位无面剑主,手中的剑斜斜生出,杀气腾腾,而在跟后面的方向,是剩余的那几个妖娆女子。
我心中忐忑着,不过也没有再猥琐地找个地方去躲着,毕竟在这样的地方,绝对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躲起来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最终莫名其妙地死去。
我没有任何犹豫,挥剑去挡,铛铛两声,止戈剑在此时此刻发挥了悲愤的力量,硬生生地挡住了对方的攻势。
还没有等我想好该怎么做,那个刚才还在盘腿打坐,调养气息的刑堂宿老,便已经毅然决然地跳了起来,朝着前方扑了过去。
茅山的牢狱,我坐过两回,一次是内部的渣滓,另外一次,则是闹得沸沸扬扬的偷学秘籍之事。
是千通王。
正如之前所说,我虽然对于雒洋、刘学道以及刑堂六老这样的道门前辈怀和_图_书着无比倾慕的心情,但我毕竟不是茅山子弟,对于我来说,抛开传我“神剑引雷术”的虚清真人,现实中的茅山,对于我的伤害远大于别的。
这是真正的赴死,第一个冲向前方的刑堂宿老,在我十几米的远处,毫无征兆地化作了漫天血雨,整个人都溃散了去,不见踪影。
茅山亡了,不过拼死。
我的心中是这般想着的,不过跟上去的时候,心中还是有几分后悔的。
怎么会是他?
我在那位刑堂宿老化作漫天血雨的一瞬间,放弃了与其硬拼的想法,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这帮人虽然能够阻拦我遁入虚空,但很明显除了千通王一人之外,其余人都还是需要准备的。
经此一事,想来是没有了重启炮火的可能。
我又想要遁入虚空,突然间一股气息笼罩在了我的头顶上空处,整个空间的气息仿佛凝滞成了固体一般,让我感觉憋闷不已,遁入虚空的通道也瞬间崩溃。
然而命运仿佛在跟我开玩笑一般,让我走到了如此的绝境来。
茅山养育了他们,这个时候该是他们反哺茅山的时候了。
而在后来,他孤身赴死,前往那个什么死亡一线天、请求我帮忙的时候,也是长躬到地,做足了姿态,因为自己的心中,有愧。
这是我许久都未曾感觉到的恐惧和无力,这让我想到了小妖死去的那一个夜里,那种磅礴到让人窒息的恐怖,让人感觉到除了逃,m•hetushu•com仿佛没有任何可以做的事情。
能够在国内腹地,弄来这六台野战炮,即便是对方,想必也是花了大力气的,自然是宝贝之极,也是留着有许多作用的,此刻骤然没了,即便是千通王,也是十分心疼的。
从我的这个角度望过去,千通王的脸色冰冷异常,冷冷说道:“既然答应了合作,为何又中途反悔?”
浓密的白雾此刻掺杂着火药的硝烟味儿,十分的呛鼻。
他之前连破三处炮组阵地的雄风仍在,如果说这两个炮组也是他破的,这事儿我并不觉得奇怪。
有人高声喝道:“这个小子杀了我们上百人,让我们的计划半途而废,不杀此人,何以泄愤?”
而刘学道正是知道这一点,方才没有对我提出太多过分的要求,而是请求我带着那些残兵败将撤离。
无数清脆的声音响起,那些打扮妖媚、宛如敦煌飞天一般的妖艳贱货纷纷围了过来,而与之一起的,却是另外的一个剑主。
当然,这个时候讨论这个问题,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也瞧见了那人的脸。
唯有逃。
雒洋、刘学道等人拼死守卫茅山,那是因为他们乃茅山长老。
我无法遁入虚空,唯有抓紧了手中的剑,准备迎战来敌,而余光处,则下意识地去找寻这个对我威胁最大的家伙,却发现他只是顺水推舟而已,却并未有拿我当做对手。
茅山对于hetushu•com我来说,实在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他出手帮忙,是情分,不帮,是本分,还真不至于到用命来阻止的地步。
我的心中十分好奇,下意识地关注而去,却不曾想自己在虚空之中待了太久,刚刚把握到那人的身影没多时,就被倏然抛了出来。
首先让我想到的,便只有屈胖三一人。
再一次遁入虚空之后的我,脑子里在飞速计算着如何脱离困境——神剑引雷术显然不行,大雷泽强身术也没有时间,地煞陷阵在茅山后院这样的地方,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一剑斩还未大成,大虚空术只能逃命,大易容术在这荒郊野岭也不能浑水摸鱼……
很显然,对方并没有公平决斗的心思,心中唯一想要做的,就是速战速决。
来者是剑主。
好强的家伙!
与我交手的那人朝着旁边喊道:“这个小子是千通王说得那个扎实角色,快来布阵,别让他遁入虚空了。”
我刚才有与千通王交手的经验,知道这剑锋虽然凌厉无比、浑圆无漏,但到底还是欠了几分味道,并不是千通王那种浑然天成却又霸道无比的剑法。
我出虚空,属于被动,出现的时候,立刻就被人把握住了踪影,一道凌厉剑风扑面而来。
凭着我对于屈胖三的了解,摧毁这个炮阵的人,应该不是他。
我瞧见他箭步疾奔的背影,感觉到了一股向死而生的绝望。
虚空之中,无数的图像如同瀑布一般,进入了我的脑海http://www•hetushu.com
毁去这炮阵的人,到底是谁呢?
是!
这个时候他已经完全走出了浓雾之中来,看着千通王,一字一句地说道:“茅山,是我的命。”
千通王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戏谑的笑容来,说哦?你回来了啊——真想不到,你居然还能够回来,这事儿真的是让人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关注的,想必也是那个破去他炮阵的家伙。
时间对于他们已经不再宽裕,只有赶紧解决了路上的这些麻烦,然后杀入茅山后院,完成自己的战略意图之后,方才能够再考虑其他的事情。
虽然那两个炮组被摧毁,但对方已经用火炮和钢铁怒火,将后院的布置给摧毁了去,从甬道尽头处,我甚至能够瞧见远处的人影来。
那人从硝烟之中走出,叹息了一声,说你们若是对别的地方下手,我或许永无出头之日,但怪只怪你们针对的,是茅山。
我想了一通,发现自己实在是黔驴技穷。
千通王出了手,再一次禁锢住了我的空间,让我无法遁入虚空中去。
我的注意力往远处蔓延而去,瞧见一片腾然而起的蘑菇云之中,浮现出了一个黑色影子来。
好恐怖的剑。
但茅山与屈胖三,可没有这层关系。
自入茅山,人生的大起大落总是来得如此之快,就在我决意拼命之时,那敌方用来轰开茅山后院的炮火瞬间哑火不说,而且还被破去,弹药殉爆。
他向前冲锋的气势,一往无前。
我跃http://www.hetushu.com出了敌人的包围圈,落到了另外的一片树林之中,刚刚一浮现,再一次的被对方捕捉到,好几道气息一下子就锁定住了我,剑气如同跗骨之蛆,恐怖袭来。
到底是谁毁了这炮阵,我想他也是同样关心。
那两个炮阵,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是从山门之前拉过来的那两台,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是对方最后的两组炮阵了。
既然如此,还不如壮烈一些。
然而这事儿也分两说,之前的时候,虽然有三位剑主和一个白衣秦归政坐镇那儿,但对于屈胖三来说,危险到底还是不大;但现在却不同,虽然雒洋长老拼死拿下两位剑主,使得敌人的力量大受削弱,但一个千通王在那儿,就有着足够的震慑力。
所以在敌方收拢大网之前,我还是可以自由出入的。
那人说道:“与你们合作的人,是它,不是我。”
所幸的一点,是那个千通王似乎并没有施展手段,让我遁入虚空的步骤中止。
一瞬间,我差点儿忘记了提剑。
然而在将那刑堂宿老斩杀了去之后,千通王并没有再向前,而是朝着身后望去。
我瞧见除了千通王之外的其余人,几乎都朝着我冲了过来,知道自己虽然恢复了大部分的修为,但也未必能够撑得过这帮人的车轮战,下意识地又遁入了虚空去。
我这边稳住阵脚,然而对方却并不给我机会。
真的到了这地步么?
被赶鸭子上架的我,不得不选择了自己的立场,朝着前方冲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