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十七章 茅山神打

他的速度,快得有点儿诡异。
我下意识地遁入虚空之中,却发现空间禁锢,根本躲藏不得。
量天尺陡然砸下,眼看着就要压倒秦归政,却被那家伙随手一挥,地上居然结出一大根石笋来,挡住了这量天尺去。
如此交手十来个回合,我和屈胖三完全被压制住了去,而原本想要将秦归政拿下,快速破去法阵的想法,就此也报销了。
虚空之中的我,感觉到周身变得无比的放松,整个精神和意志都瞬间恢复巅峰之上去。
正在围殴我们的无面剑主之中,有一人阴笑着说道:“谁人会心慈手软?可别这么说,既如此,我去去就来,你们两个在这儿啃刺猬吧,回头我杀痛快了,再来帮你们。”
在远处,那三位无面剑主宛如下山猛虎,举着手中的剑,朝着那些鼓起勇气冲来的茅山子弟杀去,所过之处,一片鲜血飞溅,势不可挡,几乎没有一合之将。
但想是这般想,屈胖三都出来拼命了,我哪里有藏在草丛中看戏的道理?
剑元!
一声话语,我顿时就感觉到那太极八卦图将整个空间锁住了去。
屈胖三勃然大怒,说祖传尼玛的法器,这青云图是大人我的。
屈胖三猛然一抖,那量天尺将突兀而出的石笋震成碎片,洒落释放,而他则冷然哼道:“你师父可叫做邪阵王石友达?”
这几人十分轻松,两人与秦归政配合着法阵,将我和屈胖三留住,另外三人,则冲向了那边的人群去,举起了http://m.hetushu.com屠刀来。
我从虚空之中浮现,出现在了白衣秦归政的身后去。
如果我记得没错,这是屈胖三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
屈胖三这家伙向来偷奸耍滑,没有把握的事情是很少去做的。
恍惚间,我突然间感觉到了心脏的某一个东西跳动了一下……
他恐怕也是在奇怪自己本来可以洞穿身体的杀手锏,为何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不过高手较技,电光火石,刹那之间的事情,也来不及去探寻什么,更何况在我的身后,又有三个剑主斩杀而来。
我心中有些郁闷,知道自己此刻,算是自投罗网了。
然而秦归政在短兵相接方面的手段,绝对是宗师级的,玉箫如游蛇,与我在瞬间交手七八下,终于趁着我呼吸的一个空隙,撞到了我的胸口处来。
他们此刻已然结好了大五行颠倒法阵,在那法阵之威的加持之下,一股天地颠倒的恐怖剑气,让我根本没办法抵御。
我怒吼一声,箭步而上,也拔剑而出,冲向了白衣秦归政所站着的地方。
怎么会这样?
突然之间,我感觉到了这剑元瞬间发亮,随后我身体不听使唤地动了起来,仿佛跳大神一般。
秦归政哈哈大笑,说好狂妄的小贼,这青云图在我身上,已经有二十年的光景,二十年前,你恐怕连小蝌蚪都不是吧?
嘿、嘿、嘿……
他刚才出来的时候,有一鼓作气的想法,此刻却被滑溜http://m.hetushu.com无比的秦归政弄得满是愤怒,却没有半分办法,只有红着眼睛看着我,说陆言,想想办法啊……
这个时候,我方才能够施展大虚空术,置身其外。
我往后退了几步,挥剑而挡,叮叮当当几下,瞧见秦归政的脸色也有几分疑惑。
我感觉到了屈胖三的无奈,也知道今天这一战,实在是太艰难了。
然而屈胖三却愈发愤怒起来。
秦归政有点儿诧异,说哎呀,多少年的老人儿,你居然还知道?
而即便如此,恐怖的气息蔓延而来,分三段冲击,让我的心口处一阵气血翻涌,脸一下子就变得通红。
吩咐完这话儿之后,他的手指朝天而指,大叫一声道:“天地走马,禁锢乾坤,封!”
秦归政的脸上露出了几分严肃来,说阁下应该就是河东屈胖三吧?相传东海蓬莱岛赵公明的量天尺被你所夺——那赵公明于东海之滨潜修一甲子,修为比海还深,传闻即将修成顶上三花,却不曾想被你们两人杀去,实在可惜……
这是我很少有瞧见屈胖三表现出这样的状态来,他仿佛带着莫大的怨气,听到秦归政侃侃而谈的话语,他突然间大声笑了起来,将量天尺往头顶抛起,然后双手结印,冷然说道:“天地法阵宗?好搞笑的名字,不过是学了一点儿皮毛的不孝逆徒,有什么胆气,敢称呼天地?”
哈……
这还是他么?
屈胖三一记法印打向我这边来的时候,有两把剑刺向了我的hetushu.com身前。
他谈及那个所谓“天地法阵宗”的时候,脸上生光,与有荣焉,显然十分的自豪。
好在屈胖三每一次瞧见我无法抵抗的时候,就会结出一手印来,打在我身上。
他的手印瞬间结好,朝着我的方向猛然一拍,然后说道:“好、好、好,我正愁没啥子目标,现如今却是想好了——天地法阵宗对吧?不把你们这个假冒伪劣产品弄得崩溃,大人我就自断双手,刺瞎双目,没脸再来这世上走一遭!”
而那青云图对我施展大虚空术的限制极大,使得我很难遁入虚空,对于那些剑主的攻击,有点儿疲于应付。
一直以来,屈胖三都信心满满,仿佛一切都在把握之中,万事万物,他都毫无畏惧,脑海里有着源源不断的想法,然而此时此刻,他却对我说出近乎于恳求的话语来。
我之前神剑引雷术的后遗症没消,没有挡住,被他一下撞到了胸口处,躲避不得,只有将被点的那个地方,改变组织构造,让它变得坚硬许多。
不过对方一出手,我还是没有犹豫,往后一退,试图与对方拉开距离,发挥出止戈剑的锋利。
秦归政斜眼打量屈胖三,冷笑道:“小屁孩儿,敢喊我小贼?这青云图乃我师父传我,祖传法器。”
他被屈胖三点出来历,却也不再隐瞒,表明身份道:“不错,我正是天地法阵宗邪阵王石友达的弟子,天地法阵宗随委员长移师宝岛之后,转入地下,后又在海外、日韩、东南亚http://m.hetushu.com等地迅速发展,某家正是天地法阵宗当代首席长老,如何?”
屈胖三这个时候也已经冲到了跟前来,量天尺杀入跟前。
屈胖三说你师父是谁?
来者却是两位剑主。
而屈胖三却丝毫不在意,提着手中的量天尺,冲向了白衣秦归政,怒声吼道:“偷东西的小贼,你这青云图,是哪儿来的?”
我感觉到周遭的束缚瞬间一空,下意识地往前一个跨步,遁入了虚空。
眼看着只有硬着头皮去拼斗,然而屈胖三的这一下,却将空间破开了来。
原来屈胖三叫我出手,并非没有准备。
我没有想到对方仿佛早有预料一般,有点儿诧异。
秦归政油滑无比,瞧见我们这边吸引了几位剑主的战力,让黑手双城和千通王形成了僵持之势,而外围处又有大批茅山之人攻来,便开口说道:“太焕极瑶天剑主,竺落皇笳天剑主,两位缠住这几人,其余三人,去将那些不自量力者全数击杀,此番前来茅山,只为灭门,伤了中原江湖的元气,不可留手。”
豁出去了。
特别是白衣秦归政这太极八卦图遮空,将星云之力垂落而下,五位剑主结阵以待,必将比之前更加凶猛。
是当初虚清真人传我神剑引雷术的时候,传我的剑元。
惨了……
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还是能够破开对方法阵的限制,让我自由出入虚空,避免了与敌方的硬拼。
它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外去。
止戈剑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冲向了那www.hetushu.com家伙的后心处,却不曾想这家伙仿佛身后有眼一般,一根玉箫陡然挑出,挡在了我的止戈剑之上。
咚!
唰!
有人在惊呼:“茅山神打?”
秦归政冷然说道:“咱家师父名讳,岂能让你知晓?”
茅山啊茅山,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副模样来啊?
啊……
他们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来,而屈胖三则气得哇哇大叫。
在我的想法中,即便是有一个黑手双城扛住了千通王,但在这儿还有五位剑主和一个白衣秦归政在,即便是茅山那些残兵败将杀将而来,恐怕也未必能够起到什么作用。
我和屈胖三的相继冒出,让白衣秦归政大喜过望,他大声叫道:“先将这两个坏事儿的小子给收拾了,可别让他们跑掉。”
其中有一个是被吩咐留在这儿的,遗憾地说道:“帮我多杀几个,妈的,兀那小子,你能别跑么?”
剑尖与箫身交触,陡然一震,随后顺着旁边滑落而去,而那家伙手中的玉箫却如同游蛇一般,朝着我的手上缠绕而来。
这事儿几乎是一点儿胜算都没有,他跑出来要拼命,着实是没有什么道理。
秦归政这人的修为极高,但并没有到达千通王的高度,甚至与我们都只是五五开,但这个人特别狡猾,懂得因势利导,并不与我们正面交锋太多,而是一直利用身处法阵之中的优势搅动风雨,让那五位剑主不断围殴我和屈胖三。
是什么呢?
我的心中在滴血,鲜血弥漫了我的谎言,惨叫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回荡,仿佛人间地狱一般。